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22阎赫唯一能碰的女人

(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www.66wxw.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22章

“嗯!”阎赫的表情十分冷淡,走到了公仪雪的面前,神情自若,与平时没有两样。

“你都很多年没有回去了,有时间回去看看吧!”公仪雪轻叹,眉目之间划过一抹淡淡的忧愁。

她所爱的人过了这么几十年依旧没有得到,他的心中一直还是楚容珍,一直以来都是她占了那人心中的所有的位置。

知道回不去了,所以他死心了。

那颗死了的心却也不会爱上她,只是把她当成了一个重要的亲人般的存在,也只是这种存在。

对外她是赢氏集团的夫人,可是实际上亲眼见过的人才知道,她与他一直走在不同的道路上罢了。

“有空再说!”阎赫不想谈这个话题,目光,看着赢珍珍伸手拿着叉子拿一把扭曲一把的模样,微微皱眉,“她也没有变,还是一样不会控制自己力道!”

“嗯,这是你父亲的那种体质,无法控制!”公仪雪无奈的轻叹,正因为这种怪力,所以才会不放心她离开城堡,只能把关起来,无法与外界的人接触。

不会控制力道只会被人当成都怪物。

“坐!”公仪雪走到一边坐了下来,示意阎赫坐。

而一边的纳兰齐与轩辕齐墨有些疑惑的看着阎赫的表情,对任何人都没有一个人情绪的他此时对着眼前这位美丽的夫人露出了一丝难得温柔,除了非颜那丫头之外他是对第二个给予了一丝的难得的温柔。

当真少见。

她是谁?

阎赫坐了下来,目光,淡淡的盯着非颜的侧脸,看着她与赢珍珍一起说说笑笑吃着东西的模样也微微的柔和了几分……

公仪雪也顺着她的目光看到了非颜的存在,脸上同样露出一抹怀念。

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那个女孩手腕上的银环是楚容珍曾经戴过的。

而且她姓非,这是一个极为罕见的姓氏,身体之中又有蛊毒……

真的是孽缘!

穿越时间,还能与那个让她又恨又敬佩的楚容珍有了联系,真的很怀念。

“那个女孩儿,是你的人?”公仪雪试探性的开口,语气是十分的温暖,她与以前的气息有了很大的改变,或许因为这个女儿的存在。

当年跟着赢仪一起跳下悬崖之后,醒过来的时候就是这个世界了,什么也不懂什么也不会,肚子里还有了女儿的存在,她十分努力的要活下去,可是初次来到这个世界的她想要活下去十分的困难。

什么也不会,什么也不懂,被人贩子拐进了夜总会生活过一段时间,还好她身上原本就有的蛊虫也跟着她一起来到了这个世界,控制了其中一个好色的男人为自己所用才慢慢的得到了钱,得到了学会融入这个世界的能力,平安的生下了女儿……同时,也从电视里看到了赢仪。

跟她一起来到这个世界,一年的时间不到就开始打下了一方天地,也是因为这样她才能找到他。

赢珍珍,这是他取的名字。

或许是为了纪念那个女人,但是她没有拒绝。

楚容珍,这也是她曾经的名字,也算是一种纪念。

阎赫微微点头,不想多谈关于她的事情,反而回过头淡淡轻问,“那个人就在附近?”

公仪雪一愣,表情有些为难,“赫儿,对于我来说不管你们是不是我亲生的,你都把你们看成了是我的亲生孩子,他的性格本就如此,从我认识他的时候就是这般,他的世界之中只有强者为尊,所以……”

“我明白,但是我不会原谅他!”阎赫打断了公仪雪的话,目光之中是十分的不悦,好像想起了十分模糊的记忆,久到他早就记不清了。

“对了,柔儿也来了,你们也很久没有见过了吧?”公仪雪转换了一个话题,每次说到这件事情的时候总会不愉快,这两父子的心结根本无法解开,哪怕是她也无能为力。

说到公仪柔的时候,公仪柔正好从外面走了过来,她看到阎赫的时候美丽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大步走了过来,“二哥!”

