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516章 第三天之大小金闪闪碰面

(28+)
对于这个小玛斯塔,征服王还真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他刚才肯定是走神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过为了这个打他一顿也说不过去。

所以……

征服王语气不善的说道:“小玛斯塔啊,用你的能力帮我看看前边的那个小孩子是不是英灵。”

这回韦伯童鞋听清楚了,却觉得征服王脑子有问题,什么英灵会是小孩子呢?

你这确定不是在逗我玩?

韦伯童鞋一脸怀疑的表情:“Rider啊,你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

征服王纳闷道:“没有啊,小玛斯塔,快点去看那个小孩子是不是英灵,晚了的话他就走了。”

韦伯童鞋说道:“怎么可能会有小孩子英灵呢?”

嘴上是这样说的,但韦伯童鞋却诚实的用自己的能力去看了征服王说的那个小孩子,然后……

侦查魔术的反馈是这个小孩子是个英灵。

韦伯童鞋脸上的表情一僵,彻底呆愣住了,这个小孩子还真的是英灵?

我有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哪里来的小孩子英灵?

圣杯啊圣杯,你还真是来者不拒,连小孩子都招收,可是这样的英灵有战斗力吗?

“小玛斯塔,看你的表情,我就知道自己猜对了,那个孩子是英灵。”征服王说道。

“对,你猜中了,他是英灵,可是你怎么觉得他是英灵的?”韦伯童鞋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没有用侦查魔术之前,根本就看不出谁是英灵来。

这就是个小孩子,普通的小孩子有很多,你怎么就觉得这个小孩子是英灵了呢?

难道你有某种直感的技能?

“哈哈,这个嘛,难道你不觉得这个小孩子与金闪闪很像吗?”征服王哈哈笑道。

“是么?”韦伯童鞋半信半疑。

“当然。”征服王点头道:“你是没有看到他的正面,所以没有那种感觉,我可是看到了他的正脸,与金闪闪那家伙长得像极了。”

“难道是金闪闪的儿子?”韦伯童鞋做出了个猜测。

“谁知道呢?”征服王摊了摊手,说道:“他肯定是对面阵营的英灵了,我们跟上去吧。”

“跟上去做什么?”韦伯童鞋大惊。

做跟踪狂是没有什么好下场的!

Rider,你想去送死,不要带上我啊!

这一刻,韦伯童鞋想起了无数走在火葬场的前辈,内心深处慌得一笔。

“当然是确定下对方的身份了,另外一个阵营神秘的要死,你就不想了解一下吗?”征服王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是想了解一下,但跟踪不太好吧?”韦伯童鞋说道。

“谁说我这是跟踪了?”征服王说道。

“不是跟踪的话,你还想主动跟人家聊天?”韦伯童鞋说道。

“答对了。”征服王笑着说道。

“Rider,我觉得我们可以从长计议,不要这么莽,会被人家当做挑衅的!”韦伯童鞋劝说道。

“放心吧小玛斯塔,你现在就是想多了。”征服王说道:“我吃过的盐比你走过的路还要多,你就放心好了,不会有事的啦!”

“真的不会有事吗?”

“当然肯定以及一定,你放一万个心吧。”

“……”

韦伯童鞋还是没放下心来,但他可说服不了征服王,最后只能跟着征服王做个跟踪狂。

我不是真的想要做跟踪狂的。

韦伯童鞋心里感到了深深地不安。

另外一边,被征服王和韦伯童鞋跟踪的幼吉尔,很快就发现了有人在跟踪自己,因为与金闪闪拥有同一个模板,只是年龄上有差距罢了,金闪闪能做到的事,幼吉尔也能做到,虽然威力弱了点,但那也是做到了。

像现在征服王和韦伯童鞋的跟踪,幼吉尔就借住金闪闪的某个道具发现了。

他当然也认识征服王和韦伯童鞋,对于这组在“圣杯战争”担当搞笑的组合,心里多少是有些好感的。

不同于一口一个杂修不爆粗口不舒服斯基的成年版金闪闪,现在的幼吉尔是个温柔善良彬彬有礼的可爱小孩子。

幼吉尔甚至没动手杀过人,属于最天真无邪的儿童了。

换做是金闪闪遇到了跟踪狂,不管跟踪狂的身份是谁,绝对二话不说开启王之宝库就砸了过去,让你做跟踪狂,死了也活该。

幼吉尔就没有那么暴力了,知道是谁跟踪自己后,他就任凭他们去跟踪了,反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昨天晚上,林秋说过今天要有个大计划,幼吉尔可是一直都记在心里,因为太过激动的缘故,很晚了都没有睡着,一直等到出去找爸爸的小莫和出去找人打架的库丘林回来后,幼吉尔才睡了过去。

