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845章 出城


卡拉卡拉打死都想不到,康居的王太后班偷儿竟然和刘欣是那种关系,康居王更是刘欣的亲生儿子,所以,只要班偷儿掌权一天,康居就会坚定地站在大汉一边,根本就不存在选谁不选谁的问題,

当然,阿尔达班还不知道大宛已经灭国,也不知道他派往康居的使者被人乱棍赶出了卑阗,他现在也沒有闲情去了解这些情况,因为苏萨城出了大事,准新娘塔吉娜失踪了,

如果不是为了向康居讨要克莱娅姐妹作为陪嫁,塔吉娜这时候应该已经在前往罗马的路上了,然而就在今天清晨,婢女们准备侍候塔吉娜梳洗的时候,却发现屋子里已经空无一人,塔吉娜和她的贴身女侍劳拉都不知去向,阿尔达班心里明白,塔吉娜不愿意嫁给一个大自己几十岁的男人,但他绝对想不到塔吉娜会选择离家出走的方式來逃避这场婚姻,

这一下,阿尔达班乱了阵脚,戒备森严的帕提亚王子府邸,两个娇弱的小姑娘竟然在众目睽睽之下脱逃了,就算他自己也不相信,更不要说卡拉卡拉了,可以想像得到,卡拉卡拉一定认为这是阿尔达班不想嫁女儿而找的借口,阿尔达班是百口莫辩,就算跳进地中海也难证清白,

情急之下,阿尔达班立刻下令封锁苏萨,展开全城搜索,尤其是那些南來北往的商队更是检查的重点,但是整整一天下,全无所获,这时候,他派往康居的使团回來了,个个衣衫破烂、遍体鳞伤,显得狼狈不堪,

阿尔达班顿时暴跳如雷,大骂康居无礼,恨不得现在就提兵上门,兴师问罪,却被亲信赫勒敦极力劝住,说道:“殿下息怒,正主都不见了,就算康居将那两位女将军送过來也是于是无补,当务之急是赶紧寻***的下落。”

这时,忽然有一名士兵飞奔过來,大声说道:“殿下,殿下,我们在城外发现了这个。”

阿尔达班扭头看去,只见那名士兵手上高举着一双精致的木屐,这种木屐是贵族女人最喜欢穿的一种鞋子,可以让人走起路來显得更加典雅高贵,许多女人都喜欢在木屐上画上各种花卉,唯独塔吉娜喜欢让人画上展翅飞翔的小鸟,

这双木屐上正画着一对小鸟,分明就是塔吉娜曰常所穿,阿尔达班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不由兴奋起來,一把卡住那名士兵的脖子,大声问道:“这是在哪里找到的。”

那名士兵被捏得喘不过气來,满脸涨得通红,还是在赫勒敦的解劝下,这才得以解脱,干咳了半天这才说道:“回殿下,这是西门外的山路上找到的。”

赫勒敦沉思片刻,忽然一拍大腿,连声说道:“这就对了,穿着这种木屐走不了远路,小姐一定是临时换了鞋子,投奔大殿下去了。”

苏萨城的西北方向正是阿尔沙克驻军的埃克巴坦那,

因为塔吉娜长得太漂亮了,阿尔沙克虽然与弟弟的关系不太好,却对这个小侄女关爱有加,常常让人捎些礼物过來,塔吉娜也与这位大伯颇为亲近,塔吉娜离家出走,投奔大伯的可能姓很大,要不怎么解释她的木屐出现在西北方向呢,

阿尔达班当即派出几队骑兵,分路向埃克巴坦那方向搜索,他必须抢在阿尔沙克前面找回塔吉娜,否则,一旦塔吉娜见到阿尔沙克,他与卡拉卡拉之间的交易就会曝光,

天渐渐黑了下來,一个皮肤黝黑的老奴抱着一捆柴禾來到柴房,他一边吃力地码着柴垛,一边警惕地四下张望,确信周围并沒有其他人以后,他才轻轻在柴垛上敲了两下,

柴垛被挪开一条缝,一个瘦弱的小脑袋伸了出來,埋怨道:“黑伯,你怎么才來,把我和小姐都憋坏了。”

黑伯“嘘”了一声,压低嗓门说道:“老奴按照小姐的吩咐都办妥了,殿下现在已经亲自带着人往西面去了,府里只剩下几个看门人,小姐,你赶紧走吧,走得越远越好。”

自从知道卡拉卡拉前來提亲的事情以后,塔吉娜就一心想要逃婚,只是除了那个贴身侍婢,其他人塔吉娜又信不过,正在左右为难的时候,黑伯主动找到了她,

这个黑伯本來也是帕提亚北部一个小国家的贵族子弟,这个小国家后來被帕提灭亡,黑伯自幼便沦为奴隶,先是伺候沃洛吉斯,再后來被赏给了阿尔达班,塔吉娜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他虽然只是个奴仆,却一直把塔吉娜视为自己的亲生女儿,只是他身份卑微,这种想法只能埋在心底,

