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四百零八章 全都是过往云烟

(7#)

太极宫中,李世民听着长孙无忌三人的汇报,眉头紧锁着。(**www.66wxw.net高速全文字首发,新笔趣阁**)

原本只想着草草将罗彦的事情处理一下,给百官一个交代。不想审理的时候居然出现了这样的事情。罗彦主动要求将功抵过,还言之凿凿,那么益州的事情十有是真的了。

拿捏不定。说的正是李世民此时的心情。

沉默了良久,这才恢复了有些躁动的心情,很是轻描淡写地朝长孙无忌三人问道:“你等以为,此事到底该如何处置?”

这算是将好大一个球重新踢回了三人手中,虽然他们也知道确实为难,但依旧不能不给李世民一个明确的答案。

不能再拖延下去,不然会出大问题。

如果大理寺中拘禁的是另一个人,那么即便是拖三五个月也没有什么大碍。可这位不一样啊,当朝驸马,诚国公,在朝已经有这么两个重量级的身份了。更何况在野还有士林的声望。

略带些试探的语气,房玄龄很是谨慎地问道:“陛下,你看这样是否可行?若益州的事情都是真的,那么,对外便称这是诚国公的迂回之计。以一跪换来益州百年安定,也算是社稷福祉。”

房玄龄的说法,正是李世民左思右想但是没有得到的答案。

罗彦何其重要。这些年皇室享受着罗彦带来的不少利益,真要是从重处置,其实李世民也舍不得。但是不惩罚罗彦又不行。

李世民想也不想,立刻回答:“此事便依照玄龄所言。此外,虽然罗彦有功,但依照当初卫国公故事,削去罗彦身上实职作为惩处,同时赏贡酒五十坛蜀锦百匹作为奖赏。”

这般惩处,直接将罗彦整整两年的辛苦全都抹杀。从此之后,除了勋爵,罗彦再次回到了白身的时代。

但如果较真的话,只怕这个惩处还真是够轻的了。

得到了李世民的答案,三人总算是心里松了一口气。说实话,这些年作为临时的审理官,长孙无忌和房玄龄也经手过不少的案子。和不少的犯官打过交道。唯独面对罗彦,似乎真正有压力的反而是他们。

“罗彦这厮,真是会给我们找麻烦。你说好好的刺史不做,非要闹腾。这不,把自己给折进去不说,还把我们也累个半死。”房玄龄朝着长孙无忌很是无奈地说道。

和房玄龄一般无二,长孙无忌也是一脸的苦笑:“我就说啊,这厮纯粹是给自己无事找事。不过一想,他到哪里都要搞点事情出来,反而觉得这回也纯属正常了。”

听着两位大佬如此之说,戴胄不免暗自抹了一把汗。昨日大理寺的小吏上报罗彦说的那句话,感情还有点不是开玩笑的意思。合着,罗彦还真是向用这种办法早早回京过年。

可作为益州刺史,过年本来就能够好好的回京述职啊,怎的非要用这种办法呢?

纳闷的戴胄永远也不知道,其实,罗彦本来就是在哄长乐开心,亏他一个官场老油子还当真了。

大理寺协同两位宰辅审理罗彦的事情很快就有了结论,和罗彦说的半点都没差,审理一天,三人商议定论一天,然后,在第三天的早朝,一封奏疏摆在李世民面前。

如今李世民也算是主意打定,压根不管百官怎么议论。

“好了,今日便将罗彦放出大理寺。此事就此告一段落,若是谁有不服,也给朕压在心里。”一句话,封住了原本还想谏言几句的百官们。

大家心里都明白,真要如同李世民所言,下跪只是招抚的一部分策略。那么益州招抚山蛮的大功,足够让罗彦再官升一级了。

原本就是正三品,再升一级,那便是六部的主官了。可是谁见过有这么年轻的六部尚书?才三十岁啊,乖乖,往后还要不要让人活了?只怕李世民不愿让人提及此事,正是有这样的考量。

得到圣旨的罗彦显然是欣喜的。大理寺虽然条件也不差,而且自己也很是豁达,但这里终究不是家。一个人身陷囹圄,虽然早就知道自己很快就会出来,但是背着帽子过活,总有些让人不舒服。

