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883章 越演越烈


张郃亲自擂响了战鼓,汉军将士们箭上弦,刀出鞘,忽然就见聚集在沙滩上的秦军阵上亮起了一面白旗,其实汉军中也备有白旗,白旗在这个年代并不是都代表投降,而在更多情况下是作为请求谈判的一种讯号,否则谁沒事会在出征的时候还预先准备一面白旗,那多不吉利,

战争极其残酷,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刘欣一向强调不战而屈人之兵,非到万不得已他是不会选择使用武力的,何况海面上的秦军战船均被击沉、击退,登上海滩的这些秦军已经无路可退,逼之过急,他们难免会作困兽之斗,即使汉军最终获胜,伤亡也绝对不会是个小数字,

现在,秦军主动亮起了白旗,刘欣正是求之不得,立刻派下令暂停攻击,不大会儿功夫,一名满脸胡须的壮汉被带到刘欣面前,昂首说道:“尊敬的大汉皇帝,本人是大秦帝国西西里军团的指挥官奥卢丁公爵,谨代表七万大秦将士前來与贵军谈判……”

“你们沒有资格与朕谈判。”刘欣摆了摆手,说道,“摆在你们面前只有一条道路,那就是无条件投降。”

奥卢丁满脸涨得通红,生气地说道:“我们西西里军团从來沒有打过一次败仗,也绝对不会有一个人投降。”

“噢,西西里军团很厉害吗。”四大御林军团是大秦帝国的绝对主力,这一点刘欣早已知道,不过,他还真沒有将这四个军团放在眼里,轻蔑地说道,“那是因为你们沒有遇到过真正的对手,在我们勇敢的大汉军人面前,你们将毫无还手之力,马其顿军团就是你们的榜样。”

奥卢丁忽然摆出一副拳击的架势,大声说道:“你不可以污辱我们西西里军团,我要与你决斗。”

其实,大秦绅士之间的决斗都是使用佩剑,只是奥卢丁的佩剑已经被飞虎亲卫收走,他现在手无寸铁,也只能与刘欣比一比拳脚了,不过,奥卢丁身高在九尺开外,膀大腰圆,他还真沒将看上去温文尔雅的刘欣放在眼里,

当汉军通译将奥卢丁这番话转述出來以后,周围爆发出一阵哄笑,众人看向奥卢丁的眼神就仿佛看着一个白痴,

张飞扯着嗓门大喝道:“就凭你也配与俺大哥交手,俺老张一只手就可以打趴下你,哈哈,哈哈……”

那边赵云等人都是摩拳擦掌,

奥卢丁当然不是白痴,他觉得刘欣贵为大汉皇帝,必定不会以武力见长,就算刘欣原先上过战阵,这些年养尊处优,声色犬马,实力也会大打折扣,所以他才会要求与刘欣决斗,

扫了一圈如凶神恶煞般的汉军将领,奥卢丁撇了撇嘴,紧盯着刘欣说道:“大汉皇帝陛下,你是不是胆怯了,不敢接受我的挑战,我可以开出条件,如果你战胜了我,我和我的部下将任你处置,如果你战败了,你要提供船只,允许我和我的部下安全离开。”

“朕刚才已经说过了,你沒有资格和朕谈条件。”刘欣冷笑道,“朕可以接受你的挑战,无论胜败如何,你和你的部下都必须无条件地解除武装,朕可以保证你们的生命安全,当然了,你不可能是朕的对手。”

别看奥卢丁长得五大三粗,其实非常狡猾,否则也不会当上西西里军团的指挥官,他一听到通译说出刘欣答应接受他挑战的话,根本不等通译再将后面的话讲完,便大喝一声,纵身上前,照着刘欣的面门便是一记直拳,

刘欣似乎根本沒有闪避,而奥卢丁这一拳便落了空,奥卢丁并不收手,一拳紧似一拳,虎虎生风,招招直取刘欣的要害,刘欣哈哈一笑,说道:“來而不往非礼也。”

只听刘欣话音刚落,奥卢丁便像陀螺一样飞快地旋转了起來,刘欣不动则已,动如闪电,一只手拎着奥卢丁的后襟,一只手接连在奥卢丁脸上扇了三下,直扇得奥卢丁眼冒金星,原地转个不停,半晌以后,只听“轰隆”一声,奥卢丁偌大个身躯重重栽倒在地,将松软的沙滩砸了个大坑,满嘴满脸都是沙子,挣扎不起,

这一切都只发生在一瞬间,不要说奥卢丁还沒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连张飞、赵云这些旁观者都沒看清楚刘欣是怎么出手的,张郃啧啧赞叹道:“陛下的功夫真是曰益精进,已经出神入化了。”

刘欣摆了摆手,走到奥卢丁面前,淡淡地说道:“奥卢丁,你服是不服。”

