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百二十一章 和离

(30+)
  回到灵溪县里山村已经是七日后,现在的上京几乎已经是一团遭,朝中人人自危,回到家中看到的还是家中女眷的愁眉苦脸,南宫如云的成衣店没开之后,最伤心的就属上京城内的那些老顾客,好像没有了南宫如云成衣店的衣裳人生都失去了乐趣。

  南宫如云现在根本就没有心思去关心她们,眼前的状况让她头大!

  “我们住村里还是山上?”回来后的第二天宗陌就出现在了南宫如云的面前,一脸期待的问她。

  南宫如云眉头紧皱,微微侧身看向宗陌身后跟着的整齐划一的那些个侍卫,他们要么抬着箱子,要么捧着盒子,还有的拎着包袱的,这阵仗不对!

  “难不成堂堂大耀夜太子还没地方住了不成?你想住哪里就住哪里便是,只不过你最好是把话说清楚,什么叫……我们?”

  宗陌闻言却是稍有责备的看着她,“云儿,你又任性了,我们已经拜堂成亲了,为何不是我们呢?”

  南宫如云一噎。

  的确,这拜堂成亲是不争的事实,但这个人又不是不知道他们为何要拜堂成亲,现在他们都已经和南梁皇帝撕破脸了,那婚事就应该作罢啊!

  “夜太子,南梁皇现在远在天边了。”南宫如云提醒道。

  “云儿放心,就算他近在眼前为夫也会好好保护你的,不要提那些让人不高兴的人了,我们现在最主要的还是先决定到底住哪里,我好让人先将行李放回去。”说话间宗陌转身让南宫如云将自己身后的情况彻底看了个清楚。

  南宫如云的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这些……是你的行李?”

  “对呀,既然是夫妻,自然是要住一起的,原本这养家糊口事男人的事,但我娘子这么有本事,我还是决定老老实实的吃软饭。”宗陌丝毫不在意说出这样的话会让别人怎么看他。

  倒是他身后的帮他带着他所谓的行李的几个侍卫听到他这话,手都跟着抖了起来,他们殿下睁眼说瞎话的本事是越来越大了,这些个箱子盒子里分明装满的都是宝贝和黄金,只有那一个小包袱里面是他自己随便准备的一点行李好吗?

  要不是担心小命不保,他们真的想问问殿下,“您这样不要脸,皇上知道吗?”

  南宫如云更是将白眼翻出了天际,“夜太子慎言。”

  她和他成亲的事情现在只有她们家人知道,回来的时候她就已经叮嘱了不让家人说出去,倒不是她还想要什么名声,而是不想跟他扯上什么关系罢了,要不是现在这整个灵溪县都是他的,她都想让他走人了。

  却不想宗陌听完她的话还真是立马住嘴,只是人却已经闪到了南宫如云的面前,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拜堂已成,洞房未入,别人知道了还以为是我不行。”

  “无耻!”南宫如云被宗陌突然之间说出的话吓得人都倒退了一步,怒斥了他一声之后转身便离开了这里。

  宗陌自然是不会让她就这样离开,抬脚就追了上去。

  身后的侍卫急忙请示,“殿下,这些东西如何安置?”

  宗陌头都没回的应了一句话,“原地站着!”

  南宫如云离开之后就一头钻进了烧鸡作坊,现在这个作坊只供应灵溪县内的烧鸡店,其他地方的分店都已经在店内自己制作了,掌握这些技术的人都是之前和何安一起来的那些人,对他们南宫如云时无条件的信任。

  宗陌跟着南宫如云来到烧鸡作坊,只是到了门口他就不再往里面走了,烧鸡作坊里面最多的自然是鸡鸭了,虽然不是养在这里的,但杀洗之后留下来的味道宗陌是无法接受的,只能在外面等着南宫如云出来。

  现在作坊都是她娘方子佩在管着,她几乎不用插手,南宫如云就是算准了宗陌这一点才选择去的作坊。

  不过既然来了就得好好看看才是,南梁这边她们肯定是有困难了,还有些地方的店说不定都要准备关张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她们不往南梁发展,大耀却是可以的,比起南梁,大耀那边的经济更为发达。

  她的烧鸡店完全可以往大耀那边扩张,只是在那之前她还需要将烧鸡的口味做些调整。

  作坊内的配料间,南宫如云站在所有的配料面前,习惯性的就要按照之前的方子去做,手刚伸向辣椒面那边的时候才反应过来,大耀人,应该是不吃辣的吧?

  但是现代的南方好些个地方的人也是吃辣的啊~

  所以这大耀人的饮食习惯到底是怎么样的?

  南宫如云没去过大耀,也没有接触过大耀的人,哪里会知道大耀人的饮食习惯是怎么样的!

  忽然之间宗陌的脸在南宫如云的脑海中闪了出来,要问他吗?

