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55求婚

(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www.66wxw.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55章

温纤十分开心的穿着婚纱,看着镜中做着新娘的自己,脸上露出一抹兴奋的表情。

对于阎赫她已经是一种执念,现在执念终于要实现,心情是可想而知的。

不敢置信,激动……

她的心中一阵不安,无想相信这是事件,又激动接下来的仪式。

“小姐,您今天真漂亮!”

温纤站在了起来,听着佣人的赞美她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都准备好了?”

“是的,都准备好了,先生十分的配合!”

温纤满意的勾勾唇,她这才提着裙子直接离开……

配合就好,结了婚,这个男人就是她名正言顺的老公,心里还有别的女人也不要紧,反正迟早会非颜她的身影从他的心中抹灭。

她还不信斗不过一个死人。

提着裙子朝着牧师那里走去,一身西装的阎赫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他的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有的只是空洞与死寂,还有着冷漠。

看到温纤就好像看着空气一样,不喜不怒,视她为无物。

温纤走了过来,她笑着在寺的面前转了一圈,“好看吗?”

阎赤直接无视了她,目光冰寒:“快点开始,别忘了答应我的东西!”

温纤的脸一僵,不甘的咬牙,又提起了笑容,“好!”

两人站在了牧师的面前宣誓,牧师看着温纤:“新娘温纤,你愿意一辈子爱着这个男人,愿意与他不离不弃,一起白头老头,发誓会永远爱着他吗?”

温纤的脸上露了一抹红晕,小心的看了阎赫一眼,:“我愿意!”

“那么新郎阎赫,你愿意娶温纤小姐为妻,发誓一辈子呵护着她,不管她生老病死都会不离不弃,会永远的爱着她吗?”

温纤的脸下全是激动,目光紧紧盯着阎赫,想要从她的口中得到了她最想听到了几个字。

她的目光之中全是期待。

阎赫慢慢的开口,“我……”

“他当然不愿意!”这是,大门被猛得踢开,一道十分清脆的声音响了起来,一个全身黑纱明显是古人装扮的身影走了过来,她的手中提着几个人头,随意的朝着宾客甩了过去,长刀轻甩,将刀上的血痕直甩掉……

她的出现让所有人都惊呆了。

特别是温纤与阎赫,两人看到这个女人出生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了。

特别是温纤,她摇头,“不,不可能的,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无法相信,因为……

对面的黑衣女人伸手拿下了脸上的面纱,那是一张有些恐怖的脸,脸上布满了赤龙纹看起来十分的怪异,不过最怪异的是她的一双赤眸,就好像传说中的吸血鬼一样的眸子。

眼中的血色大起,同时,也浮现着怒意。

那张诡异的脸上依稀可辩原本的模样……

是非颜!

非颜的拿下了脸上的面纱,目光轻轻一扫轻身直接攻击她的男人,她的身影就直接消失,再次出现的时候,她出现在了那个男人背后,手中的长刀就刺了一个透心凉。

“杀了她,快杀了她!”温纤不敢置信,非颜她死了。

她亲手查看过她的气息与心跳,确实是死了,而且还看着她被下葬。

所以好不可能还活着……那么眼前的这个女人是谁?

鬼魂?

温纤一步步后退,她看着眼前这个明显强大太多的女人,心中浮现了一抹不太好的预感。

“小姐小姐,不好了,外面有军舰对我们发动了攻击……”

“什么?”温纤的目光看向了阎赫,下意识的以为是他做了什么。

可是他的目光一直看向人群中飞舞的非颜,目光专注的盯着,生怕一个眨眼睛她就会消失一样。

他并不认为赢仪会开一个恶劣的玩笑,她不是死了吗?

为什么?

阎赫不明白,现在他的心情就好像突然开睛了一样,生命之中都多了一些色彩。

他下意识的一步步朝着她走去,看着那个在人群之中飞舞收割着生命的她,恨不得上前一把将她死死的抱在怀里。

战斗之中的非颜看到了他的目光,轻身一闪,出身在了他的身边,拉着他就直接朝着外面跑去……

抱着他从三楼一跃而下……

“来人啊,杀,给本小姐杀了他们!”温纤看着阎赫被带走,她的心中立马升起一抹不甘,下令命令要追的时候轰隆隆的爆炸声响起,对面的海中,军舰的目光就瞄准了这边,对着这岛上无差别的攻击着!

非颜拉着阎赫开出了一条血路,看着眼前越来越多的敌人,她回头一把搂着阎赫的腰直接带着他用轻功飞快的从他们的头顶飞离……手中的长刀发出一道道银光,势要杀出一条血路。

一个海盗瞄准了阎赫的后背,正要开枪的时候他的手腕被打中,是从很远的地方打过来的……

非颜才不管这些,带着阎赫三下两下的就快速的离开,借着水面将他扔到了船中……

“老大,太好了,你没事!:”贺白负责开船,看到了没事的阎赫没事的时候才真的松了一口气。

非颜站在船头伸手打开了耳朵里的通信器,“书生,游侠,任务成功,撤退!”

“收到!”

“收到!”

