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604章 人家还是个孩子啊(全书完)

(21-)
“他.....醒了?”

苏洛皱了皱眉,“不应该啊!没理由醒的这么快啊!”

转身,寻着空间印记跨越重重空间看向冰雪世界的中心。

这一看,苏洛好悬没被气死。

“这个脑残!”

目光所及之处,只见原本的鬼村之中,杨少全身染血,身边围满了饿鬼,不断有饿鬼被他打散,又不断有新的补充进来,就仿佛无穷无尽一般。

而随着这些饿鬼的消散,大地之下那道身影苏醒的迹象就越甚。

似乎.....这村中的饿鬼,冥冥之中与他有着某种联系。

甚至于这村落,都可能是因他的执念而存在的。

沟通两处空间节点,在杨少再一次打退身边的饿鬼之后,苏洛的手从他身边探出。

“别反抗!”

声音传来的同时,一把抓住杨少的肩膀,把他从空间通道之中拉了过来。

看着杨少身上元气缠绕,伤势难愈的样子,苏洛脸上露出一抹无奈。

“你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一边驱散身上缠绕的怨气,一边恢复伤势,杨少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

“哈,你果然是在忽悠我对不对?”

苏洛:“......”

mmp,你个脑残!

“你不知道好奇心会害死猫吗?”

杨少沉默了下,轻轻的叹了口气,“可是.....不害死猫,可能会害死更多的人啊。”

苏洛:“.....”

诧异的看了他一眼,苏洛很是意外,竟然能说出这番话来,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傻子吗?

“我已经恢复曾经的记忆了。”

短暂的沉默之后,杨少似做出了某种抉择,“当年,我们发现了他的存在,用了很长很长时间,才发现了一些秘密。

其实.....如同我们四域万界这般的存在,还有很多很多。

但这些世界,其实都不是真实的存在的。

而是......存在于某些至强者的梦境、及残念中。

而除了这些世界以外,实际上真实存在的世界,只有一个。

我们将那个世界称之为唯一真界。

唯一真界,是真实存在的唯一世界,其中的至强者超越道境,一念之间可演化亿万世界,道境九重.....对他们来说也不过是大一些的蝼蚁。

我们所在的四域诸天万界,就是由一个至强者的残念衍生,不过这方世界有些奇特。

那个至强者当年曾被斩杀,尸体被封印在了坟墓中。

只是不知何种原因,他似乎死的不够彻底,或者也可能是根本没有人能够完全的将他杀死。

虽然身体死亡,神魂泯灭,但在坟墓之中无尽岁月,他的尸身诞生了新的意识。

这意识还很懵懂,在沉睡之中接收着他生前的一切,待他苏醒,吞噬了整个由残念所化的世界中的一切,就能逆转死生,重新踏出坟墓。

只是当年这位绝世凶人似乎死的有些蹊跷,在他身上有一些大秘密。

即便是死了,那曾让他致命的力量一直纠缠着他,窃取着他的力量,让他无法自主的苏醒......”

说道这里,杨少还看了苏洛一眼,“如果没猜错的话,那种力量,与你们这些叫做系统的存在同根同源。”

苏洛:“.....”

听着杨少的话,结合自己那种冥冥之中的预感,他基本上已经能够接受事情的真相。

所以说,系统、和那个尸体之间,应该是伴生关系。

或者说这家伙曾经借系统的力量强大,登临巅峰之后想要反噬系统,亦或者是不甘被系统奴役。

具体如何,他就不得而知了,反正最后就是落得同归于尽的下场。

而为了他复活,系统分化亿万在他准备的复活后手上搞破坏,就有了诸天万界亿万系统的存在。

实际上.....所有的系统同根同源,真正的系统只有一个。

这样说来的话,如果自己吞噬了所有的系统,就能拥有克制它的力量。

眼看着诸天万界消失的越发迅速,甚至地上躺着的那位身上开始涌现出了点点生机。

苏洛想了想,意识沉入几乎从未理会过的万界系统聊天群,犹豫了片刻后,发送了群体消息。

时间不长,散布于诸天万界的亿万系统借助系统聊天群的力量归来,默默的与苏洛的本源融合。

整个过程说来话长,实则极为的迅捷。

当所有的系统彻底融合之后系统的本源似乎完成了一次升华,境界.....在他身上似乎失去了作用。

道境九重的力量点点流失,道境八重....七重....六重.....

飞速的跌落出道境,跌落出仙境,又跌落出凡境。

直至.....沦为一个普通人。

握拳,身体之中却似乎没有了半分的力量,连站着都感觉有些困难。

苏洛有些发愣,这....似乎与他想的有些不一样。

就在此时,牧风和苏十一的声音同时响起,像是在与人商议一般。

“你们....想清楚了?”

