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四百章 立威之后好做事

(7#)

老人有心改变自己这些人的处境,虽然也知道仅仅几个小小的士子压根翻不起什么风浪,但依旧不愿意放弃那丝希望。(**www.66wxw.net高速全文字首发,新笔趣阁**)

听这年轻人问起,神色略微有些黯然,随后便有些忧伤地说道“真要说起来,我等蜀地山蛮,也是中原一脉。只是许多年前躲避战乱,以至于扎根山林,不想时日一久,反倒成了同族眼中的山蛮。”

见这年轻人对于自己这番为自己一族正名的话没有反对,老人便继续说道“后来大唐建立,当时武德皇帝下诏招抚,许下种种承诺。我族早有归附之心,也不管这许诺能否兑现,便举族搬入成都府。谁知道,当时的益州刺史不兑现承诺,反而将我等软禁在此,行止不得出府城范围。”

老人说到这里,便听到那年轻人气愤地拍案“老人家,后来的事情不用说了我也知道了。有了你们的前车之鉴,莫说成都府,便是益州乃至蜀地的山蛮,对于朝廷招抚都畏惧不前。以至于时间越久,对于官府的戒备越深。”

叹了口气,莫说老人,便是其他人,也有些唉声叹气。

说到这里,年轻人很是奇怪地问“老人家,若是如今朝堂能兑现当初的承诺,不知老人家能否帮忙,让我等与益州各地山蛮搭上线。”

“什么?”听到年轻人这话,老人家大惊失色。要知道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武德年朝堂许诺给他们的事情,确实有些关系重大了,岂是一个书生能够随便决定的。“唉,你这后生,这等胡话还是不要乱说。不过,要是真能够将当初的招抚承诺兑现,莫说搭线,便是帮朝廷招抚我们的那些同族,也自无不可。”

谁想到那年轻人听完老人的话,喜上眉梢“老人家,此话当真?”

“当真,哪能不当真。只是,我看啊,我这辈子是没希望看到朝廷兑现承诺了。”老人有些唏嘘。从当初招抚到如今,已经十五年过去了。而自己,也从当初的壮年迈入老年。

青年很是欣喜。

不过,并不是所有人都跟老人那样好说话的。等老人唏嘘完之后,屋中就有几个壮汉很是不满地说道:“你这个书生也就知道胡吹大气。何况,我们已经被官服骗过一次,难道还要让其他人跟着咱们受累。”

青年闻言眉头一蹙。

众人原本以为,这青年会无话可说。谁曾想这回张嘴说话的,却是他们的同族秋生。

“罗刺史听说了咱们的处境,好心好意找我带他前来,了解咱们的情况。你等怎可这般放肆,肆意攻讦他老人家。”

秋生虽然年少,但是毕竟也是个读书人,在族中说话多少也有些份量。这一句话出来,登时让屋中所有人都一阵心惊胆战。乖乖,眼前这个陌生的年轻人,居然是那个这段时间闹得沸沸扬扬的刺史。

如果说吓尿就能够免除他们方才出言不逊的罪责,这些人情愿一裤子的淋漓以用来赎罪。事实上并不能,所以他们只有战战兢兢跪倒在地,不住地磕头求饶。

便是那老人,此时也一脸错愕地跪下,虽然不曾那般狼狈地倒头就拜,但也不敢直视年轻人的眼睛。

“好了,大家都起来吧。我知道这些年朝廷给诸位带来的磨难,让你们心生怨忿。这也不是什么大逆不道的事情。益州刺史府出尔反尔,并不是陛下的意思,也不是朝堂的意思。前面那些官吏的罪责,罗某自会向陛下奏疏言明。当务之急,还是需要诸位能够鼎力相助,一举招抚益州境内山蛮。”

被揭破身份,罗彦自然也不再隐藏。将地上跪倒的一片人都叫起来,很是坚决地向屋中所有人说道:“既然我方才说了,要将先前朝廷允诺的条件一个个都兑现,那么,三日之内,益州府便会有动作。为了让你等安心,这几天,我与你等同吃同住。”

罗彦已经见识了这些人对于官府众人的戒备。为了最大限度地取信于人,他决定自己便陪着这些人,让他们看着自己,同时逐渐享受当初应有的待遇

刚刚被罗彦叫起的众人,再一次跪倒在地。但是这一次,近半人磕着头,却涕泗横流。

刺史府内,长史杨瑞正着急上火。

昨日议定要招抚山蛮,可是一大早起来找刺史,却被告知刺史带着一个学生往城中去了。这会儿全益州的官员都等着罗彦下令呢,是想到昨日一把火烧了三个县,今日却没有出现所谓的乘胜追击。

这位刺史的天马行空,杨瑞算是领教了。

想想衙前站着的大小官员,杨瑞正要让他们都暂时回去呢。不想正在这个时候,差役前来通报,跟着刺史出去的那个学生回来了,言称有要事向他禀报。

当秋生走进后衙,杨瑞一个箭步就冲过来,很是急切地对他问道:“怎的就你一人回来?”

