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860章 截然不同的主张


在大秦帝国长期的对外扩张战争中,有四支军团历史最为悠久,并且多次立下了赫赫战功,到了普蒂米乌斯时代,更是赋予了这四支军团极高的荣誉,将他们并称为御林军团,成为普蒂米乌斯最信赖的军队,这四支军团便是罗马军团、西西里军团、希腊军团和马其顿军团,其中罗马军团更是大秦军队序列中唯一一支以城市命名的军团,

普蒂米乌斯去世以后,卡拉卡拉和盖塔同时宣布即位,但是大秦帝国并沒有出现分裂,也沒有发生内战,这是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就像当初元老院与普蒂米乌斯这个读才皇帝可以并列的情形一样,

基于先军策略的推行,军队在大秦帝国内部已经成为一股不可小视的力量,他们对局势的影响甚至已经超过了贵族,因此,卡拉卡拉和盖塔都沒有放弃过对军队的拉拢,

普蒂米乌斯活着的时候,身为皇子的卡拉卡拉和盖塔都直接控制着一个军团,分别是高卢军团和曰耳曼军团,这两个军团也是大秦帝国的精锐部队,但是在去年入侵帕提亚的战役中遭到了汉军的重创,直到现在还沒有完全恢复元气,

为了尽快掌握足够的话语权,卡拉卡拉和盖塔不约而同地将目光瞄向了四大御林军团,这四支御林军团都是忠于普蒂米乌斯的,普蒂米乌斯死后,他们理应效忠于新的大秦皇帝,只是现在突然出现了两位大秦皇帝,令他们有点无所适从,原先铁板一块的四大御林军团内部也因此出现了分裂,

卡拉卡拉和盖塔也是使出了浑身解数,又是送金钱美女,又是许优厚待遇,最终还是身为大皇子的卡拉卡拉占了上风,罗马军团、西西里军团和马其顿军团的指挥官先后宣布效忠于卡拉卡拉,盖塔只争取到一个希腊军团的支持,

御林军团的选择成为一个风向标,这也直接导致在后來对其他军团的争取中,盖塔落尽下风,普蒂米乌斯时代的十六个军团,他只争取到四个,其中还包括原本就归他指挥的曰耳曼军团,虽然在以后新组建的八个军团中,卡拉卡拉和盖塔各控制了四个,但是盖塔在这次帝位的争夺中已然处于非常不利的位置,

盖塔要想扭转不利的局面,唯有一个办法,那就是以一场对大汉的胜利來完成普蒂米乌斯的遗愿,卡拉卡拉当然也明白这个道理,他手上现在兵强马壮,肯定不愿意让胜利旁落给盖塔,此番调集三十大军在小亚细亚行省以逸待劳,就是卡拉卡拉的杰作,

三十万大军虽然不算多,但他们是主场作战,熟悉周边地势,又是以逸待劳,当可占尽上风,不过,与汉军不了解秦军的动向一样,秦军也不了解汉军的动向,更不知道汉军出动了多少兵力,为了以防万一,卡拉卡拉还是将效忠于他的三个御林军团之一的马其顿军团派到了小亚细亚战场,

马其顿军团素來以勇猛凶猛著称,在历年对外扩张的战争中,多次充当了急先锋的角色,鲜有败绩,然而,在今天这场恶战中,马其顿军团却遭遇了重创,早晨出征的时候有五万勇士,晚上回营的时候只剩下一万五千人不到,而且个个带伤,其中重伤者就有八千人之多,

这个年代医疗条件十分落后,大秦帝国还沒有像大汉那样完备的医学院系统,等待这些重伤员的将是极其难熬的一段岁月,能不能撑过去就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其中很多人都会因为伤口感染、病情恶化而死,也就是说,经此一役,马其顿军团被汉军彻底打残了,

这个消息在大秦军团中引起了不小的震动,

在帕提亚的那场遭遇战中,同样作为精锐军团的高卢军团和曰耳曼军团也被汉军打残甚至全军覆沒,但是情形与这一次完全不同,那一次,高卢军团和曰耳曼军团根本不知道汉军会参战,有点猝不及防,而且汉军也沒有和他们硬碰硬地厮杀,他们一是败给投石机,一是败给汉军骑兵,大秦军队多少有些不服气,

而这一次却不一样,汉军和他们展开了贴身肉搏,完全是一刀一枪,一寸阵地一寸阵地地争夺,马其顿军团的士兵,有一部分是伤亡在汉军踏张弩和重甲骑兵的铁蹄之下,但至少有两万多人是直接被汉军步兵杀伤的,而且是在他们兵力占优的情况下,

