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846章 人财两得


在士兵们的一片咒骂声中,粪车晃晃悠悠出了南门,一路驶去,透过粪桶间的缝隙,巍峨的苏萨城变得越來越小,越來越模糊,塔吉娜终于松了一口气,捂着鼻子嚷嚷道:“快停车,大哥哥,快停车。”

巴勒克却仿佛什么也沒听到,手中的鞭子“啪”的一声脆响,狠狠在抽在牛背上,那头老牛跑得更欢了,

劳拉吓得面无人色,哆嗦道:“小姐,情况不对啊。”

塔吉娜却异常镇定,悄悄从包袱里抽出一件东藏省进怀里,小声说道:“别害怕,这人不像坏人,但也要有备无患。”

巴勒克确实只是一个普通的掏粪工,而并非什么穷凶极恶之徒,但人总是会变的,谁也不是一生下來就是强盗,起初,巴勒克看到两个小姑娘娇滴滴的样子,暗生怜惜之心,这才答应送她们出城,可是当巴勒克看到她们背上沉甸甸的包袱时,不由起了贪念,

只听巴勒克一声吆喝,粪车渐渐驶离了大道,钻进了路边的小树林中,茂密的枝叶遮住了月光,时不时还传來一两声野兽的嚎叫,显得格外阴森恐怖,这回就连塔吉娜也忍不住打了个寒战,

随着“扑通、扑通”一阵乱响,巴勒克将车上的粪桶一个个推了下去,露出两个瑟瑟发抖的小姑娘,

塔吉娜到底见过世面,她很快便恢复了镇定,解下背上包袱,当着巴勒克的面打了开來,从里面取出一把金币,说道:“大哥哥,谢谢你了,这些钱权充车费吧。”

巴勒克却早看到包袱里金光闪烁,恐怕还有不少宝贝,不由狞笑道:“这点钱哪里够,还不快把包袱全拿过來。”

劳拉失声道:“二十枚金币还嫌少,你也太贪心了。”

“别说了。”塔吉娜止住劳拉,将包袱递了过去,说道,“好吧,这些东西全给你。”

巴勒克一把抢过包袱,对劳拉说道:“你身上的也拿來。”

劳拉有些不情愿,还是塔吉娜沉声说道:“给他。”

巴勒克将两个包袱拿在手上掂量了半天,一双贼眼却在塔吉娜和劳拉的身上來回梭巡,不由动起了人财两得的念头,猛地将包袱往地上一丢,厉声说道:“你们两个,把衣服脱了。”

劳拉惊问道:“你,你要干什么。”

巴勒克得意洋洋地说道:“送到嘴边的肉哪有不吃的道理,哥哥我还不知道女人是什么滋味,今天正好开开荤。”

劳拉吓得尖叫连连,巴勒克随手抄起一支粪扒,恶狠狠地说道:“别喊了,你就是喊破喉咙也沒用,这里是荒郊野外,又臭气熏天,别人避之犹恐不及,谁会跑到这里來。”

塔吉娜壮起胆子说道:“好哥哥,我们姐妹身上太脏了,能不能先找个地方让我们洗一洗,再,再做那事。”

这一声“好哥哥”听得巴勒克骨头都酥了,顿时眉开眼笑,说道:“哥哥我整天和这些腌臜东西打交道,闻起來只觉得香,哪会嫌臭,小妹妹,你就快脱吧,别耽误功夫了。”

塔吉娜无奈地低下头,磨蹭了半天,忽然说道:“好哥哥,我这手抖得厉害,要不你來帮我吧。”

巴勒克见这小姑娘如此识趣,不由心花怒放,扔了粪扒子,一个饿虎扑食便冲了过去,突然觉得胸前一阵剧痛,

只见塔吉娜已经连滚带爬在跑到一边,而巴勒克的胸前却多了根灿烂的“金条”,不对,那哪是什么“金条”,分明是金色的刀柄,而刀刃已经扎进了他的心脏,

巴勒克刚刚想明白这一点,就觉得浑身的力气都仿佛被人抽掉了,双腿一软,缓缓倒了下去,鲜血从他的胸前汩汩地流了出來,染红了一片,

看到巴勒克死了,塔吉娜愣在那里,刚才杀人时的勇气早就不知道丢到了哪里,忽然便歇斯底里地大叫起來……

卑阗城外渐渐热闹起來,陆陆续续已经有二十万大军抵达,连营数十里,颇为壮观,刘欣也沒有继续前进,他需要花点时间重新调整部署,

想要主动进攻大秦,就必须从帕提亚借道,原本刘欣以为这只是一件十分简单的事情,泰西封还是大汉帮忙夺回來的,借个道去攻打他们的仇人,对沃洛吉斯來说,应该求之不得吧,可现在不同了,阿尔达班与卡拉卡拉勾结到一起,给这场战争平添了许多变数,

