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557章 战序曲:八蛊

(28+)
李香樟的计策成功了,并且在严冷锋无意的帮助下,提前在海岸边捉住了中毒昏睡的赤龙。他付出的代价仅仅是战船的损失和手下兵士的性命,换来了所谓的忠诚,而赤龙失去的,却是她那尚在龙蛋中未孕育成型的子女。

……

严冷锋听到此处,也知自己无意中成了李香樟的帮凶。赤龙本来与世无争,与百越秋毫无犯,却因李乱的口腹之欲遭受了这一场无妄之灾。说不得还得救赤龙脱身,一来全同为妖族之情;二来算是简单的“赎罪”吧。

然而蓝发女子接下来的叙述让严冷锋大感头痛,因为赤龙的被捕,不仅仅是百越朝廷单方的意志,还与百越江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若想“赎罪”,救这位妖族帝王脱离苦海,就必须踏入这场百越江湖的纷争之中。

具体情况还得从头说起。

话说早在李俊建国之前,更久远的上古时代,百越民间便盛传蛊术,亦称“蛊毒”,是蛊便是毒,二者密不可分。蛊术的运用几乎遍布整个百越江湖,固有“百越万蛊盅”之称。

上古百越蛊术可分为八大流派,分别是“天、地、万、物、草、木、鱼、虫”,其宗名分别是:天门宗、地门宗、万门宗、仙门宗、花门宗、木门宗、龙门宗、虎门宗。前四门为上四蛊,后四门为下四蛊,各有秘术,分别用“神、鬼、虫、鸟、花、树、鱼、兽”制蛊。然而用“神、鬼”制蛊这种绝世神通十分难以修炼,并为天庭所不容,故制蛊秘法渐渐失传,天、地二宗亦逐渐消亡。如今流传在百越境内的天地二宗旁系宗派只不过是徒有虚名,并无通天蛊法。

仙门宗,以飞禽制蛊,传说第一代宗主可将凤凰隐于体内练成母蛊,操纵凤凰之力称雄江湖,但毕竟只是传言,不足信。如今仙门宗早已分裂为大大小小的蛊术流派,彼此互相攻伐再难统一。与仙门宗同样分裂的八蛊,还有木、龙、虎三宗,势力甚微,不值一提。

百越上古八蛊中唯二流传至今的,只剩万、花二宗,万门宗已有提及,乃是“易容六家”之一,以毒虫蛇蚁入蛊,可操纵母蛊随意变幻母体模样、身形、声音,其手段堪比千幻门。除了可易容之外,万门宗蛊虫用于战斗,其手段极其阴险恶毒,故十分受朝廷重用,常使之行暗杀之事,因此才能传承至今。

而花门宗和大宋移花宫有些类似,全宗上下皆是女子,常年隐居于缤纷谷不与外界相通,与世无争,所以能在百越江湖立足万年。但这种情况随着试炼者的闯入渐渐发生了变化,试炼者的新生门派如雨后春笋般迅速壮大,花门宗日渐式微,几乎步入仙、木、龙、虎四宗的后尘,几近分裂。

产生分裂的主要原因无外乎一点:是否接纳试炼者为花门宗弟子,是顺应时代潮流还是闭门造车。由此花门宗内部产生分歧,各执一词。一派是以大祭司、大巫师为首的保守派;一派是以六祭司为首的改革派;最后是以宗主为首的中立派,也亏得宗主保持中立,不然花门宗早已分裂。

蓝发女子便是花门宗六祭司的大弟子,其身份是试炼者,ID:Myosotis sylvatica,朋友们叫她陈忘,宗内人称“第六花司”。

这里还要提到花门宗内部建制,花门宗掌权者为宗主,姓温名婷,其下有大巫师和十大祭司,大巫师弟子一般有两人,从宗内弟子中挑选,选中后改姓为温,称号为“花命”,实际身份是未来宗主竞选人。十大祭司各大弟子为“花司”,以其师排位冠之以第几花司的称号,整个花门宗便由此二十四人共同领导。

至于花门宗为何不愿赤龙被捕,派出陈忘打探消息并暗中设法破坏李香樟计划,这又要说到花门宗近十年来面临的大敌拖不陀!