连马其顿军团都遭到了汉军的重创,令所有听到消息的大秦军队不得不收起了轻视之心,甚至开始对汉军产生了一丝畏惧,与此同时,刚才那片战场上却灯火通明,汉军士兵举着灯救火把,正在打扫战场,这本是秦军实施突袭的最好机会,但是幸存下來的几位军团指挥官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视而不见,刚才在战场上他们还沒什么感觉,但现在看看身边缺胳膊少腿的同袍,再想想那些打起仗來比他们还不要命的对手,便是寒毛直竖,阵阵后怕,就连这样大好的机会放在眼前,都不敢去试一试了,

张郃组织士兵打扫战场,当然不是为了试探大秦人的勇气,也不是贪图那些大秦士兵身上的财物,而是基于汉军的一惯传统,每次出征之前,刘欣都会反复强调,要将所有的人都带回來,不要让一个人掉队,战争中伤亡是不可避免的,尤其在路途遥远的时候,那些战死疆场的大汉将士,他们的遗体不可能长途跋涉运回中原,但是幸存下來的同袍也会尽量收集他们的遗体,火化以后将骸骨送回大汉,安葬在他们的家乡,让他们入土为安,其中一些战功卓著的勇士,在征得他们家属的同意以后,更会被安葬在长安城郊的英雄公墓,由礼部主持盛大的仪式,享受大汉朝廷的四时祭祀,

这一仗太过惨烈,阵亡的将士多达八千余人,看着这些朝夕相处的兄弟魂游他乡,大汉将士们几乎是含着眼泪将他们一一收敛,然后举行了隆重的火化仪式,整个过程一直持续到天亮,他们的骨灰才被陆续收集到瓦罐里,外面贴上标签,注明他们的姓名、年龄和籍贯,

整整一夜,张郃、庞德都沒有合眼,他们与其他将士一道,亲手收敛着英雄的遗体,因为刘欣一直向他们强调,要做到爱兵如子,这并不是一项硬姓规定,像张飞这些人就做不到,不过,张郃在这一点上却做得很好,他麾下的第三军团并非最精锐的部队,但绝对是打仗最拼命的部队,

战场终于打扫结束,张郃向着装满儿郎们骨骸的数十辆大车深深鞠了一躬,然后挥了挥手,沉声说道:“送走吧。”

庞德看了一眼战场上仍然堆积如山的尸体,皱眉问道:“张将军,这些如何处理。”

这些都是秦军败退时留下的尸体,大多数都是死于汉军之手,也有些人是不甘被俘而引刀自尽的,一场如此规模的战役,汉军最后竟然沒有抓到一个战俘,当时的战况之惨烈,不少参加过这场战役的人在多年以后回忆起來,仍然会唏嘘不已,

张郃沉默半晌,忽然也朝着那些尸堆鞠了一躬,摆了摆手,说道:“他们都是值得尊敬的对手,放把火烧了吧。”

早有士兵遵照命令架起柴火,淋上松油,整个战场上顿时浓烟滚滚,与刚才火化自己同袍的遗体不同,这些大秦士兵的尸体都是被随意地堆放在一起,焚烧以后根本分不清彼此,成为一堆焦炭,

张郃又命人挖了个大坑,将大秦士兵的遗骸全部推进去,加以掩埋,并在旁边立了个石碑,亲自书写下这场战役的情形,让匠人刻于其上,以为纪念,

谁也沒有想到,张郃这不经意的举动,却对今后的战局产生了非常重大的影响,

天色虽还沒有大亮,但昨天的战场上却火光熊熊,此时正好刮起了一阵东风,尸体焚烧产生的一股焦糊味直飘入秦军军营,疲惫的秦军从睡梦中被这股气味呛醒,纷纷钻出帐篷四处张望,终于发现了战场上的异样,很快,派出去的细作就传回消息,汉军在焚烧他们遗留下來的尸体,

自古有慈不掌兵之说,大秦人更是将这一条发挥到了极致,他们在历次战争中都表现得极其残暴,杀人放火、歼银掳掠,所到之处无恶不作,但是他们从來都沒有焚烧尸体的做法,即使对敌人也不会这样做,因为在大秦,人死以后必须土葬,而不允许火化,他们认为只有这样,人才能回归到上帝的名下,这就是所谓的尘归尘,土归土,

汉军焚烧大秦士兵尸体的事情很快在军营中疯传开來,一股恐怖的气氛弥漫在大秦军营的上空,大汉军队也被描述成世界上最为残暴的军队,他们都是些吃人肉,喝人血的野蛮暴徒,在大秦军团的指挥官当中,也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主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