两人的声音传来,游侠从远处跑了出来,身后跟着敌人,非颜见状再次轻身一闪,用着轻功飞跃了过去……

“你先走!”

“好!”

非颜替游侠断后,斩杀了面前的敌人之后才重新上船……刚刚上船,还没有站安稳的她突然被阎赫一下子扑倒在地,将她死死的压在地上,整个人跨坐在她的身上,大手就直接掐着她的脖子,一字一句,语气极尽冰寒:“你不是死了?”

非颜一直不察,脖子猛得一痛。

看着阎赫那气极而怒剩的表情时,她伸手,做出来个拥抱的姿势。

“我舍不得你,所以从地狱里爬出来了!”

阎赫看着她的动作,低头,重重的一口咬到了她的唇上,也不管四周有没有人,他抱着非颜就亲吻了起来。

是一种入骨的缠绵与思恋,他迫不及待的吻上了她的唇,想想感受到她的温度。

可是她身上的温度却是诡异的冰冷。

阎赫现在的没有心情理会这些,扣着她的头用力的吻遍她的每一个解落,非颜也主动的环着他的脖子,加深了这个吻。

生离死别,再次重聚,所有的想说的话全部咽回了喉中,只能用这种方式表达着对彼此的思恋。

“嘶……疼……”

唇上被重重的咬了一口,非颜皱眉抗议,可是阎赫却没有任何的怜惜,带着惩罚一样的吻铺天盖地而来。

痛?

那就好,会痛就行!

阎赫此时才感受到怀里的人儿冷得诡异,可是那熟悉的触感让他明白,眼前这个人真是非颜。

非颜一把推开了他,伸手擦着唇,“我现在这个鬼样子你还亲得下去?真重口!”

“你就是鬼又怎么样?我不在意!”阎赫伸手轻抚着她的脸,她的脸上那恐怖的赤龙纹还有赤眸,一切看起来是这么的恐怖而诡异。

非颜推开他坐了起来,伸手抚摸着自己的眼睛,这一双眼睛在黑夜之中十分的显眼。

如宝石一样的红!

非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收了内力之后,脸下的红纹与赤色的眸子慢慢的消失。

阎赫伸手摸着她的脸,“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非颜坐在甲板上面迎着风,她微眯着双眼,拉着阎赫的手靠到了自己的心口,她微笑:“阎赫,我是真的死了,也是真的是从鬼门关回来的!”

阎赫皱眉,好像感受到了什么,他瞪大了双眼,“你……”

哪怕是阎赫他也不敢置信,如果他没有感知道错误的,非颜她……

根本没有心跳!

非颜冲着他微微一笑,偏头,“感受到了吗?我现在真的是一个死人,没有呼吸,没有心跳,一个活死人!”

阎赫猛得一把掐住她的脖子生怕她突然消失,没有比这个更加让人无力的。

没有心跳,没有呼吸,这根本就是一个活死人般的存在。

非颜倒不是介意他的慌乱,反而伸手勾着他的脖子轻轻的笑了笑,“我好想你,我才不相信你也死了,所以一直一直的寻找着,书生很棒,只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就找到了你的下落。”

阎赫听着她温软的话,眉头轻松。

“你这样是怎么回事?”阎赫在意的是她现在的情况,明显太过怪异。

非颜慢慢站了起来,她的目光看着远处一片战火的那里,她的目光之中一片的冷凝。

“我把烛龙全部吃下去了……不过却因为烛龙而中毒死了,我醒来的时候是五天之后,四周一片漆黑静寂无声,我才知道我被葬到了泥土之中……当时醒来的我就没有了呼吸,也没有了心跳,同时温度也低的渗人……可是我很开心,因为我可以来找你,可以再见到你了!”

非颜看着面前逼近她的男人,她的腰靠在了栏杆那里,伸手搂着面前的男人。

阎赫逼近了她,双手撑在了栏杆那里,将她禁锢在了怀里,目光直勾勾的盯着她,仿佛要盯死了她,这样才不会让她逃走。

非颜伸手抱着他的脖子,脸在他的怀里轻蹭着,十分好心情的感受着他的气息,“干嘛这么看着我?”

“我有时想过,如果你再出现在我的面前,我会掐死你!”阎赫一本正经的说着。

“可是我现在已经死了!”非颜轻轻的提醒着,有些打趣。

阎赫阴沉着脸死死的盯着她,过了一会儿,他猛得将她抱在了怀里,“那算了,扯平!”

非颜的双眼一酸,“你还活着,真好~”

夜风之中,两人轻轻的相拥着,诉说着对彼此的思念。

上了军舰,阎赫对于那个海岛下达了毁灭的命令,没有人可以命令他,也没有人可以控制他,对于他来说,这是耻辱、

战火如雷,漫天的火光之中,这个海岛就在眼前毁灭。

甲板上,非颜坐在那里静静的看着外在的月色,在黑夜之中她的眸子会露了十分诡异的红色……准确的来说,她用了内力就会露出如血般的眸子,那是烛龙的标志。

赤龙的标志。

伸手轻抚着她的心口,那里早就没有了跳动,可是对于非颜来说没差的。

跳不跳动都没事,只要还保留着原本的心就好了。

只要能让她爱阎赫,别的事情都无所谓。

坐在那里吹着夜风的非颜听到了背后的声音,她没有回头:“温纤抓到了?”