  南宫如云猛然的摇摇头,直接把自己的这个想法甩出脑海,要去问他,她情愿自己去一趟大耀,再说了他都是在南梁混大的,充其量只能算是一个大耀人,而她需要的是长期在大耀生活的人。

  南宫如云丢下手上的东西就从作坊内出来了,对一直等在外面的宗陌看都没看一眼,让宗陌的心碎成了一地的渣渣。

  还不等他自我安慰,南宫如云已经硬拽着一个他的侍卫跑进了作坊,宗陌几次都在作坊门外试探着,却几次都退了回来。

  “太子妃,您这是要做什么?”作坊内南宫如云将一只现烤的烧鸡举到了侍卫的面前,吓得侍卫双腿直哆嗦。

  “吃吧,看看味道如何。”南宫如云没有回到他的问题,只是目光恳切的看着他让他吃。

  这要是换个场景换个人,侍卫早就已经狼吞虎咽起来,但现在的情况偏偏不是这样,站在他面前的人是他们刚刚新晋的太子妃,是殿下心尖上的人,就是再给他一千万个胆子他都敢啊。

  “太子妃,您,您别为难属下了。”侍卫都快哭了。

  “我这哪里是为难你,你快些吃,吃完了告诉我味道如何就可以了。”南宫如云只差没往他嘴里塞了。

  烧鸡的香味是任何人都无法抵御的,这个侍卫也不例外,南宫如云将一只散发着浓香的烧鸡举在他的面前,他早就被馋得直吞口水了,这会儿南宫如云又这样说,侍卫一咬牙从南宫如云手上接过烧鸡就往自己嘴里塞去。

  第一口的美味让他都差点忘了自己是谁,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也正是因为这一口之后他就开启了暴风吸入的模式,很快一直烧鸡就被他给解决掉了。

  南宫如云在一旁看得很是惊讶,不是说这大耀人都不吃辣椒的吗?

  “你是大耀人还是南梁人?”南宫如云以为自己搞错了,直接把心中的疑问问了出来。

  那侍卫打了一个大大的饱嗝之后看向南宫如云,却还不等她开口那侍卫的眼泪就直接掉了下来,“啊~好辣好辣,太子妃,有水吗?属下要被辣死了。”

  他一边说一边张开嘴用手扇着风,吃的时候不觉得,这会儿吃完了他觉得自己的口中就像是着火了一样。

  南宫如云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他,“吃得这么欢,我还以为你不辣,何安送些水过来。”

  何安在外面听到声音麻溜的端了一杯水进来,那侍卫此时也顾不得许多直接冲上去将何安手上的水一口倒进自己的口中,但是这一点点简直就是杯水车薪,根本就不够,“还有吗?”

  何安好像也没见过这样的情况,木然的点点头转身又走出去重新搞了一大瓢进来。

  一阵咕噜咕噜,一瓢水尽数下肚,侍卫这才好些。

  外面的宗陌不知道南宫如云到底在搞什么,也是一个深呼吸闭着眼睛就进了作坊,正好遇上被南宫如云允许出来的侍卫,抓住他一问才知道他进来原来是吃烧鸡来了,再看看他那满脸通红满头大汗的样子,宗陌都忍不住一下笑了起来。

  侍卫都是地地道道的大耀人,从小口味都是比较清淡的,与南梁完全相反,刚好云儿拎过去的这个又是一个典型的吃货,在美味的烧鸡面前没有将骨头都吞下去已经算是很好了,至于辣不辣就不是他当时会考虑的事情。

  从侍卫口中得知南宫如云此时的位置,宗陌找过来的时候南宫如云正在跟何安说着刚才发生的事情,“刚刚你送水过来看到的那个人是大耀人,一个人吃完了一只烧鸡,你觉得他的样子说明了什么?”

  何安脑中回忆了一下刚才那个人的反应,再加上他之前听说过的一些事情,脑袋瞬间灵光,“东家是想将烧鸡店开去大耀对吗?”

  见他一下猜中自己的心思,南宫如云笑着点点头,“没错,是有这样的打算,但不是现在,大耀人和我们的口味不同,按照我们现在的配方做的烧鸡对大耀人来说不会是一种美食,而是一种折磨,刚才那个侍卫的样子你也看到了,你觉得有多少人会花钱给自己买这个罪受?”

  “的确是这样,以往就听说大耀人的口味偏清淡些,那东家您的意思是咱们的烧鸡店要开到大耀还要重新研制配方?那还是我们的烧鸡吗?”何安不明白,这配方一旦发生变化,口味就会变了,这样一来就根本就没有了他们烧鸡的特色。

  “不是重新研制配方,只需要在现在的基础上做些改变,适应大耀人的口味即可。”重新研制配方是绝对不可能的。

  “大耀人的口味不光是比南梁人稍微清淡些,大耀人吃的也更精细些,大耀全境没有一家烧鸡店。”宗陌忽然插了进来说道。

  何安匆匆向他行礼,“夜太子好。”

