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336章 水中的桥墩

(19-)


午饭后,李自成带着汤若望与他的四名学生,离开兰州,奔东南方向的巩昌府而去,第二日午后,一行人终于到达巩昌府,但巩昌府并不是李自成此行的目标,他们在城内吃了顿热饭,便急急出了城,沿着渭水右岸,奔下游的宁远县而去。

约莫行了三十余里,前面的道路上忽地热闹起来,几乎人头攒动,汤若望搭起手睑,依然看不清,便道:“大都督,此处是否集市,为何行人如此之多?”

“汤先生有所不知,此处虽是大道,但因年久失修,行人战马倒是可以通行,但运输辎重的车辆,通行就比较艰难了,所以,我让壮丁们将路基清理一遍,既要让土地平整,也要适当将道路拓宽一些,”李自成一带马缰,“走,我们去看看,新的路基究竟怎么样了!”

李自成打头,众人向人群处奔去,二三里的距离,骑兵不过半泡尿的时间,便赶至壮丁们的外围。

正在修缮道路的壮丁们,突然遇上这么多的骑兵,先是条件反射般紧张起来,待看清是大都督,早有人通知他们的头领。

那头领分开众人,迎上前去,距离李自成尚有十余步的距离,便是双膝一弯,叩拜在地,“属下刘太清,叩见大都督!”同时把手向后一招,所有的壮丁都是学着他的模样,叩拜在地。

李自成这才看到,来人的确是刘太清,他向刘太清身后一看,不觉皱起了眉头,“刘太清,你的属下不是有七个百户有余吗,即便协助刘壮生产水泥,人数也不会这么少吧?”

刘太清长身而起,拱手道:“大都督,宁远县至巩昌府这一段道路,两侧纵身不够,若是将所有的士兵集中一处,人多反而相互干扰,是以属下将人员分作两拨,分别从漳水两岸开始,沿着渭水向巩昌府、宁远县方向修缮。”

“奥!”李自成看了看战俘的人数,似乎还是不对,从漳水至巩昌府这一段,比另外一段长得多,修缮道路的战俘应该占据大半才是,但眼下的战俘,只有百十人左右,这个刘太清,究竟在搞什么鬼?

刘太清显然现了李自成眼中的不满,忙道:“大都督,属下这一拨,又是分做两拨,属下亲自带着一个百户的士兵,在前面平整、拓宽土地,其余的士兵,都尾在后面,他们主要是夯实路基,进行再一次修缮,经过二次修缮之后,路基才算真正修缮完毕!”

“分段施工、流水作业!”李自成大喜,忙跃下战马,让刘太清一众战俘全部起身,道:“太清,这种施工的法子,是谁教你的?”

“教?”刘太清愕然道:“大都督,你说的什么,属下不懂,也无人教,属下只是觉得,现在已是深秋,转眼便是冬季,一旦霜雪降临,地面便硬得狗头似的,想要修缮,实在太难了,所以……所以,属下只想尽快完工……”

人才呀!李自成心中暗探,这样的人物,让他去做千户官,难怪要兵败被俘,自己怎么早没现呢?

李自成拍怕他的膀子,道:“好好干,天命军需要你!”

“啊……大都督……”刘太清愣住了,不明白李自成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在广吴山的时候,我就告诉你们,天命军的属下,都是汉子,只要你肯动脑子,能为天命军立功,就会得到相应的赏赐,就能过上比别人更好的日子,”李自成回身道:“小米,五两银子!”

“是,大都督!”何小米虽然不明所以,但大都督的话,他岂敢违背?忙从怀中掏出五两碎银,递给刘太清。

“大都督……”刘太清目视李自成,却是不敢接银子。

“收下吧,这是你该得的赏银,”李自成面目含笑,道:“由于你的安排,在人数不变的情形下,可以节约时间,加快路基完工!”

李自成见何小米已经将银子塞进刘太清的衣兜,便跨上战马,扬长而去,临动身时,又道:“太清,好好干!”

“属下……属下多谢大都督!”

李自成已经去得远了,刘太清还是叩拜在地,直到所有的亲兵都从身边过去了,他才缓缓起身,口中犹自喃喃自语:“这是真的吗?”

虽然只有五两银子,但他现在还是战俘身份,大都督已经明确说过,他们所有人,只吃饭干活,没有任何酬劳,如今,自己只是动了主意,就能得到银子。

银子虽然不多,但代表着一种态度,一种与以前不一样的分配制度。

看着身边正在愣的战俘们,刘太清突然醒悟过来,喝道:“还不快干活,你们做的一切,大都督都在看着呢,”又抚了怀中的银子,道:“等攒够了银子,我请你们去府城喝酒!”

