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一千八百二十三章 封界十万年(终)

(28+)
“聂天!”
这一刻,有无数道目光,汇集在他身上!
“啊!”
突然间,天地间至强的那些存在,便惊叫起来。
眼前的聂天,他们只是凝视着,时间稍稍久一点,便觉眼睛刺痛,脑海都一片浑沌。
犹如,去参悟他们钻研的大道至理,生出晦涩难懂,不可捉摸的感觉。
望着聂天,如仰望大道,如膜拜法则。
那是一种无比玄妙的体悟。
陷入困境的赵山陵,黝黑的眼瞳,骤然如黑洞深陷下去。
眼瞳内,一点极深极深的黑色光烁,倏然一亮。
仅仅一霎!
赵山陵轰然巨震,以略显狼狈的姿态,尖叫:“本源!还是黑暗本源!”
转世为人族,在魂魄的印记觉醒之后,纳黑暗魔气入丹田,缔结出魔丹的他,无需黑暗血脉,也能嗅到黑暗本源的气味。
聂天身上,或者说灵魂、血脉内,赫然就存在着黑暗本源的气息。
这让他茫然地,生出了错觉,“聂天,你……是在它的帮助下,以黑暗大道又成就为至尊?”
聂天旁,有黑玄龟,有狂暴巨兽,连那五大邪神散逸的,都是黑暗气味。
那些,原先的血脉,本就对应着黑暗。
赵山陵也因此而误认为,浑沌中的那片黑暗,可能放弃了董丽,转而造就聂天,成为另一个黑暗之王。
“呵,你再看呢?”
聂天微微一笑,身上散逸的气息,瞬间变幻。
他这具未显出源生之体的身子,时而身披璀璨星辰,时而金光灿灿,时而寒冰彻骨,时而似流淌着时间能量,时而又仿佛在体内穴窍,开辟出一片片微小的空间……
这是,比起当初的乾魔大尊,更彻底的变化。
在场的所有人族强者,呆呆望着聂天,都有些失魂落魄。
他们之中,有如袁九川般,修雷霆大道,有游奇邈般,修火焰、寒冰力量,也有祖光耀之类,感悟星辰至理。
可几乎所有人,都在聂天的身上,感应出他们毕生追求的大道!
仿佛,眼前的聂天,就是他们的终极大道!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
“不可能!在一个人身上,不可能集中如此多的属性气息,且每一种都对应着本源,为道之至强!”
“我一定是生出错觉了!”
那些人族的神域、圣域强者,得了失心病般,喃喃低语。
“少主!”
雷魔袁九川,目光炽烈,喝道:“我能有今日一切,都拜少主所赐,少主你不赞同魁首提议,可是有别的想法?”
此言一出,议论纷纷的众人,突然回归现实。
他们强行逼自己,不再想刚刚产生的感悟,都一瞬不移地看来。
留八阶以下,斩之上的异族,从而确保人族至高无上的地位,乃灭星海秦尧的方针,也是他们权衡之后,点头同意下来的策略,聂天难道要推翻?
“所有人族,回归人界。人界,才是人族的归宿。至于墟界,灵界,十万年内,人族不可涉足。”聂天漠然道。
“什么?”
“为什么?”
“凭什么?”
四大古老宗门的强者,顿时炸开锅,梵天泽差点暴跳开来。
但,待到他们看到聂天背后,尹行天、俞素瑛、血灵子,还有狂暴巨兽、黑玄龟和五大邪神后,又都强行冷静下来。
“少主,您?”袁九川也呆了。
“聂天!”赵山陵喜不自禁,“为何?”
墟界的魔族、白骨族和冥魂族族人,也茫然失措。
“这,就是新的规矩,不论你们同意与否,就是如此。”聂天平静地说道。
此话一落,天生巨变!
涌入墟界的,在魔族、冥魂族、白骨族领地散逸开来,掠夺灵材,烧杀抢掠的那些二流宗门的炼气士,忽然间灵魂失控。
在那些人族炼气士周边,有空间缝隙绽裂,他们似牵线木偶般,灵魂被强占地,茫然不知地一一踏了进去。
不论是什么境界,都没丝毫还手之力。
而人界,陨星之地的幻空山脉中,条条绽裂的空间缝隙内,被甩出了一道道身影。
皆是人族族人。
那些人族族人,不久前还在墟界,在灵界,在灭星海和死星海活动着,却莫名其妙,瞬间被丢在此地。
七星界海。
坐镇于此的,神火宗和御兽宗的圣域强者,忽然发现海岛内,通往墟界的界门,无声无息地爆灭,化为漫天的光雨。
“界门爆碎!”