不过,早上很早的时候,连太阳都没有爬出来,天空都蒙蒙亮,就在这个时候,幼吉尔醒了,然后就去找林秋要求他实现今天的大计划。

林秋那个时候还没有醒,正枕着超凶的美杜莎大姐姐的南北半球上,然后就被幼吉尔的敲门声给吵醒了,那个时候,林秋是相当暴躁的,任谁被吵醒了都会乱发脾气,但他的身体是个小孩子,思想却是成人的,自然能控制住自己。

脾气是没有乱发,可是也没给幼吉尔什么好脸色看。

至于幼吉尔的大计划,林秋懒得去想,直接让他去压马路,让你朝我睡觉。

虽然这个大计划与想象中的不同,但幼吉尔也没有拒绝,而是接受了林秋的任务,老实的跑出去压马路了。

时间缓缓地流失,太阳都升到了半空之中,幼吉尔觉得马路压的差不多了,便准备回去,但就在这时偶遇了征服王和韦伯童鞋,为了避免老巢暴露出来,只能带着这俩货绕圈子。

然而幼吉尔的年纪太小了,经验不怎么丰富,没有躲避人的经验,而征服王虽然不是专业的跟踪狂,但是用来跟踪幼吉尔是够了。

两个英灵,一个有心去躲,一个有心跟踪……

幼吉尔最后怒了,正准备发脾气打发走征服王和韦伯童鞋,突然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

“对不……”有礼貌的幼吉尔刚想道歉,却听到被撞的那人的骂声:“杂修!你撞到了本王!”

这说话的声音有点耳熟,似乎在什么地方听过……

幼吉尔努力的回忆,终于想起来了,这不就是成年后我说话的声音吗?

为了确定自己的想法是否搞错了,幼吉尔抬头看了看自己撞到的那人,虽然穿了一身现代的衣服,但那张脸确实是长大后的自己。

“你……”

“我什么我?”金闪闪不满的说道:“小屁孩,别以为你是个孩子,我就不会跟你一般见识了,本王眼中,没有男女之分,也没有老幼之分,一切都是平等的,你……”

“我真是没有想到,长大后的我变得如此讨人厌了,你到底遇到了什么才变成了现在这样?”幼吉尔打断道。

“你谁啊你,竟敢这样跟本王说话?”金闪闪瞪着幼吉尔说道。

虽然觉得眼前这小家伙有点眼熟,似乎曾经在哪里见过,但金闪闪只是想了想,就知道自己不可能见过,因为自己是来自古代的英灵,怎么会有现代的熟人呢?

“你连我都认不出来了,看来长大后的你果然是堕落了,你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张口闭口就是杂修,好没有修养啊。”幼吉尔闷闷不乐的说道。

他实在是搞不明白,这都是一个人,为什么现在的我这么懂礼貌,而长大后的我就变成了一个小混混?

这一点都不科学!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难以解释的事,才让长大后的我变成了那个张口闭口就是杂修的没有教养的小混混!

我必须要了解长大后的我身上发生了什么,这样就能防患于未然了,等我遇到了那些事,说不定还有挽回的可能。

“你说谁没修养了?”金闪闪怒了。

“这里还有其他人吗?”幼吉尔反问道。

“可恶!不要以为你是小孩子,本王就不敢打你了,真惹火了本王,本王才懒得管你的年纪呢,你现在是讨打啊。”金闪闪怒道。

“呵,长大后的我啊,你这坏脾气要改一改,这样很不讨人喜欢的。”幼吉尔冷笑着说道。

“你是小时候的我?”金闪闪大惊。

“对,我就是小时候的你,或者说你是长大后的我。”幼吉尔点头道。

“呵呵,这‘圣杯战争’还真有意思,竟然把小时候的我也召唤了出来,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吗?”金闪闪笑着说道。

“我不是来找你的,只是偶然遇上罢了。”幼吉尔说道。

“哼,不管你是有意,还是偶然,本王都不会在意,只要你不往本王的枪口上撞,看在你是本王小时候的份上,本王不会跟你计较的。”金闪闪冷哼道。

“你还想跟我计较?”幼吉尔瞪大了眼睛,怒道:“我怕你不成?你要知道我们是同一个人,你会的我都会,你还想教训我,是我教训你才对!”