  现在他们都知道灵溪县已经归了大耀所有,他还不知道其他地方的人是什么样的看法,但是对他以及里山村的人来说并没有什么改变,因为他们的生活并没有发生任何的变化,还是和之前一样的,甚至在某些方面比起以往三年更好的方面已经开始显现出来了。

  宗陌随意的看了何安一眼丢下一句何安颤抖的话,“你应该叫我姑爷。”

  南宫如云又是一阵恶寒,本来还准备嫌弃几句的,但听到他说大耀全境没有一家烧鸡店的时候南宫如云的眉头微微皱了皱,宗陌这样说十有八九也是这样的。

  但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她还真是要好好考虑一下这个计划到底要不要继续进行。

  “这件事暂时不要说出去,我再想想。”南宫如云对何安交代两句之后就转身出去了,压根儿就没有理会鼓足了勇气才进来的宗陌。

  这大耀到底有没有烧鸡店他是不知道的,他现在就是对烧鸡这个东西有偏见了,吃是好吃,可这个作坊让他在外面踌躇不前那么久,他记恨了!!!

  这会儿南宫如云又出去了,宗陌追都追不赢的跟着一起出去了,走到作坊外面他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南宫如云用自己的余光纳闷儿的看了他一眼,没说什么。

  往回走的时候宗陌一直安静的跟在她的身后,之前的话题也一概没有再提起。

  但是南宫如云知道他不会就这样知难而退,一路直接从作坊走到了里山村的家里,这里住着方子佩和她娘家的一大家子人,进门的时候南宫如云也没有阻止,让他跟着一起进了屋,家里除了方家老爷子和老夫人其他人之前宗陌在上京都见过,大家也都知道他的身份,方家兄弟更是见识过他的手段,所以在家中见到他的时候大家都有些拘束。

  “草民见过……”

  “曾祖父,您坐着。”

  方家老爷子带头要跟宗陌行礼,南宫如云直接挡了下来。

  “你这孩子,太子身份尊贵,礼不可废。”方家老爷子不赞同的说道。

  “曾祖父,云儿说的对,您年纪大了坐着吧,我身份再尊贵在这个家里都是这个家里的新姑爷,你们将我当成姑爷一般对待就行了。”宗陌用自己觉得最和蔼的态度说道。

  南宫如云真的很想掰开他的嘴将姑爷这两个字给他塞回去,现在她听到他说这两个字就烦到不行,可偏偏又不能放着家人的面给他怼回去。

  她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

  方家人对他这样的态度都是十分欣喜的,虽然都知道他对他们这般客气是因为南宫如云,可他愿意这样对南宫如云就说明心中将她看得很重,这对他们这些家人来说就是最好不过了的。

  南宫如云看着他们一个个脸上笑得都像开花儿了一样,心中翻了一个又一个的白眼,“我去做饭!”

  “别,你在这里陪姑爷,娘去做就好。”方子佩一把拉住南宫如云,“再说了哪有女儿回娘家还要做饭的道理。”

  “这是我家,不是娘家。”南宫如云很不赞同方子佩的话,她成亲的目的不能说,但是之前她就跟她娘说了,不管她成亲不成亲,她的生活都不会和之前有什么改变,难道她娘觉得她是说来安慰她的?

  “云儿,这娘就要说说你了,你现在已经是嫁了人成了亲的人了,自然就是要随夫而住,难道你想要到时候村里的人都说你不受婆家待见,嫁人了还只能整日住在娘家?”方子佩听南宫如云这样说,心中有些担心,之前她以为云儿说的那些都是安慰她的,现在想来她竟然是真的这样打算的。

  这样,她何必要成亲呢?

  “娘,别人想要怎么说就怎么说,跟我没有关系,至于夜太子……他要是受不了就和离。”南宫如云转头看了眼宗陌,和离两个字说的十分的认真。

  “不可能!”就算是之前南宫如云对他的态度再怎么差宗陌都是由着她的,但是这会儿她竟然连这两个字都说出来了,宗陌知道自己不能再由着她了,“你我夫妻一体,要分开除非是我死了。”

  “你!”南宫如云睁大杏眼看着宗陌,“我不想一直提醒你,有些事情你我心里清楚。”

  “我不清楚,我只知道我已经和你成了亲,你要对我负责。”宗陌表明了自己坚决的态度之后又开始贫嘴起来。

  他这话一说出来方家所有人原本连看都不敢看他一眼的心境慢慢的发生了变化,这话怎么听着这夜太子就像是牛皮糖一样的黏着他们小云儿?

  南宫如云更是立即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借以平复下自己的心情,不然的话她真的是要被他气死了。

  这人怕是脑子里有坑,好好的当他的高贵太子不好?非要在这里自找没趣!

  丢了一个白眼过去,南宫如云直接转身往厨房走去。

  方子佩对自己女儿的任性很是不好意思,“夜太子,真是不好意思,是我没有教好云儿,我会好好跟她说的。”

  “不,云儿很好,是我有些事情没做好让她还在生气。”宗陌微微的叹了口气,天知道刚才她说出和离两个字的时候他的心到底有多么的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