与此同时,在死星海和灭星海之间,人族和灵界、墟界接壤之地,忽有灿灿光河,似由刀芒凝炼而成。
光河内,流转着时间和空间之力。
如隔绝两片天地的屏障,令人界和墟界,和灵界之间,再难通行。
有修为通天者,看到刀芒从墟界白骨族领地划出,横跨无垠虚空,直接于那两处出现。
灭星海。
秦尧和聂瑾两人,驾驭着虹彩舟,就要入墟界。
刀芒,携带时光和空间之力,骤然于此变化为一条绚烂光河,将灭星海到墟界的必经之路,都给挡住。
“魁首!这,这是少主之前释放的力量啊!”
雪魔看着那条光河,感受着其中的力量,轻声喝道。
“小天回来了!”聂瑾喜极而泣。
秦尧虎目深处,有点点星芒,璀璨而出,他望着眼前的,令他都不敢逾越的光河,暗自动用神力,以魂魄尝试着,去联系星辰本源。
很快,就有了回应……
秦尧猛然一震,周身突然有星光,如沙河流淌下来。
他静静地,站了一会儿,便点了点头,轻声说:“一切,都依你。”
话罢,他挥手,示意虹彩舟掉头转向,然后下达命令:“从此刻起,十万年内,墟界和灵界被封闭。我们,不再涉足两界。”
“魁首,为何?”
“即使,不将那些异族赶尽杀绝,我们也要霸住墟界和灵界啊!”
“魁首,发生了什么?”
灭星海的那些邪魔外道,都在嚷嚷,显然很难理解。
秦尧并未给出解释。
……
死星海深处,有众多残存的古兽族、擎天巨灵,御动着星河古舰,四处躲避着人族的追击。
物换星移,时空倒转般,他们忽然就发现,他们已被送往灵界和死星海接触之地。
而那里,则是莫名地,多出一条绚烂的光河。
由时间和空间之力,汇聚而成的光河,隔绝至尊之下,所有的强大生灵!
一艘残破的兽骨战舰上,失去血脉的冰凤斯黛拉,忽聆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那声音,在她的灵魂响起。
她听了一会,忽朝向寂星海那边,以凤鸣嘶啸。
寂星海,乃灵界和墟界连通之地,并未被隔绝封闭。
冥冥中,有一只手,允许两界异族互通。
“冰凤大人,怎么了?”
“从今以后,大家不必继续躲藏,告诉所有族人,我们可以回家了!”
“大人,我们岂能回家?”
“人族,已无法踏入。进入的那些人族强者,都被驱逐,被抛回人界。就连我们灵界,遗失的天地能量,也将慢慢地,再次汇聚。”
冰凤斯黛拉,如此说道。
她银白眼眸中,有泪光泛出,她在心中轻声说:“谢谢,谢谢你聂天。”
……
墟界。
梵天泽等人族强者,看着聂天取出那柄,将灵界血父斩杀的时空之刃,划出了两刀。
两刀,分别落向灭星海和死星海,刀光凝成天地屏障,隔绝两界。
那两刀,展现出来的神奇和恐怖,比聂天在幽暗之地轰杀灵界血父,不知道玄妙厉害了多少倍。
至尊级别的灵界血父,都能被斩的魂飞魄散,如今更强的一刀,三界何人能挡?
本来还想要一个答案,要聂天交代一二的,都噤声不语。
“不相干的,都走吧。”
聂天赶苍蝇般,挥挥手。
只见人族那些圣域级别的,不属于四大古老宗门,包括四大古老宗门的,连人带领域,都飞入绽裂的空间缝隙。
那些空间缝隙,乃赵山陵开辟,本是沟通墟界隐僻之地。
可在那些强者逸入的那一霎,空间缝隙就突现奇变,导致人族的那些来客,直接就从墟界,未跨灭星海,未跨七星界海,顺间落回人界。
三界壁垒,无垠空间,只在聂天弹指之间。
便是精通虚空力量,打造出虚空境的赵山陵,便是虚空灵族历史上,最强大的族长,都做不到。
然而,聂天却信手拈来。
随着那些人族的族人,一一被送离,这一块还剩下的,只有那些最顶尖的强者。
或四大古老的决策人,或游奇邈、雷魔之辈,还有便是赵山陵,墟界三大族硕果仅存的几位大尊。
众人噤声。
聂天所展现出来的,超越所有至尊,比灵界血父和生命古树不知恐怖神秘多少等级的统治力,震撼了所有人。
天地众生,望着他,都自然而然想要匍匐在此,向其膜拜。
连在场的神域后期,大尊,也只是凭借着大毅力,克制着内心这样的冲动。
怎会这样?
