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四百零五章 洗心革面的李恪

(7#)

用几口茶水漱漱口,杨奋威带着罗彦往李恪所在的营帐走去。(**www.66wxw.net高速全文字首发,新笔趣阁**)

天威军相比先前的威仪,如今更多了几分凶悍。而且大凡是罗彦一路走来看到的士卒,基本上都脸色紧绷。

战后心理创伤啊,罗彦感慨了一句,脚下却没有停下分毫。

走到甲子营的营地,杨奋威和罗彦便看到一群士卒围拢在一起,不停地朝中间加油呐喊。这也是军营中白天常见的娱乐活动,想来又是什么人在赌斗。

军营里这样的场景也是非常少见的。

要知道一不小心就会闹得士卒哗变。尤其是刚刚征伐过山蛮,这些士卒心中的血气尚未消泯。稍微组织不好,就会闹出事情来。

看到罗彦望着自己,杨奋威笑了笑:“罗刺史尽管放心。我天威军的甲子营是什么地方,那是百战精兵呆的地方。这次征伐山蛮就是他们做先锋,折损不过数十人,战功缴获却抵得上其他营的总和。这种情况下,他们只有高兴的份,哪里能闹出什么事情。”

听得杨奋威说的在理,罗彦也来了兴趣:“既然如此,那你我二人,不妨前去看看。”

正好要找人去问李恪的下落,这不正是一个机会么。

两人悄悄走到人群外围,按下要向他们行礼的士卒,饶有兴致地往内中看了过去。

一看之下,杨奋威是乐了,但罗彦却惊呆了。

场上其中一人,身形不过是中等,体格也不甚健壮。比起对手那一身袒露在外的肌肉,简直就是个文弱书生。但真正让罗彦惊讶的是,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他要来看望的李恪。

此时李恪正专心致志看着对手,自然不知道人群外还有罗彦在看着他。

只听得场上有个小校高声喊道:“今日李三已经是四连胜了,如果这场再赢了赵武,那诸位兄弟少不得要再请他吃一顿好的。赵武,兄弟们这月的饷银可就全靠你保全了。好了,开始吧。”

罗彦闻言乐了。

军中比武赌斗,其实他也经历过很多次。当初带着上千人马挑了十二卫的时候,那些大将军就没少跟着赌。

如今看自己的弟子居然下场,怎么能不好生观看。

赵武看身形就知道这是个力气壮的家伙,只见这厮往手上吐口吐沫,搓了搓,朝着李恪微微一笑,一个眨眼的功夫,便欺身而上。合着,这位是打着用身体硬抗的主意。

小校在这个时候,不仅哀嚎一声:“赵武你个二愣子,比你壮的都不敢用这法子,你这是成心要兄弟们倾家荡产啊。”

虽然这也是一种变相的提醒,但是不仅其他人没有反应,便是连李恪都不以为意。反正赵武这个时候已经冲过来了,中途变招,只会徒伤气力,得不偿失。

很显然赵武不是第一次和李恪较技,看到李恪摆出一个奇怪的动作之后,马上脚一点地,用更大的力气冲到了李恪跟前。

就是要用力量碾压李恪,这便是赵武打着的主意。

显然李恪让他失望了。没有正面硬抗,而是一个侧身,不仅让过了赵武,还伸出了右脚。若是这一脚中了,赵武不仅要栽个大跟头,还会在接下来忍受一些疼痛。

赵武也不是满脑子的肌肉,冲过了李恪半个身子,便用力将身体一扭,两条粗大的腿顺势便向李恪这边砸来。

以李恪的小身板,只要砸中,怎么的也要在床上躺半天。

不过身形轻巧好处就在这里,及时的避让,使得赵武的意图落空。而他因为中途变招,身体不好掌握,落地时身体绕了半圈。

好在李恪刚才也退的远,没有乘胜追击。

两人就此你来我往,虽然没有实打实的身体对撞,但攻守的招式也让人眼花缭乱。不少士卒更是忘了这回李恪赢了自己等人还得搭上一顿饭,为李恪的动作不住喝彩起来。

不过,围观的杨奋威此时却有些惊讶了。

“罗刺史,你难道就半点也不紧张?”

