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875章 闹剧


形势不容乐观,吴懿悄悄叫來两名心腹校尉,让他们各挑选一千名精锐士卒,一旦城破,无论如何要杀出一条血路,保护城中的百姓退往康居,

这些年來,随着刘欣的反复灌输,百姓大于天的思想已经渐渐为文武官吏们所接受,贵山城的百姓肯主动帮着汉军守城,说明他们已经认可了自己大汉臣民的身份,得到这些百姓的拥护,比保住一座城池更加重要,吴懿已经打算与贵山城共存亡,以谢刘欣的知遇之恩,却仍想着保住这些百姓,

忽然,城外传來阵阵喊杀声,城头上一片欢呼,有亲兵飞奔过來,大声禀报:“将军,援兵到了。”

吴懿大喜,三步并着两步攀上城头,只见围城的贵霜军队节节败退,城南城北各有一支人马席卷而來,打的正是大汉旗号,只是衣甲却与他们所穿不同,正是夏侯惇、夏侯渊兄弟率领的那三万旧军,

别看这些旧军都是步卒,而且尽是些老兵油子,但关键时刻还真不含糊,他们连夜行军,硬是凭着一双脚板走了两百多里,顾不上休息便投入了战斗,

当初在征召旧军的时候,刘欣设定了一个条件,必须真正上过战场,这些人不仅上过战场,许多人还参加过多次战役,论斗志,他们远远比不上汉军的正规军团,论战斗经验,他们却也不输多少,让他们打硬仗可能不行,但是打起顺风仗來,他们比谁都要积极,

现在就是一场顺风仗,经过一天再加上大半夜的激战,贵霜军队都已经精疲力竭,只是慑于胡毗色迦的威逼利诱,才一直强撑着,汉军援兵的突然出现,就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贵霜军队顿时一触即溃,胡毗色迦约束不住,被溃军裹挟着向东南方向逃去,

夏侯惇、夏侯渊兄弟如何肯放过这次建功立业的大好机会,各执刀枪,挥军自后掩杀,一直追到天明,已经离着贵霜边界不远了,这时,旧军们纪律涣散的毛病又犯了,队伍稀稀拉拉,竟然拖了有二三十里之远,

却说胡毗色迦的长子韦苏提婆奉父命守卫边疆,他知道汉军的强大,一直反对介入秦汉之间的战争,只是胡毗色迦不肯听他的意见,韦苏提婆关心前方的战事,下令手下将士人不卸甲,马不卸鞍,枕戈待旦,同时派出大量侦骑深入大宛境内,随时了解那边的战况,

胡毗色迦在贵山城下大败的消息传來,韦苏提婆慌忙点齐两万兵马前往接应,行不上十里,正遇到胡毗色迦的溃兵,韦苏提婆连声喊道:“父亲快走,这里交给孩儿。”

胡毗色迦得了救兵,松了口气,打马绕阵而走,夏侯惇、夏侯渊一路追來,却被韦苏提婆拦住去路,夏侯惇见跑脱了贵霜国王,心头大怒,长枪朝着身后一挥,大喝道:“杀。”

这一声断喝之后,夏侯惇却发觉身后并无动静,他扭头一看,紧紧跟随的只剩下寥寥数十骑,而且个个犹豫不前,其余旧军士兵早不知掉到哪里去了,

夏侯渊见势头不对,慌忙说道:“兄长,撤吧。”

夏侯惇猛地摘下头盔,狠狠地掼在地上,厉声说道:“若非陛下开恩,你我早就身首异处,今曰正当相报,又何惜一命,有再言退者,斩。”

说完,夏侯惇一催战马,挺枪当先冲了过去,夏侯渊咬一咬牙,也挥舞大刀杀入韦苏提婆阵中,跟随他们前來的那数十名旧军骑兵却不肯向前,原地转了两圈,竟然一哄而散,

韦苏提婆见只有他二人杀來,不由大声,连声说道:“快,围上去,生擒他们。”

贵霜援军发一声喊,蜂拥而上,将夏侯惇、夏侯渊二人围在垓心,夏侯惇毫无惧色,与夏侯渊二马相并,一杆枪,一口刀,上下翻飞,直奔帅旗方向冲去,所过之处血肉横飞,贵霜军队死伤累累,

韦苏提婆虽然见他二人勇悍,但并不担心他们会冲到自己面前,以两个人就想面对两万大军,那不是痴人说梦吗,韦苏提婆胸有成竹,挥了挥手,说道:“传令,任何人不得施放冷箭,一定要捉活的,看他们能撑到几时。”

夏侯惇、夏侯渊二人血染重甲,不知道杀退了多少敌人,渐渐的双臂酥麻,枪法散乱,而四周的敌人却越杀越多,他们已经再难前进一步,

远处的大地上忽然响起了急促的马蹄声,一道黑影从地平线上升起,黑影越來越大,连成线,结成团,扬起大片尘土,尘土渐行渐近,终于露出了他的庐山真面目,那是一大队黑衣黑甲的骑兵,如秋风扫落叶般席卷而來,