古往今来,何等存在,能达如此高度?
他们有心追问,想得到一个答案,可偏偏都在沉默。
“好好看。”
聂天伸手蓦然地,划出第三刀,刀光顷刻间,似化作贯穿未来的,一条最玄奇莫测的溪河。
溪河流淌着,最神秘的,乃时光之力。
但内部,又混杂着更多的,其它本源的气息。
一幕幕画面,就在其中浮现。
呈现的画面,仿佛是未来,又仿佛是聂天的推演,是他感悟到的,即将发生的事实。
画面中,失去血脉的异族众生,因至强消逝,沦为奴役,再也无法威胁人族的霸主地位。
未等那些异族,寻找到新的修行方式,强大起来,就被人族纷纷灭掉。
终于有一天,所有异族绝迹,仅剩下没智慧的蛮兽还能活下来。
人族,则是在墟界、灵界落地生根,人族恐怖的繁衍能力,失去天敌之后,就此爆发。
三界中,越来越多人族出现,越来越多人族成为炼气士,浩瀚的人族族人,无处不在。
人族族人,蝗虫般,密密麻麻地在任何一个没死寂的域界星辰出现。
他们吞吐着天地能量,将天地初开起,三界孕育的所有天材地宝,都开垦采摘一空,使得灵脉断绝,域界星辰,接连死绝。
在众人眼中,失去天敌的人族,犹如病毒般,在三界扩散,疯狂繁殖。
直至,三界的千万域界星辰,都沦为死星。
人族内部,永远都在相互厮杀,那些激烈的冲突,厮杀,残酷血腥程度,比这次对异族的清洗还要夸张。
人族自己,毁去了自己,也毁去三界万域。
画面末段,天地间皆成为灰色死寂。
“看明白了吗?”
许久后,在众人还在沉默时,聂天再次开口。
尹行天紧了紧衣襟,道:“很冷。那个群星暗淡,一片死寂冰冷,再无生机,再无活力的未来,真的很冷。”
莫珩轻轻点头,“看明白了。”
连梵天泽,都脸色阴郁,道:“那,就是最有可能的未来?”
“我没插手的话,我推演的未来,就是那个样子。”聂天认真地说,“没有天敌的人族,掌控三界的人族,比墟界的异族,还要恐怖千万倍。人族,在没有外力干涉,没有外敌时,会毁灭一切。”
众人再次沉默。
“回吧。”聂天轻道。
梵天泽、游奇邈之类的,人族的佼佼者,似被聂天一言蛊惑,主动进入那些绽裂的空间缝隙。
就此消失。
“赵山陵,是为人,还是为魔,你自行选,选了,就不能改变。”聂天道。
“我留在墟界。”赵山陵表态,他知道这个决定一下达,十万年内,都不可更改。
“好。”聂天点头。
“你,究竟成了什么?”莫珩道。
尹行天,赵山陵,都愣愣地看着他。
“成了什么?”聂天愕然,“我也说不清,可能是天地规则的最终制定者,所有本源的意识集合体,我……也是在寻找答案啊。”
“都各自回去吧。”
他轻呼一声,尹行天、俞素瑛之类,去了人界。
五大邪神,逗留于墟界。
阎魔大尊,还有炎龙阿加斯,则是去了灵界。
狂暴巨兽和黑玄龟,分别在灭星海和死星海,最为恐怖的地区浮出。
聂天,则是去了灵界。
他在灵界木族域界出现,一落入,所有枯萎的植物,灵草,树木,就神奇地再次发芽。
木族的域界,因他到来,再现生机。
灵界,也神奇地,时空逆转般,从广袤无垠的星海内,再次滋生出繁杂而又混乱的各类能量,那些能量又能被域界星辰纳入。
天地能量的归流,使得万千域界星辰,重燃生机,再现活力。
“十万年时间,望你们以全新的方式,站在人族面前,有正面对话的资格。”聂天轻声呢喃,“十万年后,两界解封!”
所有曾经的异族至强,人族神域,不论在何处,灵魂都听到了这个声音。
(全书完)
……
ps:有很多不尽人意的地方,有一些细节,没有写好,但,觉得该交代的,也交代了,万域之王于今日完结,感谢大家的包涵,下本书再见,会更努力一些,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