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三百七十章 引发士林大地震

(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www.66wxw.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两位大儒派来的人刚刚祝贺完毕,人们就发现身后又多了一队人马。

“吴王府,恭祝墨香居开门大吉。”

“听到了吗,是吴王府,是吴王府啊,这下子勋爵九级,都来了个遍,乖乖,这回是真的了不得。罗彦什么时候,和这么多人有了这等交情。”

其他书铺的背后也站着不少的王公贵胄,可是今日既然这些人前来送礼,那就说明他们旗帜鲜明地站到了罗彦背后。

原本还相当不看好这墨香居的人们,这会儿有些犯嘀咕了。究竟,接下来长安会发生什么事情。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墨香居定然是接下来风风雨雨的中心了。

前来道贺的人多到从巳时三刻开始,一直持续到未时初刻。但是,道贺的人都走了,真正的大戏才刚刚开始。

“感谢诸位今日能够前来。我墨香居虽然底蕴不深,但是自从得了我家公爷的一项手法,让印书的成本大幅度降了下来。所以,今日在小店买书的士子,一概以原价的八成结算。”

士子们惊呆了。“什么,八成,我没听错吧?”

“是八成没错,但是,也不知道他家店中的书卖多少钱。如果太贵了,还不如别家的原价呢。”

“不论怎么说,也该去看看啊。不是刚说了么,印书的成本大幅度降低,也就意味着书价也降了。”

“算了,先不想了,呆会儿咱们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不断有士子交头接耳,更有仗义的,匆匆忙忙往外走,想要把这个好消息马上告诉自己的挚友。

看到这个状况,阿全很开心:“诸位先不要急着走,不妨先进去看看书价,然后再做决定。”

说完,便率先走了进去。

士子们在这个时候犹豫了下,但是想到反正不能强买强卖,实在不行就转身出来罢了。因此便不再犹豫,一窝蜂地挤进了那不算狭窄的店门。

书铺里头的装潢极为精美。

横列的书架上,标注着摆放的书籍,墙上则是挂着不少的名人字画。

此时室内并不昏暗,看起来书香气十足。在店铺中间居然还摆了一方书案,上边摆放着笔墨纸砚,静候高手留字。

如此用心的书铺,士子们还是第一次见。

其他的书屋那都是士子说出书名,然后店家自己去找,哪像现在这样,可以让他们自己挑选的。

第一印象不错,士子们便有些惴惴不安的走向了那一列列的书架。这样的装潢,只怕书价也不低吧。他们心想着是不是应该装个样子,向掌柜问问价钱的时候,就被书架上标注的一些小字给惊呆了。

《论语》,三十文。

《春秋》,一百文。

……

士子们还以为自己少看了很多个数字,不约而同揉揉眼睛,然后再次向书架上看过去。

没错,《论语》是三十文,《春秋》是一百文。这个价钱,如果再算上方才所说的八成,乖乖,了不得了。

士子们觉得,这回是真的要出大事了。

也曾到其他店中询问过的他们,知道这个价格究竟有多震撼。其他店铺里头,《论语》最少也要一百文,至于《春秋》,少于一贯,不用想了。

近乎是捧着珍宝一样,从书架上取出一本书来,翻开书页,那硬黄纸上漂亮整齐的楷体字,以及整洁的页面,让士子们顿时觉得,手里拿的不是书,而是传家之宝。

太漂亮了。

以往的书籍,书页中哪里有这样干净过。非但页面不整洁,就是连里头的字,有时候也会被墨水污染。

没有对比,就体现不出差距。这些士子第一反应,是抱着手中的书就往前头跑,生怕被人给夺走一样。匆匆的付了钱,便往自己最亲密的好友家里跑去。

东市的过往行人便看到一个奇特的景象,不少士子疯狂地从新开的墨香居跑出来,然后向各个方向狂奔而去。平日里的儒雅,在这一天彻底消失不见。

就在他们以为这墨香居出了什么大事的时候,有些被逮着的士子说出了真相。

低价,折扣,品质上佳。这些词汇汇聚到一起,对于一个士子的杀伤力究竟有多大?

