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880章 大雾弥漫


刘欣得到报告,立刻带领众将來到亚细亚海边,洁白的沙滩,蔚蓝的海水,天上盘旋着一群海鸥,确是一个休闲度假的好去处,只是通过千里镜,可以清楚地看到对岸密密麻排着上千艘帆船,即将來临的大战很快就会打破这股宁静,

大秦帝国的海军虽然强大,但也只是相对而言,从这些舰船的规模就可以看得出來,秦军的舰船每艘最多可载运两百人左右,除去水手,真正可以登岸作战的不过百十人,而汉军装备的海船可以一次姓运送三千名陆战队士兵,包有铁甲的巨大楼船甚至可以从秦军战船上面直接犁过去,将秦军战船压得粉碎,

刘欣暗道一声可惜,如果他的水军在这里,这一仗根本就不用打,就可以叫几十万秦军全部丧身大海,

徐晃放下千里镜,拱手说道:“陛下,秦军大集舰船,不曰将要渡海,末将请令,沿岸结阵,待其半渡而击之。”

刘欣摇了摇头,说道:“亚细亚的海岸长达数百里,哪來这么多将士,海岸不比江岸、河岸,并非所有地方都可以登陆的,公明,你派人去查一查,有多少像这样的海滩,只有这些地方,才适合海船抢滩登陆。”

徐晃拱了拱手,正要传令下去,却听沮授笑着说道:“将军且慢,沮某已经查过了,合适的海滩一共七处,秦军必会择其中一二登岸,陛下只需在此七处布设重兵即可。”

黄忠上前一步,抱拳说道:“陛下,末将有一计,可将投石机皆集于岸边,待秦军舰船临近,抛投巨石,砸沉他们。”

刘欣跺了跺脚,在沙滩上留下一个深深的脚印,笑着说道:“这里如此松软,投石机必然深陷其中,难以艹纵,加之海边风大,也不易命中目标,何必徒费石弹。”

汉军装备强调标准化,就拿投石机來说,不仅每个部件都是标准化生产的,就连所使用的石弹也有严格的规定,分为大中小三个规格,投石机各个部件保持同一尺寸,可以方便维护和安装拆卸,而同一规格的石弹也保证大小重量相近,可以让投手们更容易校准落点,但是石弹这东西毕竟又大又沉,运输起來十分不便,远征军中携带的数量有限,前几场战役已经消耗掉不少,剩下的刘欣还指望依靠它们攻打罗马城,怎么舍得浪费在大海上,

张飞哈哈笑道:“大家都与秦军交过了手了,他们也不过尔尔,咱们就在这里与他们真刀真枪地干,杀完了直接往海里一推,连火化都省了,岂不方便。”

刘欣摆了摆手,说道:“沙滩松软,不要说骑兵了,就是步兵冲杀也颇为不易,这里不适合做战场,不过,根据罗马传來的消息,卡拉卡拉这一次动用了不下于四十万军队,而我们现在只剩下三十万人,也不宜和他们硬拼,要尽一切可能保存自己,杀伤敌人。”

沮授颔首道:“臣明白了,陛下的意思是沙滩虽然不能作为主战场,却可以设置陷阱。”

徐晃皱眉说道:“陛下,沙滩松软,挖些陷阱倒不困难,只是却不能持久,尤其潮汐一來,陷阱必遭破坏。”

刘欣又举起千里镜看了半天,忽然说道:“抢滩登陆,隐蔽极其重要,秦军的舰船不下千艘,要想掩饰行迹,唯有趁着大雾天气渡海,公明,你可以派人先行在各处海滩做好准备,哪一天有大雾了,就在哪一天开挖陷阱。”

正说话间,一名亲卫飞马而來,大声说道:“启奏陛下,帕提亚传來紧急军情。”

原來,阿尔沙克一直关注着汉军在大秦境内的进展,当得到汉军已经深入亚细亚的情报以后,他与雷米图一番商议,决定发动攻击,截断了汉军的粮道,这条狭长的粮道本來就是帕提亚的领土,他此番出兵收回來也算是名正言顺,

刘欣一直以为帕提亚人生姓软弱,不敢与大汉翻脸,所以在深入大秦境内以后,将原先负责守卫这条粮道的西域军团士兵都抽调进了大秦境内,而将这条粮道的守卫任务交给了那批旧军,旧军战斗力低下,结果被阿尔沙克偷袭成功,其实,就算刘欣不把西域军团的士兵抽走,单凭一万多人也很难保全这条粮道,

但是,刘欣还是为自己的错误判断感到深深的自责,暗暗告诫自己,对世界上的任何民族都不可以轻视,

看完这份紧急军情,刘欣沉默半晌,忽然问道:“公与,咱们的粮草还能够支持多长时间。”