阎赫淡淡的点头。

冷冷嗯了一声。

“好久不见了,你最近还好吗?”公仪柔的脸上有些激动,与这前那温婉或冰冷的气息相比,此时有些几分率真。

正在吃东西的非颜静静的看着公仪柔的笑脸还是阎赫坐在那里与两人交谈的模样,他虽然没有笑,可是非颜却敏锐的发现他的表情此时十分的愉悦。

或许在一起时间久了,她现在有些能读懂阎赫冰冷情绪之下的表情。

此时,他的事情绪是放松的。

“珍珍姐,你们是兄弟姐妹,怎么姓氏都不一样?”非颜好奇的问了出来

坐在非颜身边的赢珍珍扫了一眼,不在乎的偏偏头,“嗯,他们都是被我爸妈收养的,我上面有大哥,阎赫是我二哥,那是我三姐公仪柔,她跟着我妈姓,两个哥哥在小时候被我爸收养,而三姐是我妈收养的!”

非颜这才了然的点点头,“阎赫跟你爸的关系很不好?”

赢珍珍的表情一僵,十分难看的皱着眉头,“嗯,非常不好,以前的时候二哥是我爸最得意的孩子,不知道为什么两人突然就是翻脸成了生死仇人,二哥他十年都没有回过家了,而我爸也不准提起他!”

“原来是这样!”非颜的眼中有些好奇,难怪阎赫看到自己父亲的时候会那么的憎恨。

两父子之间看来是有仇了。

“小颜,吃这个螃蟹,味道很不错,很甜!”赢珍珍将一只很大的螃蟹掰开之后分一个半给非颜,做为一个吃货愿意分享出食物代表着就是认同了这个朋友,是友好的证明。

非颜微微一笑,表情十分的柔和。

看着她的笑容就好像一道浅浅的暖阳照了过来,不会刺眼也不会冰冷,是一种舒适的温柔。

赢珍珍看着她的笑容愣了愣,好半响才回过神来。

她的笑容轻轻勾唇,那种温软的笑容根本就不会出现在阎赫面前,他看到那一抹笑容的时候,心中升起一种他也说不上来的怪异滋味,哪怕公仪柔正跟他说话,此时他也没有心情听下去,所有的注意力都被她的那个笑容吸引走。

公仪柔久久得不到他的回答,目光,顺着他的视线看向了一边的非颜,公仪柔微愣,柔柔轻问,“二哥,那位叫非颜的小姐是你的熟人?”

阎赫没有回答,反而是站了起来,脸色猛得一沉,大步走到了非颜的面前伸手冲着她的后退就是一拍,疼痛非颜到嘴的一口螃蟹瞬间喷了出去,她回头,怒瞪:“你他妈干什么?”

阎赫伸手拿起了她边中的螃蟹用力一扔,脸色铁色,“你的手不想要了?我说过再让我看到你吃这种东西的话别怪我不客气!”

“阎赫,你有完没完?我不就是吃个东西,哪里招惹你了?”非颜的火气真的上来了,这个死人明明在别人的面前十分的柔和放松,对着她就像是死了爹妈一样,怎么的?胡意来吵架的?

无视心底的不悦,非颜单方面的就认为阎赫绝对就是看她不爽。

阎赫拧眉,不太明白她的怒气干什么这么重,冷冷的盯着她,目光之中全是冷酷,“不准吃!”

“你凭什么管?”非颜抑着脖子高吼。

“就凭你是我的女人!”阎赫被她的语气一激,声音也瞬间拔高。

这一嗓子吓得在场不少人直接喷了。

阎赫当众吼了出来?他的女人?

纳兰齐与轩辕齐墨两人本来事不关已的喝着茶,听到阎赫一声高吼瞬间喷了对方一身的茶水,放在平时绝对会闹起来,可是此时两人不过是瞪大双眼没有计较,反而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一般看着阎赫。

公仪雪伸手捂唇,眼中惊讶。

而公仪柔则不敢置信。

赢珍珍更绝,咬着一只香辣鸡腿愣愣的看着阎赫,以为自己看错了,伸手揉揉搓眼睛,辣椒油瞬间入眼中,辣得她整个人猛得站了起来,脚踢到桌子摔到了地上,爬着跑到了洗手间……

阎赫后知后觉,脸色更加的阴沉起来,不过耳尖却出现了一抹可疑的红。

非颜根本没有发现也不会发现,她生气的放下手中的筷子一拍,“你的女人?他妈我从没有看过谁的女人刚刚开刀住院不到一个星期就派出去做事的,是奴隶还差不多!”

说到这件事情她就生气,她完全没有被当成女人一样看待吧?

