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一章 武德五年的那场进士科

暮春三月,料峭春寒,长安。

清晨一阵雨洗去了弥漫在空气中的尘埃,前些时日山东传来秦王李世民大破反贼刘黑闼的捷报,似乎也随着这场春雨冲淡了人们对更前些时候战亡的绛州总管罗士信的伤怀。

对于罗彦来,今天是个大日子。

尚未到卯时便起来,再三查今日需要的文房用具之后,珍重地背起自制的书袋,踏上通往永安坊外考舍的路。

来到这个世界两个月,罗彦饱尝与亲友永诀的痛苦和对陌生环境的恐惧,终于在不久之前暂时放下内心的不安和苦楚,尝试融入这个世界。

是的,罗彦来自红旗下的新时代,而这里,却是初唐,李渊刚刚建立大唐四年。

作为一个拥有怀古情结的人,罗彦对于已经发生的一切无法更改的情况下,虽然不曾欣然,但还是接受了。毕竟,自己年轻的心也不止是一次梦想着仗剑走天涯。

能让罗彦欣然接受这个世界的真正原因,却是他大脑里那个莫名其妙的系统。

是的,不仅在穿越,而且带系统。这可是千千万万穿越众梦寐以求的福利啊。

比较幸运的是,不是什么山贼系统或者是造反系统之类的。作为一个连杀鸡都不敢的人,罗彦自信如果遇到这样的系统,绝逼跟自杀是没什么两样的。

还好,它的名字叫文宗系统。

自从有了它,罗彦睡觉都踏实了不少。

罗彦借用的这具身体有个特殊的身份——庐州来的应试士子。

科举从隋朝开始,到李唐一朝,其遴选人才和打破世家知识垄断的特殊意义让李渊很难舍弃。就在武德四年,李渊下旨开进士科和明经科。加上原本就有的秀才科和童子科,以及明法、明算诸科,可谓是花样繁多。

这个时候李渊还没有放宽应试条件,考生身份还是拘于生徒(国子监、修文馆、州县学馆学生)。很幸运的是罗彦就是庐州州学的生徒。

刚刚穿越过来的罗彦对这个身份很是蛋疼。虽然以前为了装逼背了不少唐诗宋词,但是进士科可是要考时务五道,诗赋那是加试。虽然进士科追求文章才华,但是罗彦根本不会啊。你要放弃,那就更不行了,自打年前随着庐州上供的车马来到长安,吃喝都是庐州府提供的。你这会儿溜号,等着下大狱捉虱子吧。

何况,罗彦身无分文,除了硬着头皮上,那就只有饿着肚皮了。

还好,这个时候文宗系统出现了。

除了穿越到大唐的那天,罗彦铭记的就只有这一天。

月朗风清的那一晚,本来是去秦楼楚馆风流快活的好时候,同来的庐州士子已经不是一次两次邀约他去教坊司见识长安的花花世界了。按下心中的烦闷不提,罗彦还是勉强着笑脸,以身体不适婉拒了。

虽然多次的拒绝已经让罗彦被其他人视为恃才傲物,但罗彦并不关心这个。

愁啊,穿过来之前罗彦是干建筑设计这行的。来到大唐之后,如果进士科不中,恐怕自己连吃饭的地方都没有。

就在罗彦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的时候,脑袋里突然就响起“嘀”的一声。

罗彦顿时跳了起来,这个声音熟悉啊,前世手机上各种应用的通知提示不就这个声音吗?

而一声“检测到宿主的渴求符合本系统的开启条件,文宗系统开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打开窗看看窗外,依旧是穿着唐代服饰的人们来来往往。再迅速检查一遍屋子里边,确信不是有人在开玩笑的时候,罗彦张口询问:“你在哪里?你想做什么?”

“如你想的一样,本系统根植于宿主大脑中。本系统致力于帮助宿主衣食无忧万世流芳。”

“那有没有什么完不成任务就各种抹杀?”

“只要宿主不泄露本系统的存在,完不成任务最多就让宿主一贫如洗。”

罗彦咂吧一下嘴,一贫如洗还不跟挂了差不多。

“恩,不抹杀就好,那有什么新手大礼包之类的么?”

“有两种新手礼包供宿主选择,其一是纹银千两,其二是自唐以后作品抽奖一次。宿主要选哪一个?”

