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863章 自有用意


大秦帝国给予军人这么高的待遇,甚至让他们成为先富起來的一部分人,他们自然也要遵守严格的纪律,沒有皇帝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可以擅自撤离阵地,其实,达斯等人早就想撤退了,只是不敢违背这条铁律而已,现在,有亚历山大主动提出來,他们又有什么不答应的,

亚历山大是御林军团的指挥官,地位本來就高于其他人,因此其他人对他除了羡慕,当然也少不了嫉妒和恨,这一次撤退是亚历山大提出來的,就算将來卡拉卡拉怪罪下來,他们也大可以推到亚历山大的身上,不待亚历山大再说,达斯等人已经吩咐亲兵去通知自己的人马向后撤退,

此时,汉军第一波投石攻击已经停了下來,秦军营中一片狼籍,士兵们到处乱窜,得到撤退的命令,所有人如蒙大赦,顾不上收拾自己的物品,连兵器盔甲都抛下不要了,撒开两只脚丫子就往营后跑去,

这边张郃并不知道秦军军营里的情况,一刻钟以后,又下令投石机展开第二波攻击,这才是汉军的正常战法,先用各种远程武器杀伤敌人的有生力量,然后再动用步兵和骑兵,才能在消灭敌人的同时,尽可能地减少己方的损失,

第二轮石雨攻击过后,又过了片刻,大秦军营上空的尘烟才渐渐散去,透过千里镜,张郃看到对方军营里许多帐篷都已经倒塌,但是并不见一个人影晃动,

张郃意识到秦军已经逃离军营,当即下令全军出击,

汉军士兵呐喊着,在重甲骑兵的掩护下一举冲入秦军营寨,却发现除了一些被巨石砸得血肉模糊的秦军尸体以及那些身负重伤不及逃走的士兵,还有就是满地丢弃的盔甲兵器,和堆积如山的粮草,这里已经是一座空营了,

大秦富庶,大秦的军队也是财大气粗,这些粮草对他们來说算不了什么,但是对远道而來的汉军却极其重要,张郃留下一队人打扫战场,自己则带着其他人追了下去,

这一次,汉军沒有再采取步步为营、稳打稳扎的方针,而是一路狂追了下去,

张郃的手下除了步兵就是重甲骑兵,而重甲骑兵是不适合长途奔行的,因此追击任务便全部落到了步兵的肩上,不过,负重越野是汉军的曰常训练项目,跑个二十里都是家常便饭,何况大秦境内的道路网十分发达,比起他们平时的训练还要好走得多,因此汉军追击的速度很快,然而,他们一直追出去五六里地,还沒有看到秦军的身影,

秦军沒有经过专门的越野训练,但他们大多身高腿长,又抛弃了沉重的盔甲和兵器,两手空空,又急于逃命,跑起來居然一点也不输于汉军,如果不是看到沿途有秦军丢弃的物资和伤兵留下的血迹,张郃甚至怀疑自己走错了方向,

汉军一直追出十里多地,忽然便见到前方有许多衣衫不整的秦军士兵溃退过來,许多人身上还插着羽箭,张郃不由精神一振,大声说道:“儿郎们,冲过去,一个也不要放跑,他们已经无路可退了。”

这场战斗毫无悬念,秦军只有少数人还携带着兵器,大部分人都是手无寸铁,最为关键的是秦军已经不成队伍,他们赖以取胜的法宝密集方阵已经无法组织,只能成为一群待宰的羔羊,但是,这些失去战斗力的秦军士兵却依然不肯投降,拚死与汉军决战,

张郃本來并不想多造杀戮,但是见到秦军作困兽状,也只得摇着头挥了挥手,说道:“成全他们吧。”

刘欣经常教导他们,对敌人仁慈就是对自己残忍,汉军并不是一支嗜杀的军队,但是面对这些不肯投降的顽抗分子,将士也不可能手下留情,这里顿时呈现出一片刀光血影,

忽然,张郃发现一名大秦士兵胳膊上插着的羽箭有些奇怪,并非汉军所用的箭矢,汉军的箭矢有两种,一种是用雕翎制成的羽箭,一种是各种弩弓所用的铁矢,而射伤这些秦军士兵的羽箭却不是用雕翎制成的,

张郃顿觉有些意外,连忙吩咐士兵们抓几个活口,一审之下才知端的,原來射伤他们的并非汉军,而是盖塔的手下,

原來,盖塔和卡拉卡拉各自控制的军团虽然表面上一团和气,其实内里已是暗潮涌动,如果是在平时,谁也不敢做出自相残杀的举动,但这一次亚历山大和达斯等人临阵脱逃,却给了里萨和欧律刻动手的借口,

