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44天上掉下来个非颜

(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www.66wxw.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44章

她不想破坏这段友谊,因为从一开始,她就把非颜当成了自己的好朋友。

要是师父的命令,她根本就不想再回到那个世界。

“原来是这样!”非颜点了点头,她不再多说什么,只等张雪休息差不多的时候才跟着赢仪一起行动。

决定不等阎赫。

很可惜,她不想死,想要活得久一点,陪着阎赫一起多生活两年,所以烛龙她势在必得,任何人都不准从她的手中将烛龙夺走。

包括眼前这些人……

非颜的目光十分的危险,眼前这群人是她的朋友也是她的敌人!

前方,张永生停了下来,非颜抬头,眼前的是一片绝路。

看着前方偌大的石壁阻挡在眼前,赢仪等一行都停了下来,张雪还有张永生顿时上前寻找有没有其他的道路。

非颜静静的看着,如果这是墨谷族的机关的话,她或许会解。

不过,有可能……

赢仪低头看着沉思着她,突然开口:“非颜,你会解!”

不是疑问话,而肯定句。

非颜抬头,对上了赢仪肯定的目光,她的目光一瞬间紧绷,“不会!”

“你在防备我?”赢仪的气息也一瞬间变得十分危险,他的目光之中全是不喜。

“没有!”非颜下意识的摇头,对于这个男人是畏惧着的。

因为打不过,估计也逃不了,所以才会畏惧。

赢仪细细的审视着她,没有戳破她的谎言,移开了视线之后他冷冷轻哼:“我不知道你想要什么,不过能来这里看来我们的目标都是一样,烛龙归属最后能者先得,前面,联手开墓!”

非颜抬头对上了他的视线,她的想法完完全全被看透,抿唇:“我打不过你,所以我哪怕我会开也不会替你把门打开!”

这表示,她确实会开这里的机关。

赢仪的表情变得危险起来,他紧盯着她的脸,目光锐利好像要在她的身上盯出一个洞来……

“这里是苍山群英墓,却也是大型铀矿的中心,纳兰齐是为了这个而来,你说他此时人在哪里?”赢仪没有过度的强硬,反而是转移了话题。

非颜一愣,她有些不太明白,可是她却抿着唇,心情有些沉重。

她明白对方的意思。

“这个墓我研究了两年,封闭型的墓地,走错一步就会被关里面,而且里面的氧气最多供一人十天左右的呼吸,听说,纳兰齐失踪十天以上了?”

非颜的心一紧。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纳兰齐可就真的危险了。

她抬头……

“做个交易,你老实的告诉我,烛龙与纳兰齐,你想哪一样?或者是铀矿?”赢仪眯着双眼,将这个选择题放到了非颜的面前,逼她不得不选。

非颜咬唇,最终,她开口:“我要纳兰齐也要烛龙!”

赢仪一愣,认真的打量着她很久:“你要烛龙做什么?”

非颜不太想说这件事情,可是不说估计连一丝的机会都没有,所以她如实回答:“烛龙可以救我的命!”

张雪一惊,她回头:“怎么回事?烛龙是生气武器般的毒药,没有听说过可以治病……小颜,你是心脏病吧?”

“嗯,我心脏有问题,不过身体也中了烛龙之毒,在这里面的并不是外面所传的烛龙,而是烛龙的解药!”非颜没有再隐瞒,对于眼前这群人来说,她无法以一敌三。

特别是一个赢仪就足够难对付,拼死相抗或许有几分生机……然而……

目光,扫了张雪一眼,非颜的情绪不太好。

赢仪紧眯着双眼,似乎在打量着她,想要知道她话中的真假。

非颜迎着他的打量没有过多的解释,过了很久,赢仪才正色盯着她:“你中了烛龙之毒?”

“嗯,鬼谷族的镇族之宝!”非颜点头,她没有过多的解释,相信这眼前这个与她来自同一个世界的男人一定知道。

鬼谷族,不就是那个药族的后代?

鬼谷族之中有烛龙……那这表示……

赢仪一瞬间沉默,“我要纳兰齐!”

“你跟他有仇?”非颜想到了之前的事情,纳兰齐与他火拼,只为了争夺油线的事情,她皱眉。

纳兰齐是她奶奶的后代,所以她一定要救……

烛龙也一定要得到!

想到这里,非颜微眯着双眼,掩下了眼中的光茫:“我要烛龙,别的与我无关!”

“好!”

赢仪深深看了她一眼,随后,这才点头表示交易成立。

非颜走了过去,认真打量的眼前的一墙高墙,好像没有任何的通路……如果这是墨谷族的机关的话,那么她一定清楚怎么打开这门。

走到了一边,她试探性的按了某个地方,随后,一道暗门直接开,里面出现的大量的齿轮所组成的图案。

非颜看了一眼,随后微微一愣,好像想到了什么东西,她笑了起来。

伸手,将齿轮上的链条变幻了好几个方向,同时,再拔掉其中一个齿轮,拉下开头,重新启动之时,她微眯着双眼,紧握着手中的齿轮……

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这是她跟燕北叔叔一起设计的机关,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然而却又是属于孩子才会想到的机关……重新组合齿轮,以小机关一道道带动大型的齿轮,一环环相扣……而最开始的机关就是打开大门的关键,也是她曾经说过的九九归一……

有一个齿轮是不被需要的,拿掉,就可能是正常的运行……

这是她跟燕北叔叔一起设计的……时间这么悠久,到底是巧合,还是燕北叔叔与她的东西留传到了现在?

