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二百七十五章 残荒地出世君临天下(四更)

(28+)
那个仙师的死,死后发生的事情让许多人都是惊恐。

天机谷最先动荡。

这一道消息出,注定引发动荡。

没有人会觉得他演算天机会是错误,这一个道统历来诡异,纵使是太古万族都是选择了相信。

一时间。

诸多道统压抑,太古族都是蹙眉。

然而这一切并不能真的就决定了他们不杀人,不征战。

相反,为了生存,有人更加的疯狂,不断杀伐,要为未来铺路。

古皇族中。

有强者在演算,他们不信外人,想要自己看天机,施展特殊神通。

嗡……

天地中有特殊的波动,那是一种神音震动五域北斗。

在这一刻。

北斗五域的生灵都是感受到了一股无以伦比的气息,心中腾起不安。

“发生了什么!”

有强者大喊,以音压制心中的悸动惊恐。

须臾之际,强者皆是睁开了眸子,那些闭关、沉睡的古人古妖都是第一时间看向南方。

那源头来自最遥远的南端。

同时间,南岭这片大地的强者最先感应到。

一座巨大的五色门户出现。

气息太磅礴了,夹带有无边的杀意,帝威在涌动,肆意的冲击十方世界。

它的出现,毫无顾虑的冲击了世间秩序。

一道道强者的身影踏出,走出了五色门户,刹那时,准帝之威浩瀚,强大无边。

残荒地强者!

“那是残荒地……”

有南岭的太古生灵惊恐。

轰!!

天地间有一道挺拔的身影,皇袍加身,衣有火焰赤纹,他气息无边,威势压塌青天,准帝威澎湃。

“准帝!”

南岭浩瀚,不比东荒小,所有的生灵都是骇然,感受到了那无以伦比的准帝威。

而在这一刻。

不止是这一道准帝威。

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

一切强者都是胆寒了,这是什么情况,残荒地要发动黑暗动乱,踏碎宇宙星空么。

瞬息间,有强者想到了什么,脸色剧变。

动乱!

北斗的黑暗……

轰隆隆。

南岭有神音在浩荡,一道道白色的身影走出,他们身穿缟素,每个人都是冷冽得极致,战意澎湃无比,哪怕是相隔无穷地域都能清晰的感应。

天地有葬歌,宏音荡彻。

世人听闻,头皮发麻,他们仿佛身处在洪荒时代,神明存在于世的纪元,那最遥远,最为古老的时代。

那时候神明陨落,天地悲唱。

万千生灵都在哭泣。

一切是那么的可怕与恐怖,仙在哭,神在悲,天在恸。

残荒地的生灵现世。

他们横行南岭,不在乎任何的道统,不在乎任何的强者。

葬歌悠荡,白色的丧条在飘舞。

一路向着东荒横渡。

“禁区要开战了,千古未有的事情,万古不得见的景象。”

强者倒吸冷气,从头凉到了尾。

整个南岭个都是葬歌在回荡,悠扬不绝,不断的向着四方冲击,向着西漠、东荒、中州、北原飘去。

像是要让这世间的一切都知道。

有神陨落。

“是在送葬道天钧。”有强者发颤。

那本是袭击南岭蛮族的强者战战兢兢,不敢放出一句话,甚至连呼吸都缓慢了,就怕惊扰了这个恐怖的残荒地出世群灵。

“呜呜呜。”

北斗大地有葬歌从天地的尽头升起。

那处在南岭的一个极道道统,奇竹山。

这是诞生过三尊大地的无上道统,他们屹立在世间无数万年,经历了一个时代又一个时代,从来没有敢对他们出手。

就算是在当世,也没有多少人敢招惹。

然而在今日。

一切的情况变化了。

清晨,万物复苏,这个道统的修士都是起来修炼,外界纷乱,这里依旧祥和。

忽然。

有神圣的哀歌回荡,仿佛从古代沿着岁月长河传来当世。

每个强者都是惊讶。

刹那,他们看向了远方,声音源头之地,一望头皮发麻。

那是什么?!