韦苏提婆手下都是步军,又为了生擒夏侯惇、夏侯渊二人,已经不成阵势,他情知不能抵挡,挥了挥手,下令道:“撤军,射杀这二人。”

贵霜士兵慌乱地退下,弓箭手全无准备,仓促之间摘弓搭箭,羽箭凌乱地射向被围在中间的夏侯惇兄弟,夏侯惇兄弟二人身上其实已经多处受伤,眼看就要撑不下去了,忽然见到敌军退去,精神顿时为之一振,刀枪齐舞,虽然将大多数箭矢拨落尘埃,却终究气力不加,各自中了几箭,

这时,汉军骑兵已经杀到近前,韦苏提婆不敢久留,率军退去,汉军骑兵并不追赶,为首两名校尉來到夏侯惇、夏侯渊面前,拱手说道:“末将來迟,让二位将军受惊了。”

夏侯惇、夏侯渊虽然不是正规军团的将领,但他们穿的都是偏将的衣甲,所以这两名校尉对他们甚是恭敬,夏侯惇拱了拱手正要说话,张嘴便喷出一口鲜血,摇晃着栽下马來,

夏侯渊慌忙下马來扶,两腿一软,却也倒了下去,众军慌忙救起,缓缓退向贵山城,韦苏提婆远远望见汉军进退有序,不敢造次,自回边寨不提,

这支骑兵训练有素,却是來自第四军团,当乌孙大军猛攻乌孜别里要塞的消息传回长安的时候,马芸召集君臣商议,决定增派援军,现在,大汉国内的第七军团驻守交州,不敢轻易调动,大汉水军也已经遵照刘欣的命令,从海路绕往大秦去了,只是不知道何时才能抵达,剩下第四、第五两个主力军团要守卫偌大的疆土,也不可轻动,

有人便提议征召新兵代替这两大主力军团守卫地方,却将这两大军团一齐调往前线,被马芸否决,新兵未经训练,难堪大用,若是后方不稳,前方亦不能久持,

却是郭嘉奏道:“禀娘娘,救兵如救火,重在一个快字,从中原至西域数千里之遥,步兵行军缓慢,当以骑兵为主,臣以为,可从第四、第五军团各调骑兵一部,往援西域。”

现在大汉北方已无强敌,骑兵的压力不大,马芸思虑再三,采纳了郭嘉的意见,从第四、第五军团各抽调骑兵一万人分别赴援乌孜别里和图鲁格尔特要塞,

等这两支骑兵分别抵达两座要塞的时候,乌孙大军已经围攻要塞两天两夜了,刘欣在这两座要塞上倾注了无数的心血,将这两座要塞打造得固若金汤,可以说是当时世界上最为坚固的城堡,乌孙大军除了丢下无数尸体以外,沒有占到一丝便宜,甚至连要塞的城头都沒能够摸上一下,

要塞原本就兵精粮足,又有援兵到來,张任立刻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派这支援兵深夜劫营,

乌孙大军攻了两天两夜,正自疲惫,当夜都睡得很沉,却不料汉军人衔枚,马裹蹄,突然杀到,乌孙军队猝不及防,一败涂地,死伤过半,丢弃辎重粮草无数,乌孜别里要塞之围顿解,

汉军使用的飞鸽传书可以称得上是当时最先进、最便捷的通讯工具,虽然乌孙军队围住了乌孜别里和图鲁格尔特这两座要塞,贵霜军队又割断了从要塞到康居之间的道路,前方的消息还是及时传递到了张任手上,

作为镇守这两座要塞的主将,张任拥有临机专断之权,就连从长安新派过來的两万骑兵也归他调遣,张任劫营得手,却不肯罢休,当即下令來援的第四军团骑兵攻入大宛,以解贵山之围,他另派吴兰率领一万骑兵从乌孜别里要塞杀入乌孙境内,与图鲁格尔特的守军里应外合,务必全歼围攻图鲁格尔特要塞的乌孙军队,

增援大宛的第四军团骑兵一路杀到贵山城下,这才知道胡毗色迦已经败退,吴懿担心追击败军的夏侯惇、夏侯渊有失,当即请这支骑兵前去支援,果然救了他兄弟二人姓命,

而吴兰率领的那队骑兵刚刚进入乌孙境内,就得到围攻图鲁格尔特的乌孙军队已经撤退的消息,于是勒兵不前,等待张任的进一步命令,张任不肯就此收兵,下令雷铜率领一万骑兵出图鲁格尔特要塞,与吴兰的一万骑兵分路追击,要借此一举歼灭乌孙主力,让乌孙和大宛一样,彻底并入大汉的版图,完全恢复昔年西域都护府的规模,

乌孙和贵霜截断汉军后路的战争就仿佛一场闹剧,匆匆上演,却又匆匆收场,就在这条通往西方的道路重新恢复畅通的时候,在河北却发生了一件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