她不太清楚,现在却感受到莫名的开心。

一种将过去与未来联系在一起的感觉。

找到了十分熟悉的地方,她打开了开头,就看到大门轻轻的颤动着,大门直接下沉……

群墓里面的模样一瞬间就呈现在所有人的眼前……

又是一条通道,而且是一条岔道,看起来好像格外的阴森。

没有任何生物经过的痕迹……

“我不知道怎么走,现在两条路,我建议分开走!”

非颜想了一下,如果可以分开走的话,她才不要跟这个男人的走在一直。

赢仪十分深沉的事盯着她,“你跟我一起!”

“不必,我跟张雪一起就行!”非颜讨价还价。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什么主意,别惹我!”赢仪淡淡的警告着,他不耐烦的扫了非颜一眼。

非颜抿唇。

一边,张雪见状她走了过来,“要不小颜,我们三人一起吗?我爸让他一个人走也没事的!”

非颜低了低头,摇头:“不用,你……”

“好啦,就三人一起,我好久没有跟你聊天了,我们边走边说!”抱着非颜的手臂,张雪无视赢仪的表情,拉着非颜就朝着里面走去。

赢仪冲着张永生示意了一眼,最后,三人成一队,张雪她爸张永生一人为一队,分成朝着不同的路而走。,

张雪此时完人不像是来控险夺宝的,反而像是郊游一样,她搂着非颜的手臂,像只麻雀一样叽叽喳喳的吵着……

“小颜,你刚刚还没有回答我,是不是像师父说的那样,你是一个公主?古代的真正的公主?”

“我一直很想去古代生活一下,轻功轻飘飘的一飞,可以把牛顿从棺材板里拉出来,完完全全的反重力啊……”

“我听说古代的内力,就是我们现在说的气功超级厉害的,隔山打牛有没有?”

“我上次看到你的身上好像存在着会动的黑色纹路,那是什么东西?”

“……”

张雪不在意的说着,非颜愿意回答她就会多问两句,要是不愿意回答的她就直接跳过不会蛮纠。

非颜挑着她的问着一一的回答,同时,看着方面闯阵的赢仪,看着他率先闯阵,所以她跟张雪两人才可以十分轻松的通过机关陷阱。

“你怎么会是他的徒弟?。”非颜觉得十分好奇,看这人的性格也不像是一个会收徒的人啊!

张雪也看了赢仪的背影一眼,嘿嘿一笑:“其实吧,这也是缘份!”

她神秘的笑了笑,低低的,眼中全是笑意:“我十几岁的时候查出心脏问题嘛,当时我心情不算太好,所以一度想到了跳楼轻生……可是就在我跳下去的时候师父他好像在追杀着什么,飞跃进于高楼之间,我正好砸到他的面前,他顺手救下了我……”

非颜:“……”

天上掉下来个徒弟的剧情?

“我当时以为师父就是神仙你知道吗?没有人类可以在高楼之中间飞行,虽说不是飞行,可是用轻功飞跃于高楼之间的行动早就超过了我的认识……当时我就认为他是神仙,是勾魂使者,死命的抱住他说是不想死……”

越说,张雪越来越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她与师父的相遇简直就是逗比的日常。

不过也因为这样,所以她才能与师父相遇。

非颜微微点头,她大约了解了。

“师父的武功我一样也没有学会,不过为了追上他的脚步我吃尽了苦头,虽说不能飞檐走壁,可是利用滑翔伞快速的滑行我还是可以,也是因为能跟紧他,所以师父教了我强身健体的招式,大约就是内功吧!”

张雪比划了两下,非颜微微点头,内功强体,不会错!

这条路的尽头完完全全的断掉了,站在路口的尽头,那里只有深不见底的黑洞,没有灯光,所以印入眼前的黑洞看起来格外的恐怖。

看起来好像无底深渊一样,正张着大口,伴随着隐隐呼啸着的风刮过的声音,让人背上生出一丝凉汗。

“看来这条路不对!”张雪弯腰看着眼前的黑洞,她抿抿唇,随意的伸手撑在一边的石壁上。

“快松手!”突然,非颜提高了声音,抓住张雪回头就跑。

身后破空的声音响起,非颜连头都没有回,拉着张雪就瞎间逃离。

赢仪的目光看到了朝着非颜背后射去了利箭,他轻身一纵,伸手一把握住的同时用力的扫开箭头,箭刺入了他的手臂,而他却像是完全没有感觉一样……

破空的箭头接二连三的齐发,非颜看到一个转弯的地方有着躲避的空间,拉着张雪跑进去的同时冲着赢仪大吼:“这里!”

