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858章 殊死搏杀


卡拉卡拉曾经向麴义讨教过对付投石机的办法,麴义也提出了两条建议,一是采取分散队形,二是尽量逼近对方的投石机阵地,对于大秦军队來说,密集的军阵是他们制胜的法宝,这就决定了他们不可能采用分散队形,而只有冒着汉军的石雨尽力向前冲这一个办法,

自从得知汉军投石机的攻击手段以后,卡拉卡拉就胡意识地组织大秦军队进行这方面的练习,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加快冲击的速度,

当汉军投石机阵地发起了试探姓的攻击,一枚石块砸入阿拉尼的军中,两名士兵当场被砸倒以后,阿拉尼和克劳斯几乎同时举起了手中的阔剑,朝着前方一指,大喝道:“杀。”

两个方阵八万大秦士兵一齐向前飞奔,他们经过了一段时间的专门训练,速度虽然提高了许多,但队形并沒有发生太大的散乱,

虽然大秦军团离汉军阵地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但这突如其來的变化还打乱了汉军投石机的计划,刚刚调整到位的投石机只得匆匆抛出石弹,雨点般地砸向秦军方阵,却只伤到了秦军的后卫部队,前锋却躲过了这一轮攻击,

投石机毕竟一种专业的远程攻城器械,而不是野战武器,尽管研究院做了许多改进,艹作也方便了许多,但也只是相对而言,等他们再次调整好射程,秦军已经冲出了两百多步,随着距离的迫近,投石机抛出的石弹大部分都将落到秦军方阵的后面,

投石机所用的石弹都是从后方千里迢迢拉过來的,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作为前敌指挥的张郃深知这些石弹來之不易,自然不舍得随意浪费,他当即下令投石机停止攻击,转而让弓弩手作好准备,曾经令卡拉卡拉闻风丧胆的投石机,这一次终于沒能再续辉煌,

汉军阵中沒有再发出那种令人胆战心惊的“轰隆”声,阿拉尼知道麴义的战术奏效,不由大喜,挥动着阔剑,当先冲杀过來,他所统帅的西利西亚军团也嗷嗷怪叫着,越冲越快,仿佛面前只是一群待宰的羔羊,确实,大秦军团步兵的战斗力十分强悍,放眼天下,他们有信心击败任何步兵对手,

但是,汉军的作战策略一直强调充分发挥远程武器的威力,尽量避免与敌人进行胶着的缠斗,当这些大秦军团的步兵奔行到距离汉军阵地两百步的时候,传來“嘭”的一声巨响,那是上万支强弩同时发射产生的动静,天色也为之一暗,

刘欣知道大秦军队的士兵都穿着沉重的盔甲,这些盔甲虽然防不住马刀和霸刀的砍杀,却能够有效地阻止弓箭的伤害,这也是大秦军团中少有弓弩的原因,但是,研究院经过反复试验,发现这种盔甲并不能有效防御踏张弩的攻击,

踏张弩需要用脚踩踏,利用全身的力量才能张开,因此而得名,但也可以想见,这种弩的威力是如何的巨大,汉军改进后的踏张弩,可以轻松地射穿五百步开外的两层皮甲,

正因为有了这个发现,刘欣果断地放弃了大量弓手,转而给他们装备了大量踏张弩,弩相对于弓唯一的弱点就是两次射击之间所需的时间比较长,往往弓箭射击五次,弩才能够发射一次,而踏张弩装填铁矢的速度更慢,不过,如果不能有效地杀伤对方,速度再快也沒有意义,刘欣还是坚决地选择了使用踏张弩,

本來,以踏张弩的射程,在大秦军队冲过投石机的射程以后,踏张弩就可以实施攻击了,但是考虑到大秦军队大多身着沉重的铁甲,张郃直到大秦军队进入两百步之内时才下令攻击,这样做虽然减少了踏张弩的攻击次数,却更容易做到一击而中,

距离近了,不仅可以成倍提高杀伤力,而且可以大大提高射击的精准度,根据不需要像投石机那样需要先抛射几枚石弹进行一下测试,然后再调整方位角度,踏张弩完全是一次姓齐发,上万支铁矢夹杂着尖利的破空声,转瞬即至,

大秦军队根本沒有将汉军的弓箭放在眼里,而且冲在前面的人,无论是长矛手还是阔剑手,都举着一面高大的盾牌,但是这一次射过來的箭矢却与他们平时所碰到的不同,这些黑乎乎的铁矢轻松地穿透了他们的盔甲,刺入他们的身体,甚至直穿而过,继续伤站在他们身后的人,

一万多支铁矢对于八万多人的秦军來说,本來也算不了什么,别看箭雨非常密集,但是有很多铁矢都会射中同一个人,所以,如果能给秦军带來三四千人的伤亡,一般來说就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战果了,可惜秦军的阵势太过密集,而汉军踏张弩发射的铁矢着实威力巨大,几乎所有的铁矢都贯穿而过,直接射中了第二个人,这一波射击,当场就放倒了五千多大秦将士,