没有得到回答,接连七道与那亿万系统完全不同的光芒破空,与苏洛融为一体。

在七道光融合的瞬间,苏洛感觉源自于系统的本源不再是受自己掌控,而是完全与自己融为了一体,再不分彼此。

明明感受不到强大的力量,却似乎动念之间,又能够做到种种即便对道境九重而言都不可思议的事情。

念头一动,一个与四域诸天万界完全相同的念中世界成形,又在生灵产生意识之前被苏洛泯灭。

转头,看向那生机越来越浓的尸体,整个人如同一个普通人的苏洛动念间,化作一道光没入那尸体的眉心。

一念剥夺,吞噬掉尸体吸收来的一切。

肉眼可见的,尸体身上的生机散去,彻底沦为一具死物。

只是....尽管已经将这具尸体最后复生的手段破坏,但诸天万界的消失却并没有停止,生灵的消散也仍在继续。

因为.....创造这个世界的生灵,已经彻底消失了,这世界也就没有了再支撑起存在的力量。

就在苏洛想着要不要想办法将这个世界掠夺为自己的,让世界继续存在下去的时候,耳边却似乎想起了自己所熟知的那些人的声音。

“系统,去做你该做的吧。”

“是呀系统爸爸,哪怕整个世界都只在别人的梦中,难道我们就不能是真实的存在的了?”

“师父,徒儿也不想只活在别人的梦里啊,如果有可能的话,就徒儿也像看看那传说中的唯一真界呢。”

“道友,真实和虚幻只是相对的,你现在强行留住的世界,就算继续存在下去也没有意义。”

“师父,还记得那幅画吗?

你告诉徒儿,哪怕是一幅画中的人,也有从画中走出的权利的。”

一个个声音响起,一个个身影破灭。

诸天万界,四域风云,化作尘烟。

梦,如同泡沫.....一戳就破。

待梦的泡沫破碎,虚幻与真实之间,一股虚弱感传来,让苏洛控制不住的身体一软倒在了地上。

隐隐约约间,耳边似乎有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

“咦....这坟前竟然有个婴儿?”

十八年后.....

“小洛儿,叫姑姑。”

“不叫!”

“不叫打你屁股啊!”

“呵!”

“你这没良心的....当年要不是我把你从坟头捡回来,一把屎一把尿又当爹又当娘的把你拉扯大,你早就不知道饿死多少年了。”

“呵!那我是不是该叫你祖奶奶?”

“戚~什么祖奶奶,都把我叫老了!”

“你都活了七个轮回了。”

“安啦安啦,不用你提醒,不才八世嘛,人家还年轻嘛!”

“呵呵!”

“小洛儿~”

“嗯?”

“没事!我就想叫你!”

看着已经快要与唯一真界完成契合的系统本源进度条,即将恢复力量的苏洛翻了翻白眼,“神经!”

“嘿嘿嘿~”

入夜,小山谷陷入一片寂静,黑暗中,一道身影站在山谷口遥望远处的一座竹屋。

“小洛儿~”

夜尽天明。

“喂!老妖怪?你怎么还没起床啊!”

无人回应。

“老妖婆?”

没有想起熟悉的骂声。

“小姐姐?”

熟悉的声音没有出现。

“好啦好啦,别藏了,叫你一声祖奶奶好不?快出来啦,我们很快就能出谷了。

到时候.....你那些仇人啊冤家啊,咱们杀他们个落花流水。”

嘲笑的声音并没有想起,山谷中.....空空荡荡,安安静静。

三年后。

新历元年,来历不明的少年一人覆灭四大皇朝,由反叛中央皇朝后瓜分天下的四大皇朝统治的时代至此终结,唯一真界至此进入无皇权时代。

宗门林立,州城分隔,各大势力揭竿而起,开启了一场大世。

又三年。

一身青衣的青年在大荒中穿行,走过了一个又一个部落。

每过一个部落,青年都会进去讨杯水,小住上几日。

青年似乎很喜欢孩子,每个部落的孩子,似乎都能和他玩的很好。

那些小娃子小姑娘们骑在他的脖子上,爬到他的背上骑大马,他也不恼,哄得一群孩子们花枝乱笑。

大人们看着只是暗暗赞一声多好的年轻人,能让孩子们这么喜欢的年轻人,人绝对不坏。

然而.....没有人知道,就是这么一个他们口中绝对坏不到哪去的年轻人,三年前一夕屠杀生灵亿万,亲手覆灭了奴役唯一真界亿万年的四大皇朝。

青年的身影在大荒深处穿梭,三年踏遍整片大荒。

大荒比邻无尽海的边缘,看着前方唯一一座村落,青年悠悠的叹了口气。

“最后一个村子了啊,如果还没有的话.....”

说着,青年无奈的感慨了一句,“小姐姐啊小姐姐,你怎么就不相信人呢,都说了等我二十年,咱们一起去把你那些仇人杀得片甲不留了。

不能修炼怎么了?谁家的系统是可以修炼的?

就算是人,没有修炼资质就注定是废柴啊?