他阎赫的眼里,根本就没有男女之分,典型的有用和无用之分。

阎赫愣愣的,“你伤口裂了?”

“要是因为你伤口裂了的话,我早就掐死你信不信?天天青菜白粥的,我就是养一个月都好不了,别人的女人都穿金戴银吃山珍海味,我他妈跟了你天天青菜白粥?”非颜气呼呼的,对于阎赫的不满在场发泄了出来,也根本懒得在意还有没有别人在,反而她就是一肚子的气没处发。

公仪雪的嘴越张越大,天呐,这两人根本就是打情骂俏吧?

赫儿的性格天生冷情又霸道,虽不是赢仪所生,可是的性格与他极为相似,再加上后天的教导,对于这个义子的性格多少有些了解。

他是天生冷情,也不太懂男女之情。

现在看来……

阎赫被非颜吼得一愣一愣的,在他的眼里就好像是宠物炸毛正在向他撒娇一般。

“海鲜与油腻的食物伤口的恢复不好,不能吃!”

暴怒中的非颜猛得一愣,她没有想到阎赫不准她吃的海鲜跟肉的原因在这里,不是不准她吃,而太油才不准她吃。

“你早说啊!”非颜都快被气笑了,一句解释的事情憋着不说,谁又知道是怎么回事?

而且那力道,简直就是恨不得一巴掌拍死她似的,就不知道手轻点?

阎赫皱眉。

他没有解释的习惯,从小到大的生活也没有学过要怎么跟别人的解释,他所知道就是强大,努力的强大,绝对的强大。

而强大的人是不需要解释的。

非颜没好气的瞪着阎赫她拧眉的模样,觉得跟他说话也有些胃疼,半天憋不出一个字,真的特别纠结。

她回头,不想理阎赫,挑开海鲜用筷子夹着肉片就要吃……

阎赫坐了下来,伸手,拿过了她面前的盘子,非颜正要生气的时候阎赫拿着筷子把菜里面的蒜与姜都挑出来,一本正经的夹着肉递到了她的面前,“蒜,姜,洋葱,这些燥热性食材都不可以吃!”

“一点点有什么关系!”非颜张口恶狠狠的咬下,吃个饭都这么麻烦。

“一点也不行!”阎赫拧眉,冰寒的坐在那里像个冰块似的,可是却又耐心的将菜中的蒜与姜等配料挑得干干净净才扳着死人脸喂食,那模样怎么看怎么怪异。

但是熟悉阎赫的人却明白,此时他的表情早就温柔到诡异的地步,简直就是天降红雨了。

别说喂食了,阎赫这死人根本就是连碰都不想碰女人。

纳兰齐与轩辕齐墨对视一眼,随后,淡淡打趣,“阎赫,我们什么时能能喝到喜酒?”

纳兰齐开口的一瞬间引起了所有人的好奇,一个个瞪大了双眼,目光之中全是好奇与震惊。

阎赫一愣,目光之中有些愣愣的,从未想过这件事情。

结婚?

这是从未想过的词语,对于他来说没有必要也没有兴趣的一个词汇,可是现在……

非颜同样一愣,心中划过一抹淡淡的异样,她咬着肉咕噜一声的吞了下去,脸上也有点些微弱。

她不太明白为什么会有这种异样的情绪,只是觉得有些陌生。

头顶上阎赫那十分锐利的目光一直火辣辣的盯着她,她得这种目光太过侵略性,就移开了视线,撇撇嘴,“切,谁要嫁他啊,万年不化的冰块,迟早被冻死!”

非颜的话一出,四周的空气温度以十分恐怖的速度降了下来,阎赫手中的筷子硬生生的被他折断,目光之中掀起了一片的暴风雨,隐隐,雷电交加。

“你不想嫁我?”阎赫一本正经的问着,而且是用一种十分冷冽的语气问着,仿佛她的的语的敢刚刚刺痛了他,此时,他正在生气。

而且是十分的生气。

非颜也不知道为什么有够感受到他的情况,明明就是一张死人脸,可是她却感受到了他的生气。

翻了一个白皮,“拜托,你跟你又不熟,干嘛要嫁给你?”

啪的一声,阎赫将手中的筷子拍到了桌子上,身上渗出了十分危险的气息,“我再说一次,你是我的人~!”

