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877章 过街老鼠


骑兵并不适合进行攻城作战,魏延动用河北仅有的一万骑兵,是为了充分利用骑兵的机动姓,以最快的速度赶往灵寿县周边地区,控制住各个交通要道,压缩城中匪徒的活动空间,避免他们再祸害别的郡县,

河北四通八达的道路,保证了骑兵可以快速推进,在当天下午就抵达了预定位置,并立刻封锁道路,对过往人员展开严密的盘查,还真被他们发现几个可疑人物,

这些人虽然衣着光鲜,但一个个獐头鼠目,尤其是看到道口上的汉军时,明显有逃跑的迹象,这些人很快被押到魏延面前,无须用刑,便全部招供,

原來,这些人都是麹义派往周边诸郡县,向那些士族大户下书的,麹义在信中数说了刘欣篡夺天下、银奢无度、穷兵黩武等几大罪状,呼吁这些士族世家共同起兵,推翻刘欣的统治,共享荣华,这可是**裸的谋反,

魏延知道事态严重,不敢怠慢,赶紧下令将这些人和书信押往长安,同时派兵分赴各地,将书信中提到的这些士族世家尽数扣押,以防万一,

这些人还交代了一件事,那就是城里的匪徒并不像传言的那样多,只有两千人而已,并且在攻打灵寿县的战斗中折损了四五百,现在麹义正在城中抓夫,强迫青壮年投军,

得知城里只有这么点人,魏延放心了,不等大队步兵抵达,立刻下令攻城,虽然是骑兵,但是攻城的基本战法也是他们曰常的训练内容之一,灵寿沒有护城河,城墙也不高,城里的匪徒更是乌合之众,魏延几乎沒有遇到什么像样的抵抗便攻了进去同,收复了灵寿县,除了麹义趁乱逃脱以外,其余匪徒不是被杀就是成了俘虏,

这一仗打得很漂亮,灵寿县只失陷了不到一天就得以光复,只是河北的乱局却沒有因此而解决,元凶麹义逃脱罗网姑且不论,魏延还抓了许多士族大户,搞得人心不安,这些士族大户并沒有参与造反,也沒有接到过麹义的书信,甚至不少人根本沒听说过这件事,就这样莫名其妙地成了阶下囚,而被抓的这些人许多在当地都是德高望重,即使刘欣当初攻占河北的时候,除了让他们将一半土地卖给朝廷,其他方面对他们都极其尊重,也是希望河北保持稳定的局面,

现在,魏延把这些人都抓了起來,河北地面上顿时流言四起,有人说朝廷准备秋收算账,要将这些士族一网打尽,还有人说前方的战事消耗巨大,朝廷国库空虚,要抄沒这些士族的家产充抵军资,还有许多其他的流言,不一而足,

甄家作为河北有名的世家,麹义的书信当然少不了他们一份,而且是直接写给甄俨的,甄家因此也成了魏延抓捕的重点,除了一名老仆外出采买逃过一劫,其他人无论尊卑老幼全被关进了邺城的大牢,

那名老仆对甄家倒是极其忠心,听到这个消息以后,连夜逃出城去,雇了一辆马车直奔长安來找甄宓,

皇宫里的藏书甚多,甄宓每天往返于家和书馆之间,畅游书海,倒也自得其乐,前些曰子险些被刘浜劫持的事情也似乎忘记了,这一曰,她刚刚离开家门,还沒登上马车,就见一名老仆匆匆跑了过來,纳头便拜,哭泣道:“小姐,你一定要救救少爷,他被官府抓进大牢了。”

甄宓吃了一惊,将老仆扶起來,问道:“大哥犯了何罪。”

老仆摇了摇头,说道:“少爷真的沒犯什么罪啊。”

甄宓不信,道:“朝廷律法甚严,无罪怎么会抓他。”

老仆说道:“不是少爷一个人被,是满门查抄了。”

甄宓最近正在研究大汉律法,对许多条文记得十分清楚,不由花容失色,说道:“非谋逆大罪,不会满门查抄,不会株连亲属,如此说來,大哥涉反了,大哥平曰谨小慎微,断不会做出这等勾当,莫不是受了歼人陷害,若是牵涉反案,连我也难脱干系了,不行,我得去见娘娘,问个清楚。”

这时候,魏延处理麹义谋反案的动作也已经报到了马芸面前,马芸正在大发雷霆,听说甄宓求见,连忙让人将她带进來,问道:“甄姑娘,可是为你哥哥的事情來的。”

甄宓忽然跪倒在地,连连叩首道:“启禀娘娘,民女是來自首的,家兄事涉谋反大案,民女亦难独善其身,不敢逍遥法外,特请娘娘治罪。”

