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三百八十九章 站好最后一班岗

#9#
罗彦走出太极宫,心情极度沉重。? ?

自己果然还是没有逃过为官不出一年的诅咒啊。这不,国子学这才呆了一年,又要被调任益州。

苦笑了几声,罗彦回到了自己家里。

和长乐腻歪了整整十二天。转眼间正月二十就已经到了。一大早长乐就起来服侍着罗彦穿好了衣服,很是不舍地送罗彦出了诚国公府。

到国子学的门前,依旧是那位看大门的老人。见到是罗彦过来,慌忙就要见礼。那颤巍巍的动作立刻让罗彦慌张地走上前去,扶住了老人:“老爷子,你这是要干嘛啊。天冷,你还是好生在门房里呆着吧。国子学今年头天开学,也不用拦着外人。”

老人哈哈笑了几声:“罗博士你倒是大方了,可我老头子还是不放心啊。呆在门房里心里不安生,还是出来看看。”

对于这样以为尽职尽责的老人,罗彦还能说什么呢。从怀里摸出一个金锞子,塞到老人手里:“过年了,也没有带什么礼物过来。正好临来的时候有长乐塞来的金锞子让我送人,第一眼就看到你老人家,就孝敬你了。”

老人连忙推辞:“可当不得罗博士孝敬。这可让小老儿如何是好。”

罗彦硬是塞到他的手中:“反正怎的都要送人,难道我要送给那些学生么,岂不要人笑掉大牙。你收着吧,给家里贴补些家用也是好的。”说完之后立刻拔腿跑进了大门,反倒像做了什么坏事一样。

老人看着门内罗彦的身影,不停暗叹着:“诚国公真是个好人啊。”

这国子学开学的头一天,学生们可是万分紧张和期待。要知道先前出了一个石阡,直接从一介学生担任了户部典事,便是平步青云都不足以形容其升迁的度。

如果自己的游学手迹能够有石阡一般的效果,那就足够了。

罗彦推举贤才的名声在经历了马周和石阡两人之后,已经达到了极致。真要是能够被罗彦看重,向朝廷推荐一下,未必不比方志忠和孙谦以及宋世宇他们差。

罗彦走到夫子们休息的房间里,正好看到一个个学生将他们的游学手记送到房中。见到是罗彦走过来,学生们一个个都非常恭敬地行礼,随后便匆匆离开。

就在罗彦和夫子们打招呼的之后,继续埋头在那些手记中的夫子们里头,忽然间有人暴喝:“真是有辱斯文。”

这一下子可是把所有人的目光都给吸引过去了,罗彦急忙凑过去,就看到一个夫子吹胡子瞪眼,手里颤抖地拿着一份手记,不停地骂骂咧咧。

走到近处,罗彦仔细一看,居然是那天在马厩中观察马粪的其中一个士子的手记。

登时罗彦就笑了:“谈夫子,这份手记不妨让我看看。”

这谈夫子见是罗彦,怒火也消了一些。年前石阡的事情让国子学声誉大涨,其中罗彦功不可没。所以听闻罗彦要看,也不推脱,直接将那手记递给罗彦,嘴里还继续说道:“你看看,你看看,唐唐国子学的学生,居然去马厩看马粪。这也算是游学么?真是有辱斯文。下等,我要给他下等。”

罗彦倒是没有受这谈夫子的影响,反而很是认真地看起这个学生的手记来。

当他看到手记中记载不同马种相互交合,产出的小马有不少继承了两方的有点,随后架设是不是其他的生物也可以这样做的时候,罗彦提起了极大的兴趣。继续翻看,现这学生居然还问过牛羊的杂交问题,就更是欣喜了。

朝着谈夫子笑了笑,罗彦这才说道:“谈夫子息怒。可万万不要被一些固执蒙蔽了眼睛,依我看来,这个学生的手记,即便不能给上,也可以给他一个中上。”

虽然对罗彦有些佩服,但谈夫子依旧不满:“如此斯文扫地之事,罗博士怎可胡说。”

罗彦笑了笑:“我敢肯定,此人如果好好读书,中举就在这几年。若是为官,只要德行不亏,每年户部考察至少也能得个上下。如果放到司农司等几个特殊的地方,其对我大唐的贡献,可抵万万贯。”

罗彦如此放出豪言,让不少夫子为之一惊。

见众人都有些不相信,罗彦这才将手记递给其他人,随后很是仔细地解释道:“此人能够如此做,定然是个心志极度坚毅的人物。而且能够在那臭气熏天的马厩里头现这马种交合产出后代,便说明其心细如,之后更是举一反三,便已经是常人所不能。谈夫子,这个学生,往后只怕你要好生观察了。若是德行无亏,倒是真的可以向陛下举荐一二。”

