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四百八十四章 洞房花烛(完)

(19-)
沈银秋笑着道:“这个啊,不下心失明了。”

“你还笑笑笑?”沙嫣【31小说网 】估计觉得她再怎么生气沈银秋都看不见,转而看着青叶道:“是谁把她眼睛弄瞎的?你们就是这么保护她的?自己一点毛病都没有。”

那双眼睛是最杰出的地方好吗!没有了心灵的窗户,美都少了点灵动。

青叶冷冷的看着她,手里握着溯血剑的剑柄很用力,她因为沙嫣的话而动怒,因为被戳中痛脚,自己平安无事,沈银秋却落下了永远无法消除的伤。

“沙嫣不要这样说青叶!没有人比她更护着我,如果没有她,我现在可不是失去一双眼睛那么简单,她救了我很多很多次,最厉害的就是她!”沈银秋抓着万童的手道。

万童有些尴尬,因为她这个位置原本应该是青叶站着的,但是青叶为了阻止沙嫣对他动手动脚移了位置,她就顺势站在边上了。该不该跟少夫人说呢。

连沙嫣都没有点明她抓错了人,反而哼了一声,忽而阴笑出声道:“确实最厉害的人是她?最护着你的人是她?”

沈银秋毫无犹豫的说是!

万童忍不住捂了捂眼睛,她已经感觉到主子的杀气了!

青叶却低着头,什么都没说,但默默的把手中的剑柄推回去。

“是吗。原来青叶对你这么重要。”万俟晏的声音……

沈银秋心里咯噔一声,脸上露出茫然的神色,哦咧,为什么没有人提醒她,万俟晏来了。

万俟晏这几天一直都没有理这些属下,这次他黑着脸走到沈银秋的身边,冷意森森道:“青叶,下去领三十鞭,三天内不要出现在夫人面前。”

沈银秋下意识的想求情,但转念一想,她们等这个惩罚已经等了很久,也就缄默了。

“是!”青叶毫不犹豫的下去领罚。

万俟晏揽着沈银秋皱眉看向沙嫣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沙嫣退后几步,“约定好的,借我人手去北漠,我已经带人把天星组织都给端了!这回你没有借口了吧?”

“我知道,不过你的人说已经放弃去北漠,约定作废。”沙嫣找到天星组织除去的时候用的他的人手,他怎么可能不知道。更何况,扫尾都是他们做的。现在剩下那种病的人就剩下万俟晟一个。

沙嫣瞬间气势暴涨,“谁?!”胆子肥了!

“你身边的人,拿着你的阁主令牌。如果没事,给我赶紧消失。”万俟晏拥着沈银秋转身离开。

沙嫣不到几息就想到了是谁,呵那个混蛋!殷余谦、怪不得今天一点说有事不跟她一起进来。

沈银秋听见什么断掉的声音,然后庭院彻底的安静下来。她歪了歪头道:“她走了吗?”

“嗯。“万俟晏搂着她坐在专属的大椅子上,“舅舅来信说,他们今天就能来到这里。”

沈银秋卷着万俟晏的头玩,“说起来,我们这边还欠舅舅他们一个婚礼呢。”

万俟晏早就让人有所准备,哄着沈银秋道:“日子已经定好了,就在三天后。届时,你再当我一次新娘,好吗?”

沈银秋莞尔,“那我要看你聘礼多少,够不够诚意了。”

“虽然没有江山为聘,但我把整个人都送给你,保你一生无忧。”万俟晏说着拿起她的手,亲了下她的手背。

沈银秋矜持的颌,“那行吧。”她忽然兴奋起来道:“那我们是要跟舅舅他们一起拜堂!他们是长辈呀!”

“没关系,到时他们先拜天地,他们拜完我们拜他。”万俟晏打的一手好算盘。

沈银秋噗嗤一声笑了,“嗯好。”

大约到了傍晚的时候,单五景和桃夭手牵着手,慢悠悠的走进他们居住的院子,仿佛是在游山玩水般自在。

这是个与世隔绝的村庄,村民很淳朴,不过住着七八户人家。因为出行要经过悬崖峭壁,对普通人来说很危险,也就形成了易守难攻的绝佳地点。

他们把这里当做落脚点,可以得到清静。

“银秋在这呢!”单五景进来院子,没有看见万俟晏,只看见沈银秋窝在大椅子里,身旁站着万童和千栆两个婢女。

“舅舅。”沈银秋闻声抬头笑道。

“秋儿。”桃夭一看见沈银秋就撒开了单五景的手,轻功纵上前握住沈银秋的手。

单五景看着空荡荡的手心很是吃味,撇头跟刚出现的万俟晏道:“你这媳妇可真是够女人欢迎的。”

“不止是姑娘。”万俟晏皱了皱眉头,前几天有个愣小子摘了几朵鲜花送上门,点明了要送给阿秋,呵呵,全给他踩烂了。

桃夭也是个细心的人,而且她那么专注的看着沈银秋的脸,怎么会现不了她的眼睛问题?她抬头看了眼万童,万童朝她点头。

她便当做什么事都没有生道,“几天不见你又瘦了。”