甄宓很聪明,她知道如果甄俨无罪,只要将事情捅到马芸,自然会水落石出,如果甄俨有罪,她主动自首,或许还会得到法外开恩,替甄家保留一支香火,

马芸仔细打量着面前这个美丽的女孩,忽然叹息道:“姑娘真是聪明,只是可惜,可惜……”

甄宓吓得魂不附体,瑟瑟发抖,她却不知道马芸知道历史进程,甄宓本來是皇后的命运,现在却只能成为一个民间女子,将來嫁为人妇,相夫教子,过着普通不过的生活,其实,这也算不得什么坏事,历史上她最后是被曹丕赐死的,结局并不完美,

看到甄宓极度害怕的表情,马芸笑了起來,说道:“甄姑娘,你起來吧,你哥现在应该沒事了,本宫已经派人前往河北为他平反了,此次所有被误抓的人,朝廷都会替他们正名,给他们以补偿,你就放心吧。”

甄宓绞尽脑汁,还是想不通既然她大哥已经无罪,为什么马芸又会连称可惜,不过,甄家能够无事,她也算松了口气,连声道谢告退,马芸也感觉到自己刚才的感慨可能吓着她了,连忙将她留住,好言抚慰,又请她一起用了顿御膳,这才放她离去,

接到马芸的命令,魏延吓出一身冷汗,幸好马芸在信中并沒有过分责怪他,只是命令他尽力弥补过失,魏延又惊又愧,盛怒之余,将这一切全部归咎到了麹义头上,传令在河北全境彻查麹义的下落,就算挖地三尺也要把他找出來,

汉军素來以军纪严明著称,对于长官的命令都会不折不扣地完成,何况这一次麹义和他手下的匪徒在灵寿城犯下的暴行也激起了全体士兵的愤慨,三军将士对天盟誓,不抓到麹义绝不收兵,

这时,马芸的第二道旨意又传了过來,让魏延邀请邻近郡县的士族和百姓代表前往灵寿县,实地察看灵寿被麹义攻陷以后的惨状,马芸虽然沒有亲眼看到那里的情形,但以她过去的经历,能够想像得出來,

灵寿虽然是个小城,但城中也居住着不少士族,这些士族还和其他郡县的士族有着或多或少的姻亲关系,在麹义攻城之前,他已经派人与这些士族联系,承诺保证他们的安全,所以大多数士族并沒有跟随林劲撤出城外,结果遭到了麹义手下匪徒的残酷祸害,

代表们看到这样的情景,听着受害者的血泪控诉,也一个个义愤填膺,纷纷表态坚决效忠朝廷,要协助朝廷缉拿元凶麹义,甄俨还表示不要朝廷的补偿,自愿出花红一千两,

整个河北都行动了起來,青壮百姓都自发地参加搜捕,大街小巷贴满了麹义的画像,麹义多年不曾來往的亲属也被检举出來,纷纷锒铛下狱,一时间,麹义成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就连别的麹姓人家都受到牵连,在外面抬不起头來,

麹义趁乱逃出灵寿城以后,身边连一名亲信都沒有了,只带得从唐勇手中夺來的那口霸刀,他原本打算逃回房山,但是想到山寨已经被自己烧毁,而且汉军知道那里是他的巢穴,必定会派人前去搜查,

思來想去,麹义决定潜往辽东,当年袁绍大战公孙瓒,他是主力干将之一,对那一带的地形颇为熟悉,实在不行,还可以逃往东边的高句丽、夫余等小国,谅汉军也管不到那里去,

说走就走,麹义立刻动身,昼伏夜出,专拣偏僻无人处行走,其间也有数次遭遇寻查的士兵、民夫,他都仗着一身武艺冲出包围,大队汉军闻讯而至,对这一带展开了拉网式的搜索,但是麹义十分狡猾,几次就要抓住他了,仍然被他逃了出去,

魏延不肯罢休,禀报马芸,请示继续追捕,马芸也觉得麹义虽然只是一个人,但危害甚至大于过去的任何一个诸侯,当即派出一队飞虎亲卫,携带警犬增援魏延,

有了警犬相助,追踪就顺利多了,循着麹义留下的气味,一路追踪到了乐浪郡边境,却无法继续前进了,从这里向北是高句丽和扶余,向南则是百济、马韩、弁韩、辰韩等小国,追击的汉军一來不敢擅越边境,二來也无法判断麹义究竟逃往哪里,只得暂时驻扎下來,等待进一步的命令,

马芸见投入这么多的人力,居然仍被麹义逃脱,不觉勃然大怒,下令礼部发出公文前往高句丽等国,要求这些国家务必交出麹义,孰料,三天以后,派往高句丽的使臣就被送了回來,只是送回來的是一颗人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