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四百一十一章 苏州士林的疯狂

(7#)

(不要碧莲的扑街小悟道再次宣传一下寄兴之作《龙凤错》。(**www.66wxw.net高速全文字首发,新笔趣阁**)天籁小说好了,继续去养病了。)

焚香祭拜,虽然说起来非常简单,无非就是将手中那炷香引燃了,很是恭敬地插到香炉里。

但做起来其实就没有那么容易了。焚香之前定然要沐浴。严格一些的还需要斋戒数日。更不要说这取香,持香,叩拜,祈祷,都有种种的说法。

似罗彦这般事急从权,已经是6家对罗彦极大的宽待了。

一个时辰以后,6敦义换上一身素服,走到罗彦的房舍中来,这才带着罗彦走到6家祠堂中。

6家是书香门第,但也未曾有四世三公之类显赫的名望。走进宽阔的祠堂,罗彦一眼看到从上往下摆了共七行灵位。

这样的阵势让罗彦一阵咋舌。要知道亡故的七代加上现存的一两代,少说也是传承了两百多年的家族了。像罗彦这种只知道祖上三代的人,委实有些寒酸。

6德明的灵位在倒数第二行,很容易找到。接过6敦义送来的香,罗彦朝着6德明的灵位很是恭敬地三拜,将香仔细插到香炉中,这才跪下又磕了三个响头。

简简单单的祭拜就这样结束。不过这足够让前来的6家族人衷心接纳6德明的这个权势显赫的弟子。

罗彦起身之后,很是客气地朝着一脸好奇盯着他看的6家子弟一拱手,便在6敦义的带领下,走到了6府正堂。

此时大房的人已经等候了许久。6敦信赴任的时候没有带走任何内眷,看着眼前一位妇人带着一个年轻的女子,以及两个十来岁的少年,罗彦的心情,不觉有些激动。

这四人他并非全然不识。因为其中就有一个,多年前他为之一夜鬓白的人在那里。

但养气多年,早已不是当初那个冲动的少年。强自按捺下心中的复杂,这才镇定地朝着那妇人拜道:“罗彦拜见嫂夫人。”

到这妇人点头应答,这才略微有些感慨地说道:“莺儿,好久不见。”

莺儿早就不是那个鬼精灵的莺儿。如今貌美如花,却平白多了几分清冷和成熟。听闻罗彦这样说,眼神中闪过一道光芒,随即黯淡,这才向罗彦一礼:“许久不见。”

虽然仅仅是一声问候,声音却饱含了无尽的颤抖。

强忍着内心的怀念,罗彦和6敦信的夫人叙话之后,便目送四人往内院走去,

而他,也怀着一些复杂的心情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休息了一夜,早起的罗彦,带着一干仆役到了6府的正堂。

6敦义早就在这里候着了。昨日罗彦临别前告知他有些礼物要送给6家,作为东主,6敦信哪里敢怠慢。何况,以为国公的礼物,想来也不会寒酸太多。

先是十来个大箱子,抬到正堂中央之后,罗彦扫视一眼正堂内的6家族人,最后盯着6敦义说道:“先师每每和我闲谈,都会感慨6家传承数百年而无一藏书楼。今日罗彦带来墨香居出产的书籍五千册,内中就有先师的所有著作,以充6家藏书之所。”

一句话就震慑了所有人。

乖乖,那是五千册,不是五千卷。

扬州有个吴家,虽然族中无一人出仕,但藏书万卷,名扬江南。当年6德明都曾去吴家借过书。

而如今罗彦一送就是五千册,那绝对上万卷的书啊,6家这回书香门第算是名正言顺了。

但惊喜还远远没有结束。

罗彦的第二件礼物,更是让6家人震惊。

“罗彦如今虽然仅仅是个勋爵,但每年也有资格举荐两人直接进入国子学受业。6家子弟,但有能够通过我考核者,便可以获得这两个名额。”

五千册书籍带给6家的是更为深厚的底蕴,而这两个名额带来的则是家族更加昌盛的希望。6敦义只想在这个时候,很是恭敬地朝着罗彦一拜。

这两份礼物,份量委实有些重。

而在正堂的6家子弟,脸上更是显露出疯狂的喜悦。进入国子学,等同于半步踏入了仕途。这样的好事,只引得他们用热切的眼神看着罗彦,内心满是跃跃欲试的想法。

但,罗彦的礼物还没有送完。

“最后一样,虽然仅仅是一句话,想来二兄听了之后,会更加高兴。我在苏州呆三个月,这段时间会在吴县建起一处墨香居的分号。便由6家来操持好了。”