大汉与帕提亚之间除了租界协议以外,并沒有签订可以随意驻军的协议,而大军过境以后,运输粮道的生命线便会全部掌握在帕提亚人的手里,刘欣最担心的就是帕提亚人表面上同意让汉军借道,然后趁着前方战事胶着之际,突然翻脸,來个背后捅刀子,

刘欣向來不喜欢干涉别国的内政,但他更不愿意拿自己和几十万将士的生命去赌博,几经权衡,刘欣决定绕开昏庸无能的沃洛吉斯和野心勃勃的阿尔达班,派出使团直接与阿尔沙克取得联系,

由于贾诩已经在大汉租界呆了很长时间,对帕提亚的情况最为了解,这次出使的重任又落到了他的肩上,贾诩也知道此行责任重大,不敢怠慢,接到刘欣的命令以后,连夜从租界出发,快马加鞭,终于在两天后赶到了埃克巴坦那,

阿尔沙克的府邸占据了埃克巴坦那的中心地带,足有一座村庄那么大,所以并不难找,早有亲兵上前通报來意,不大会儿,一个斯斯文文的中年人从门里走了出來,躬身说道:“原來是贾大人來了,只是非常对不起,今天府里出了点事情,殿下不能见你,就请贾大人先去驿馆暂歇几曰,得罪之处,还望海涵。”

贾诩依稀觉得此人颇为眼熟,仔细一瞧,原來是被沃洛吉斯罢免的国相雷米图,

得知雷米图被罢免以后,阿尔沙克便派人将他全家接到了埃克巴坦那,为了防止惹恼沃洛吉斯,阿尔沙克并沒有给雷米图安排什么官职,但是对雷米图却信任有加,现在,雷米图几乎可以做阿尔沙克一半的主,

贾诩并沒有和阿尔沙克打过交道,甚至沒有见过阿尔沙克本人,在贾诩想來,阿尔沙克既是帕提亚的王位继承人,又长期驻守埃克巴坦那,手握十万重兵,难免会有些傲慢,雷米图的话肯定只是托辞而已,贾诩不由皱眉道:“贾某此來确有急事,还请国相大人再行通传一番,贾某感激不尽。”

“贾大人言重了,在下早已不是什么国相了。”雷米图惭愧地摇了摇头,说道,“实不相瞒,两位殿下正在里面吵得不可开交,贾大人这时候进去多有不便,不如就由在下陪大人一同前往驿馆,有什么事情,先告诉在下也是一样。”

听说阿尔达班也在府里,贾诩倒不方便进去了,只得在雷米图的陪同下先往驿馆去了,

原來,阿尔达班带着人一路搜索,直到埃克巴坦那城外,也沒有见到塔吉娜的下落,找不回塔吉娜,与卡拉卡拉的合作就无法进行,阿尔达班也就失去了一个强援,

因此,即使面临着暴露出自己与卡拉卡拉关系的危险,阿尔达班还是决定当面向阿尔沙克讨回自己的女儿,因为他已经认定塔吉娜就藏在阿尔沙克家中,

阿尔沙克感到莫名其妙,自然矢口否认,但阿尔达班却不依,非要在他府里搜过才肯死心,阿尔沙克府里还有许多女眷,当然不会答应让阿尔达班的人胡來,于是兄弟二人便吵了起來,只差大打出手了,

贾诩暂时见不到阿尔沙克的面,许多事情又不方便告诉雷米图,只得郁闷地呆在驿馆等候消息,

而刘欣却沒有闲着,在贾诩离开的这两天,他一直为即将到來的战争做着各种准备,

第一军团作为先头部队已经越过康居边境进入大汉租界,抽调出來的三万西域军团将士也已经接管了大宛的防务,由十万草原各族牧民组成的骑兵则刚刚通过了乌孜别里要塞,进入大宛境内,

动作比较迟缓的是由旧军组成的后卫军团以及运送辎重粮草的民夫,他们才刚刚抵达乌孜别里要塞,幸好刘欣早就在要塞囤积了大批粮草,从这里再运往租界就会节省很多时间,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并不是说着玩的,几十万人每天人吃马嚼,消耗十分巨大,等这些后卫军团和民夫抵达,张任不给他们喘息的机会,立刻从库房里调拨出粮草,让他们连夜运往康居,

大宛境内的道路还在修建当中,物资的运输便显得格外艰难,而后卫军团和民夫都是些散漫惯了的旧军人,又沒有得到足够的休息,免不了叫苦连天,队伍中的各级长官虽然都來自正规军团,但汉军不许打骂士兵,任他们苦口婆心地劝说,这些旧军人依然嘻嘻哈哈,半天也走不了多远,

正在此时,两个老兵站了出來,其中一人还蒙着眼罩,正是夏侯惇、夏侯渊,兄弟二人挥舞着手中的长矛,用矛杆接连殴打了好几个出工不出力的士兵,状况才略有好转,走得稍稍快了一点,

刘欣在卑阗城左等粮草不來,右等粮草也不來,却等來了一封來自长安的紧急书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