“怎么想跟我打一场?”金闪闪问道。

“是你想跟我打一场吧?”幼吉尔说道:“要打就打,我才不会怕你呢!”

“呵呵,小时候的我还真是斗志昂扬啊,可惜本王并不想跟你打,你走吧。”金闪闪说道。

“你是怕输给我吧?”幼吉尔激将道。

“输给我自己?”金闪闪笑着说道:“该害怕的人是你才对,我只是不想欺负小孩子罢了。”

“借口!你这都是借口!”幼吉尔说道。

“你觉得是借口就是借口吧。”金闪闪说道。

“哼,长大后的我,你太让我看不起了。”幼吉尔说着冷哼一声便跑走了。

看着跑走的幼吉尔,金闪闪脸上露出了复杂的表情,沉默了半晌,他突然对征服王和韦伯童鞋躲避的地方喊道:“出来吧,戏也该看够了,你们要是不出来,别怪我动手……”

“出来!这就出来!”

征服王发出豪爽的笑声,拉着一脸死了老爹表情的韦伯童鞋走了出来:“我说闪闪啊,刚才那个小孩子是你小时候吗?”

“你说什么?”金闪闪瞪了征服王一眼。

“Archer,刚才那个小孩子是你的小时候吗?”征服王又问道。

“没错,怎么了?”金闪闪反问道。

“没什么,我就是好奇而已,你可以给我解释下那是什么情况吗?”征服王说道。

“我好像没有给你解释的必要。”金闪闪说道。

“不解释就算了,我有个想法,说出来给你听听,你觉得如何?”征服王说道:“我们今晚去Saber那里喝酒吧,讨论下谁的王道更好,输了的人就放弃‘圣杯’如何?”

“好,我答应你了。”金闪闪说道。

本以为还要再劝说几次,但金闪闪竟然答应了,这让准备好了的征服王觉得自己像是一拳头打在棉花上,白费了力气。

“呃,记得是今晚上哦。”征服王无话可说,只能随便应付几句,便拽着韦伯童鞋离开了。

金闪闪也没有阻拦的意思,朝着征服王他们相反的方向而去。

征服王和韦伯童鞋走了一会儿。

韦伯童鞋突然说道:“Rider,你刚才做的不对。”

征服王好奇的问道:“哪里不对了?”

韦伯童鞋说道:“你不应该那样跟Archer说话,他可不像你这么好说话,要是激怒了他,引发了大战,那就糟糕了。”

征服王笑着说道:“小玛斯塔啊,你想多了,金闪闪不是那样的人。”

“算了,不管你了。”

韦伯童鞋撇了撇嘴,说道:“你今晚真的要去Saber那里吗?”

“当然要去了。”征服王说着问道:“小玛斯塔啊,你知道哪里有好酒吗?”

“你找酒做什么?”韦伯童鞋问道。

“既然是宴会,当然要有酒了,快点告诉我哪里有好酒。”征服王说道。

“就算我跟你说了,你有钱买吗?”韦伯童鞋说道。

“不是还有你吗?”征服王说道。

“可恶!”韦伯童鞋嘟囔着骂了一句:“又要花我的钱,为了这次‘圣杯战争’,我都快变成穷光蛋了!”

“不要抱怨了,只要得到了‘圣杯’,你想要多少钱就有多少钱了。”征服王拍着韦伯童鞋的肩膀说道。

“唉……”韦伯童鞋轻轻地叹了口气,然后说道:“算我欠你的好了,不过我要先声明,我身上的钱也不多了,可能买不到什么好酒。”

“这没有关系,我只是想带酒过去而已。”征服王说道。

两人奔向了酒厂,花光了韦伯童鞋身上的最后一毛钱后,征服王带着一大桶酒回了他们的落脚点。

等到天黑了以后,两人就会驾驶着神威车轮,带着那桶酒,前去爱因兹贝伦的古堡。

 nbspnbsp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