赢仪回头,目光看着她的方向,飞快的轻身一闪,来到了这个正好可以容身的三人空间……

“我记得这里好像没有这个洞!”赢仪沉声说着。

“这里面有隐形的紧急避难洞口!”非颜抿嘴。

“所以这个洞口可以关上?”赢仪再问。

“嗯!”

“为什么不把洞口关上?没有了我,你可以独占烛龙!”赢仪的目光一瞬间变得十分的奇怪起来,他紧盯着非颜,想要看清她真实的情绪。

非颜一愣。

她不是不是想过,就在刚刚她也想过把他关在外面让他送死的,要是他救了自已,这个恩情要还。

“娘亲说过,有恩必还,做人的底线!”

赢仪紧绷的表情慢慢的放松下来,这确实是楚容珍会说的话。

一阵噼里啪啦的大响,那尖锐的碰撞的声音让三人都动容不已,张雪不由转头看去,只见那箭头如飞一般射到,那转弯的尽头石壁上,如切豆腐一般的射了进去,摩擦而产生的碰撞声,尖利而让人胆寒。

“好厉害的机关,我一直好奇那些成为古董的机关有那么厉害吗?没想到好吓人!”张雪看着箭没有飞出来,她才试探性的伸出头,看着直直没入墙壁的箭头直接插入其中时,她倒吸了一口气。

“我现在可以出去了吗?”张雪好奇的问非颜。

非颜与她换了一个位置之后才伸长脖子仔细的观察了一下,然后点头:“应该可以了!”

三人站在黑洞的面前,一个个探头。

张雪看了一眼,“有风,所以里面有空气,是一个通道,不是死路!”

“看起来好像是这样,有绳子没有?下去探探路!”非颜也看了一眼,看起来好像是唯一的通路。

“我去!”赢仪立马开口、

非颜偏头,她不知道这个人是出于关心还是想要先一把拿走烛龙,她不清楚,所以对于他还是有些防备,想了一下:“我去吧?我的轻功比较好,而且无法确保这个洞口有多深,所以属于一个力气大的人掌控着绳子……”

她的解释中规中矩,赢仪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点头。

张雪从背包里拿出了一段绳子递到了到赢仪的面前,一头,交到了非颜的手里。

非颜系到了身上,用力的扯了扯,冲着两打了一个手势,“要是我的还没有到底的话我会用力的扯绳子,到时,就下来吧?”

“好!”赢仪点头。

非颜见状她纵身一跳,直接跳入了那个黑洞,绳子一路的向下滑,快速的……很快,赢仪的手一紧,他手猛得一紧,脚踩到了一边的石柱上,用力的扯着非颜……

非颜眼前一片黑暗,她纵身一跳的时候眼前一片漆黑根本什么也看不到,只是能感受到耳边传来了动物振翅的声音,她的心顿时一紧。

快速下降的过程之中又无法猜测下方的距离,好只借着洞口使力,这样才勉受直接降落而摔死的窘态。

到了最后,绳子不再向下的时候,耳边传来的活物的声音,她从怀里拿出一把匕首用力的刺入墙壁,吊在那里的同时用力的扯着绳子……

上面的赢仪感受到了信号,“我先下去,你守在这里,别放不该放的人进来!”

“好的,师父!”张雪一脸羡慕的点头,真好啊,她也想下去。

不过不会轻功,跳下去不死也残。

那绳子可是有一百米的长度,这洞有多深自然不必过多的解释了。

赢仪跳下去之后数着时间,差不多一百米的时候他拿出匕首用力的墙壁,停住……

听着上面的动静,非颜吊在那里没动,“赢叔叔,你就在那里吗?”

非颜那温软的声音叫着他叔叔,赢仪的声音在黑夜之中变得格外的温柔,“嗯,在!”

“那好,我下先去了,如果到底我会三长两短的信号,没到底你下来……”

“好!”

两人之间的合作还十分不错,赢仪得到她的信号之后就直接跳下去,差不多的停住……

两人用这种方式下降不知道过了多久,非颜下降的时候看到眼前的光亮,她露出了一抹笑容。

终于,到底了。

非颜停留在洞口,本想先下去一人独夺烛龙的,可是她却没有这么做,三长两短的信号交给了赢仪,随后,她才跳出洞口……

伸手,捂住眼睛……

沉重机关移动的声音从耳边传来,非颜睁开了双眼……

“阎赫?”

下方有一群人正在混斗,一群打一个,被攻击的那个人就是阎赫。

“啊啊啊啊啊啊……混蛋,你们怎么会在前面的?”非颜再次从头顶掉了下来,阎赫见状立马伸手去接,用力的一跳,将她抱在了怀里。

追着非颜而来,可是发现他跳下洞口之后所来到的地方根本找不到非颜,才想到烟阁的话。

这地道会把人随机传送到群墓的任意角落。

气得他只能四处寻找,偏偏还有数不清的机关陷阱……所有的现代武器到了这里一点用处都没有,古代遗失文明终于还是胜过了现代兵器。

------题外话------

新文,暴君归来:霸宠枭后,求收藏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