如今一朝得到自由,说不开心那是假的。

长乐早早的就来到了大理寺门前候着。虽然罗彦先前仅仅是开玩笑哄她开心,但是这位年龄不过才十来岁的公主显然宁愿相信自己的夫君说的是真的。

当看到一身脏兮兮的衣裳进入自己的视线,长乐再也忍不住,很是急切地走进大理寺的衙门,半点也不嫌弃罗彦身上的脏,便投到了罗彦怀里。

两人先前虽然私底下也曾这样卿卿我我,但大庭广众之下,哪里这般开放过。

被戴胄和一干差役紧紧盯着,恢复了平静的长乐早就脸色羞红,埋首于罗彦怀中。而罗彦虽然号称厚脸皮,其实这个时候也有些羞涩。不过,总不能将尴尬都留给长乐吧,该顶的时候,还是得顶上。

“戴公,这几天劳烦你了。过些日子有暇,请来我府上畅饮一番。正好尝尝陛下赏赐的贡酒。对了,到时候也请你吃烤土豆。你做的那个实在太差了。”

临别之前,罗彦还不忘吐槽一番戴胄的手艺。

戴胄年长罗彦十多岁,此时看到眼前这个人,也有些唏嘘:“行了行了,改天有空,我便不请自到了。你以后只要别来我这里,便是对我最大的感谢了。”

向戴胄挥手作别,罗彦便扶着长乐上了马车,自己也坐了上去。随后,马车缓缓离开了大理寺。

不过,当到了自家府邸前边的时候,罗彦反而有些哭笑不得了。

门前赫然放着一个燃烧的正烈的火盆。当罗彦一脸疑问看向长乐的时候,只见大萝莉很是羞涩地说道:“我听人家说,出了事情回来,要跨过火盆祛除晦气。”

虽然对于这个答案罗彦觉得没毛病。可是,谁见过跨火盆需要那火焰有半人高的。这样一个跨步,下边还要不要了?

但是长乐毕竟是一番好意,总不能就这样让大萝莉失望吧。没办法,罗彦只好站在火盆前五六米的地方,憋足一口气,冲到火盆前三步,一个鹞子翻身将身体送过了火盆。

这般潇洒的动作,将长乐瞬间化身为迷妹。但见站在一边的长乐拍手叫好,罗彦脸上一黑:“记住了,下次火盆里别加这么多柴火……呸,没有下次,看我这个乌鸦嘴。”

主人回家,府中自然少不了迎接。此时中门大开,一干仆役悉数到了门前。而除了诚国公府的人,冯常一家子赫然在场。

看着罗彦走过来,冯常很是激动地拉着罗彦,眼泪潸然。

“兄弟,回来好,回来好啊。”

不说眼前的荣华都是罗彦带来的,冯常能够在贫困时资助罗彦,足见情谊之深。这会儿着实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但是看着罗彦身体无碍,精神也好,先前的担心便一扫而空。

“听说夫君被押送回京,冯大哥一家每日都来探看。”长乐适时补上一句,更显冯常的担忧。

“好了,大家进去再说吧。已经没事了。”看到这样和睦的场景,罗彦自然很是欣慰。至少自己不在的时候,府中也有人照料着。总算自己不是一个人。

长乐点点头:“早上我便吩咐后厨准备,就等着夫君回来,为夫君洗尘。待夫君沐浴过后,便在正堂开宴吧。”别看着长乐在罗彦面前时一副羞涩的萝莉样子,但处理起府中的事务,反而信手拈来,一点不见生疏。

听得长乐已经将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罗彦乐得自在。走到自己的屋中,仆役早就备好了热水。将一身的脏衣服脱下,躺在桶中,好不舒服。

不同于诚国公府的平淡无奇,长安城中不少的人家此时却有些异动。

要说动作最大的,莫过于先前那些将罗彦弹劾到恨不得其人去死的官员们。虽然明面上官员弹劾那都是国事,但谁不知道,这回这种过分的攻讦,绝对是有些人落井下石。

罗彦又不傻,吃了这么大亏,岂能不找回来。

好在这回罗彦是身无一官半职,一时之间想要找他们的麻烦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或许对这些人来说,还真是一个好消息。

而原本和罗彦有旧的人,也不得不思量接下来到底该如何和这个半点实权都没有的诚国公打交道了。不当官的国公,说实话在朝堂上半点话语权都没有。一切,真的都要看交情了。

不过,这一切和罗彦似乎真的是没有什么关系了。诚国公府一如既往的平静,即便有人打听,也只能得知罗彦每日里不是看书,便是和长乐公主花前月下,根本没有什么异样。

便是李世民,对于罗彦的反应也着实有些琢磨不定。

按照以往的经验来看,罗彦的平静,那就代表着接下来定然是有大波澜会袭来。对于李世民来说,还真的不是一个好消息。

唯有和罗彦一起喝过酒的戴胄知道,对于官职什么的,那都是过往云烟。

悟道娑婆说大明逍遥攻略好友会元的新书,欢迎大家品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