准帝威在浩荡,圣威澎湃,数以万计的强者,气息雄伟,他们身穿古老神秘白衣,仿佛是一种丧服,他们在悲歌,踏步横渡。

奇竹山的强者震怒,这是在小觑他们奇竹山?!

没有人不愤怒。

因为这可怕的生灵强者们在踏空,没有绕道的意思,这是打算横穿这个三帝道统,从他们的头顶上走过去。

霸道昌绝。

有大圣怒极,这是踩着他们的面皮啊。

“让他们过去。”

只是还没等他有举动,这片古老的三帝道统大地传出一声古音。

奇竹山的山内有两道身影,气息绝伦,他们出声了,这是道统中的准帝老祖,皆是来自天古尸地那个土地,曾经死去的强大存在,动乱后走回了这个道统。

听着这个话语。

这个道统平静了,每个人都是大惊失色。

两位准帝老祖疯了吗?!就算是禁区又能如何,他们三帝道统底蕴无双,根本就不怕至尊啊,他们可是拥有极强的极道帝兵。

没有人知道在深处,奇竹山内,一件古帝兵在沉浮,沸腾的气息显示着它自主复苏了。

“不要轻举妄动,任由他们过去。”

帝兵道出这句话。

也因为这句话,两位准帝才没有了动静。

“残荒地当真这样强大么。”准帝出声,询问这件自主复苏的极道帝兵。

“有古之大帝复苏了,不止一尊,妄动,奇竹山将会覆灭。”

极道帝兵出声。

道出这话之后,这件复苏的帝兵沉睡了。

它不打算过多的言语,甚至收敛了一切气机。

刹那,两位准帝神色一变,而后他们抬头看向了天宇,投过了山体,望着那残荒地生灵,他们沉默了。

准帝的气息太多了,令他们都是心境胆颤。

其中最前方的那个火焰皇袍加身的男子就极其的可怕,让两人各自生出不可敌的感觉。

这一幕。

惊动天地,整个南岭寂静。

残荒地出世,踏空横穿三帝道统奇竹山,从他们头顶上过去,却没有任何的阻拦。

无数生灵胆颤。

残荒地!

古往今来最可怕、最神秘的禁区出世,纵然是三帝道统都要蛰伏。

“极道帝兵应该复苏了,但是还是任由残荒地生灵从他们头上横空而过。”

无数强者脸色苍白。

这个事情,代表了什么。

有古帝出世!

禁忌生灵,古代至尊……

一个个词汇浮现在诸多生灵的脑海之中。

残荒地强者数以万计,他们威势无双,震古烁今,就这么横行北斗,天都要裂了,白天的太阳都是黯然失色。

火皇踩着步伐,气息动乱古今。

他在积威,十分的伟岸,身涌准帝威,气血澎湃。

“当世的准帝,非古老生灵。”

感受着火皇的气息,大圣强者恐慌,当世居然有准帝活着,这是什么存在?!

道艰时代诞生的准帝。

岂不是说有望证道,登上那帝路,执掌天命。

“踏轮回,唱葬歌,魂兮道兮……”

火皇迈步,踩踏古老的韵律,声音展动古今。

残荒地走出了南岭,跨越了东荒的边界,气息压盖一切道统。

他们穿过了一个个道统,没有人敢发声,就这么被他们从头顶横行而过,看似耻辱,却没人敢应答。

北斗在颤动。

西漠升起佛号,阿弥陀佛被传荡。

葬歌传来了,像是洪流冲击着这片大地,西漠都在都抖动,似乎在抵抗这种古老仪式。

有僧侣惨叫。

相隔无尽大地,他们挡住那种仪式。

然而,做不到,也不能做到,只要仙阻挡就立刻遭劫。

“我佛慈悲。”