像是在警告一样啊,阎赫一次一字的说着。

特别加重了‘你是我的人’这几个字。

非颜一时语滞。

对,是他的人。

为了活下去,所以把自己卖给了他。

所以这话没有错。

想到这里,非颜闷闷的偏过头,不再多言,反而独自生着闷气。

阎赫看着她乖巧的模样,冷酷的眸光轻闪,伸手,僵硬的抚摸着她的头,也十分僵硬的吐出一个音节:“乖!”

砰的一声,两道瓷器破碎的声音传来,端着杯子的公仪柔与公仪雪两人听着阎赫那冷硬的温柔,生生的打了一个寒颤,手中的茶杯掉落摔到了地上,也惊了非颜。

非颜的脸一瞬间变得通红,习惯了这个老男人的冷酷之后发现这种怪异的温柔让她觉得十分的害臊,脸上火辣辣的,心脏也开始不规则的跳动了起来,而且跳动的频率也开始变得乱起来。

她不适的微微皱眉,伸手,轻轻的抚摸着异常跳动节奏的心脏,眼底划过一抹不自然。

她咬唇。

“小颜,你干嘛?生病了?”赢珍珍从洗手走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块毛巾,正好看到非颜那红透了的脸时,她立马跑了过来,拿着毛巾放她脸上,“好烫,快点,还是凉的!”

非颜伸手接过毛巾,因为赢珍珍这不解风情的一闹,她更加的尴尬了。

阎赫的目光一直看着自己的手掌心,掌心之中还留着那淡淡的触感,是一种让人留恋的感觉。

抬头,冰冷的目光静静的看着一边的赢珍珍,“你,过来!”

“干嘛啊!”赢珍珍不开心的撇撇嘴,可是身体还是乖乖的走到他的身边。

阎赫认真的看了她一眼,伸手,放到了她的头顶……

这一眨间,赢珍珍等人一瞬间死寂,不敢置信的看着他的动作,要知道他讨厌女人到了任何人都不可能触碰的地步。

可是此时,他正摸着自己妹妹的头。

赢珍珍的脸上瞬间就僵硬了,她瞪大双眼结巴:“哥哥哥……先先先说清楚,不是我主动碰你的……不准摔我!”

对于赢珍珍来说任何哥哥的抚摸都是亲近的表情,唯独这个二哥的触碰就是要人命。

阎赫抚着赢珍珍的头,一瞬间脸色变得格外的不好,他猛得拿开了手,大步就朝着洗手间走去,随后,就传来了水流的声音……

目光,瞬间开始变得不一样起来。

看着非颜的目光之中满是复杂……

非颜不太明白,这阎赫又发什么神经了?

“切,我就知道,这怪病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好!”赢珍珍伸手摸了摸头顶,长这么大这个二哥从示碰过自己,更加说是主动触碰了,虽说怪病没有好,可是还是第一次感受到他的触碰。

莫名有些感动。

不知道过了多久,阎赫全身上湿透了才走出来,拿着一条浴巾擦着毛发,目光静静看着轩辕齐墨与纳兰齐两人,“还没滚?等着吃晚饭?”

两人这才拍拍卖屁股的站了起来,眼中划过一抹幸灾乐祸,阎赫啊阎赫,你的克星也算是出现了。

好自为之吧!

两人该拿的东西拿到手,林氏重工决定三人平分,接下来还有事情需要处理,所以纳兰齐两人也没有介意的走了出去,接着处理后事。

阎赫坐到沙发上面明显全身都重新冲洗过一次中,露在外面的皮肤还十分的红,明显是十分用力的刷过。

非颜的看着他的模样,偏偏头,“这是什么怪病?难不成这病还看人来的?”

公仪雪慢慢站了起来,微微一笑,“小颜是特殊的,到目前为止,你是唯一一个可以接近他的人!”

“那你们这些亲人也不行吗?”非颜眼中一阵疑惑,完完全全就是想不明白。

公仪雪看着她的表情,扫了一眼坐在一边沙发看着手中资料的阎赫,然后眼中划过一抹担忧。

这个儿子不懂感情,可是看非颜这边好像也不是太开窍的模样。

“不行,所以只有你一个人是特殊的!”公仪雪的目光一直盯着非颜的表情,想从她的脸上发现一些类似小女儿家的情绪,可是公仪雪失望着了,她的脸色是有了改变,可是不是害羞与兴奋,而是一脸倒霉的模样。

原来是这样,当初第一次见面之后就一直追着她不放的原因就在这里啊!