我告诉你哦,当年我就认识一个不能修炼的废柴,靠吃就生生吃成了道境九重呢。”

自言自语的发泄了几句,正要进村,一抬头就看到村前一颗大柳树上,一只三四岁的小萝莉正眨巴着明亮的大眼睛看着自己。

微微一怔,青年脸上露出灿烂的微笑,“你好呀,小....妹妹。”

“你好呀....小哥哥,你是来找我的吗?”

“嗯?”

“大柳树告诉我,我不是村子里的人,我的未来不在村子里,未来会有一个人带我离开,离开这座村子。”

小萝莉眼巴巴的看着青年,“我就一直等呀等!等呀等!等了很久也没有等到来接我的人,你是来接我的吗?”

青年诧异的看了一眼小萝莉身下的大柳树,微微点头示意,而后对着小萝莉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是呀!我来接你回家啦!”

“回家?”

小萝莉歪着脑袋,“那....你是我什么人呀?是我爸爸吗?”

青年愣了愣,不知想到了什么,眼中露出莫名的笑意。

“不是呀,我是你.....祖爷爷,乖孩子,叫祖爷爷。”

小萝莉看了他半天,皱了皱鼻子,“骗人!”

“怎么骗人了,我就是你祖爷爷,快叫!”

“不要!”

“不叫祖爷爷不带你走了。”

“那也不叫!”

......

空谷已经六年无人居住,竹屋早已经洒满了灰尘。

挥手将整个小山谷布置的焕然一新,小萝莉看着眼前一亮,“这里....就是咱们家吗?”

“是呀!”

青年笑着点了点头,“当年你还是个婴儿的时候,我把你从坟前捡了回来。

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喂大.....”

“呸呸呸!你才是我一把屎一把尿喂大的呢!”

“你这孩子,你还想不想听了?”

“不想!就不想!”

“唉~你当年就是这么不听话,让你再等上三年你不信,否则....我也用不着花六年的时间找你啊。”

“哼哼!师父是个大骗子,就会骗人!”

“怎么可能,师父从来不骗人的!”

“不骗人?那师父你告诉我,你到底是不是我祖爷爷?”

“咳咳.....这个嘛,按辈分的话.....”

“戚~每当你一本正经的时候,都是在憋瞎话。”

青年:“.....”

“师父,咱们以后就住在这里了吗?”

“是呀,喜欢吗。”

“喜欢,那.....咱们要一直住在这里吗?”

“嗯,一直.....”

“好呀,我喜欢这里.....”

凛冬悄然而至。

晨。

坟前。

“师父,你每天都来这里,是在等什么人吗?”

“我.....谁也没有等,谁也不会来。”

“那....你就不想去别的地方转转吗?”

回头,五岁多的她一声雪貂皮裘裹得像是一只小狐狸。

“我怕我一转身,你又不见.....”

声音戛然而止,看着小萝莉,青年表情认真。

“三儿,如果有一天,师父不在了,你会怎么办?”

“师父.....为什么会不在啊?”

“假如有一天,师父不在了呢?”

“那.....我就去我该去的地方。”

“该去的地方吗?”

恍惚中,眼前似乎看到一道虚幻的身影,脸上带着淡淡的笑。

“把我.....带到我该去的地方。”

“三儿啊,师父送你一件礼物好不好。”

“好呀!”

手一伸,一颗穿在星辰精金链子上,内嵌一颗泪滴的晶体出现在青年的手中。

“好漂亮!”

一把接过链子,大眼睛中满是小星星。

“喜欢吗?”

“喜欢!”

将链子递回来,“师父你帮我戴上。”

“好!”

“师父呀,你还没有告诉我,为什么我的名字是三儿啊!”

“嗯.....”

青年沉吟片刻,“因为呀,咱们这座小山谷里从前有两个人。”

“两个?”

“对呀,一个非要做老大,另一个就只能是老二。”

手在她的小鼻子上一划,“你是第三个,所以....就叫三儿啦!”

“哦!”

拍掉了青年的手,小萝莉一脸的苦恼,“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恨不生同时,做老二也好啊!

罢了,谁让我来的最晚呢,三儿就三儿吧!”

“哈哈!”

青年的脸上露出笑容,手中的链子戴在了小萝莉的脖子上。

“嗯,好看!”

小萝莉爱不释手的摸了摸手中的晶体,“是呀,好看!咦~”

口中发出一声惊异,小萝莉手中的晶体内嵌的泪滴从晶体中飞出。

下意识的伸手,却一把抓了个空,小萝莉微微嘟嘴,露出不高兴的神色。

眼睁睁看着泪滴没入那座坟冢,感受着坟中的变化。

青年.....脸上露出浓浓的喜色。

一把将小萝莉抱起,狠狠的亲在了她脸上。

“三儿!果然是你!真的是你!谢谢~”

“哎呀!什么嘛!”

小萝莉嫌弃的推开苏洛的脸,“弄人家一脸口水,师父真讨厌。”

嘴上说着,眼中,却是隐藏不住的笑意。

“人家....还是个孩子啊!”

(全书完!)

  47/47807/1774000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6wxw.net。新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66w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