雷音寺有钟声敲击,斗战胜佛低吟,有阿弥陀佛大帝的虚影浮现,只是很快的消失。

西漠不在有佛号。

在这一刻,西漠注定要将这个日子记载如史册。

那一直传唱阿弥陀佛佛号的西漠,自从阿弥陀佛大帝诞生以来,这片疆土一直都是佛道昌盛,如今变化了。

有不同的声音响起。

葬歌在悠鸣,进入西漠每一寸土地,无数生灵悸动。

见到这一幕。

无数生灵如坠冰窟,西漠也有今日么?!

“这是一段因果,我佛慈悲,不可介入,否则生灵涂炭。”

有得到高僧道出这样的话。

那是一尊大圣佛陀,他脑后有佛光,面色无喜无悲,法相端庄。

闻言。

诸多生灵颤抖。

是什么样的因果让西漠都如此寂静。

一时间。

天下寂静,残荒地出世,令得无数生灵跪俯。

自始至终,火皇他们都没有过任何的威压,任何的神通发动,就是这样走过。

举世臣服,天地共尊。

这是残荒地的辉煌,是他们古老的传承,哪怕是规则变化,天地改变,依旧不可改变的荣耀,红尘无尽,残荒地唯一。

在逐渐的接近。

山河颠倒,东荒日月暗淡。

神墟终于难以平静,七大禁区都是有了动静。

深处有古老的至尊睁开了眼眸,透露着是冰冷,万古的沧桑烙印在了眼眸,无情淡漠。

只是在今日。

他们的神绪有了波动。

眼神中有了精芒吞吐,异色绽烁。

啪嗒啪嗒……

不死山无头骑士骑着石马眺望那片大地。

太初古矿中深处也有强者走出,轮回海在滂湃,波涛不断,一直隐于虚空的葬天岛如若隐若现。

哗啦啦……

荒古禁地,九座古山中心的深渊,有铁索铿锵声,一道金色披头散发的身影盘坐其中。

他透露着一股苍莽,浩浩无边。

这片禁地的传说至尊,他似乎在嘶吼,锁链不断颤动。

不远处的城池生灵都是害怕。

他们看到了那金色身影,四肢都被锁链封困,隐约间,又似乎看到了一道白色的惊艳身影,像极了万古最惊才绝艳的一位女子。

两道身影浮现荒古禁地,很快就消失了。

同时间。

仙陵禁地,有坟墓开阖透露出缕缕仙气。

七大禁区都有了动静。

“咚!”

紫山,无始钟响彻。

万族惊恐。

这似乎是无始钟在同悲,为残荒地的葬歌增添古音。

钟仅仅敲击了一下,却代表了无始钟的意义,只有残荒地的人才明白,那是无始大帝的意志,无始钟在替它主人传达。

无始大帝消失时间,但是无始钟却明白,无始未死,他只不是背对了众生。

轰轰轰……

瑶池圣地剧变,西皇塔自主的复苏。

一缕缕仙辉从塔身冲出,垂泻而下,光雨霞光洒落,随着风在飘絮,将东荒大地覆盖,如同无始钟般,在悼念逝去的人,为残荒地恸。

两大极道帝兵都是苏醒,极道之威绽放,发出了无量量光。

在这一刻。

火皇看了过去,望向了紫山,看向了瑶池圣地。

眼瞳中有仙道符号在弥漫,微微对着紫山与瑶池所在拜了一拜。

他在拜无始大帝,也是在拜瑶池圣地的西皇母,以及曾经的大成圣体。

东荒的生灵个都是惊恐了。

每个人瑟瑟发颤。

轰!!

在这一刻,神墟终于再也坐不住了。

无量的至尊符文,帝威爆发,一道道杀气弥漫,有密密麻麻的生灵身影在神墟中攒动。

他们屹立在南天门内。

当初围杀道天钧的两尊准帝出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