罗彦解释的功夫已经有不少人围着手记看了不少,听完之后,还真是被罗彦的这番说辞给征服了。

虽然却是有辱斯文,但正是这样,反而能够体现这学生的不一般。谈夫子思量一下,也点了点头:“就冲你那慧眼,我便好生观察其一番。”

罗彦点点头,笑着对谈夫子说道:“我等教书育人,不仅仅是要教授他们经义。先圣因材施教,七十二贤也并非各个都是儒雅文士。便是那操刀屠户,也可以成就贤人。所以说,对于学生,还要有一双善于现的眼睛。治国之道,只有经义是不够的。”

这样的理论罗彦提出了很多次,而现实也证明罗彦的说法确实有很好的现实效果,所以现在基本上再也没有人反驳。反而听着罗彦的话,个个若有所思。

房舍内这样喧闹,谁都没有现屋外站着一位老人,很是满意地点着头。

当罗彦回到自己的位子上,案上已经放了厚厚一沓手记。想来自己是来的晚了,那些学生早就交了上来。

翻开的第一本就是那个一起在马厩看马粪的。同样是看,但是这个学生思维就更加活跃了,似是借鉴了罗彦的提醒,其人对马种,草料产地等等都做了详细的记录,更是从其中总结出一些独到的经验。对于马种的熟悉,让罗彦产生一种自己教出一个九方皋的感觉。

对于这样的结果,罗彦自然很是欣喜,所以提笔在后边写道:“他日若能熟弓马,大唐斥候第一家。”

多年之后,当罗彦再次见到这个学生的时候,他已经是征伐某个番国的大功臣。而且,就是以斥候的身份,代表万千军士前来长安领功受赏。

随后翻阅的几份,也没有逊色多少。

相传有用脚步丈量长安城大街小巷的学生,罗彦就收到了这样一份特殊的手记。打开以后,赫然是一副图画。内中采用了俯视的视角,将长安城按比例详细地绘制出来。估计只有太极宫那里因为限制,是一片空白。

虽然没有描摹什么人物生活场景,但是按比例绘图对于军事已经是一种极为了不得的创举。

图画后附上一册,很是详细地介绍了长安城大街小巷,更是将比例尺的概念也提了出来。罗彦都有种向工部好生推荐一下这个学生的想法。

对于每一册手记,罗彦都提出了极其有用的意见。凭借他的先知先觉,更是向这些学生推荐了一些他们展的方向。

这就是罗彦向李世民提出第二个请求的原因。虽然他没有进行什么解释,但是,其本意就是为了来到国子学,将自己学生的游学手记批阅完,看着他们参加小考。

站好最后一班岗,正是罗彦此时的想法。

二月二十九,二月国子学上课的最后一天。到了明天,就是休沐之日了。而今年又未曾闰年,二月也仅有一个。

罗彦在学舍讲完了《礼记》的最后一篇,这才朝着学舍中的学生笑道:“从今往后,你等只怕就不用我再来教授了。再度相见,也是在宦海之中了。但愿,你等能够常怀赤子之心。”

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话,让学生们很是紧张:“博士,却是为何如此说呢?莫非是在开玩笑。学中也没有传来什么消息,让我等的学业有所变动啊?”

看着一个个学生,罗彦解释道:“这件事情,是我向陛下请求不要过早宣布的。不日我将外放,诏书只怕在后日就会下达。未来你等的学业,学中会安排合适的夫子前来教授。”

此言一出,学舍中立刻爆出一阵惊叫。合着,罗彦这一个月以来将教授的进度加快,每日里都多讲二三卷,就是因为其即将离开国子学。

恍然大悟之后,接踵而来的就是各种不舍:“博士怎的人心弃我等而去,我等这边去朱雀门前,向陛下情愿,让博士留下来。”

“是啊,今日便去,正好三省六部的诸公都还没有回家,想来他们定能够将我等的请愿传入陛下耳中。”

见学生们这样乱说,罗彦不由得沉声:“胡闹。尔等刚刚学完的《礼记》学到哪里去了?尔等将来也要为官,身为臣子,王命难违。尔等只有时刻想着,天下黎庶需要尔等去救济,便不会再有这等小儿女姿态。”

说完之后,罗彦便大步离开了学舍。但是谁也没有看到,他的眼角,其实也已经湿润了。(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