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11暴走的非颜

(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www.66wxw.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11章

每个人都瞪大了双眼,他们不敢置信的看着那道瘦弱的身体正将一个高大的男人压在地上猛揍,这个世界玄幻了?

那人被按到地上,脸上狠揍,看起来没有多少力所了拳头砸到脸上的时那可是一记记重拳,疼得他的脸都快要变形了

“你放肆,你敢殴打的长官……啊……”

“死女人,你放开……啊……”

“我不会放过你的……啊……”

“来人啊……啊……”

听到的,是那人的威胁声之后的惨叫声,慢慢的,变成了求饶的声音。

非颜一拳又一拳,白嫩的拳头上带血,看起来格外的渗人。

这里的骚乱引起了四周人的注意,上前将非颜拉开,扶起了教官。

而教官脸上全是血,看起来格外的渗人。

牙齿也被打掉了好几颗……他坐了起来,看着被顶着头的非颜时,愤怒的大吼:“打,给我打,打死算我的!”

“算你的?你配?”

这时,一道十分冰冷的声音传了过来,声音让四周的空气瞬间低了好几度。

所有人看到阎赫一身军装十分冰霜如不化寒冰的模样时,一个个低下了头。

目光,看向非颜时带着担忧。

她打了教官,这教官怎么也是军队吧?看来,她要有麻烦了。

看到阎赫的一瞬间,那教官立马告状,“司令,这个学员太不听话还殴打长官,您一定要狠狠的罚她啊!”

“长官?谁?”阎赫冰寒的目光扫向了他,那幽沉没有焦聚的目光如冰血无情的生物一般打量着这教官,“你是这些人的生活指导教官,谁给你这些权利让你训练他们的?”

阎赫的话一出,那人的脸色一白,而富家子弟们一个个哗然。

“他不是教官?日你大爷的,那么这些天在我们的头上作威作福算什么?”

“装得跟一个大爷似的,没想到是玩假的?”

“我就说说嘛,龙组下来的人怎么是这种德性!”

那教官的脸色变得十分苍白起来,他的身体不停颤抖着,脸上的脸色一瞬间消失。

阎赫挥手,有人上来将这像死狗一样的人直接拖离开来。

目光,盯着打人的非颜,阎赫的阴沉着脸,“你,出列!”

非颜慢慢的走了出去,一副漫不经心。

“为什么打人?”阎赫沉声的问着。

“看他不爽!”非颜十分直白的说着,那就理由,让周围的人们一个个黑着脸。

姑娘,你太直接了。

敢在阎赫的面前横,会吃大苦头的。

阎赫眯起了双眼,不知道是在生气还是在怎么。

这是,钱多多走了出来,标准的行了一个军礼:“报告司令,张雪有心脏病,非颜看她坚持不住才会请求教官让张雪休息,是教官语出侮辱之语在先,与非颜无关!”

一声心脏病提醒了阎赫,他的目光上下打量非颜,想到这个女人同样也有着先天心的心脏问题,虽然平时完全看不出来,不过说还差点忘了。

目光如x光一样将非颜上下在右一一的打量了很多次,确定她没有任何问题的时候才点头:“送张雪去医务室,你,破坏军纪,那边罚站一个小时!”

指着一边的树荫,阎赫的表情不像是开玩笑。

而别人也不敢说什么,一个个羡慕的看着非颜站在树下纳凉的模样,在烈日之下训练的他们也只有想想了。

阎赫双手背后,“从现在开始,贺少将亲自训练你们,为期三个月,这三个月期间任何人都不准退出去,你们进来的目的是什么我不说你们心里清楚,最后说一句,本营禁止闹事!”

说完,阎赫看了远处休息一眼的非颜一眼,阎赫大步的离开,而贺白则是完全明白阎赫的心思,也不理非颜,而是折腾着那些权贵子弟们。

到了午休的时候,几个小时,就能看到平时养得白嫩肌肤的贵族子弟们一个个红着脸走到了饭堂,钱多多坐在饭菜面前根本一点胃口也没有,她靠在椅子上,“非颜,你就爽了,哎,都快要晒掉一层皮了!”

