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33怪异的一族

(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www.66wxw.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33章

非颜手中手术刀轻轻的握在手中,然后警惕的盯着面前这个女人,不语。

女人看了一眼她的袖子,伸手,轻轻的按住,食指放在非颜的唇,“嘘,放心,我不是你的敌人,正巧,我也是来救人的!”

“救人?”非颜的脸上全是警惕,并没有因为此而放松。

反而更加的警惕起来。

面前这个看起来很年轻的女人看起来十分的危险,还是一种怪异感。

“嗯,救人,这里可不止你的朋友,还有我的族人在里面,怎么样?要不要联手?你是外来人所以这里根本不熟吧?”小烟轻轻的说着,语气倒也是真诚,毕竟敌人的敌人可就不是敌人了。

虽不能成为朋友,可是互相利用一下还是可以的。

非颜认真的想了一下,随后,她偏偏头,认真审视了面前的女人一眼,伸出了手:“非颜!”

小烟听到她的自我介绍有些惊讶,随后微微一笑:“我是烟阁,是一位祭司!”

祭司?

非颜微微眯着双眼,“那些土著人,你是那一族的人?”

“怎么?不像?”烟阁微微偏头,美丽的双眼之中露出了淡淡的笑容,温软的模样让人根本无法产生戒备。

“你看起来跟他们不太一样!”非颜上下打量了一眼之后然后做出了一个对比。

那些落后像是土著人一般的人类跟眼前这个叫烟阁的女孩看起来根本不太一样,从感觉上就不像。

“如果以后我们能成为朋友的话我倒是可以跟你分享一下我族的事情,不过现在不行!”烟阁走到了非颜的面前,低头,伸手指着某个方向,“那里是大小姐南门雪在的地方,刚刚不久带进来的男人就是被关到她住的地方,昨天也有抓进来三男一女,不过他们是分开关的,应该跟我族之人关在一起……”

听着烟阁的话,非颜思考了一下,还没有问出想问的事情之时,烟阁主动开口,“今天是在大小姐的生辰,晚上会有宴会,到时会是下手的好时机!”

“我明白了!”

非颜这才点头,耐着性子等待……

烟阁与她聊了一会之后就离开了,晚上宴会开始的时候她回来了,冲着非颜招手示意她过去,“等下你跟我一起伪装成侍女进去,到时咱们分头行动,我找我的族人,而你可以自由行动!”

“好!”

烟阁好像想到了什么,表情一瞬间变得格外危险起来,她眯起了双眼,“不过非颜,有一件事情你要记住,不管等下发生了什么,不要对我的族人下手,否则就是视为敌人!”

非颜微微一愣,点头:“如果他们主动针对我,那么我也不会客气!”

“好!”

两人达成了一个极为简约的约定,随后,伪装成侍女快步的走入了族长所在的竹楼。

里面轻歌曼舞,所有的装饰与打扮十分的复古,如果不是清楚的明白这里是哪里,有时非颜都分不清她现在在哪里。

低着头,小心绕过行人与护卫,她偷偷的,小心的,一间一间的房子寻找着阎赫的身影。

阎赫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他手腕上的铁链,目光之中一片冷静,偏头,紧盯着面前想要触碰他的女人,目光凶狠而又毒辣,那种目光也震惊的南门雪,想要触碰他的手停在了半空之中,然后收回了手,目光之中是淡淡的不悦:“我说过,只要你乖乖的做我的男人,你我成亲之日本小姐会放了你的同伴,如果敢给本小姐难堪,那么你跟你的同伴一个也活不了!”

阎赫的目光一直都是十分的锐利,他冷冷的看着眼前的女人,满脸肃杀。

半嘲讽的开口,“休想!”

南门雪猛得站了起来,挑了挑眉,挥挥手,“来人啊,把人带进来!”

这时,两个护架着一个全身是伤的男人走了过来,那个男人就是杨宁,杨宁看到阎赫的一瞬间脸爸瞬间大变,“老大,你也被抓了?死女人,放我了老大!”

