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一卷 第六十三章 后宅内院

(22-)
  与他约法三章?这倒是有意思了,于是沈渊便让尚初云继续说,“说吧。”

  “我知公子娶我,也是为了权宜之计,而我也并非因倾慕公子才嫁与你,既如此,我们何不互利互助?”

  沈渊因这互利互助四字而挑了眉。他出身国公府,便是她一个无爵的官宦家世的女子也是高攀不上的,他自认对亲事并不挑剔,只觉若如今未遇到心宜女子,倒不如挑个熟人,挑一个能为他所用的,所以这是他造成的?才让尚初云愈发大胆了。

  “若我没记错,尚小姐可是未能如我所愿,写有肃王身世的信笺如今也还在对方手中,如此看来,你并无功劳。”

  沈渊见尚初云张口想解释,便继续道,“无劳无获,却还让自己置身危险,最后还要我来救你,尚小姐如此,我们又如何能互利互助?”

  尚初云没有否认,又因外面下着雨,急切间,又怕她的话会被雨水打落在车顶的声音给掩盖,便提高了声调,“沈公子只以这一件事便判断初云无用,如此岂不太过武断,且皇宫大内,本不就是我一个女子能施展拳脚的地方!”

  沈渊并未反驳尚初云,只又问道,“那尚小姐说说,何处才是你施展拳脚的地方?”

  尚初云沉吟了一下,便道,“男子于朝堂江湖,女子便是在后宅内院。”

  尚初云这么一说,倒是提醒了沈渊,成年皇子已在宫外设府,当然肃王也就不例外了,如今肃王李侑虽未娶正王妃,但侧王妃已有两名,所以这尚初云无非也是想从这里入手罢了。

  可一旦尚初云嫁入沈国公府,那后宅的事情也已经够她焦头烂额的了,沈渊兀自低头一笑,突然有些可怜这尚初云了,因为就这点而言,也确实是他把她拖入深渊的。

  那边尚初云见沈渊只淡笑不语,便又道,“沈公子以为不是么?”

  “我对后宅的事并无兴趣。”沈渊的继母,他并不想多提她,沈渊的母亲是郡主,虽是早年就逝去了,但如今这个继母因为只是官家所出,所以并不能及的上她,可这女人手段了得,虽无子嗣,但却是成了慧清阁的主人,执掌沈国公府后院中馈。

  见沈渊突然冷淡的脸,尚初云以为是自己说错了什么,便也识趣的不再提了,而刚好此时马车已经驶到了临安寺。

  沈渊先是下了马车,而冬玉因要一直守着素玉,所以并不在这辆马车上,因此尚初云便打算自己下车。

  就在此时,尚初云见一掌心伸向了她,是沈渊的手。她犹豫着,毕竟虽两人已被圣上赐婚,但圣旨未下,尚初云也未真正嫁与他,所以此时他对她而言,也与这外男无异,自是不能就这么亲密接触。

  可沈渊却没尚初云顾虑这么多,只接住她的手后,见她安全踩地,便就松开手了。

  尚初云红了脸,不过在见到尚老夫人秦氏后她便已是恢复如初。

  “祖母...初云请祖母安。”尚初云见到祖母秦氏便很是有些激动。秦氏是尚初云嫡亲的祖母,前一世,这秦氏在尚初云的父兄与母亲均逝去后,也被温氏给逼的才去了临安寺,且一去便是数年不回,直到尚初云的出嫁之日她才回来了。

  “初云,你可回来了...哟,还有这两个小皮猴。”尚云意,尚若云本是刚遇到楚沐那事,也是一路不敢声张,样子怯怯地,所以一看到前方是自己的祖母,这才宽了心,撒欢地跑向秦氏。

  “祖母祖母,刚刚你可不知,姐姐被一人给...”尚若云抱住秦氏,本想张口就把刚刚楚沐对尚初云所做的事说出来,但又被尚初云一个眼神过去给止住了。

  “怎么了这是?”尚若云不敢再说,秦氏只又看向尚云意,想着这一对孪生子便是一人想骗她,可另一人也会露馅吧。

  “姐姐要嫁人了,祖母你可知道?”尚云意到底有哥哥的样子,便是又故意把尚初云要嫁入沈国公府的事给说了出来,从而把尚若云那未说完的话给掩盖了过去。

  秦氏轻轻点头,她如何会不知晓,这沈渊御前求娶尚初云一事,如今已成为传遍整个京城的一段佳话了,又都说尚初云嫁给了一个了不得的夫君,又说尚府这是要官运亨通了。

  “这莫不就是沈国公府的沈公子?”秦氏对京城勋爵权贵都有所了解,而沈国公府尤其如此,所以这沈渊她是见过的,只那时对方还不及弱冠,可如今已都到了娶妻的年纪了。

  沈渊见这满头银丝,却仍然精神抖擞的老妇人看向了他,便是与对方见礼,“沈渊见过尚老夫人...”

  秦氏没有问这沈渊为何会和自家孙女一同前来,只打量了沈渊一番,很是满意之后便转向尚初云,“如今你们回来也好,你母亲的身子一向不好,京城的大夫总比那些乡野大夫医术要高明些。”

  秦氏对阮氏这个大儿媳还是很不错的,尚初云也能感觉到,便点头称道,“祖母说的是,娘也是极想念祖母的,已嘱咐我一路仔细迎祖母归府。”

  秦氏轻轻点了点头道,“好,那便现在就回去吧。”

  尚初云扶住秦氏一边,而另一边则是秦氏的陪嫁嬷嬷柳嬷嬷扶着她。几人经过素玉和冬玉一干奴仆时,众人便向秦氏行礼,秦氏瞄了眼素云被绑住的双手,也无出声,只兀自在尚初云与柳嬷嬷的搀扶下上了马车。

  沈渊不再坐马车,只骑着马在前引路,秦氏与尚初云,俩皮猴子坐在一驾马车内,等马车行了一段路,俩皮猴相继睡去后,秦氏才开始问话。

  “初云啊,你难道就没什么和祖母说的?”秦氏刚见素云被绑,可因着刚刚又是沈渊在此,便没立即发问。

  “祖母,此事还请听初云慢慢道来...”尚初云自知秦氏精明,便是任何事都隐瞒不了她的,也就想着便干脆说出了实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6wxw.net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66w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