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35会痛?那就不是梦

(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www.66wxw.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35章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的眼前才出现一些光亮,月色撒下的地方他看清的眼前的建筑,悬崖之上,一些凌空的房子贮立其中……

看着一个个熟练爬上去的土著人,阎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阎赫,让他们背你吧!”非颜下意识的提议着,然而阎赫却冷着脸,根本不想回答。

“那要不,我背你?”非颜再次开口,就他的话,这种地方他大约是爬不上去的。

阎赫第一次生出一种无力感,对于这群野人的生活环境而感到无力。

他抿着唇,直到上面,贺白扔下了绳子下来的时候他才伸手扯了扯,神情不悦。

非颜不知道他发什么脾气,想了一下,她轻身一跃,几下轻点,立马就消失在了阎赫的面前。

阎赫十分羡慕的看着她的身影,会轻功真好。

之前以为因为她是古代人所以他与贺白他们都学不会她教的的轻功,可是这些土著又是怎么回事?

看起来同样有轻功的样子……

所以……大约……或许……是这个死丫头根本不会教吧?

阎赫突然觉得胃有点疼……想着以前跟她的生活,或许哪天胃穿孔估计也不是新鲜事。

不知道过了多久,没完没了的爬着,过了很久,阎赫是最后一个爬上去的,他冷着脸,额上有着淡淡的汗水,然而,他却无视烟阁递过来的毛巾,走到一边低头,直接朝着非颜身上蹭。

“你干嘛?”

“我不喜欢别人用过的东西!”那东西指的就是毛巾。

这里人们生活不易,大约很少会有干净无人用过的东西吧,一般都是一人一份吧?

“你不喜欢干嘛擦我身上?”非颜无语了,有人蹭得这么理直气壮的?

闻着非颜身上的香味,阎赫的目光愉悦,他轻蹭的两下,模样好像撒娇一样,这让非颜大感意外,手,情不自禁的摸上他的头,有一种抚摸着宠物的感受轻抚着。

阎赫的目光泛过寒茫,可是却没有拒绝。

他的头发轻柔又柔软,毛皮属于比较多的那种人,毛茸茸的头让人情不自禁的就按了下去……唔,手感不错,以后可以多摸几下!

阎赫一手撑着墙壁,头靠在她的肩上,感受到她温柔的触碰时,他的表情也越来越温柔。

过了一会,阎赫这才站起来,面无表情好像刚刚一切都是错觉般的站直了身体,回头,瞪了一眼偷看的烟阁一眼,一本正经的开口,“有事?”

“噢,进来聊聊吧!”烟阁不好意思的扭头,偷看被发现有些紧迫。

阎赫与非颜还有莫琉斯,烟阁四人走了进去,里面,还坐着一些古铜肤色的土著人们,他们一个个看着这几个外来人,神情紧绷。

特别是其中一个男人看到了非颜的一瞬间,他立马站了起来,阎赫立马伸手将她拦了背景,目光冰寒而阴冷的盯着眼前的这个唇色苍白的男人,神情变得十分的紧绷。

左爱看到这个男人一愣,她认识。

不就是那个被她用毒蛙的毒液放倒的土著人吗?原来真的没有死啊,好厉害!

那种毒性一般来说应该很强吧?

她好奇的打量着眼前这个男人,有些惊奇。

“这是怎么了?”烟阁看着阎赫与那个男人对峙的模样立马走了过来,问着非颜。

左爱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我跟阎赫刚来的时候遇到了他带着十来个人,被我们杀了几个,而这个男人也被我下了毒,不过没毒死!”

好吧,现在她还到人家老窝了,难怪那个男人一见就立马炸毛的。

烟阁一愣,算是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她立马上前,冲那个男人怒斥一声,那个男人这才低头,说着非颜他们不太明白的话交谈着。

随后,那个男人这才坐了下来,好像不再计较。

非颜好奇,“烟阁,你们不是苍山血脉吗?怎么语言改变了?”

“这里面有真正的土著部落,我们族人与那个部落互相通婚而慢慢的改变了生存的模式!”

非颜点头,原来是这样。

就说嘛,苍山血脉怎么会变成土著人?

悬崖之上房子的风格在语真族里的一模一样,不过比他们更加的精细而繁复,而且还可以看出机关与阵法,不过看起来十分的微弱,大约,是因为年代太过久远而没落了吧?

阎赫坐在那就气势凛人,他沉声问:“所以,你们是什么人?”

“我们没有名字,是苍山的子孙!”烟阁十分耐心的解释着阎赫的问题。

“这座热带雨林叫苍山?”阎赫皱眉,他不太关注这种地方。

“对!”烟阁点头。

“你们跟那些像古代人一样的语真族又是怎么回事?”阎赫再问,对于现在的事情他有太多太多的不了解。

“他们是两百年前随轩辕炎月一起进来的,之前也是轩辕炎月教他们习武,他们就一直住在这里……不过轩辕炎月死后,我们与他们就对烛龙展开了争夺,智谋不如他们,就被赶出了那里,就成了现在这种状况!”烟阁说得极为的简单,可是阎赫却听明白了。

他的注意放在了一个字上:烛龙!

