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四八五章 孽债

(28+)
“朝鲜自古都是苦寒之地,若要长治久安,就别索取过度。”辛鲲勉强把巴掌大面饼吃了,然后慢慢的喝着热热的泡菜汤,里没有肉,只有些泡菜和豆腐。

“长治久安?你要把这里并入版图?”郭深抬起头。白天在城外看到辛鲲,很多事就不用解释了,郭鹏听到消息,就带兵冲到朝鲜。他猜着是不是辛鲲和儿子是商量好了,以朝鲜为跳板,让辛鲲回归。但是他真的没想到辛鲲要的是把这里并入版图。

“当然,不然,我们早就可以回去了,也不会这样慢慢推进,一点点的以怀柔之态,让朝鲜百姓明白,大盛军队是来救他们的。刚刚在城外您也看到了,边城百姓非常柔顺,现在也能帮得上忙。”辛鲲最怕这些人自以为是的觉得这个苦寒之地用不着占领,却不知道,这里是下棋的一个重要落子点,可辐射北方几个重要的城市。不然为何某国爸爸特意要在那儿装一个萨德系统。

“得不偿失!”郭深果然皱紧了眉头。

“王爷,回头去把版图并上之后,就知道为什么了。”辛鲲懒得说什么了,自己捧着汤喝了起来。她不能说郭深目光狭窄,因为在这个时代,他们连自己国家的地图还没弄清楚时,让他们如何知道世界的态势。没有地图,就没法真的理解这一城一池的争夺。

“鲲儿跟我说过,朝鲜一地,在战略之上至关重要,此地万不可有失。所以我想留下一部分军士就在此地安家,这里将永远是汉家之地。”郭鹏点头,辛鲲特意给他画过大地图,朝鲜所在之地,周边的国家地势,人家很有可能从这里海上登陆,想想以此为据点,用水师顺流而下,那情形,实在不堪设想。

“而且千万别说这是苦寒之地,这里的确挺穷的,但是物产并不贫瘠,只是缺乏有效的管理。我在这儿一年,日子过得还不错,只要与内陆加强联系,互通有无,水陆两通,相信能成为一个富庶之地。”辛鲲笑了一下,她的汤喝完了,饼也吃了,她的家宴是不是可以退席了,左右看看,给郭鹏又夹了些菜,让他快点吃。

郭鹏对辛鲲笑了一下,端起碗扒起饭来。

郭深喝了一口汤,看着辛鲲,“你怎么回去?”

“哦,海老太医之前不是救过朕吗?朕当时有封了他一等子爵的爵位。她是海老太医的亲传弟子,封个妃应该不会被人说吧?”郭鹏忙抬头说道。

“只要妃位?”郭深狐疑的看着辛鲲,这个人他觉得,就算此时是女孩,她也不可能甘为人末。

“你敢立谁为后?”辛鲲瞪着郭鹏。

“行了,就算妃,你也是惟一的。”郭鹏笑上起来,想到海大夫气得胡子都要竖起来的样子,还特意把辛鲲叫到面前对质。听了他们师徒当着得以,他就觉得好玩。最后他只能出来给他们评理,一个子爵的爱徒,因为在朝鲜立下大功,进宫为妃理所应当,不用特意给老爷子找一个罗曼史。不过,这个理由其实也挺好的,身份上说得过去,至于说功劳,此次平定朝鲜,谁的功劳又能比辛鲲大?

“皇上,王爷,民妇告退!”辛鲲笑了,起身对他们行了一礼,退了出去,此时,他们父子、君臣应该还有话说。这些话估计还不太适合她来听。当然,她也不用等他们允许,自己便拿着披风出去了。

“你现在开心了?”郭深看着儿子,曾经躺着跟着掉了阳气一样的儿子,现在看上去又傻了不少。

“是,非常开心,我们相爱,又能在一起,多好啊!”郭鹏毫不顾忌的坦然的看着父亲。

郭深无语了,现在他还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说这个不对,好像不成,因为他一生也是和相爱的人在一起,从无二心,他知道这种感觉,我们相爱,又能在一起,什么能阻止他们在一起?

“你将来还是要封她为后?”

“我觉得这个她无所谓,她只要惟一罢了。”郭鹏挺了解辛鲲的,成不成皇后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是惟一的。

“她的性子跟你……本王王妃不同。王妃一生以本王与皇上为要,她没什么本事,她留给丈夫孩子的只是安心的笑脸。你要给自己找一个人生的导师吗?就算流落在这个破地方,竟然还能闹出这么大动静,你的一生都要在她的阴影之下吗?”郭深本想说‘你母亲’,但是想到了他的身份,于是改为‘本王王妃’。

郭鹏笑了,把最后一口饭扒进了嘴里,“您喜欢王妃那样的温婉聪慧的女子,而朕喜欢的就是鲲儿!无论是男是女,无论她性子怎么样,哪怕天天打朕一顿,朕也甘之如饴。”

“她身体如何?她能为皇上诞下皇嗣?”郭深皱着眉头,若儿子只要这一个,那么子嗣是问题。想到刚刚辛鲲一进来,儿子忙出忙进的给她保暖,想到之前

“朕刚说了,只要她是朕的鲲儿,无论她什么样,她就是朕的一切。”郭鹏觉得这算是问题吗?当然不算,他连男女都不在意,还在意这个吗?

“皇上!”

“之前怕人知道她是女孩,所以海太医给她吃药装病,您没看到她今天在冰天雪地里待了一天,多聪明啊!城外的安排,伤兵的救治,她做得多好啊!用冰盖屋子,还暖和,怎么想的?”

郭深无语了,他觉得自己生的不是儿子,是孽障。可是打他,现在叫犯上,心情好憋屈啊!

辛鲲此时已经泡在热热的汤浴里,福姬和胖婶都在屋里,他们可不是来伺候的,他们有点害怕,觉得进来比较安全。

“仁亲王会杀人吗?”福姬看辛鲲回来就泡在汤里,忍不住站在桶边轻声的问道。

“现在他最想杀我。”辛鲲给福姬一个假笑。

“那怎么办?”胖婶忙上前了。

“没办法,当然,当初他也想杀了我,所以皇上把我送出来了。现在皇上做了皇上,应该我活着的可能性比较大了。”辛鲲认真的想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