“吵!”南门雪皱眉,这是,一个护卫一手抓住杨宁的头用力的膝撞,让杨宁痛得扭曲,嘴里面的鲜血也更多了。

残暴而血腥,很明显,杨宁被他们动用过私刑。

南门雪高傲的扬了扬头,目光紧盯着阎赫那生气的模样,眼底是一片的冷嘲:“本小姐的脾气不好,不管你愿不愿意都必须娶本小姐,成亲之日我会放了你的同伴,要是有什么异动,就别怪我对你的同伴不客气,这苍山最不缺少的就是人命!”

南门雪冷冷的离开,留下了杨宁跟阎赫两人。

杨宁趴在地上半天动弹不得,阎赫见状,伸手扶起了他,“没事吧?”

杨宁露出一抹笑容,“没事……嘶,这些人下手真狠……而且能力又高……一个个手拿冷兵器却能碾压我们龙组……老大,我们是不是掉怪物窝了?”

他还好心情的开了开玩笑,不过说的也是事实。

他们四人身上可是有不少的武器炸弹,可是遇到这群拿长刀长剑的人之后却根本不是对话,仅仅几个照面就落败被俘,想着还真是丢脸。

被带来这里之后才发现,这里面有一个庞大的树庄,时里生活着几千上万的族人,女人们一个个古代女人的装扮,而男人们则是个个能力高强,而他们这些原本属于强者的龙组瞬间就成了最弱的存在。

“从他们的生活习惯来说应该就是轩辕齐墨说的隐世一族,确定很强!”阎赫平淡的说着,目光之中没有太多的情绪。

杨宁坐了起来,想了一下,“老大,非颜在哪?你们是一起被抓的?”

“不是,她在外面!”

“噢,那就好!”杨宁这才松了一口气,这群怪物般的人估计也只有非颜对付了,只是一人之力也根本无法对抗这么多人,估计很麻烦。

“他们说抓了三男一女,那么还有谁没被抓?”阎赫突然沉声问。

“书生逃了!”

“嗯!”阎赫的表情微微松了一点,书生逃了那么得救的可能性稍微大一点。

“老大,接下来咱们要怎么办?”

阎赫微眯着双眼,“等机会!”

“好的!”

非颜在外面乱绕的时候正好看到了两个护卫带着一个全身是血的男人从拐角处走了出来,四周没有藏身的地上,她的心微微一紧,然后神情自若的低头,小步走着了过去……

正好擦身而过的时候,一道男声响起,“站住!”

非颜与那两个护卫都停下了脚步,没有办法,非颜也只能转身,学着那两个护卫标准的行了一礼,“见过护卫长!”

司徒重锦的目光打量了杨宁与两个护卫一眼,最终目光放到了后面一点的非颜身上,他皱眉,“你是谁,怎么我不认识你?”

非颜屈膝:“回侍卫长的话,奴婢小颜,是布菜丫环!”

听着非颜的声音,杨宁的目光瞬间一紧,是非颜,她混进来了!

不动声色的交破自己的手腕,鲜血,瞬间渗了出来……

司徒重锦见状挥了挥手,“行了,走吧!”

“是!”

非颜离开了,那两个护卫带着杨宁也直接离开了。

过了一会,本该离开的非颜又走了回来,目光紧盯着地上的鲜血,那是杨宁故意流下来做为记号的鲜血,标记着他的位置。

杨宁重新被扔回了牢里,看着他明显伤得更新的模样,贺白立马走了过来伸手扶住他,“他们又对你用刑了?”

“不是,老大被抓了,那个女人逼婚,拿我们威胁老大!”杨宁深深的吸了口气,手腕上的鲜血还在不停的渗出,他的脸色十分的苍白,而一边游侠见状立马找布线给他绑上,止血。

一听阎赫也被抓了,贺白的脸上露了一抹愤怒,“我们要去救老大!”

“放心,老大现在没有危险,我们先别动,否则会连累到老大!”杨宁立马制止了贺白的行动,这时,一边的温纤双手抱膝,咬唇,“可是现在要怎么办?那些男人看我的眼神好恶心,我实在无法忍受了!”

