字体

第一三八章 深埋的秘密

(22-)
  可能是一开始周轨和关麒麟的抵触情绪表现的太明显,西蒙有所收敛,像是怕真的被赶出去,闭着嘴不敢往更深的地方说了。

  这让等着西蒙自动说点东西的周轨有点尴尬,于是调整了一下面部表情,用一种状似无意的神态问道:“你到底知道什么了?值得你这么一本正经地跑来我们面前?”

  西蒙面色柔和了一些,好像很高兴周轨终于肯深入交流了。

  “说实话,我在很久之前就听说过西家有你们这两个人,不过你们实在是离开太久了,我之前一直以为是西家某些人为了自己利益,故意编造出了你们的存在。”

  听西蒙说到这里,周轨心脏忍不住猛跳了一下,他知道自己八成猜对了,老爹极有可能就是西家人。

  这两个看似随机编造的假身份,其实是一直都存在的,而且极有可能跟老爹原本在西家的身份有着很大的关联。

  “你现在说这个到底想表达什么?”

  周轨虽然已经确认自己的假身份是确有来历的,但是具体的定位仍然不清楚,于是继续套西蒙的话。

  他这句话问的比较讲究,既不承认什么也不否认什么,但听上去又好像就是顺着西蒙的话在赶话,最大程度上杜绝了漏洞的出现。

  西蒙笑了笑,微微低下头,似乎挺多感慨。“我要是一早就确定你们的存在,也就不会跟西宗乾站一边了。”

  说着他放下筷子,两手手肘横放在桌面上,身体呈现一种很放松的状态。

  然后他看着西锋和西溪兄妹两个,很诚挚地说:“抱歉了,我曾经跟那波人一样,想要牺牲你们来提升西家整体的实力。”

  西锋和西溪两人都很意外,彼此对视了一眼。

  西锋很谨慎,眉峰微微压低着,沉声反问:“那你现在就不打算牺牲我们了吗?”

  “当然不会了。”西蒙笑着回答,随即望向周轨。“现在这个家伙回到了西家,绝对比人蛊来的厉害。虽说之前西家人对你们逼迫的很过分,但说到底都姓西,如果不是无计可施,谁还能真心希望牺牲自家的两个孩子?”

  “你这话是代表你个人的立场,还是西家所有人?”

  西锋没有表现的太沉不住气,怕希望越大失望越大,所以尽管西蒙已经把话说得很明显了,但他还是刨根问底,要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

  “目前只代表我,和西家少数几个人。”西蒙漫不经心地答道。

  果然,就知道这件事没可能那么轻易获得转机。

  西锋心中一沉。

  原本在西家内部,关于是否要牺牲他们兄妹两个的决定,就是一场多数人赢过少数人的投票,而持有肯定意见的,是多的那一部分人。

  这些年也有少部分人在为了他们兄妹两人据理力争的,但是少数人毕竟是少数人,并没有真的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别这么沮丧的表情啊,你恐怕还不知道,除我之外的几个人里都有谁。”

  看西锋经过思考后,还带着轻微年轻稚气的脸上流露出沮丧和消沉,卖够了关子的西蒙终于决定不逗他了。

  “还有谁?”西锋顺着西蒙的话往下问,但从神态来看,他并不抱太大希望。

  直到西蒙笑着回答:“有当家人,还有其他三个老长辈。”

  当家人三个字一出来,西锋和西溪的眼神同时一亮,像是听到了十分不可思议的事情。

  他们又惊喜又意外,但是又害怕这是幻觉或者谎言,所以显得两人的表情都有些扭曲了。

  西蒙于是接着说:“放心吧,没骗你们,不然你们以为当家人这次为什么要亲自来接你们?”

  当家人就是西家的主心骨,别人一个人也许就是一个人,但当家人说的话,西家至少一大半人得听。

  换句话说,当家人否决牺牲两个孩子炼人蛊,那这件事就不用再考虑了。

  于是接下来的时间里,饭桌上的气氛变得融洽了很多。

  周轨不再抵触西蒙说要赶他走了,两个孩子也总算能吃的下饭。

  只是西溪边吃边哭,大颗的眼泪珠子往下滚落。西锋是男孩子,不会轻易在人前落泪,但是此时此刻,他也仍是微微红了眼眶,使劲皱眉忍着。

  周轨看着他们两个,没有去说宽慰的话,因为他很清楚,哄没有用,两个孩子这是真心太委屈。

  莫名其妙被家族的里的人逼到绝境,经历险象环生的逃亡和追捕,现在终于等到了柳暗花明,那积攒在他们心中委屈和难过终于有空间发泄出来了。

  周轨只默默的,往他们两个碗里添菜,作为名义上的半吊子师父,现在也就这点能做的事情了。

  吃饭的过程中,西云英一直没有过来打扰,西蒙也一直赖在这里没走。

  直到周轨走过去,一把拎起他后脖领子,把他拽到了包厢附带的洗手间,并关上门。

  “你干嘛?”被拽进洗手间的西蒙一脸惊恐,下意识地捂住了衣服领子。他的反应有点像学校里,一个老实学生被一个社会不良青年拽进了巷子角。

  周轨不冷不热地看了他一眼,沉声说:“刚才在桌上藏着掖着,但现在只有你跟我,所以说吧,你到底都知道了什么?”