到了傍晚接近闭市的时候,阿全不得不往外撵人。一再承诺往后书价不会变动,士子们这才放心地离去。

而他则和伙计一道整理今天收上来的钱财。

后院中已经堆了十几筐铜钱,阿全和伙计整整熬到丑时,才将一天的营业额计算出来——五百多贯。不到半天,墨香居就狂揽五百多贯钱财。

阿全是第一次体会到数钱数到手抽筋的感觉,累瘫了的他躺在地上大笑着,眼角却满含着眼泪。

要不是罗彦,此时他还是一个仆役,一辈子只怕也不会见到这么多钱。

作为隐居幕后的操纵者,罗彦并没有太过关心书铺的事情。他把一切都交给阿全去做,就是因为他自信这样低廉的价格,由不得广大士子不动心。

第二天,走进学舍的罗彦,发现所有的学生都看着自己。

“怎么了,今日不是应该诵读《礼记》的么,怎的一个个都不好好读书,看着我做什么?”罗彦有些奇怪。

“助教,那墨香居是你的产业么?”有个学生很是大胆地问道。

罗彦玩味地笑了笑:“你说是,他就是,你说不是,他就不是。管这么多做什么?”

“夫子,墨香居那么好的书,居然只卖这么点钱,难道你又在里头砸钱了?这事儿可做不得啊。摊子太大,早晚得崩。”从买到书籍的那一刻起,这个学生就爱上了墨香居,因此十分担心地问道。

往后墨香居崩了,这样的好东西岂不就成了绝响?

这话可是把罗彦给逗乐了:“你放心,在商言商,自然不会亏钱便是了。虽说赚的少,可是也在赚钱不是。”

闻言这学生才放下心来,长舒一口气,对罗彦说道:“那便好,那便好,等我将来有了钱,定然要把墨香居所有的书都买上一套。此生读书已经是幸事,能够读墨香居出产的书,更是幸事。”

说着说着,居然陶醉起来。

罗彦登时大笑:“少年郎,你要是能够将墨香居的书都买一遍,只怕读书都要读到下辈子去了。”说到这里,罗彦很是严肃地说道:“读书不在多,而在精熟。买书的时候,不妨看看那书铺墙上挂着的字都写了些什么。”

这学生狠狠地点点头,便不再多说什么。

当一节课讲完,姚思廉和孔颖达便联袂来找他。罗彦见这两位大儒过来,自然也不敢怠慢,慌忙将他们请到了他休息的地方。

“姚公和孔博士前来,可是为了墨香居的事情?”罗彦就知道,自己的学生都有问的,其他的学舍怎么可能不会发出声音。

果然,姚思廉笑着点点头:“进之啊,今日不少夫子向我诉苦,说士子们上课都有些不用心了,罪魁祸首正是墨香居的书籍。那你看,可有什么解决的办法么?”

说完之后,苦笑着摆摆头,感觉这确实有些难为罗彦了。

而孔颖达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眼神里的意思,也是期待罗彦能够拿出一个妥善的方法出来。

当初耗费上亿贯钱财,罗彦让工匠们做出了足够同时印刷一部《春秋》的活字来。积累了这么长的时间,库存也确实有不少,想了想,罗彦便回复姚思廉道:“墨香居的货不能断了供应,所以,我也只能让他们拿出十二经各三百套,专供给国子学售卖。至于价格,八成吧。”

反正这件事情里头,姚思廉和孔颖达都有参与,亏钱也是亏大家的。只要能够维持活字印刷的正常运行,这点小利益根本不放在罗彦眼中。

而姚思廉和孔颖达闻言,登时大喜过望。

不提国子学的学生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是如何的表情,此时的长安士林,已经彻底疯狂了。

墨香居一开门,就瞬间涌进来数十位士子。更有一些豪富之家,带着仆役前来,但凡是书籍,就拿上一套。不过短短两个时辰,收到的钱居然比昨天的还要多三四筐。

有人算了算,在墨香居买一套十二经的钱,在外头只能买一部《春秋》。正因为所有人都能够买得起,所以买的人自己就多。可是此时的墨香居,书架上的书籍已经寥寥无几。

阿全为了能够及时补货,不得不暂时将墨香居关闭,这才腾出手来伙计们一道往书架上摆书。

墨香居卖断货的消息瞬间传遍大街小巷,无数得到消息晚了的士子不禁扼腕叹息。他们此时可是十分眼馋自己朋友手中那装帧精美的书籍。

可是墨香居断货,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有货呢。

回去吧,又有些不甘心,所以,现在只能等在墨香居的门口,看看今天会不会再度开门。当看到那门再次开启的时候,又是一大群士子往里头挤着。

面对这样的场面,阿全知道只怕两个时辰之后又要提前关门了。可是,心里头却是美滋滋的。(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