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312章 偷钱

(26+)
“抓到了又怎么样?我是美国人,我有美国中情局的证件,谁敢对我无理?我现在怀疑银行的保险库内,藏有共产党的大量资金和文件,所以我们要搜查。”克尔顿说。

“对对!我们是进去搜共党,没有抢钱,那些钱本来就是我们身上的。”那个香港人马上来了劲。

到了晚上十点,克尔顿带着人进入了银行,有两个银行的警卫,被他们给打晕了绑了起来。

绑了最后的一个金库的保管员时,克尔顿终于进了金库。

“我草,太多的钱了!”望着眼前的美元英镑港币等货币,进来的四个人全是眼中金光闪闪。

“身上不能放钱,全装入袋子中带出去。”克尔顿说道。

但是,他却向自己的口袋中装了三叠美元。

其他的人也都偷偷地装了一叠美元,你装三我装一。

十五分钟后,他们扛了两袋子钱出了金库。

可这时,警报响了,他们急忙向外跑去,跑向了银行的大门。

在门口,他们又开枪打伤了两个门卫,终于跑了出来。

可这时,外面的警察与银行的警卫都冲了出来。

“快!将这两袋子钱丢进这个小沟边的石缝内,用石头挡住。正常情况,不会有人发现,就是警犬都嗅不到。等我们脱了身,再来取钱。”克尔顿命令道。

于是,四个人忙了三分钟,将钱藏好后,便快速地离开了。

离开大约十几分钟,他们在一个平坦地方被堵了。

“举起手来!”上百支枪对准了他们四人。

“不不不,你们这是干什么?不知道我是谁吗?”克尔顿喊道。

“你是谁?”这时对面有人开口问道。

克尔顿将证件递了过去:“看了上面的字,你就知道了。”

对面的一个警长接过证件,打开一看:“原来是美国人当强盗。”

“谁说我们是强盗,我们强了谁?”克尔顿说。

然而,很快克尔顿便不作声,对身边的人说:“不能透露藏钱的地方,就说我们是去查共党。”

原来,从警长的后面,出来了几个人,正是被克尔顿一行人打晕绑了起来的人和门口中枪的警卫。

“就是他们,这个美国人带着人抢走了金库的钱。”那些被打晕的人一看到克尔顿,急忙说道。

“就是他们,在门口开枪将我们击伤。”门卫控诉道。

“你有什么说的?”警长一挥手:“将他们铐起来!”

克尔顿喊道:“我是美国中情局的上校,我在执行任务。”

“什么任务?”警长一听,麻烦了,谁不知道美国人最霸道。

克尔顿趾高气扬地说:“这是我们美国的秘密,你无权知道。”

“我有权抓抢劫犯!铐上!”警长被激怒了,这里是澳门,不属于美国管,但是强盗,我有权管。

于是,警察一涌而上,将克尔顿四人给铐了。

克尔顿不服铐,最后他们四人是躺在了地上,被送进了医院。

一个小时后,热闹的现场终于冷清下来。

这时,从克尔顿藏钱的地方,跑出来了两个人。

一男一女,他们正是周森与洪媚,原来他们跟踪克尔顿而来。

他们来到了藏钱的地方,将两个袋子拉了出来。

“哇!好多的钱啊!老公,我们发横财了。”洪媚说道。

周森将钱袋重新系死:“这钱不能留在澳门,很快他们就会搜查的。我们得想办法将它运出去藏起来。”

两人将钱扛了出来,来到了海边,偷了一条快艇。

他们将钱装上了快艇,开向了海中,在离澳门五十公里远的一个海岛上停了下来。

这个海岛位于澳门与香港的中间,是一个无人岛。

岛的面积只有不到两平方公里大,在岛上,周森找到了一个藏钱的地方,两人将钱埋了起来。

然后,他们便开着快艇回到了偷快艇的地方。

没有人发现他们偷过快艇,两人将艇上收拾了一下,不能让人看出这条快艇被人使用过。

到了晚上二点半钟,他们溜回了租住的小酒店。

儿子随外公外婆睡了,周森与洪媚则是靠在床上相拥着。

“老公,有了这些钱,我们可以在台湾开一家大公司。”洪媚说。

周森点头:“这钱暂时不能动,一动就有人注意。过了一年后,风波平息了,我们再拿出来用。到时你就去当这笔钱的大老板,在香港台湾南洋开几家公司。”

就在这两人兴奋地计划着未来时,澳门警察却慌了。

因为银行的统计出来了,总共失窃了三百二十万美元。

因为克尔顿在装钱时对大家说,只要美元,所以,丢失的全部是美元,港币都没在,英镑容易暴露,也没有要。

警察也不管美国人不美国人,马上对那三个非美国人进行了刑讯逼供,美国人我不敢动,你们香港人我还不敢动?

那三个人最终承受不了刑具,只得交待了。

警察马上带着他们去藏钱的地方,取出那三百二十万美元。

结果,那些人傻眼了,警察也傻眼了。

“昨夜星疏此洞中,两袋美钞藏洞中,美钞不知何处去,洞石依旧笑春风。”

明显的有人在他们走后,取走了洞内的钱。

警察马上喊来了警犬,警犬嗅了一阵子后,扑向了那三个人。

“错了!他们也经抓捕了,去找还没有抓到的人。”警察喊道。

警犬知道了,马上向着一条路上走去,众人跟着走。

最后,警犬将他们带到了警察局中关着的克尔顿面前。

看着想要扑上来的警犬,克尔顿知道藏钱的地暴露了。

可等到警长问他与同伴如何转走洞中的钱时,克尔顿傻了。

辛苦白费了,好不容易抢的钱给别人做了好事。

没办法,警察又带着警犬回去,这一次警犬将他们带到了海边。

由于在海边,周森便用了除味剂,所以警犬只在海边乱转。

警察马上对海边进行的搜查,追查昨夜的情况。

无独有偶,昨夜有一群海盗来澳门赌钱,他们上澳门岛,在周森洪媚来海边前,周森回来上岸回住处后一个小时,那群海盗才离开。

周森偷开快艇离开时没有人知道,但海盗来去弄的动静有点大,所以几家人知道,于是他们便说了昨夜有三条快艇来过又走了。

警察一听,经过仔细地分析,认定了那些人是海盗。

于是,这件案子便定为:美国中情局的人勾结海盗盗窃了澳门银行的美元三百二十六万。

多出的六万是这三个人每人身上的一万加克尔顿身上的三万。

澳门总督听说后,便向葡萄牙政府汇报了此事。

葡萄牙政府惹不起美国大佬,便给美国总统写了一封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