因为不能碰别的女人,发现了一个触碰而又不反感的存在,所以因为好奇心所以才会紧追不舍。

这就是原因。

非颜想不明白,如果原因是这样的话,那么她的心应该很轻松才对,为什么反而闷闷的,有什么东西堵在那里一样。

这又是怎么回事?

非颜的脸上露了一抹不太开心的情绪,她也说不给自己是什么感觉。

拉下来的她的情绪一直不好,一直一直都不好,看到阎赫的时候就会忍不住的想要生气,可是又不明白为了什么生气了。

下意识的避开阎赫,她独自一人闹着脾气,这让阎赫根本不明白她这是怎么了。

生气的时候非颜却早早的跑去了圣德学校,她因为受伤请假了好几天,还有很多的东西需要学习,不然完全听不懂老师在说些什么。

大门口,非颜满意的看了一眼身上的中长裙,晃了晃头,嗯,果然这样比那什么不过膝的校服好多了。

非颜那怪异的打扮引起了不少的注目,一个个看着她的校服,露出一抹惊讶的表情。

就这样进去的话,会被拦在外面吧?

可是校门口的老师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随后就放行。

上面早就打招呼,这个学生的事情都别怪,无论她做了什么都不用管。

“喂,前面的学生,你怎么搞的,穿着这种裙子来学校,哪个班的?”

在非颜走进去的时候,她的身边远处一道尖锐的声音传了过来,一位打扮十分性感的女老师走了过来,她抱着一些课本目光看着非颜那美丽优雅的小脸,眼中划过一抹疑惑。

什么时候学校有这种学生了?她怎么不知道?

“教导主任!”

不少的学生打了一个招呼,弯腰,表情有些严肃。

这个性感的女人是一个星期之前新上任的教导主任,看起来年轻又性感,很难与那种刻板的教导主任形象重合在一起。

她来的时候非颜正好请假……所以她不认识非颜,觉得她十分陌生。

非颜淡淡的扫了面前的女人一眼,伸手勾了勾耳边的发丝,“我的事情有人跟学样申请了,主任有意见的话麻烦自己去看看申请资料!”

说着,她头也不回的离开。

她那霸气无视的模样让不少的学生都露出一抹讶异,敢违抗教导主任的都是一些家势业大的权贵还有一些校霸小混混等人,他们也派人查过她的来历,都是查无此人,十分的神秘。

也有可能是一个普通人……

目光,看着非颜那干净利落的背影时露出了玩味。

教导主人杨柳气冲冲的看着非颜完全不给她面子的模样,气得跺脚,然后恶狠狠的离开。

看着她扭着腰离开的模样,那些学生们一个嘴角都露出了一抹冷冷的笑容。

这个年轻的女人能爬到这种地步本以为是一个很厉害的角色,或许不是这般吧?

在这个学校之中……

算了,或许来了一个有趣的玩具。

纷纷散开,齐齐的回到了教室。

非颜所在的教室三年d班并不是尖子生的班级,而是权贵聚齐还有一些特殊生的所在的班级,有像李丽娜兄妹一样靠学金进来的人,也有一种有着特殊技能的人,而尖子生们则是真玤的精英,完全精英式管理。

而这个班级完全就是放养式管理,十分不同的教学模式。

非颜也问过为什么,张雪给她的答案就是:每个家族都有一个十分优秀需要继承家业的,人也有不想继承家业只想悠闲生活的人,所以就形成了两种管理的方式。

张雪的表情有些奇怪,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表情明显不对,让非颜也看出一些什么来了。

就像太学之中,有优秀的嫡子庶出,也有纨绔子弟,两个根本水火不容,原因就是因为理念不同,互相看不顺眼罢了。

“小颜,你的伤好了?”张雪一进门就看到了非颜,惊喜的瞪大双眼,猛得就扑了过来。

伸手一把搂住张雪的身体,非颜微微一笑,“小心点!”

“嘿嘿嘿……不是看到你开心嘛!”张雪的目光看到了非颜头上的发簪时,她瞪大了双眼,“你你你你……你就这么戴头上?”

伸手摸了一下头上发簪,非颜的眼中划过不解,“发簪当然是戴头上,不然放哪?”

张雪无语了。

这可是几千万的东西,哪有人随随便便戴头上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