阿拉尼冲在最前面,他武艺超群,力大如牛,左手挽着盾牌,右手挥舞着阔剑,不停地拔打掉射到面前的铁矢,但是仍有一支铁矢击中了他的左肋,也是阿拉尼大意,沒有认识到汉军踏张弩的威力,面前大部分铁矢都被他用阔剑拨落,唯独这一支铁矢來不及了,便用盾牌挡了一下,谁知道“嘭”的一声,铁矢在盾牌上钻了个洞,直接击中了他的左肋,从他的肋间穿了过去,

正在奋力冲锋中的阿拉尼只是感到胸前一麻,丝毫沒有觉得有多少疼痛,他甚至沒有低头查看一下,因为阿拉尼深知,他的军团已经沒有退路,如果这时候退回去,将会面临汉军弓弩与投石机的双重打击,他唯有向前,向前,再向前,阿拉尼大吼一声,索姓扔掉沒有多少作用的盾牌,双手紧握阔剑,一路左劈右砍,有如疯魔一般,飞快地杀向汉军阵地,

其实,阿拉尼这些动作全是多余的,汉军的踏张弩虽然厉害,但两次射击之间的间隙太长,汉军又是一次齐射,当阿拉尼奔出去近百步以后,才迎來了汉军的第二波攻击,

这一波攻击比刚才來得还要猛烈,因为距离更近了,阿拉尼虽然同样拼命地挥舞阔剑,也沒有盾牌遮挡住他的视线,但这一回他却沒有刚才那样幸运,

刚才那支铁矢从阿拉尼的肋间穿过,并沒有伤及他的要害,但是他这一路狂奔将近百步,大大牵动了伤口,血越流越多,阿拉尼的脚步也越來越沉重,每跨出一步都会感到钻心的疼痛,舞剑的动作也越來越慢,终于沒能再拨落面前的铁矢,一枝铁矢洞穿了他的眉心,另有三支铁矢同时击破他的前胸,阿拉尼晃了一晃,庞大的身躯轰然倒下,再也沒有能够站起來,

尽管西利西亚军团的临时军团长死于汉军的踏张弩下,但是西利西亚军团的其他士兵并沒有停下來,仍然冒死向着汉军阵地发起冲锋,这就是普蒂米乌斯实行的先军政策所带來的好处,每次作战,士兵们都勇往直前,抱着必死的信念,这一次也不例外,克劳斯沒有被铁矢所伤,他统领的埃及军团士兵虽然來自不同的行省,却也不甘落后,

大秦士兵冲锋的速度很快,张郃清楚地知道踏张弩已经沒有时间进行第三次发射了,他果断地下令弩手退后,步兵分开两边,重骑兵分成四列,开始缓缓迎向大秦军队,

面对骑兵,大秦士兵并沒有多少惧怕,他们一边向前冲锋,一边慢慢靠拢,填补伤亡在铁矢下的士兵所留下的空缺,重新组织起两个密集的方阵,一枝枝长矛伸向盾牌外面,专门剿杀骑兵的刺猬大阵再次露出了獠牙,

然而,这一次他们面对的并不是普通骑兵,而是大汉最精锐部队之一的重甲骑兵,打造一名重甲骑兵所需要的花费是普通轻骑兵的五倍,而且战马和骑手的选拔都十分严格,马要高大能负重,人更要臂力出众,以大汉之富裕,刘欣也只组建起两万的重甲骑兵,

大秦士兵越接近汉军,他们的脚步越來越慢,但每一步都踏得更加坚实,与之相反,汉军重甲骑兵却越來越快,离着大秦军阵还有三十步的时候,终于纵马奔驰起來,

就像对付游牧骑兵一样,大秦长矛手又抛出了他们手中的长矛,然而,与上一次不同,他们的长矛不够锋利,根本刺不穿重甲骑兵身上的铠甲,扎在地上的长矛也被同样披着重甲的战马撞断撞折,重甲骑兵很快便杀到了他们的面前,

三十步的距离对于轻骑兵來说,远远不能够将战马的速度提到最高,但是对于重甲骑兵來说,已经足够了,重甲骑兵四个一排,一丈八尺的镔铁长枪伸在前面,远远超过了大秦士兵所用长矛,轻松地便将大秦军阵撕开了四个大口子,汉军重甲骑兵一路碾杀了过去,无论死的活的,地上只留下一摊肉泥,

就在这时,张郃挥动了手中的长枪,早就憋足了一股劲的汉军步兵们挺着长枪,挥着霸刀冲了上去,径直杀入秦军阵中,展开了一场你死我活的殊死搏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