  虽然桌上周轨一直是套话坑蒙策略,但是他发现西蒙藏私藏的太厉害了,简直就像是在顾忌着什么,周轨实在不想这样拐弯抹角了,于是把西蒙拖了进来。

  西蒙一副秀才遇到兵的表情,自我感觉很憋屈。“不如你先交代一下你自己的情况,你别因为我不是正宗西家人就排斥我。”

  “我交代你大爷。”周轨反唇相讥,并且理直气壮。“是你自己找上门来的,你要么交代要么走人,我没功夫跟你玩儿猜谜语。”

  “你这就不讲道理了。”西蒙简直哭笑不得。

  看硬逼的法子好像不奏效,周轨也就没多纠缠,转身要去开洗手间的门。

  结果他这一转身,效果堪比卖衣服的老板看见顾客要走。

  “行行行,怕了你了。”西蒙连声认栽。

  周轨这才转回身体,淡淡看着西蒙。“那你说吧。”

  “你难道是什么都不知道吗?”西蒙苦笑,还在做最后的试探。

  周轨干脆以不变应万变,双手环胸,用一张冷漠麻木的脸对着西蒙。

  两人僵持了数秒,西蒙终于妥协,正色道:“没错,从你的情况我猜到了,你爸就是当年那个凭一己之力挡住鬼王的人。”

  西蒙之前一直遮遮掩掩,并想要确认的就是这件事,并且他认为周轨一直不肯直面承认,努力掩藏的就是这件事。

  可实际上周轨并没往这件事上想,确切说,他是完全没料到有人能从他的假身份倒推出他老爹林安石的身份。

  “你放心,这个猜测我不会对外说,相信四门的其他人暂时也不会注意到这件事,所以你爸暂时是安全的。”

  周轨压制住心脏的狂跳,沉声问西蒙:“你是怎么猜出这件事的?”

  西蒙耸耸肩:“当年四门为了对付鬼王,合力培养出了四个兼备四门法术的奇才,但是这四个人后来都因为承受不了所学之重,无疾而终,其中西家那位一直行踪不定,据说是鬼王之战后好些年才离世,后来西家放出消息,说这个人是有后代的,他培养了一个孩子,足以继承他毕生所学。”

  “无法承受所学之重?无疾而终?”周轨冷冷重复西蒙话里的一部分,表情有点吓人。

  “你别这么看我,我当然知道这说法是粉饰太平,真相肯定没有这么简单直白,否则我调查这些事也不会这么难。”西蒙看周轨脸色难看,连忙补充。

  周轨心里有点复杂,已经能推测出大概的因果了。

  之前老爹林安石就说过,四门之间的术法是不愿意轻易透露给其他派门的,但是情势所逼,他们不得不做出了自己不愿意做的事。

  而为了保证那四个掌握了四门全部术法秘诀的人,不把各自所学透露出去,四大派门一起想出了保险措施,让这四个人绝对不敢往外透露,至于这个保险措施到底是什么,周轨已经不敢想。

  于是他回问西蒙:“你虽然不是正经的西家人,但你确实是正宗的北门弟子吧?你对当年的事情到底知道多少?”

  “我虽然是出马弟子,但我也不姓北,要不是涉及鬼王的事情过于严重,我可能一辈子也不会插足四门纷争。”西蒙耸耸肩,表达自己也是局外人的尴尬立场。

  “北门不是凭血缘就能传承的,其实现在北门里真正掌握主导地位的,大都不是真正的出马弟子,他们虽然会一些术法,但身上可能根本就没有仙家加持,说实在的,北门其实已经名存实亡了。”

  这些关于权利地位更迭的东西,周轨无心知道。

  “那你还调查出了什么事情?别瞒着我了。”周轨开门见山地说。

  西蒙沉吟了一下,说:“我只查出,当年四门的当家人为了达成合作,约定了一件事,那就是把被选中的四个奇才的家人,送到另外一个派门去。东家的送到西家,西家的送到南家,南家的送到北家,北家的送到东家。”

  “人质?”周轨听完皱眉,忽然又觉得可笑。“二十多年前的这些当家人很可以啊,能想到这种法子。”

  明明那四个人是该做英雄的,结果却受着俘虏的待遇。

  而沿着这条线索往下想,就不难想到,因为至亲家人被当做人质,最终他们连反抗都不敢,只能沦为刀俎下的鱼肉。

  周轨忽然想起,老爹林安石过去在被问到为什么父子不同姓时,总用一种理直气壮的口吻说“我疼老婆,孩子跟妈姓”,当时周轨总以为他就是随口乱编,但现在回想起来,忽然发觉这可能不是玩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6wxw.net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66w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