拖不陀是一个试炼者组织,类似于大宋恶魔军团,掌控河内、金边两城江湖,势力甚大。拖不陀宗主名为贝克礼,算是百越第一代崛起的试炼者龙头,等同于元朝的“骑马射大雕”。贝克礼在初入修炼世界时“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仙门宗遗失秘术《仙门秘蛊》,并凭借此一统百越东部武林。此番他得知李香樟出海寻龙,更与其达成了秘密协议,以对朝廷的效忠换来了制作龙蛊的机会。

除了贝克礼之外,还有一位蛊术高手也加入了李香樟的捕龙计划,此人便是西之木,龙虎宗宗主。龙虎宗是木、龙、虎三宗分裂势力受形势所迫,秘密结成的同盟,虽然三门秘蛊早已失传,但西之木还是根据三门内其它蛊术自创出《西木秘蛊》,成为百越修炼者势力中不可小觑的蛊术高手。

西之木和贝克礼同样以对朝廷的效忠换得此机会,但龙只有一条,因此贝克礼、西之木虽为暂时同盟,但实际上是竞争关系。

龙究竟该划分为仙门飞禽还是虎门走兽亦或者龙门鳞虫,西、贝二人因此相争不下,李香樟居中调停,这才暂时搁置争议。三方人马先于巫毒林设下埋伏,由李香樟去引诱赤龙入林,准备一举擒拿,谁知半路杀出严冷锋,直接毒晕了赤龙,帮了他们一个大忙。

而花门宗之所以如此着急的原因,一是因为龙蛊自古便是最厉害的上等母蛊之一,若是一旦被西、贝二人制成,恐天下无人能敌;二是因为花门宗与龙虎宗有不共戴天之仇,绝不能坐视不管。

这两家的仇恨还要追溯到天下十三年,当时试炼者势力初具规模,西之木意图将下四蛊结为同盟,联手对抗新兴试炼者势力。木、龙、虎三宗早已分裂,不复存在,纠集这三门支系宗派颇为顺利,但花门宗可是完整存在的上古八蛊之一,怎么可能同意西之木的要求?双方谈判破裂之后就在缤纷谷大战了一场,龙虎宗初立,且都是一群乌合之众,哪能敌得过花门宗,丢下了大片尸体后逃出缤纷谷回往了西边老家。这场战争虽然由花门宗取得胜利,但上代宗主温暧也因伤重不治,一年后死于谷内,双方因此结下仇恨。

再说回蛊术本身,施蛊者被称为“母体”,母蛊植入母体的过程称为“制蛊”。寻常人一生只能制一次母蛊,若母蛊被毁,终生不能再施蛊术,但有极少数人可同时植入两个母蛊,此类人被称为“双蛊体”,西、贝二人便是传说中的双蛊体,一旦龙蛊被二人制成,实力将成倍增长。这也是花门宗万分着急的原因之一。

……

严冷锋听罢,沉默半晌,忽得冷笑一声,停下了脚步,于黑暗中伸出右手,掌中竟莫名多了一粒花种!

“所以这就是你和盘托出的原因?”严冷锋紧盯着陈忘,动了杀人的心思。

陈忘尴尬的笑了笑,无言以对。心里却是万分诧异:他竟逼出了我种下的子蛊!这怎么可能?!