6敦义只想晕过去。

太特么幸福了。

这回,罗彦送给6家的可是长盛不衰的保证。

墨香居是什么东西作为读书人他们都知道。虽然到如今依旧只有长安一家总号,但生意遍布天下那是迟早的事情。不想6家居然拔得了这个头筹。

那代表的不仅仅是大量的财富,还有朝中不少勋贵高官和皇室的庇佑。可谓大唐不亡,6家不衰。

罗彦看着恨不得以身相许的6敦义,心里也知道这个消息太过震撼。所以停了停,这才又说道:“还请二兄早些去做准备,毕竟,前期要做的事情太多。如果族中有值得托付的人,不妨将一些事情交给他们来做。”

说完之后,罗彦拱手一个罗圈揖,便离开了6家正堂。

总要留给这些人一些回神的时间。同时,到底该怎么分配罗彦给予的利益,也需要他们先商量好了。

罗彦离开之后,一些6家子弟便离开了正堂。接下来的商议,也轮不到他们插嘴。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内心的极度欣喜。

是个人都明白,这回他们6家只怕要一跃而上,成为江南顶尖的世家了。内心的喜悦,最好的表达方式,莫过于向其他人夸耀。

这是罗彦送给6家的,谁都抢不走。自然也不怕因为这个遭人嫉妒,之后遭到打击什么的。傍上了墨香居这艘大船,6家的崛起绝对是稳稳的。

吴县最大的酒楼。几个6家子弟相约再次痛饮一番。

“哈哈,不想诚国公居然这等重情义,居然将国子学的名额都拿来给了我6家。”

“是啊。虽然我等是没有希望了,但今年正明堂兄他们几个,定然是大有希望。我等好生用功,也许这三四年之内也有机会呢。”

“此后只怕谁要是不用功读书,便要彻底成为家族的弃子了。不过更值得高兴的是,墨香居居然会交由我6家掌持。乖乖,我刚才看到箱子里的书,就觉得如果早用墨香居的书作课本,我如今早就科考中举了。”

三五人兴奋地闲聊,却不知道声音早就让其他桌上的客人都听到了。

能来这酒楼消遣时光的,自然也不少文人雅士。先前听闻国子学名额的事情,大都不过是淡然一笑。不过是捷径罢了,不值得羡慕。但是当这几个6家子说起墨香居,顿时让这些人大吃一惊。

什么?墨香居居然把生意交给了6家,那岂不是说,墨香居是真的要在苏州开分号了。

则还可是了不得的大事情。

墨香居的书籍这几年一直是江南炙手可热的东西,从长安运来,不仅价格翻了一番,而且数量还有限。如果这几个小子说的是真的,那么江南的读书人就有福了。

有几个文士立刻忍不住走上前来,匆匆告罪,打断了几人的谈话,很是仔细地询问道:“几位小哥,方才你们所说的墨香居,可是长安城中售卖书籍的那个?”

6家几个少年原本被人打断了话头还有些不快,扭头一看,来人居然是吴县县学的夫子。虽然6家出个6德明,相当了不得,可是正因为如此,6家子弟在外言行便受到了相当大的辖制。

起身匆忙一拜,齐声说道:“当不得夫子告罪。方才我等所言,确实是长安城中的墨香居。”

“那不知让6家掌持墨香居是怎么回事?”这夫子继续追问道。

“想来夫子也知道,诚国公乃是墨香居的创办之人。而这位正好又是我家故去的大祖父的关门弟子。昨日这位贵人来到6家,告知要在吴县创立墨香居分号,正是由我6家代为操持。”

反正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不如痛痛快快说出来。

而那夫子听了这个消息,顿时大吃一惊:“什么,居然就在吴县?你说的么可是真的?”

知道现在,这位县学的夫子都有些不敢相信。原本以为在苏州州城创立分号,不想这位居然直接放在了吴县。

“我等哪里敢欺瞒夫子。如果夫子不信,尽管静候三个月。三月之后,便见分晓。”几个6家子弟略带些得意,孰不知这位夫子压根就没有注意他们的神色。而是喃喃自语:“居然是真的,居然是真的。”

而在一边支棱着耳朵旁听的食客,不少人在6家子弟再三确认消息无误之后,也顾不得继续吃饭,很是匆忙地往酒楼外头走去。

这个消息委实太过震撼了,如果不能第一时间与自己相熟的朋友分享,简直愧对多年来一起出入秦楼楚馆的友谊啊。

就这样,在所有人激动地口口相传之下,不过是短短三四天,整个苏州士林都知道墨香居要在吴县创建分号的消息。同时,那位传说中大名鼎鼎的诚国公,此时也身在苏州。

苏州士林,疯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