“这才第一天吧?”非颜咬着筷子,目光看想着上午看到了训练,与她楚国的军队训练方式真不一样。

蛮有趣的样子。

“对啊,想到还有三个月,我就想死!”钱多多伸手搭上额头,跟所有人一样,根本没有力气吃东西。

非颜将饭菜推到她的面前,“快吃吧,不然下午没有力气训练,到时你会累得更厉害!”

“我没胃口!”

“没有胃口也要硬吃,不然到时吐也有东西可以吐!”非颜一本正经的说着。

“这么惨?”钱多多一脸的害怕。

“嗯,训练这事很正常,连吐个几天就会习惯,到时就好了!”非颜没有说谎,她也是经历过的,第一次训练的时候吃不下东西很正常,累到吐也很正常。

过两天,就习惯了。

钱多多见状,这才勉强自已吃下一些东西,不想到时连苦胆都吐出来。

左爱吃完了东西之后来就起身,要离开的时候她路过一个路口,感觉到背后好像有什么东西存在,她微微皱眉。

回头,目光看着某个方向。

她思考了一下,随后快速的离开。

越走,背后的气息更重,走到一个无人的地方之时,她靠在墙边,目光看向了某个方向:“都跟到这里来了,出来吧!”

这时,几道人影从暗处走了出来,是那教官跟几个长相凶神恶煞的人。

他们快速的走了过来,将非颜围在了正中间,那教官的头上包扎着大量的扎布,瞪着非颜的目光,他咬牙,狠辣一笑:“学员非颜,你涉嫌资料造假,跟我去接受盘查!”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非颜冷冷道。

那教官偏头,冲着他身后一个年轻女人说道:“小温,就是她,她的资料有问题,说不定是派进来的奸细!”

教官指着非颜,目光却看向了那个人性感美丽的年轻女人,女人双手抱胸,目光在非颜的身上打量了很多眼之后,她性感的五官露出一抹审视:“她?”

“对,她的身手很强,我不是她的对手,而且资料上面说她是非颜一个通过考核对的普通人,但是成绩表上却没有任何的相关信息,所以她很可能是别国派进来的奸细!”

女人的目光留在了非颜的脸上,考核是多严她还是清楚,而眼前的这个好像未成年的女人看起来……

想了一下,挥手,“带走,调查清楚!”

非颜本想反抗的,可是想到这里是他人的地盘,反抗不是明智的选择。

她不喜欢这里,很早就说过她不喜欢。

到时闹出了事闹别怪她!

非颜的手上被带上了手铐带走了,在一个昏暗的房间之中,非颜被按坐在了椅子上,头顶上一道晃眼的灯不停的照着,让她有些看不清眼前的人是谁。

“你叫什么?”

女人坐在了非颜的面前坐下之后淡淡的问道,随后好像想到了什么,她淡淡的自我介绍,“我温纤,代号龙蝶,是龙组的一员!”

非颜有些讶异了。

“我叫非颜!”

她的配合度很高,最起码现在不太想惹麻烦。

温纤翻着非颜的资料,看着上面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简历之时,她皱眉,性感美丽的脸上划过一抹思量,“你的资料十分的不全,伪造简历混入这里,我怀疑你是别人派出来的奸细,有没有话想说?”

非颜靠坐在了椅子上,目光,却看着那个教官,嘲讽一笑:“这里是你们的地盘,有什么话当然是你们说了算!”

温纤皱眉:“我们不会冤枉任何人,却也不会让敌人的奸细逃掉!”

“那你是因为这些资料而怀疑我是别国的探子的?”非颜耸耸望,哪怕手被铐住,她也不在意的搭在桌子上,目光紧盯着面前的美丽女人。

“还是说,他是你们的人,所以他随便说一句话你就相信?”

温纤的脸直接扳了起来,“你怀疑龙组的公平性?”

“在我看来,有这种人渣在,哪怕他不是龙组的,也同样抹黑了你们龙组的形象!”非颜沉下了笑容,她一本正经的,十分认真的嘲讽着。

那教官一听,立马露出一抹十分生气的表情,“你放肆!”

“我就放肆了,那又怎么样?是不是还给我安上一个放肆的罪名?”非颜根本不配合,对于这种事情一看就能明白。

这个温纤与那教官估计是认识的,两个人根本就是一伙的!

什么狗屁龙组,还没有奶奶的龙组好!