在百越混江湖,人人都知道一个忌讳:千万不能让外人触碰身体,也不可随意吃喝,以防种蛊。陈忘之前拽严冷锋的手臂实属有意为之,严冷锋毫无防备也证实了他确实不是百越人。陈忘种蛊成功后,有了控制严冷锋的手段,这才将花门宗内部建制、人员构成悉数相告,是希望严冷锋能放下戒备全力相助,如果他不听话,也有子蛊控制。但陈忘万万没想到她种蛊的对象是天下毒物的祖宗,蛊毒对其根本无用,在子蛊花种进入严冷锋体内的一瞬间,就被其察觉,毒血不容,硬生生将子蛊派出体外。

“说话!”严冷锋杀意已现,黑镰不知觉的握在手中!

陈忘知道自己碰上了硬茬,急忙认真解释道:“您消消气,这是我的不对,我给您道歉。但请您体谅我做为一个女子的难处,和您这么一位陌生男子同行,我实在不得不做些手脚。”

严冷锋听其言辞诚恳,气消了一大半,又冷笑道:“我劝你趁早打消了这个念头,对我管用么?无知!”

陈忘听严冷锋这般嘲讽,气得面色通红。还从没有人敢当面说本小姐无知,就算哥哥都不行!不过那只是在科技世界,权且念在他是修炼者的份上,饶他这一回吧……

她这么想着,也便赔笑道:“不管用,一点都不管用,我今日方知一山还比一山高,是我坐井观天,太无知愚蠢了。”

“哼!你知道就好!”严冷锋说罢便迈步离去。只剩下陈忘一人在黑暗中狠狠地躲着脚,盯着那个愈渐模糊的背影腹诽不停。

“小毒物,本小姐记住你了!”

……

月上中天。

距怀恩镇东北四十里的城镇,乃是富湖镇,因镇子北靠富湖得名,也因富湖而异常繁荣。富湖是北方河内城、南方金边城以及百越最大港口歧港的三方汇集之地,故有许多商旅游客在此停留,镇内的客栈酒楼经常人满为患,让贝克礼赚的盆满钵满,不过严冷锋、陈忘二人的目的地并非客栈酒楼,而是富湖镇紧靠湖面的镇长府。

今夜,镇长府已被神威将军征用,朝廷、拖不陀、龙虎宗三方众多人马在此开怀畅饮,半夜方休,一个个沉沉睡去,殊不知府内已悄悄潜入了两个“偷龙贼”。

严冷锋先入府中,直接往各处角落寻去,一般府中囚牢多建于四周角落,但他寻了许久,却并未察觉到赤龙的气息。

不多时,陈忘找到了他,低声问道:“有什么发现吗?”

严冷锋摇了摇头,道:“应该不在府内。”

陈忘却道:“不,一定在此处,你想,这么大一条龙被捕进城,怎么可能不引起轰动,我们在镇内也没听说赤龙被关往别处啊。”

“言之有理,却不知李香樟把它关在了哪里?”严冷锋四处张望,一无所获。

陈忘听之,神秘兮兮地笑道:“我知道一个地方,赤龙肯定在那里!”

严冷锋观其颇为得意的“嘴脸”,眼神所指不正是面前的富湖吗?

“富湖底?”严冷锋问了一句,心想道也只有湖水才能掩盖住赤龙的气息。但他转念一想,又觉荒诞,让赤龙入水,待它醒转之时,岂不是鱼入大海,纵虎归山?水里可是龙族的天下!

陈忘见严冷锋忽而皱眉,忽而摇头,也知他心中疑惑,便解释道:“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那金丝渔网可是朝廷第二秘宝,又叫‘挣不脱’,网中猎物越是挣扎,束缚越紧,直至金丝入肉,裂为碎尸。”

“这么厉害?它可是龙族,连一个小小渔网都挣不脱?”身为妖族的严冷锋知道龙族之鳞异常坚硬,犹自不信。

陈忘却娇笑道:“我再告诉你,这金丝渔网之前的主人可是天门宗历代宗主,捉过神仙呐!何况它一条小小的一爪龙?”

严冷锋听罢,二话不说扑通一声跳入湖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