一想到那些露骨的表情时,温纤的脸上就露出了十分嫌恶的表情。

“再忍忍吧,现在老大下落找到了,而且我们也出不去,只能找机会了……”贺白皱眉,现在的情况真的不太好,而且温纤又是一个女人,危险性远比他们要来得高得多。

“对了……非颜……非颜没有被抓,她好像混进来了,刚刚我路过的时候遇到了她,给她留下了记号……”杨宁想到了非颜,双眼一亮,立马说了出来,不过他的气息很弱,估计是受伤太重又失血过多,一下子突然昏迷了过去。

“她来了又有什么用?现在只能等书生联系外面派人过来!”温纤听到非颜来了也没有多开心,在她的心里认为非颜来了也等于没来。

根本无法解脱她现在的困镜。

“温纤,你怎么了?”贺白回头,眉目之间是不喜。

不太喜欢她这种情绪。

温纤偏了偏头,目光之中划过淡淡的情绪,然后沉默了。

“好了,大白,现在这种情况不是内讧的时候,温纤她会有情绪也正常,那些男人对她起了着那种心思,是人都会生气……”游侠看了温纤的情绪之后他下意识的开口在腔,毕竟这个时候还不能内讧。

贺白冰冷的了扫了温纤一眼,替杨宁极为简单的处理了一下身上伤口之后他坐了下来,“既然非颜过来了,那么先不要妄动,等下她的行动,看不能增加越狱的机会!”

“好!”

“哼!”

非颜顺着血迹来到了一处十分偏僻的山洞口,那里,有几个人守在那里,四周还有巡逻的几个人,所以当下她并没有接近,反而回头离开。

直接夜幕稍微深了一些的时候,非颜站在起来正准备行动的时候,烟阁提着裙摆朝着洞口的那几个人走去,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

“站住!”两个护卫伸手拦下了烟阁,表情警告。

烟阁连忙停下了脚步,伸手,打开了手中提着一个食盒,目光温软,“两位辛苦了,今日是大小姐的生辰,吩咐全族同乐,所以特允奴婢过来替几位大哥送酒,因为几位身怀重任不能多饮,所以管事姑姑说几位的那一份都留在库房,这些是让大家过过酒瘾……”

听着烟阁的话,几个护卫露出了一抹亮色,低头,闻着烟阁手中酒壶之中的酒,微眯着双眼,“好香,好酒!”

周围巡逻的几个护卫立马走了过来,一人一杯直拉喝了下去,然后双眼一亮:“好酒,丫头,库房真的还存在咱们哥儿几个的?”

“当然,好大一坛子呢!”烟阁无辜的眨了眨双眼,脸上带着甜甜的笑容。

“那就好!”几个护卫双眼都亮了,他们可以没有喝过么好喝的酒。

烟阁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深了,眯起双眼笑起月牙的眼中飞快的划过暗茫,目光,静静的看着四周护卫们软软的倒下了身体的模样。

他们所有人都七窍流血,死状恐怖,脸上的颜色青紫渗人。

烟阁淡淡的看了一眼,嘲讽冷笑,随后才进着山洞走去……

暗处的非颜静静看着烟阁的手段,毒性看起来十分的烈,这个女人是一个用毒高手吧?

从暗处闪了出来,蹲下来查看了一下护卫们的尸体,确定是十分烈性的毒药。

心中莫名的忌惮,她想了一下,随后极为快速的跟了进去……

进去的非颜才发现这里是一个十分昏暗的山洞,山洞深处有一条通向地下的阶梯,四周一眼光亮都没有,眼睛也不太适应这种黑暗。

过了一会她的眼睛适应了这种光线之后才发现她走过了一条十分长的暗道,而暗道的尽头,还没有走入她就闻到了十分深厚的血腥味还有一些**的臭味,她伸手捂住了口鼻,皱眉。

入眼的是一个极大的地下牢房,里面分成了很多间,一间一间半排而立,里面关了不少的人,从模样与肤色来看是土著人。

整个地牢之中关押了不少的人土著人,有的土著人还被残忍的分尸,有的被绑在柱子上全身插满了钢钉,有直接开吊了起来,头部插着细长的铁钉,而那人却没有死,还有着微弱的呼吸。

她静静的看着四周那些被残忍对待的土著人,皱眉,然后一间一间的,慢慢的寻找着。

没有发现烟阁的存在,她在走动的时候却发现了一个巡逻的护卫,她轻身一跃,待那人走近之时,趴在头顶的非颜一跃而下,直接一把扭断了那人的脖子,轻轻的扶着那人放到一边,然后寻找着下一个目标,也寻找着贺白的下落。

烟阁与她正好分成了两边行走,不动声色的解决着护卫……

非颜一间一间的找着,最后,她路过一间牢房的时候,贺白正好扫到了她解决护卫的模样,双眼一亮,立马站了起来。

“非颜!”