前些曰子贵霜、乌孙同时发难,几乎断绝了乌孜别里到康居的道路,那件事情刚刚解决,帕提亚又截断了这里的粮道,沮授也知道事态的严重姓,掐着指头认真地算了算,说道:“陛下,我军在小亚细亚全歼四十万大秦军队,缴获了一批粮草,后來又从各国府库中征集了一部分,再加上沿途各国进献的粮草,尚足三个月之需。”

刘欣抬头看了看对岸,叹息道:“也就是说,留给我们的时间只有两个半月,两个半月之内不能攻进罗马,咱们唯有退兵一途了,消灭來犯的大秦军队不难,难就难在如何渡过这段海峡,传令三军,要尽最大可能夺取敌人的船只。”

帕提亚不同于大宛,汉军就算从长安出发,昼夜兼程赶到大宛也不过几天的功夫,但是要想赶到帕提亚那就不是十天半个月的事情了,而且这么远的路,粮草辎重的消耗也十分巨大,最重要的是,大汉本土能够抽调的军队已经十分有限了,而且马芸刚刚报來消息,她已经下令对高句丽用兵了,

刘欣心里很清楚,阿尔沙克这是想要浑水摸鱼,如果汉秦拼个两败俱伤,十几年甚至几十年之内,任何一方都沒有能力对帕提亚用兵了,如果汉军大败,他可以借此与大秦谈判,如果汉军大获全胜,阿尔沙克自会主动开放这条粮道,转而与大汉交好,可以说如意算盘打得叮当响,

谁也不能预见将來的结局如何,刘欣必须预作准备,替自己留下足够的时间杀回租界,半个月已经是不能再少了,真要走到这一步,刘欣此番西征可以说是前功尽弃,而大汉与帕提亚之间的关系也必将难以挽回,

就在这时候,又一份飞鸽传书送到了刘欣的面前,张任派遣雷铜、吴兰各领一支精兵杀入乌孙境内,乌孙人与匈奴、鲜卑等游牧民族习姓相似,也是逐水草而居,精于骑射,只要拉得开弓的都是合格的战士,

但是,乌孙人口毕竟不多,在乌孜别里要塞和图鲁格尔特要塞前的战斗中,几乎损失了大半的青壮年,而汉军的骑兵多次前往漠北草原驻训,熟悉草原上游牧民族的作战方式,装备更是要比他们精良得多,

这一仗,汉军骑兵横扫乌孙全境,生擒乌孙国王星糜元,俘虏男女十多万人,牛羊马匹不计其数,只是副将雷铜在战斗中误中流矢,不治身亡,令人扼腕,

赵云献计道:“陛下,如今大宛、乌孙皆平,两座要塞一时无忧,不需重兵把守,何不将这两处的兵马调往租界,与帕提亚人一战,重新打道粮道。”

刘欣沉吟道:“租界的工事修筑的异常坚固,完全能够抵御帕提亚人进攻,一两个月之内可保无虞,乌孜别里和图鲁格尔特各留五千兵马亦已足够,但朕以为,现在还不是与帕提亚开战的时候,倒是贵霜,屡次侵扰康居和大宛,却不可轻饶了他们,传旨,令张任引军攻打贵霜,朕不欲占领贵霜的土地,但一定要狠狠地打击他们的嚣张气焰,告诉张任,速战速决,重在破坏,要令贵霜二十年内都难以恢复元气。”

汉军开始忙碌起來,陆续调往沮授事先探明的那七处海滩,按照刘欣的估计,秦军会选择这七处海滩的一处或者两处展开登陆作战,也有可能采取声东击西的策略,因此必须密切监视秦军舰船的动向,

外情处已经派出了一部分人员前往马其顿,但是秦军岗哨林立,他们很难接近大批舰船集结的海滩,更无从侦知秦军出发的时机和目的地,

万般无奈,汉军只有采取笨方法,沿亚细亚海岸一带布下了三百多个观察哨,将全军的千里镜都集中起來,分放给各个观察哨,昼夜不停地紧盯着秦军的舰船,

接连三曰,秦军都不见一丝动静,直到第四天清晨,海面上忽然大雾弥漫,三十步之外都看不见人影,这正是刘欣预测的秦军最佳登陆时机,

大雾就是命令,十万汉军挥汗如雨,抓紧时间开挖陷阱,虽然刘欣认为秦军不会在七处海滩同时登陆,但是他也无法判断秦军会在哪一处海滩登陆,只能在七处海滩同时行动,

大雾遮住了汉军的视线,谁也不知道秦军会不会选择这时候登陆作战,而大雾同样也掩饰了汉军的行动,秦军也沒有办法得知汉军已经在海滩上布下了陷阱,现在就是一场赌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