奶奶的龙组可是一个个都是精兵,而这个女人弱得要死,一点内力气息都没有,凭什么成为龙组?

能称得上龙组的只有奶奶的暗卫!

非颜不爽,十分的不爽,早就看这龙组不爽了。

拒绝配合的她一个人被晾在了那里,而温纤也没有动用什么激烈的手段,而是派人去证明一下她的来历,显然为人还是公平公正的。

在温纤离开之后没有多久,那教官走了进来,一脸唳笑,目光之中露出了狠辣的表情。

他挥手,两个大男人走过来伸手将非颜直接按到了椅子上用力的绑在上面,将她的手腕与脚都绑在椅子上,而那人却弯腰,十分危险又得意的笑了起来。

“知道吗?这可是电椅,不会致死,可是却能让你感受到十分惨烈的疼痛,惹了老子,就算不能弄死你也能让你吃尽苦头!”

拿着胶带缠在了非颜的嘴上,在非颜怒瞪的情况下他用力的按下了某个开头,强烈的电流从非颜的身体之中划过,她瞪大了双眼……

不好!

心脏一瞬间坚缩,好像受到了十分强烈的刺激一般,那疼痛入骨的痛楚从心脏处开始浮现,脸色瞬间一白。

心脏有问题的人不可以进行刺激性的事情,这种电流,简直就是心脏病的死敌。

如此强烈的电流从身体划过,要不是她的内力护住了心脏,那一瞬间,她的心脏就停止了。

目光阴狠的盯着面前的男人,双手握拳,身体因为电流失去了力量,而且最重要的,她的内力护住心脏之后内力无法均匀的游走全身。

现在四肢有些麻木,失去知觉。

那人伸手抚摸着非颜的脸,与她那阴狠的目光对上的时候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你的身上不会留下任何的伤痛,现在,这种痛苦好受吗?求我,只要你乖乖的求我,说不定我心情一好就会放了你!”

非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不服输的目光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他……

另一边的办公室之中,几个人恭敬的站在了阎赫的面前,阎赫抬头目光淡淡的扫了几人一眼,“任务完成了?”

“是,完成了!”

阎赫这才微微点头,伸手,将手里的一份文件扔到了他们的面前,“这是接下来的目标!”

“老大,你不参加吗?”温纤美丽的双眼之中流露出一抹淡淡的失望,不过很快就消失了。

“嗯!”阎赫咽了一声,不再多说什么。

而几人走了出去之后,温纤好像想到了什么,她叫住了一个看起来长相十分稚嫩的男人,“书生,帮我查一个人!”

前面抱着笔记本的书生回过头来,淡淡的点头:“可以,查谁?”

“非颜!”

书生的表情一瞬间阴沉了下来,“查不到!”

还没有查就查不到,温纤这下惊讶了,她想要说什么,可是书生却完全没有给她机会,“我早就查过了,她的资料不全,查不到!”

这是大实话,以前的事情一丝一毫都查不到。

可是温纤却想岔了,有书生都查不到的事情,那么那个女人果然是他国的奸细了。

把底细抹得一干二净,这样反而比较可疑。

温纤回到了审问室,看着里面一片血迹时,她的瞳孔一缩……

三具尸体早就不成人形,那是一下又一下撞到墙壁而造成了伤口,头骨全碎,整个头部都失去了原本的模样,看起来格外的血腥,恐怖。

温纤的脸色大变,瞬间离开……

龙组的成员包括阎赫在内有七人,贺白,书生,风侨,温纤,游侠,还有当初考核的负责人杨宁。

从阎赫的房间走出来的之后,他们伸了一个懒腰露出一抹疲惫的表情。

温纤快速的从远处跑了过来,“有奸细杀了我们的人,书生,将防御系统开启!”

“谁会傻到来这里杀人?”风侨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根本不太相信。

书生拿着笔记本开启的时候也有些疑惑。

对啊,这里可是他们的大本营,谁会来这里杀人?