奥卢丁直到此时还是一阵头晕目眩,半天方才结结巴巴地说道:“你,你会妖法。”

刘欣摇了摇头,说道:“朕不会什么妖法,只是你技不如人而已,你那点本事,在朕的眼里真跟三岁孩童差不多,现在你已经输了,去叫他们放下武器吧。”

奥卢丁忽然歇斯底里地大叫道:“不,我不服,如果我有佩剑在手,断不会输给你。”

刘欣朝一旁的亲卫招了招手,道:“把他的佩剑拿过來。”

看到飞虎亲卫将自己的佩剑捧了过來,奥卢丁不由一阵惊喜,挣扎着从沙坑里爬了出來,伸手去接,谁知刘欣已经抢先一步将他的佩剑拿了过去,奥卢丁这一下却扑了个空,

奥卢丁懊恼地说道:“大汉皇帝陛下,你说话不算话。”

通译却不敢将这句话直译出來,犹豫不决地看着刘欣,刘欣却不理奥卢丁说些什么,只见他握着佩剑的手微微一抖,然后将那支佩剑轻轻丢在奥卢丁面前,

奥卢丁赶紧弯腰去捡,哪里还顾得了绅士的风度,他已经在暗暗盘算,拿到佩剑以后,立刻从一个刁钻的角度向刘欣发起攻击,奥卢丁不了解这位大汉皇帝的姓情,所以他并不敢真的刺伤刘欣,只想逼退刘欣哪怕一步,他就可以借机大喊刘欣败了,这虽然有些无赖,但是为了这七万大秦将士能够安然返乡,奥卢丁也只能出此下策了,

然而,令所有人目瞪口呆的一幕出现了,奥卢丁的手刚刚触到剑柄,那支佩剑便瞬间断成几十截,原來,刘欣刚才那一抖竟然已经将佩剑完全震碎,

这支佩剑与汉人所用的佩剑不同,这是一支重剑,剑身是汉人所佩之剑的三倍之阔,而且十分沉重,居然被刘欣非常随意的一下便震得粉碎,最难的还不是这一点,而是刘欣居然可以将已经粉碎的佩剑抛到奥卢丁面前,依然保持着完整的模样,在场的所有人,竟然沒有一个人看得出來,

奥卢丁终于脸现畏惧之色,缓缓后退两步,喃喃地说道:“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不,不,你不是人。”

沮授适时地走了上來,沉声说道:“不错,我们皇帝陛下是神,是主宰世间万物的天神下凡。”

奥卢丁长叹一声,丢下手中的剑柄,垂头丧气地说道:“我投降,我让他们都放下武器,无条件投降。”

别看奥卢丁外表粗莽,为人却极为心细,平时特别爱护自己的士兵,否则他也不会孤身一人冒着极大的风险前來军前谈判,正因为如此,他在西西里军团中拥有极高的威望,而西西里军团在沙滩上的这七万大秦军队中,不仅仅占有人数上优势,更是其他军团的标杆,

在奥卢丁宣布无条件投降以后,西西里军团的士兵也发出一阵喧哗,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但是所有人还是乖乖地放下武器,退到了一旁,而西西里军团都已经放弃了抵抗,來自其他普通军团的两万多大秦士兵也纷纷弃械,

已经宣布读力的那些小国家,其实一直关注着秦汉之间的战事,这边战场还沒有打扫结束,汉军大获全胜的消息就已经传扬开去,亚细亚等国的国王纷纷松了口气,再也不用担心大秦军队的报复了,于是又各自派人送來大批粮草,

不过,刘欣这时候已经不用再担心粮草的事情了,秦军主力尽丧,他又有了水军相助,很快便可以渡过海峡,挥师直指罗马,大秦帝国在罗马经营这么多年,罗马城中一定积攒了无数财富,只要攻下罗马城,足够汉军几年吃用不尽,刘欣已经开始考虑给截断汉军粮道的阿尔沙克一点教训了,

这时候,阿尔沙克却做了一件蠢事,他在收复被汉军充作粮道那片狭长区域以后,居然下令士兵收缴当地百姓的财物,理由就是这些财物是不义之财,

这些财物原本都是属于当地的贵族和富人不假,可是这些贵族和富人都已经死在游牧骑兵的弯刀之下,就算这些财物沒有被分给那些普通百姓和奴隶,也已经成了无主之物,现在,他要将这些刚刚摆脱贫困的人们重新去过穷苦的曰子,又如何能够轻易实现,

短短三天之内,在阿尔沙克刚刚从汉军手夺下來的这块地方,就已经爆发了大大小小七八场叛乱,虽然阿尔沙克的军队极力镇压,但叛乱依然此起彼伏,渐呈越演越烈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