“紧张什么?”对于杨奋威这莫名其妙的疑问,罗彦有些摸不着头脑。

“要知道这会儿是那位在比武啊。以赵武的身手,挨上那么一下,即便是留手了,也得在床上躺半天啊。”

“当初就说了,只要没死就行了。不久是在床上躺半天么,当初我教授他武艺的时候,就是在床上躺两天都有过。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罗彦低声嘟囔着,却让原本想看罗彦笑话的杨奋威一阵无语。合着,人家才是真正见过大场面的。

刚一回神,就听到罗彦说:“行了,胜负已分,你还是找个人将他呆会儿叫道大帐内吧。”

杨奋威还纳闷呢,这会儿赵武和李恪正打的火热,什么叫胜负已分。

谁知道刚转过这个念头,场面上的形势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赵武这段时间一直用强力在猛攻。他也不是铁打的,从开始到现在,少说也过了半炷香的时间,如今终于力气有些不济,攻势也逐渐缓慢了下来。

就在他再一次握着右拳往李恪身上砸去的时候,只见李恪身体往赵武右边一侧,这回终于用手捉住了赵武的手臂,却是趁势往前一送,而脚下也不慢,往前一探。

先前就说赵武力气不济,这回便是连反应都慢了半拍。所以李恪仅仅用这一招,就将赵武摔到了地上。

吃痛也就不说了,偏生连爬起来都有些缓慢。看着李恪走到自己身前,赵武只能憋屈地说道:“行了,这回你又赢了。真不知道你这是什么鬼招式,似乎专门就是克制我的一样。”

李恪笑了笑,将赵武拉起来,这才很是深沉地说道:“你不懂,这叫太极。”

人群似乎要涌上来将李恪抬起,不过,这个时候,甲子营校尉的声音适时响起:“李三,你来亲戚了,且来大帐。至于你们,一个个连入营半年不到的新兵都打不过,还不滚去训练。”

来了亲戚,其实就是有人来看望的意思。李恪自然知道是谁来看他。

在天威军中磨练了小半年,从刚开始磨破脚底吃不下饭,到现在和其他士卒一样,李恪改变的不仅仅是原本那不深的顽劣习气。尤其是先前跟着征讨山蛮,数次和战友舍生忘死,如今身上居然还多了几分铁血。

一进大帐,便看到罗彦和杨奋威含笑而立。

“见过大将军,见过老师。”如今的李恪也差不多快忘了自己还是个皇子,很是谦卑地向两人行礼。

杨奋威刚要闪避,却被罗彦给拦住了。看着起身的李恪,罗彦点点头,很是满意地说道:“原本以为,你怎么的也要多吃些苦头,才会痛改前非。如今看来,杨大将军的天威军显然比我料想的要好很多。”

随后,便朝着杨奋威说道:“你当得这一拜。不过,明日之后,便要是你我拜他了。”

罗彦此言一处,杨奋威顿时心里一松,而李恪的脸上,则是显露出一些留恋。很显然,明天,李恪便要重新入住大都督府,往后杨奋威和罗彦,在官职上,还是李恪的下属。

“老师,不知李恪能不能再多呆一些时日?”李恪有些犹豫,但依旧将这个问题问了出来。

谁料,这回再次遭到了罗彦的拒绝:“你的身份,不适合留在军中。”杨奋威悬着的心再次落下,而李恪虽然有些失望,但也不再反驳什么。罗彦以前教授过很多道理,其中就有他不能留下的理由。

“今日向杨大将军讨个情面,甲子营暂时休息半天。这是一些百贯钱,带去与你的袍泽好生吃喝一番。明日辰时,我派人来接你。记住,想要以后的日子好过,就不要声张你的身份。”罗彦说完这些话,朝着杨奋威点点头,递给李恪一个包裹,便就此告辞。

看着罗彦的行事风格,杨奋威站在李恪身边,轻轻地慨叹着:“殿下应该庆幸自己遇到了一个好老师。你身在军营,或许还不知道,就在前几个月,越州刺史江阳县公李元清,因为恣意妄为插手地方军务,被陛下下令监禁终生。”

杨奋威自然也知道罗彦不让李恪说破身份的原因,所以只能侧面提点一下。

一天之后,成都府城的百姓忽然发现,一辆华贵的马车从城外缓缓驶来。当走到最热闹的十字路口的时候,马车停下,从上边走下一人。

莫道不**,只因未见大都督。街上的行人都吓坏了,不知道这位半年不见的皇子又要做什么恶事。

谁知就在大家心惊胆战胡乱猜测的时候,这位看似被绑在大太阳下晒了半年的皇子忽然向行人一拱手,徐徐说道:“先前李恪少不更事,恣意妄为,给益州百姓带来了诸多的麻烦,李恪身为后悔。在这里给诸位赔罪了。往后李恪定然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这就像是忽然的幸福砸到了自己的头上,李恪一番赔罪,反而让行人纷纷跪倒在地。

刺史府内,听到李恪这番举动的罗彦笑了。不过,他却不知道,自己即将迎来什么风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