“你们有烛龙的解药?”这是才是阎赫最关心的事情,别的一切都无所谓。

烟阁微微一笑,点头:“我们确实有烛龙的解药!”

“交出来!”阎赫的表情一瞬间紧绷了起来,烛龙无解,连轩辕齐墨都做不到,如果他们有的话……

对于阎赫的威逼,烟阁倒是不慌不忙,她微微一笑,“可以啊,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说!”

烟阁不慌不忙的端起一盆水果递到了阎赫与非颜的面前,她微微轻笑,“我的要求很简单,还我们平静的生活!”

阎赫的表情冷淡,“现在各方介入,我不认为你们还有什么平静!”

“这次的纷争我们并不打算介入,很快就会让族人全部转移离开这里,我知道你是一位军人,我需要你们为我与我的族人断后,拦下那些人,最好消灭!”烟阁的表情十分的寒冰,他们一族人想要平静的,永远的不被打扰这么的生存下去,或许有一天血脉会一个不留的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但是却不是现在。

最起码,她与族人看到了来自那个时代的远古英灵,也正因为看到了来自于那个时代的远古英灵,所以她才决定要让这血脉尽可能的延续下去。

这是她身为苍山族人的义务与血的责任。

“你觉得我会答应?”

“非颜她的身体先不说天生的心脏发育不全,光是烛龙之毒这个世界不管是未来多少年都无人能解,知道为什么吗?”烟阁的表情十分的冷静,她不急,因为这个男人会答应的。

“为什么?”阎赫的目光一沉。

烟阁轻柔浅笑:“第一,知道配方的只有轩辕炎月一人,所以她留下的解药是世间唯一的烛龙解药。第二,她说过,烛龙解药某一味药引会因为她的死去而消失……”

药引因为那个女人死去而消失?

阎赫想不太明白,可是非颜却明白了。

她撑着下巴轻点着桌面,“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们都是轩辕炎月的药人对不对?身体素质被药物提升,变得跟普通人不太一样!”

烟阁微笑不语。

“炎帝医毒双修不是秘密,所以她很可拿自己做了毒人的实验体,所以她的血会是世间独一无二的存在,若是心头血的话,那么……”

非颜一下子就猜到了事情的真相。

“对,烛龙解药的配方其中一味药引就是轩辕炎月的心头血,所以她死后,世间永远无法配出解药!”烟阁这才点头承认,而且是十分大方的看向阎赫。

这个交易他没有拒绝的余地。

阎赫不得不接受,这倒也不是他所在意的地方,他所在意的是非颜口中的炎帝。

伸手,一把勾起她的下巴,眯眼,“炎帝?”

非颜一愣,随后好像想到了什么,她复杂开口,“阎赫,如果,我说如果……如果这是我做的一个梦,梦醒了我就会回到了醒来,醒来面对依旧是我的世界,那……”

阎赫伸手掐着她的下巴,痛得她皱眉。

“痛么?”阎赫冷声问。

非颜点头,“很痛!”

伸手,轻抚着她那微红的下巴,他的目光认真而肃杀,“痛就对了,梦中的你能感受到疼痛?”

一句话,让非颜再次愣了。

不该这么解释的……可是,她却觉得这才是她最想听的解释。

嗯,会痛,所以不是梦!

她这才松了一口气,随后她微微笑了起来,好像想透了什么似的,一瞬间,她的表情纯真又用轻松。

把头靠在了阎赫的手臂上,她微微勾唇,“说得也是,哪怕是一个梦也不要紧,反正以后我也会记得你!”

“怎么?想逃离我身边?”阎赫的表情很危险。

“不是啊,我在想万一我跟那炎帝是一模一样的情况,那……”

“炎帝,一模一样?”阎赫的表情这下真的十分危险起来,捧起她的头,眯眼:“你还有事情瞒着我?”

“不是,我也是刚刚知道的,就是……”非颜将轩辕炎月的事情一一的说了出来,听得阎赫好像看在玄幻似的,他半天没有出声。

大约,是无法接受这种设定。

这也……嗯……

无法形容的感觉。

可是非颜说出来的事情他又不得不相信,所以心中那种不悦的心情也开始变得重了起来。

阎眯起了双眼,扫向了烟阁,“你的交易我接受了,非颜的事情除了我们四个之外不准让任何人知道!”

“放心,来自远古的英灵,我们愿意听令行事!”烟阁站起来行了一礼,十分认真而庄严的,就连莫琉斯也站了起来弯腰行礼。

连莫琉斯也起来了,那么他的族人们一个个也跟着行礼……

非颜好像想到了什么,她倒在阎赫的身上冲着烟阁挥手,“烟阁,你知道那么多,那说说我的事情呗,那个世界有我吗?”