“死了三个,手段血残,根本就是职业级的杀手!”温纤的脸色十分的紧绷,同时,也表示这不是开玩笑。

一个个的这才认真的了起来。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十分阴寒的气息从四面八方袭了过来,那是一种让人灵魂都会被吞噬的冰寒。

一道人影从暗处瞎间冲了过来,最开始针对的就是贺白。

贺白感觉到了眼前一花,伸手一挡的同时身体瞬间撞飞到了一边的墙上,他后背撞到了墙壁发出了十分沉重的闷哼声,凝神,就看到非颜的长发飞舞,一脸的冰寒,眼中,没有任何的情绪。

她的眼底没有情绪。

一丝一毫的情绪都没有,好像失去了意识的人偶一般。

伸手,扯起了贺白的衣领,伸手掐住了他的脖子……

一瞬间发生的事情,让所有人都反应不及,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拿枪对准了非颜,“举起双手来!”

非颜回头,没有一丝波澜的双眼之中划过的是血色,她的目光对准了温纤手中的武器时,她轻身一手,一手折到了温纤手腕之上,夺过了她的武器之后像是折柳枝一样折断的她的手,轻飘飘的,可是却是那么的残酷。

非颜的身上全是血迹,十分浓厚的血迹。

砰的一声,非颜的头一偏,完美的避开了子弹的轨道,手中的天蚕丝用力的缠上了温纤的脖子,目光之中那冰冷如无机物质般的眼瞳是幽沉没有生命的气息,也没有杀意。

有的,不过是战斗的本能。

她现在的模样十分的不对劲,那是没有灵魂的人偶在行动一般。

“非颜,放手!”贺白从地上爬了起来,冲着非颜开了一枪,眼中是一片认真的神色。

书生,风侨,贺白,还有杨宁,四人将非颜围了起来,目光担忧的盯着温纤那张红的脸,显然在思考着如何救也温纤。

非颜不理贺白的怒斥,一把扔下了温纤砸向了贺白,朝着杨宁冲了过去,一掌,重重的拍到他的身上……

枪声大起,就看到非颜那瘦小的身体如同灵活蛇类一样快速的在子弹中行走,这让几人全部惊呆了。

能完美的躲过子弹?怎么可能?

这根本就是怪物!

阎赫听到枪声时脸色一沉,他透过走廊看向了枪声传来的地方,看到一个瘦小的身影不停的轻闪的模样时,他的目光一沉。

快速的来到了混乱的地方,他的人全身受伤倒地,根本动弹不得。

而非颜一身是血的站在那里,愣愣的。

“你在做什么?”阎赫沉声问着,可是没有半分的回答声音,回答他的是非颜发出来的攻击。

非颜完全就是下了死手,手中内力的破坏力简直恐怖,侧过阎赫的脸砸到了他身后的墙壁,鲜血渗出来的同时墙壁也凹了进去。

没有回答,连一丝的表情都没有,怪异到根本没有神智。

阎赫发现了她的异状,冲着窗外打了一个手势,那里暗处,躲着一个人,正瞄准了非颜。

可是看到阎赫的手势时,他换了子弹。

阎赫侧过非颜的攻击之时他用力的将非颜按到了一边的窗台处,仅仅的几秒,那人看准了时机直接开枪,麻醉针就直接射到了非颜的后背。

非颜的内力震开了阎赫,同时,伸手拍向阎赫天灵盖的时候,她的身体直接软了下去,倒在了阎赫的怀里。

麻醉效果十分的迅速,阎赫看着倒在怀里的非颜时,他的眉头久久未舒展。

扫了地上痛苦倒地的一群人,眼中一片的冰寒。

非颜的呼吸十分的平稳,原本受伤的风侨又不得不带伤替非颜检查身体,阎赫觉得她的模样十分奇怪,猜测会不会又是毒发了。

拿着检查报告坐在那里看着,风侨与贺白所有人都是一样,一个个的咧嘴鼻青脸肿的。

“她的身体没有异状,而且也没有出现上次的情况,所以不是毒的问题!”伸着手臂让医务官给他上药,风侨疼得抽风。

脸也不停的扭曲着。

“她这到底是怎么会回事?无缘无故的就暴走,简直了!”风侨心里越想越气,白白的被揍了,他能说什么?

“她的力气有诡异,不过看起来近身格斗能力不强!”这时,房间之中,另一道低沉的声音起了起来。

游侠是龙组之中唯一远程狙击的人物,平时很少露面。

“咦?她的身上有电击过后的伤口?一个心脏病人被电击,不死都是奇迹!”风侨看着报告,突然瞪大了双眼,天知道她的心脏可是有问题的,可是身上有电击过后的痕迹……这还能活着?没出事?