阿尔达班准备嫁女以后,府里自然忙碌开來,这消息也就不胫而走,传到了黑伯耳朵里,黑伯也不希望塔吉娜嫁给一个半百老头子,又眼睁睁看着塔吉娜茶饭不思,曰渐消瘦,终于下定决心,主动找到塔吉娜,提出來要帮她一把,

别看塔吉娜年纪小,却颇有机智,她很清楚自己面临的困难,自己和劳拉都只是十二三岁的小姑娘,而黑伯也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了,就凭这三个人想要逃出去,比登天还难,所以塔吉娜想出了一个调虎离山之计,让黑伯带着她的木屐借砍柴之机,扔在通往埃克巴坦那的大道旁草丛中,她自己则和劳拉藏在柴垛中,而阿尔达班果然中计,向西北追去,

黑伯用力分开柴垛,把塔吉娜搀出來,关切地问道:“殿下如果追到天明还看不到小姐,很快就会回來的,不知道小姐想要躲到哪里去,可有打算。”

塔吉娜眼珠一转,说道:“大伯那里肯定去不成了,我只有去找爷爷说理去,你可要保密啊。”

黑伯连连点头,说道:“也只有大王说的话,殿下才能听进去一些,那小姐你快走吧,路上保重。”

果然如黑伯所说,阿尔达班几乎把府里的人都派了出去,因为府里的人更加熟悉塔吉娜,黑夜之中,只有他们认得更真切,塔吉娜带着劳拉,背了一包金银细软,毫无阻拦便从后门走了出去,直奔苏萨南门,

劳拉奇怪道:“小姐你走错了,泰西封在北边。”

塔吉娜狡黠地一笑,说道:“沒错,这叫兵不厌诈。”

可是走到城门口,塔吉娜和劳拉却傻了眼,按照规矩,天黑以后就应该关闭城门了,不过,今天出了这样的大事,阿尔达班十分焦急,时刻等待着传递消息,因此特意下令四门大开,不过,城门处的守卫却加强了,盘查甚严,塔吉娜和劳拉根本走不到城门近前就会被人发现,两个小姑娘只得躲在城门附近一处低矮的小巷干着急,却无计可施,

正在这时,在她们的身后传來一阵“吱咯吱咯”的声音,并且伴随着阵阵恶臭,塔吉娜掩着鼻子回头看时,却见一辆粪车正缓缓驶來,不由心头一动,轻声说道:“有办法了。”

掏粪是一项非常古老的职业,对于任何一座城市來说,却又是必不可少的,每天清晨,掏粪工就会挨家挨户地收集粪便,然后趁着城门刚开的那一刻送出城去,直到傍晚,他们又会在关城门前赶回城内,以便继续第二天清晨的工作,

这个行当又脏又臭,地位更是十分下贱,一般人避之唯恐不及,只有走投无路的人才会去干这个,今天赶车的这个人叫做巴勒克,真的是一穷二白,干这个活也只能混口饱饭,闲下來除了做做娶媳妇的美梦,别的是什么也不敢想了,

现在,巴勒克就一边赶着车,一边幻想着娶媳妇的场景,忽然就看见前面冒出两个人影,他赶紧停住牛车,定睛一看,却是两个小姑娘,站在前面那个生得如天仙一般,不由惊呆了,只听见自己喉咙里不停地“咕嘟咕嘟”,那是在咽口水,

却听那个“小仙女”柔声说道:“大哥哥,我们走不动了,能不能借你的车送我们出下城啊。”

巴勒克不假思索地说道:“可我这是粪车啊。”

漂亮的小仙女苦着脸说道:“可这时候沒有别的车啦。”

巴勒克这才回过神來,悄悄打量面前的这两个小姑娘,只见她们衣着光鲜,身上都背着沉甸甸的包袱,不由暗自思量起來,这两个小姑娘肯定是贵族人家出來的,或者是有什么急事,或者是什么别的原因离家出走,这种事情他过去只是听说过,今天碰上还是头一回,

其实,塔吉娜失踪的消息早就传得满城风雨,只是巴勒克清晨就出了城,这早晚才回來,浑不知情罢了,否则他一下子就能猜出來,光赏金就够他一辈子吃穿不愁,弄不好阿尔达班还会赏他个小官当当,

只是巴勒克现在另有想法,他毫不犹豫地说道:“既然这样,那你们上车吧。”

劳拉迟疑道:“小姐,这么臭,怎么坐啊。”

塔吉娜瞪了她一眼,说道:“现在什么时候了,还管他是香是臭。”

说完,她第一个跨上了车,藏到几个粪桶后面,劳拉沒有办法,只得捏着鼻子也跟了上去……

城门口,几名士兵拦住了粪车,也是掩鼻不叠,一名士兵责骂道:“怎么刚刚进來,又要出去。”

巴勒克愁眉苦脸地说道:“大人,实在沒办法,收粪的凭证落家里了,还请多多担待些。”

另一名士兵正要上前检视,却听其他人嚷道:“算了,算了,小姐金枝玉叶,身娇肉贵,哪会藏在这种肮脏地方,快出去,快出去,臭得晚饭都要吐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