“吽……”战俘一声喊,这才回至各自岗位,继续平整道路。

李自成又前行了十余里,这才遇上了更多的战俘,他们几乎排出两三里长队伍,正在分组夯实路基,原先的路基基本不用夯实,主要是新扩宽的部分,饶是如此,夯实路基的度,还是比修筑路基慢了许多,尽管他们在人数上占据数倍的优势,但还是落在后面。

他这才明白了刘太清的苦心,路基夯实的度慢,还要二次填实、填平,工作量大,所以需要更多的人手。

看来,这五两银子,还是太少了!

李自成继续纵马,在更为宽阔的道路上,行军度也是快了不少,不消一个时辰,已经来到漳水。

这里是漳水汇入渭水的交汇处,河面比上游阔了许多,李自成目测一下,足有数十米,为了得到准确的数字,他让6荣大、俞晓去实地测量。

6荣大、俞晓在亲兵的协助下,亲自登上河边的一艘小舟,用长索一点点测量。

李自成却是叫上汤若望在河边驻足,“汤先生,这样的河流,比黄河窄了不少,能否在这条河流上建造一座永久性的桥梁?”

“永久性的?”汤若望仔细观测了一会,道:“大都督,这个实在有些难度,河面太宽,河水自然不会太浅,关键是无法在河心生出支撑!”

李自成也不为难他,笑道:“且看6荣大、俞晓测出的宽度如何,我们再做计较。”

不过一袋烟的时间,两人已经回到岸上,“大都督,我们已经测出了结果,在这最下游,连接两岸道路的地方,河宽达到二十八米,水深三米!”

“二十八米?三米?”李自成吃了一惊,他们怎会用“米”做单位?难道是汤若望所授?

汤若望像是肚里的蛔虫,立马就明白了李自成的疑问,忙道:“大都督,在我们神圣罗马,主要的长度单位就是‘米’,我在教习的时候,不知觉便教会了他们,大都督若是不习惯,还是改用‘步’或是‘丈’做为单位,亦无不可!”

何必改回来?

李自成心道:这是打着灯笼都找不着的好事情,早知汤若望知道“米”这个概念,当时在研制步枪的时候,就该问他要一把米尺,只是不知道,这个时代的“米”,与后世有没有差别,自己心中一定要有个准数。

他让6荣大、俞晓拿出测量绳,用手比划了一下,一拃的距离,大约还是二十五厘米,不管是否精确,与后世相差不大,心中方才安定,“不用更改了,这样挺好!”

汤若望虽然不清楚李自成因何接受了“米”这个单位,但李自成一向神鬼莫测,连远在数万里之外的欧洲,亦是非常熟悉,便不再纠结,“大都督,这么长的距离……现在是枯水季节,水深只有三米,若是进入梅雨季节,我观测了两岸的水渍,怕是要达到七八米……”

李自成清楚地记得,后世建造的水泥桥,基本上每隔二十五米,便需要一座桥墩,此处河宽已经过二十五米,直接延伸过去,肯定不行。

现在的材料,无论是水泥还是钢铁,肯定比后世差了不少,即便使用拱形,跨度也不可能达到二十八米。

河面净宽已是二十八米,加上引桥,大约有三、四十米,看来必须在河中架设一座桥墩。

但在这川流不息的河水中,究竟怎样才能架起桥墩呢?

李自成的心目中,还是要建造水泥桥,不仅能与两侧的水泥大道连接为一个整体,而且车马通行便利,使用寿命又长。

最重要的是,漳水大桥只需要一个桥墩,桥面并不长,恰好为将来修建兰州黄河大桥积累经验,储备技术。

这次让汤若望从西宁科技高等学校毕业的学子中,携带几名高材生过来,就是要将他们培养成各方面的专才,经过目测,6荣大、俞晓被初步选定为桥梁、道路方面的专家,而龚明光、季洁将是水泥技术的专才。

李自成将浇筑水泥大道、已经修建水泥大桥的事,原原本本地与汤若望他们说了,道路的事,关山深处已经在建,并不需要讨论,他们共同关注的乃是水泥大桥。

混凝土已经在关山驿道使用,螺纹钢也不难,只要将生铁冶炼成钢,出炉的时候,倒入一个特定的模板就成,关键是如何在河水中建造桥墩。

研讨甚久,却是没有结果,汤若望他们连水泥都是第一次听说,哪里知道水泥的属性,最后只得齐齐将目光投向李自成。



  https://www.66wxw.net/44_44311/16738533.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66wxw.net。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66w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