杨瑞在益州刺史府为官多年,秋生无数次见过他,但从未看到有如此神情失常的时候。迫于杨瑞那股扑面而来的威严,秋生很是老实地回答:“刺史有书信让我交给长史,至于他,现在正在与城中归化的山蛮交谈。”

提起归化二字,杨瑞心中就是一惊。山蛮为何无法招抚,根本原因就是在这里。

而如今罗彦居然主动跑过去,这般胆略,只怕山蛮一事还真的能够闹出点什么名堂来。

打开罗彦的书信,一种不容置疑的口吻,然杨瑞有些苦笑。

“吾在归化山蛮之处,招抚之策,自此而始。当日招抚之种种条件,于三日内,务必一一兑现,不可畏其艰难便敷衍塞责。吾在山蛮处,静候佳音。”

短短的几句话,盖上了刺史大印和罗彦的私章,便有了千钧之重。

杨瑞手里持着那张纸,静立半晌,待回过神来,也不理会还在身边的秋生,径直向前衙走去。

此刻益州众多官员在衙前已经等候了一个多时辰。若非是昨日罗彦那般雷霆手段拿下三个县令,只怕这会儿他们早就去大街另一边的茶铺里吃茶去了。

慑于威严,在大日头底下晒了这么久,当听到前衙杨瑞一声:“刺史府诸曹及成都府主官留下,其他人回去等召见。”这些人是真的松了一口气。

今天这一关,应该算是度过了。

但是被召见的人可就没有这么轻松了。战战兢兢地走进前衙,却发现堂上坐着的压根不是罗彦。

大唐官制,刺史不在时,可由长史署理一切事务。杨瑞此时坐在主座上,那就说明今天是杨瑞主事了。这下心里的不安终于被压下,匆匆向杨瑞见过礼,众人便眼巴巴地朝着杨瑞看过去。

“召你等前来,乃是刺史有事要尔等去做。”杨瑞并没有客气。罗彦的书信没有给他留任何余地,而且他也知道,做好了罗彦吩咐的事情,才是真正打开招抚山蛮的开始,因此也不敢敷衍。“户曹协同成都府将这些年招抚山蛮的卷宗找出来,仓曹以及法曹,待卷宗找出后,允诺的一应条件,立刻兑现。”

杨瑞此言一出,顿时前衙一片哗然。

“郎君,这可不是在开玩笑啊。要知道当初朝廷为了招抚山蛮,允诺的条件可是相当优渥……”户曹在六曹中地位不低,因此站出来硬着头皮说道。

结果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杨瑞以拍案“我当然知道条件不低,但是刺史有令,必须在三日之内开始补偿。如果你等感觉做不了,那就只能换一些人来做了。”

话不可谓不重。

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朝廷这些年下发的招抚款,都是被挪作他用。如今真要补偿,先不说这数额之大绝对能够掏空半个益州府库,单是他们,从此就要少一笔进项。

但这话既然是罗彦说的,只怕还真的只能按照杨瑞的吩咐去做。

杨瑞是什么人他们都了解,这种事情他压根就不可能做那个急先锋去。既然如今能够这般强硬地说出以上的话,那就说明事情完全没有转圜的余地。

因此这些人只能唯唯诺诺地点头。看到这个情况,杨瑞脸色才稍微好看一点,随即和缓地说道:“你等须知,招抚山蛮乃是此时上任之初便定下的事情。既然拖到如今,那就说明事情已经成了定局。尽心竭力,泰然自若敷衍塞责,死路一条。”

环顾一周,杨瑞再次申明:“记住,只有三日。”随后便什么也不说,往后衙走去。

而此时,大堂上的官员们苦着脸,相向而视。

“户曹公,这回,咱们可是有的忙了。”成都府城的县令朝着户曹一拱手,有些郁闷地说道。查找卷宗绝对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而三日后就要开始补偿,总得留出一日让仓曹他们准备。

对他们而言,只有两天的时间。

而法曹则是一脸促狭地朝着仓曹笑道:“这回,你这个管账的,可是要从身上割肉了。”

悟道娑婆说复更之后,想道歉,却怎么也不好说。没有继续稳定的更新,说话都不硬气。我欠大家一个道歉,这个迟早用接下来的更新向大家偿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