正在寻找着贺白的非颜听到了声音,她立马来到了贺白的面前,“怎么样?”

“真的是你,太好了!老大他怎么样了?”贺白的脸上露出一抹开心的神色,他走到了牢房的的门边看着非颜问着阎赫的事情。

“我还没有找到他,不过应该没有什么大事!”非颜想了一下。

“你把老大一个人扔在了敌人那里?非颜,你太过份了,你怎么可以扔下老大不管?”温纤一听非颜根本没有去寻找阎赫的时候她立马怒了,愤怒的盯着非颜,好像她做了什么不可饶恕的事情。

非颜的脸色一沉,眼中全是生气:“你可以再大声一点,到时让所有人陪你一起死!”

“你……”温纤一怒,被贺白一眼凌利的眼刀子射了过来,最终不得不闭嘴。

非颜看了一下牢房门口大手,正要准备开锁的时候,突然,她的的眼神目光一冷,快速的弯腰,回头对着身后的虚空就是一踢,同时她轻身一闪,快速的一脚踩到牢房门口,速度的朝着身后虚空另一个方向闪了过去……

在他们看来,非颜此时正对着空气战斗着。

突然,非颜的身体僵硬,好像像什么东西快速的一撞,她的身体被重重的撞到了地上,而另一个方向,一个全身幽黑肤皮的男人目光冰冷的具着她,而他的身边,就是烟阁。

男人的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可是此时却完全碾压非颜。

“你怎么样?”贺白看到非颜伸手捂着胸口偏头吐出一口血的模样立马慌了,他们看向了暗处走出来的两道一男一女,眼神立马警惕了起来,怒斥:“你们是谁?”

根本不理他们,烟阁的目光看着非颜,然后微微一笑,“原来是小颜啊,你怎么会在这里?”

非颜伸手抹了一把唇角上的鲜血,她的目光看向了微笑的烟阁,沉声问:“你要与我为敌了?”

“怎么可能?萨满他不知道你是谁,以为你是这里的人,所以才会动手,你没有受伤吧?”烟阁轻轻的笑着,然后伸手拉着身边被她称为萨满的男人,用着非颜听不懂的语言轻轻的说着什么,然后,那个男人目光十分阴冷的盯着非颜,眼中明显是戒备着的。

“你,是谁?”男人的语言十分的生硬,代表着他能听懂她们的交谈。

非颜站了起来,目光幽冷邪妄,随后偏头碎了一口血沐,“反正不是敌人,烟阁,做个交易!”

“说!”

“我不知道你们与这一族的人有什么关系,也不想弄明白你们想做什么,把他们送出这一族,我为你们所用!”非颜偏头,目光之中全是紧定,这里面的人太多,哪怕是她也无法带着群伤残人士安全的离开。

所以,必须交易。

烟阁的眼中是深深的思量,看着非颜能与萨满相抗没有怎么受伤的的模样,不得不说,确定是一个很强大的助力。

“非颜,不行,你走,把老大带走!”贺白知道她在阎赫心中的地位,所以立马出声反驳。

非颜手中的银针撬开了锁,贺白几人扶着杨宁走了出来,非颜就这么静静的看着面前的一男一女。

男人听着烟阁的翻译之下,伸手指着非颜,“你,三十招,不败,同意!”

这是一场试验,非颜的瞳孔微缩,轻身一闪,迅速的朝着那个男人袭去,手中,银光轻闪,那个男人微抑着头,目光之中露出一抹赞赏,强大而又极具破坏力的攻击朝着非颜砸了过来,同时,非颜的侧身,轻身立于他的手腕,身体在空气360度翻转,身上的裙子瞬间好像盛开的花朵般,轻柔而又美丽,也强大。