当时,路西塔尼亚军团和培提卡军团的营地正设在道路两边,而且比较隐蔽,如果不仔细搜索很难发现,他们埋伏在这里本來是为了伏击汉军,却不料看到路上挤满了溃退下來的秦军士兵,里萨和欧律刻稍一犹豫,便下令士兵发动了攻击,这两个军团都配备了大量弓弩手,一通乱箭以后,前方四个军团的溃兵只得又返身往回跑去,

里萨和欧律刻虽然逞了一时之快,却也知道失去了那四个军团,他们是无力抵挡汉军进攻的,于是也匆匆收拢军马,想要撤回叙利亚行省境内,

然而,他们刚才攻击卡拉卡拉手下溃兵的时候,却暴露了自己的位置,他们还不知道,徐晃、张飞、赵云各领数万轻骑兵分三路正从叙利亚行省杀过來,

里萨他们刚刚把军队集合完毕,就见远处尘土飞扬,马蹄声声,无数骑兵席卷而來,正是张飞杀到,

进入叙利亚境内以后,张飞一路上摧枯拉朽、攻势如洪,实际上只遇到一些类似于衙役、捕快之类的地方军,让他觉得一点都不过瘾,现在,面前忽然出现数倍于自己的敌人,张飞非但沒有害怕,反而显得异常兴奋,蛇矛一指便挥军杀了过去,

盖塔训练的这两个军团虽然是专门用來对付骑兵的,但是他们的弓弩要发挥作用,必须攻其不备,如今猝不及防的反而是他们自己,还沒有等他们拉开弓箭,汉军骑兵已经杀到了近前,马刀闪着寒光,甚至不用骑兵挥动手臂,就这样平举着,借助战马奔跑的力量便能轻松地割下敌人的首级,里萨和欧律刻的部下立即溃不成军,死伤遍地,

汉军有非常先进的信息传递手段,五颜六色的烟花在天空绽放,数十里外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赵云和徐晃看到了张飞发出的信号,各自分出一路人马前來助战,三路剿杀,

整个战斗比原先预想得还要顺利得多,到了傍晚时分,除了早就被全歼的两个军团以外,包括盖塔手下的两个军团在内的六个军团全部被歼,小亚细亚行省和叙利亚行省已经完全落入汉军掌控之中,

紧接着,汉军在这两个行省全境展开了大搜捕行动,所有的大秦贵族、官吏和士兵家属全部遭到查抄,财产被沒收,奴隶被解放,土地被分发,

两天以后,刘欣來到了地中海边的叙利亚行省,隔海相望的另一边便是闻名于世的罗马城了,可惜他的手上沒有一艘海船,也只能望洋兴叹,

其实,在出发前,刘欣已经下令大汉水军绕道进军地中海,不过,刘欣并不清楚这条海路的详细情况,也只能给他们说了个大概,能不能平安地到达这里,全看他们自己的造化了,说实话,在刘欣的内心,并沒有抱太大的希望,只是将水军的这次远航权当一次练兵而已,真正想要攻克罗马,大汉的将士们还必须绕着地中海转个大圈子才行,

这时,徐晃已经将战报呈了上來,虽然只攻克了两个行省,但是缴获却十分丰厚,四十万秦军携带的粮草再加上从那些贵族、官吏家中抄沒所得,已经足够大汉远征军两月之需,后勤运输的压力一时轻松了下來,除了粮草,战利品还包括从这些人家中收缴过來的大量金银珠宝以及许多妇女和孩童,唯独不多的只有俘虏,

在汉军的历次战争中,都会抓获成千上万的战俘,但是大秦军队有一股拼死的决心,很多人宁可战死也不愿投降,因为投降就会让他们失去作为一名骑士的尊严,在汉军抓获的这一千多名战俘中,绝大部分都是因为身负重伤,不及逃走而被俘的,

看到刘欣皱眉不止,徐晃拱手问道:“启奏陛下,依臣看來,大秦军队也不过如此,只是这些秦军士兵有些顽固不化,臣请命将战俘全部斩首祭旗,挥师直取罗马。”

刘欣摇了摇头,说道:“这些俘虏不要杀,给他们一点盘缠,把他们全放了吧。”

沮授躬身说道:“大哥,就算不杀他们,也沒有放了他们的道理,不如将他们都送回长安,罚作苦力吧。”

将战俘充当免费的劳动力,本是汉军的一惯作法,不过,这一回刘欣却改了主意,呵呵笑道:“此一时彼一时,朕放了他们,自有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