想起马上来临的进士科考试,罗彦吐槽,这不明显逼着自己选第二个么,银子虽好,乍富之后参加科举交白卷,还不是要拿银子买命,到头来也就是一场空罢了。

“那我选择抽奖。”

很快罗彦面前就出现一个转盘,不均匀的六个格子依照面积从大到依次是《万历三年甘州会试文集》《零下一度》《声律启蒙》《饮水词》《人间词话》《嘉祐集》。

看到奖品罗彦心中暗暗叫苦,这还不如选那千两纹银呢,对进士科有用的也就《万历三年甘州会试文集》和《嘉祐集》。但实际上,也就《嘉祐集》有用一。把八股文拿来考进士科,想法确实不错,但是万历年的甘州会试呀,水平低不,关键是能套上时务的能有多少。

死就死吧,罗彦开始抽奖,眼见着指针转的越来越慢,罗彦的眼睛也瞪得越来越大,不知不觉间脖子上的青筋也显露出来,面色愈发狰狞起来。

《声律启蒙》过了,《饮水词》过了,《人间词话》过了,显然指针还没有转到力竭的时候。罗彦的心跳的越来越快。

好了,快要停了,不要是《饮水词》啊,再转,《人间词话》也不行,在转一啊。

快要停下的指针似乎听见了罗彦的祈求,就在快要停下的时候,跳到了《嘉祐集》。

看到抽中大奖之后,罗彦终于松了一口气,但是很快身体就瘫在了地上。仅仅是一分钟左右的时间,罗彦的精力消耗不亚于三天三夜没睡觉。

耳间传来“恭喜宿主获得新手大礼包《嘉祐集》,希望宿主记住今天的经历,知识来之不易,世间也没有不劳而获的东西。”

随即罗彦明显感到一股清流在大脑中涌动,而《嘉祐集》的内容也随着这股清流被罗彦一接收。

作为唐宋八大家之一苏洵的作品集,《嘉祐集》得到过一代宗师欧阳修的赞誉,并因此名动京师,引得文人竞相模仿。这样引领风骚的文集,拿来应付一个进士科,显然是大材用了。拿去考考秀才科,方才是不辜负这样的好东西。然而秀才科考查的可不仅仅是文章这么简单,文学底蕴,家世品德无一不在考查之列。

大材用就大材用吧,总比埋没了好,罗彦如是想着。

于是乎,辗转反侧数天的罗彦终于开始好好睡觉了。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应试的时候。

这些天罗彦每天都要把《嘉祐集》在脑子里过一遍,生怕没有了系统的支持,记不住这么多的东西,在关键时刻掉了链子。

进士科是在卯时三刻入场,辰时正开考,由于进士科初开,诸方筹备均是按照明算诸科前例。罗彦原以为进士科为新开科考生寥寥,所以悠闲地买了吃食,方便午间饿肚子的时候食用。

然而真正到了应试地,发现自己感觉还是太过良好。虽然大唐开国仅仅四年过一,一些地区已然叛乱没有平定,但是天下三百多州,送来举进士科的也不少于千人。

看到考舍前熙熙攘攘地人,罗彦暗自咋舌。传闻中进士科初开的时候每次考试也就中那么二三十号人,按照现在这个中举比例,比之后世的公务猿考试也是不遑多让了。

这个时候进士科考试还是允许带一些资料的,比如关于韵律的书籍,是允许带进去的,考舍门前的军役,来自长安道鼓旗军,这群汉子可没有那么好话,没有被带去打仗挣军功,却被安排来这里守门,管你以后能当尚书还是仆射,先拿你们撒气。

于是一个个斯文的士子在过了搜身这关之后都是衣冠不整愤愤入场。

罗彦也不例外,被浑身上下摸了个遍之后,终于被放行。对着考试的文书找到位置,放置好笔墨,静候着主考下令开始考试。

毕竟还没有成为科考的主流,这时进士科还是归吏部管,主考也不过就是一个考功员外郎。套用后世的话讲,基本上就是一个编外人士主持的国考。

百无聊赖的罗彦开始大量周围。自己的考舍除了桌椅之外,后边还有供解决个人问题的地方,还好是在春天,要是到了盛夏,那个味道弥散了之后得有多难闻,罗彦不禁猥琐地想着。

真正令罗彦惊讶的还是有大量的士子带了参考书这件事情。早在进场之前罗彦就怀疑呢,毕竟在那些罗彦看过的古装剧里,只要是科考,搜身那叫一个严格,就差浑身上下脱到丝缕不挂才行。现在呢?居然有人拿书进来啊,我擦,开卷考么?要不要这么牛叉。

不过仔细想想,就算是拿了韵律书当参考工具,写出来没干货,押了韵又能怎的。

就在罗彦各种吐槽带书这件事情的时候,耳边突然想起系统的声音:“新手任务:在本次进士科考试中获取甲等,奖励:《论语集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