听着风侨的话一瞬间就严肃了起来,阎赫的眼神变得十分的冰寒恐怖起来,“电击?查!”

温纤的心一瞬间冷凝了起来,双唇轻轻的挪动,最终,她说了出话:“老大,她的资料连书生都查不到,我怀疑她是别国奸细,所以审问过一次,不过没有对她逼供过,更没有用过电击!”

啪的一声,阎赫的脑中的某个弦瞬间断裂,“谁给你的权利让你审她的?”

“她的来历……”

“她的来历是我的隐瞒下来的,有意见?”阎赫双眼划过一抹腥红。

温纤抿抿唇,低头:“没有!”

“没有意见就滚出去!”阎赫冷声的轻斥,让温纤的眼睛瞬间浮现了雾气,她不敢还嘴,只能起身,慢慢的离开。

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显示,他们的老大或许对这个女人上心了。

不,应该说是女孩儿。

从未发怒过的老大却因为一个女人而对自己人发火了……

沉睡中的非颜不知道,此时的阎赫正皱着眉抚摸着她的脸,好像他明白了什么不该明白的事情,眼中那一划而过的柔情让他的表情变得可外诡异起来。

睡梦中的非颜睡得不安稳,她感觉自己回到了楚国,眼前所见到的是战火,大陆上四处蔓延的战火。

她的亲人们一个个站在了权利的最高点,成就了一方霸主。

而她却消失在他们的生命之中,好像从未出现过,他们也不知道有她这个妹妹,有她这个女儿。

好像被他们舍弃了一样,不再记得她,也不再记得关于她的任何一切。

心,无法控制的窒息着,一想到她或许在那个世界早就完全没有了痕迹,她的心就痛得无法呼吸。

泪水,从眼角划过,那晶莹的泪水一颗颗滑落,重击到了阎赫的心上。

那种说不出来的疼痛与窒息感也在他的心脏处浮现。

她那么的强大,面对困难也没有见她哭过,现在,她梦到了什么吗?

所以才会哭得这么的伤心。

鬼使神差的低下头,轻吻着她眼角的泪水,将她的眼泪吞入腹中,那苦涩的味道在口腔之中慢慢的萦绕,久久的无法消散。

伸手,轻捧着她的脸,目光紧盯着她的唇,被诱引一般的低下了头,轻轻含住,慢慢的吮吸。

第一次,他生起了**。

一种想要狠狠疼爱她的**。

阎赫轻抚着她的唇,微微的红肿,可是更加的诱人。

他的目光一眯,猛得起身,离开的她的病床,直接走到了外面。

外面,所有人都站在那里,阎赫冰冷的扫了所有人一眼,“从现在开始,她就是你们其中的一员!”

这是命令,不是商量。

“她的能力很强,有这个资格!”贺白十分直白的表示着他的意见,四年前,他就输了,四年后,他不是打不过她。

他是心服口服!

书生那张娃娃脸一本正经的抬了起来,“我查不到的人,来历神秘,危险未知!”

“无碍!”阎赫不在意,他看上的东西,就是绑也要绑在身边。

“我是没有意见的,不过等她醒了就问问为什么会暴走,要是时不时的来一下,我的小命就没了!”风侨顶着一张青紫的脸,疼得他不停的抽气。

“我同意她的加入,从她那种反重力的一系列行动看来她很怪异,不知道能不能教我们?”游侠感兴趣的是非颜的有力,这种明显不符重心引力的动作可是十分的奇怪。

“以后再说!”

阎赫见状,砰的一声关起了门,不再多聊什么。

非颜醒来的时候发现她正躺在一个男人的怀里,又是的阎赫这个老男人。

她皱眉。

不太适应跟一个老男人这么亲近。

挣扎着要起来……

“别动!”

阎赫不耐烦的声音淡淡传来,估计是休息不够,所以语气之中有些被打扰的愠怒。

“放开我!”非颜挣扎着。

“我不喜欢重复同样的话!”阎赫的语气十分的霸道,紧紧的将非颜抱在了怀里当成了抱枕,目光之中是难得放松,舒适。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