“死了!”阎赫的声音之中全是冰冷,对于这个曾经的下属他失去了最后的仁慈。

走到了她的身边,手里拿着一盘水果放到了她的面前,阎赫陪她坐在那里目光之中全是冷凝,“吃么?”

“喂我!”非颜看了一眼,头微微靠在他的肩上,十分自然的撒娇。

阎赫的目光一软,拿起桔子直接剥了起来,一点一点,十分的认真。

而非颜静静的看着他的手指,好像想到了什么,目光一暗:“之前轩辕齐墨说过的烛龙记录我看过了,里面有记载活死人的假设记录,可是没有想到这是真的……我跟普通人没有区别,可是这里却不会跳动,也没有温度……就好像死人一样……阎赫,你说我是不是逆天改命成了一个怪物?”

阎赫听着自嘲的话死死皱眉,“你不是怪物,是人!”

非颜坐在那里看着他剥好的桔子,张口,含住了阎赫递过来的一块,她微眯着双眼:“是吗?只要你这么认为的话我就无所谓,我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只在意你的!”

阎赫冷冷扫了她一眼,“别以为装乖就可以逃避惩罚!”

非颜撇嘴:“我有什么需要惩罚的?切!”

阎赫伸手勾着她的下巴强迫她看向自已,同时,目光冷锐,“说,为什么要离开我?”

非颜表情一僵,她抿唇:“有哪个女人可以让自已心家的男人看到死前的惨状?”

“所以这才是你离开我的理由?”阎赫一愣,他觉得需要对她进行再教育

这个死女人根本就把重点弄错了。

非颜不语。

阎赫深吸了一口气,他咬牙,一字一句:“所以,你担心你漂亮的容貌在我的面前变得丑陋,所以你才离开?”

非颜点头。

“你脑子是不是有坑?”阎赫真的气笑了。

非颜瞪大了双眼,看着毒舌的阎赫,她眼中一片的惊讶。

“你才脑子有坑,有必要这么说我吗?我就是不想死在你的面前让你伤心而已,我……”

“我不想死在我的面前可以,但是别一声不坑的离开,你就不知道相比于死亡的事情,我更在意的是被你抛弃?你命不长在我的心中有这个认知,所以你什么时候会出意外我了不会太过震惊,因为早就有了这个心理准备……可是非颜,你抛弃我走了,被心爱之人抛弃而走滋味你根本无法想象!”

阎赫也怒了,这是他第一次把心中的想法摆在台面上,因为他觉得如果不好好的说出来,这个死女人根本不明白她错在哪里。

她会死会了意外这种事情,他早就有了心理准备。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她抛下自已走了,而且是无声无息的走了。

这让他根本无法接受。

“我不想去寻找你,如果你爱我的话一定主动站出来,一定会回到我的身边……可是,你却没有出现……非颜,你爱我吗?”

非颜:“……”

这是他们第一次这么认真的谈论爱与不爱的事情,非颜她心中一片酸涩,因为她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

最终还是害得他失去了生存在的**。

抱着阎赫,非颜的头埋在他的怀里,她轻轻的抽泣着,“对不起……对不起,我好想你!”

天知道她接到阎赫落海而亡的消息时是什么心情,也是那个时候她感受到了来自于阎赫的感情,是一模一样的滋味。

如果一定会死,她想见他最后一面,这种连心爱之人最后一面都看不到的滋味让她真的很难受。

同时也明白了自已的残酷,连最后的相处都被她剥夺了。

“阎赫,对不起,我保证不会再有下次,绝……”

“绝对不会有下次,从现在开始你不准离开我身边半步,否则我会杀了你!”阎赫的表情一黑,大手抚摸着她纤细的脖子,目光之中的寒光显示着他了现在的心情。

不是开玩笑的,是认真的。

如果她离开了自已的身边,真的会下手杀了她。

与其让她一个不知道死在哪个地方,倒不如死在自已的手里,这样还能感受到她临死前的挣扎。

非颜捧起了阎赫的手,脸微微一蹭,亲吻着他的手指,“好,我答应你,不再留开你!”

她的表情十分的温顺,温顺之中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好像想到了什么,阎赫突然开口,“我们结婚吧?”

“什么?”非颜一惊,她下意识的抬头,目光之中有些惊讶,随后好像想到了什么,她偏头:“我没有成年,不能结婚!”

“先举办仪式,等你成年,到时领证!”阎赫霸道的说着,他现在必须要用某些东西绑住她,因为……

想到了什么,他的双眼一暗,目光之中是幽沉。

“不愿意?”

------题外话------

明天大结局了,呼呼……非颜与阎赫在这个世界的结局并不是真正的结局。

不过是错乱时间之中的遇到的两个同样跳跃时空的存在,他们会回到本该属于他们的世界,两人的故事在那个世界才是真正的开始。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