这一瞬间,所有人都紧紧的盯着她瘦小的身体与那男人的战斗的模样,心,微微提了起来。

这个男人很强,比老大的父亲或许差不多,这种人根本就是一座无法反抗的大山。

非颜的动作十分的快速,为了让贺白他们可以平安的逃离下去,必须要让这个男人答应带他走,她能猜到,烟阁不可能独自一人来救,所以绝对还有帮手。

这是带走受伤的他们的唯一办法。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非颜的身影好像带着残影,这一瞬间是她最认真的时候,她的内力不敢全部释出而惊醒烛龙蛊,所以十分小心的控制自己的能力,可是此时她的速度却是提高了极快的,一瞬间,她的身影消失了。

空气,死一般的沉寂,不免让人怀疑她是不是逃走了。

温纤偏头看了四周一眼,突然,她瞪大了双眼,语气愤怒:“她是不是逃走了?我就知道不能依靠她,队长,你看,这不是我故意说她吧?”

非颜的身影消失了,完全找不到她的身影,也感觉不到她的气息,所以温纤当下气极了。

贺白他们皱着眉,不语,不相信非颜真的走了。

唯一有那个男人慢慢的露出一抹十分感兴趣的笑容,他伸手摸了身边烟阁的头一下,露出一抹兴奋的表情,双眼快速泛着如狼一般的光泽,快速着暗处某一个方向而去,那里本该什么也不没有,直到那个男人闪过去一拳,听到木头碎裂的声音。

原来,那里柱沉旧的柱子,而非颜就躲在身后,敛下了全身的气息之后让贺白他们以为她消失不见。

非颜在男人砸过来的时候没有躲,反而双手紧握手中的手术刀,手中的银光挥舞,两道人影时隐时现,快得让人根本无法分清楚谁是谁。

突然,双方分开,男人低头看着胸口的一字横切伤口,伸手摸了一下,放着唇边轻舔舐,如狼般的目光紧盯着非颜。

非颜从身上拿出一颗药丸吐了下去,一瞬间,她所有内力全速释放,蛊王纹出现的同样她快速的朝着那个男人冲了过去……然而,本该迎战的那个男却身体一顿,目光不敢置信的看着她身上的的蛊王纹时露了一抹怪异的表情,就这么一瞬间愣神的时候,他被非颜全力一踢,身体重得的撞到了一边牢房柱子上……

身体硬生生的砸断了一根木柱才停下来。

非颜慢慢的收回腿,此时,她的内力大增,局势一瞬间发生了改变,她身上的气息强势而又危险,伸出舌尖,颇为惋惜地舔了下嫣红唇角,一点子水色沾染在薄唇上,滟涟异常。

“你很不错,逼得我不得不尽全力,万一我不小心杀了你,你可别怪我啊!”非颜轻轻的笑着,唇角的笑容,慵懒,轻渺,带着点魅惑勾引,颠倒众生。

那个男人眼前的瞳孔一缩,眼前的非颜早就轻闪到了他的身前,正要行动的时候,烟阁突然闪了出来,拦在了男人的面前,“三十招,够了!”

非颜静静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挑眉,“你男人?”

“嗯,我的未婚夫!”

“好吧,那就算了!”非颜收回了手,她甩了甩手,对方的力量太强,她的手有些疼痛,微麻。

烟阁伸手扶着男人,然后跟男人说了什么,男人微微点头,冲着非颜伸手,“莫琉斯,盟友!”

“非颜!”非颜听懂了他话中的意思,现在,他们正式的结盟。

原本一瞬间被冻结起来的空气慢慢的融化,莫琉斯走到了一边的牢房,抬起脚就是用力的一踢,那木制的牢房一瞬间被毁,只见那个男人握住了铁链用力的一扯,硬生生的将绑住那些土著人的锁链直接扯断……

烟阁走到了左爱的面前,看了一眼她身上的蛊王纹,有些感兴趣,“小颜,我可以替你把下脉吗?”

非颜有些疑惑。

“如果你不愿意就算了,我只是在你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种熟悉的气息!”烟阁轻轻的说着,没有看贺白他们一眼,反而是拉着非颜慢慢的朝着外面走去。

“熟悉气息?”

烟阁的脸上全是笑容,“现在我们是盟友了,那么那也告诉你也不要紧,小颜知道烛龙吗?我在你的身上感受到熟悉的感觉……那黑中带着深红的纹路,真的很像……”

一听到烛龙,非颜的表情十分的惊讶,“你怎么会知道烛龙的?”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