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888章 图谋落空


塔吉娜认得此人是阿尔达班的亲信兼护卫,知道他不可能真的伤害自己,不由大声喊道:“你快走,不用管我。”

独自逃命不是刘裕的姓格,不过他也不肯束手就擒,扬了扬方天画戟厉声喝道:“我爹说过,绝不能把自己的命运交给别人來掌握,让我放下武器休想。”

“好,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忽听一人哈哈大笑,分开人群走上前來,朝挟持住塔吉娜的那个人挥了挥手,

那人赶紧将刀从塔吉娜的脖子上移开,恭恭敬敬地施了一礼,说道:“殿下,绝对不能放走这小子,以免养虎为患。”

塔吉娜见到來人,眼圈不觉一红,指了指满地的尸体,略带哽咽地说道:“父亲,你怎么可以滥杀无辜,他们本來是可以帮助你的。”

原來,此人正是帕提亚的二王子阿尔达班,

“这些下等人竟敢起來造反,死不足惜。”阿尔达班对那些战死的百姓根本不屑一顾,甚至都不想多看一眼便转向刘裕说道,“你的武艺不错,若肯投效于我,我必有重赏。”

这一年來,阿尔达班已经组织起一支五万多人的军队,虽然仍不及阿尔沙克的规模,但也渐成气象,唯一缺少的就是统兵大将,知女莫如父,塔吉娜的本事阿尔达班很清楚,单凭她是不可能将由平民和奴隶组成的公主军搞得这样有声有色,其间必有高人指点,阿尔达班已经听说塔吉娜身边的个汉人少年相随,刚才看了刘裕连杀数十人,便确信他就是那个高人,不由起了招揽之心,

刘裕放声大笑:“凭你也配,趁早死了这条心吧。”

“既然如此,那你就去死吧。”阿尔达班一声冷笑,挥了挥手,周围的帕提亚士兵忽然散开,从后面涌上來许多弓弩手,一支支箭簇闪着寒光对准了刘裕,

阿尔达班很清楚,刘裕的武艺这么高强,既然不能为自己所用,那就绝对留他不得,

塔吉娜吓了一跳,大声喊道:“父亲,你要干什么,他救过我,是我的恩人,你不可以恩将仇报,快让他们退下。”

阿尔达班并不理她,看着被围在垓心的刘裕,淡淡地说道:“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我数到三,如果你还不肯改变主意的话,就休怪我下手无情了。”

刘裕不屑地昂了昂头,大声道:“不必了,放马过來吧。”

塔吉娜忽然说道:“父亲,你不能杀了他,他是……”

“不要告诉他。”刘裕连忙出声制止,但已经迟了,

“放箭,射他的双腿。”阿尔达班觉察出刘裕绝不只是一名普通的汉人,立即改了主意,由刚开始的置之于死地变成了想要活捉他,至于这样做会不会导致刘裕的伤残,却已经不在阿尔达班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刘裕大吼一声,用力挥舞着方天画戟,将周身护得水泄不通,射过來的箭矢纷纷被打落在地,但阿尔达班并不着急,他有的是耐心等待,任你武艺高强,总有力尽的时候,

塔吉娜急得满头是汗,眼泪汪汪地摇着阿尔达班的胳膊,连声求饶道:“父亲,你就放他走吧,千万不要和大汉作对了,大秦和我们都不会是大汉的对手……”

阿尔达班怒斥道:“放肆,说不定这时候汉军已经败了。”

塔吉娜对形势的判断却比阿尔达班还要清晰,大声哭泣道:“汉军若在大秦兵败退军,必然要经过帕提亚,首当其冲的还是我们,到时候父亲拿什么去抵挡,父亲,你要……”

仿佛是为了印证塔吉娜的话,北边的大路上忽然尘土飞扬,一名帕提亚细作跌跌撞撞地跑了过來,大声说道:“殿下,大事不好了,有许多汉军从北边杀过來了。”

阿尔达班皱起眉头,自言自语地说道:“难道汉军真的败了,溃兵都已经逃到这里來了。”

还沒等阿尔达班明白过來是怎么回事,他手下的士兵已经先乱了起來,汉军來得很快,转眼间便杀入帕提亚军队阵中,将帕提亚军队截成数段,围住刘裕放箭的弓弩手们也不敢恋战,掉头便走,阿尔达班哪里喝止得住,

刘裕趁机抢上前來,接连两戟将阿尔达班身边的护卫刺杀,戟上的月牙架上了阿尔达班的肩头,大声喝道:“都给我住手,否则我便杀了他。”

塔吉娜焦急地喊道:“刘裕,求求你,放过我父亲吧。”

刘裕做事还是有些分寸的,哪里会真正伤了阿尔达班,只是想通过控制阿尔达班來控制这里的局势,可是,不管他如何使眼色,塔吉娜只是又哭又喊,全然沒有注意,平时的机灵劲儿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这时,从北边过來的那队汉军已经來到近前,当先一员大将手持银枪,正是赵云,赵云自然是认得刘裕的,不觉喜道:“大……大公子,你原來却在此处,倒叫大家好找。”

刘裕也兴奋起來,连声说道:“七叔,你们怎么來了,快看,我抓住了阿尔达班。”

原來,刘欣得到水军的支援,在亚细亚海峡歼灭了大秦军队的主力,终于腾出手里,要好好教训教训阿尔沙克,顺便将粮道重新打通,这个任务就交给了赵云和他的第六军团,作为汉军序列中唯一一支纯骑兵部队,第六军团拥有超强的机动姓,几乎马不停蹄地杀回到帕提亚境内,然后一路席卷南下,直杀到这里來,却赶上了阿尔达班在围杀刘裕,

阿尔达班虽然沦为阶下囚,却故作镇定地说道:“只要你们赶紧放了我,我可以通知沿途各城镇,放你们的败兵返回大汉,绝不阻拦,否则,你们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埋骨异乡,孰轻孰重,你们好好想想吧。”

赵云诧异地看着阿尔达班,好像看到了一个白痴,半晌方才哈哈大笑道:“什么败兵,我们大汉皇帝陛下御驾亲征,无往而不利,秦军早已经兵败如山倒了,此时,皇帝陛下只怕已经坐在罗马的皇宫里接受着大秦权贵的朝拜了。”

阿尔达班仍然不敢相信,连忙问道:“汉军真的胜了。”

塔吉娜在租界呆过一段时间,知道汉军不会擅杀俘虏,对于阿尔达班的生命安全反而不那么担心了,只是埋怨道:“父亲,我早就说过,大秦人是斗不过汉军的。”

刘裕却不确信,问道:“七叔,咱们真的赢了。”

赵云点了点头,说道:“不错,亚细亚一战,大秦五十五万人马全军覆沒,再过几天,将近十万大秦战俘就会从这里押往东方,卡拉卡拉恐怕做梦也想不到,陛下会从海路直奔罗马,罗马城破只是早晚的事情。”

听到这个消息,阿尔达班双腿阵阵发软,如果不是刘裕紧紧抓住他,恐怕他早已经瘫倒在地了,而他更知道,通过卡拉卡拉來帮助自己争夺王位的图谋也要彻底落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