夜幕降临,气温骤降,院中烧起了火堆,他们聚在一起,吃着丰盛的晚饭,却没有欢声笑语,只有淡淡的温馨在蔓延。

单五景跟万俟晏干了一杯道:“现在一切都尘埃落定了吧,那个女人疯了,万俟司徒上了战场。劳什么的将军府据说被罚去边疆,银秋那个爹啊被革职了,好像是因为少将军夫人的娘闹了什么乱子。”

沈银秋对此并没有表意见,只是心里放不下,她娘哪里去了。

万俟晏喂沈银秋一口饭菜,颌,“没有,三天后,我们和你一起拜堂成亲,东西都准备好了。”

“你们?”单五景纳闷。

“嗯,舅舅当一回高堂吧。”

单五景哈哈大笑起来,“没错,之前没能看着你拜堂成亲,舅舅还真的挺遗憾的。”

其他人早就知道万俟晏的计划,听见他们有说有笑的,互相看了一眼,也笑了。

莫少恭还跑去万俟晏那桌给他们敬酒。

夜深人静的时候,护木拎着酒坛子来到一座坟前,是个新坟。

他什么也没有说,席地而坐靠着墓碑一口一口的喝着酒,寒风凛冽,夜空中忽然飘起来雪花。

“啊……山里就是比较冷,你说是吧。”他倒了点酒水在地上道。

就在这寂静中,窸窸窣窣,脚步踩在草地上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青叶拎着一坛子酒出现在他眼前,过了一会,万三万童,浱阳和莫少恭都6续出现,以及最后的万白。

他们互相看了看大概是有些惊讶,默契的找个地方坐下,呼出气体在墓碑的上方冉冉上升,仿佛要把落下的雪花融化。

不远处,万俟晏抱着沈银秋坐在树干上,静静的看着那几个人,手里也提着一壶酒。

酒喝完了,人也该散了,他们等着护木离开,沉迷了几天也该放下了。

护木站在墓碑面前许久,不明白的转身离开,为什么出事的偏偏要是护金,如果还能一起喝酒该有多好。

转眼就到了良辰吉日,他们搭建的新院子四处张灯结彩,所有的阁员都来参加,约莫有三四十个人。

沈银秋和桃夭被万童几人着重打扮,一身火红的喜服修身,纱帘的红盖头下是甜美的妆容。

青叶站在门口看着她们忙碌,在这方面笨手笨脚没有天赋的她,就只能看着。

有人喊了一声吉时到。

新郎来接新娘,上了花轿绕了一圈,回到门口,背起新郎跨火盆,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喜悦,在他们的拍着手起哄中,行完了整个拜堂礼。

新娘被送去了新房,桃夭回去换了身衣裳就出来和单五景一起给人灌酒。

笑声传到规矩坐在床上的沈银秋耳中,她也忍不住笑了笑,撩起红盖头虽然眼前一片黑暗,也不会感觉到怕,不用带那么多贵重的饰,就这么简简单单在众人的祝福下成亲的感觉真好,

她摸索着床头站起来,小心的迈出脚步,摸到桌子的边缘,打算给自己倒杯水喝。

结果好像打翻了什么东西,吓了一跳。

万俟晏其实一直在屋里,他看见她脸上的微笑,看见她是怎么小心走到桌子旁边,看见了她不知道打翻什么受到惊吓的神情。

他掩下眼中的心疼,悄悄把她打翻的东西接住,重新放回桌子上。

过去扶着她坐下道:“渴了吗?我们该喝交杯酒了。没有茶只有酒可以吗?”

“可以。”沈银秋接着酒杯道。

两人一共喝了九杯酒,沈银秋喝一杯,万俟晏跟着喝一杯。

酒水熏染着沈银秋的脸颊红彤彤的,失去色彩的瞳孔里在烛光的照映下水光潋滟,双唇嫣红。

万俟晏低头轻吻一口,在她耳边问她道;“喝了交杯酒之后,下一步是什么呢?阿秋。”

“洞,洞房花烛?”

回应她的是呼吸不过来的吻。

红鸾床帐,院中的喝酒声逐渐远去。

主子洞房花烛夜谁敢去闹不是,次日主子不起谁敢去催不是,然而今天是第三天了啊!再怎么那啥的,总该出来吃点东西吧!

万童鼓起勇气敲门,而里面许久没有人回应。

青叶直接推开门,大步进去,只现里面有张纸条压在茶杯下,上面潇意十足写着:出门,归期不定。

又有一小行娟秀的字体补充道:我们去找我娘。

青叶捏紧字条,转身看着万童,面无表情:“主子和少夫人跑了。”

万童傻眼,“什么?”

当他们把这消息告诉其他人的时候,收获十几双傻眼……

而此时,沈银秋已经和万俟晏在江湖上浪呀浪~万俟晏呵笑,他怎么那么傻到留在山里给别人抢阿秋。

亢洲城中,烟波湖上,沈银秋倚在万俟晏的怀中,暗暗咬唇,可恶,如心竟然骗她说万俟晏不举!

别让她再看到她!!!(未完待续)

  https://www.66wxw.net/16_16387/8298844.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66wxw.net。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66w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