烟阁想了一下,随后十分认真的点头:“暗帝楚容珍之女,非颜……唔……”

突然,烟阁一阵头晕,一边的,莫琉斯连忙扶住她。

烟阁冲着莫琉斯摇头,随后轻轻一笑,“我没事的,非颜是……”

这时,天花顶上砸下了一只老鼠又打断了烟阁的话,烟阁见状,她皱眉。

伸手捂着唇,她的胃中一阵反胃,想要说什么的时候最终也没有说出来,反而偏过头直接吐了起来,莫琉斯十分紧张的看着她,烟阁却自己把脉之后露出了喜意,摇头,“我没事,阿斯,你要做阿爹了!”

莫琉斯双眼立马闪起十分兴奋的表情,他双手微微颤抖,一时之间不知道要怎么触碰她。

烟阁坐在椅子上在,她张口想要说什么的时候却想吐,随后,她才正式到了这件事情的重要性。

手帕擦嘴,烟阁表情冷凝,“抱歉,非颜,我大约猜到为什么了,你的事情我不能说,也说不出来!”

非颜不太明白,阎赫后知后觉好像猜到了什么,虽然觉得不可置信,可是却只能这么解释。

“非颜,我知道你的事情,可是我关于你未来的事情我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就好像是一个禁忌一样,我能说的就是,你的未来比你想像中的要……呕……”烟阁又开始吐了,接下来的话不知道是不能说还是她真的想吐,这根本无法分辩。

只能说,或许是意外,或许是真的,非颜的事情她了解,可是完全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烟阁吐了一下之后好像想到了什么,她看向阎赫,“你说你叫阎赫,对吗?”

“嗯!”阎赫点头。

烟阁也点头,意味深长的看了他一眼,“给你一个忠告,如果你哪天发现周围的世界变了,非颜好像从世界上消失了的时候,请别放弃,一直朝南走,不管是海洋还是高山,如果你不介意她不再记得你的话,就一直朝南方走,终点,就是你想去的所在!”

随后,烟阁就离开了。

阎赫不太明白,可是他却记住了。

他的感觉没有错的话,非颜的事情这个女人都知道,不能说出来,所以只能提醒他。

如果世界变得陌生了,那么一直朝南方走,那里就会有非颜么?

阎赫深深的记住了这句话,记在了灵魂的深处。

非颜好奇怪的偏头,“她这话什么意思?”

这个女人说的话真奇怪,有些不太明白。

阎赫的目光静静的扫了她一眼,认真打量了她很久,最后才伸手摸摸她的头,“你不用明白!”

非颜抿唇,还想说什么的时候阎赫却站了起来,拉着她朝着一间空房而去,好像太累,他倒床就睡!

被阎赫压到动弹不得,非颜挣扎了两下,看着他沉沉睡过去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累的是她吧?

她为了找人到处跑的,而他却美人在怀……

伸手戳着他的脸,摆明了就是不想让他睡。

小手在他的脸上作乱,景墨睡得不太安稳,翻身,将非颜直接压到了身下,他抱着非颜睡得十分的安稳。

她觉得自己快要喘不过气来,胸口好像有一座大山压在她的心口,就连呼吸也变得困难了几分。

凌晨的时候,一个个都睡了的时候,非颜迷迷糊糊之间好像感受到了什么,她猛得一个翻身勾住眼前的一道黑影,快带的一转,双手扭过黑影的脖子只听到发出一声咔嚓声,那道黑影一瞬间就倒了下去。

同时,阎赫也从睡梦之中惊醒,下意识的侧身一躺,他一个过肩摔夺下了对方的武器,同时对准了来了。

非颜点燃了油灯,走到了阎赫的身边,“是谁?”

借着灯光,阎赫看着眼前之人的打扮,抿唇:“是猎犬!”

大手紧掐着面前之人的脖子,阎赫的表情一瞬间冰寒无比,一字一句,极尽冷酷:“说,不说死!”

被掐着脖子的蒙面人脸色瞬间青紫,变得十分的恐怖,因为缺氧,脸色十分的扭曲难看。

那个开口,正要说什么的时候,背后,一个贯穿心脏的血窟窿瞬间出现,那个蒙面黑衣人的身体只是轻轻的微颤一下,随后,失去了气息。

非颜感知到了某个方向的气息,她想也不想的轻身一闪,快步朝着那个方向而去,不过有人比她更快的轻移到了暗处敌人那里,如野兽一般的身影在暗处之中发出与人撕杀的声音,随后,气息冰寒的莫琉斯拖出一个人的尸体。

住在这里的事土著人一个个全部苏醒,他们目光之中满是杀意,警惕的盯着四周,从风声之中感受到了异样的气息。

烟阁来到了非颜的房间,“非颜,有敌人,小心一点!”

非颜立马回到了烟阁的身边,表情冷凝,“怎么回事?哪里来的敌人?”

“不像是语真族那群人,是外面的人,或许,是军队吧!”烟阁也不太明白对方是什么人,她皱眉,想了一下,“他们是怎么找来这里的?”

“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看看那群人到底想干什么!”非颜立马就轻闪了出去,看到一群军人与一对土著人正在对峙着,残杀着,战斗着。

一边是现代武器,一边是赤手空拳!

可是,双方实力平均,都占不了什么便宜。

------题外话------

月光的新文快要pk了,清姐姐(清爷的故事),有兴趣的话就收藏一下吧!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