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六章 长生劫(一)

(19-)
启天伏仙两国,近一百年来才开始互不往来,因此两国筑起城墙,设了各种结界,总之是各种密不透风。唯有这伏仙山地理位置独特,坐落于众山之间,却独领群山,直冲云霄。所以一般人是适应不了这地方的,伏仙国曾派人驻扎在此处,可是都活不长,因此伏仙国巫尊便请来天地灵兽,镇守此处,并且设立了结界。百年来,无人能经过此处。

何一情落下的悬崖是两国的结界,中间还有一道无法逾越的气流墙,因为没有了项链,何一情无法再次穿越结界,只能落在气流上随着气流一起运动,后来当何一情再次醒来时,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后来知道是一个老太太救了她,老太太原以为她活不成了,谁知道她躺了七天又醒了。

再次醒来的何一情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重生的激动,她一点也不惊讶,她自己已经下了定义,“自己一定是死不了的!”命运就是在玩弄她。她甚至在怀疑自己上辈子是犯了和等的滔天大罪。

只是,自己被救了就要为人家做点什么,这次没有奇异的偶遇,没有什么惊险的历程。反而让何一情的心沉淀了不少。老太太只有一个孙子,比何一情小两岁,平时何一情在家帮忙,小男孩出门卖些布匹,可能是何一情懂得略微多些,做出来的饭菜都是她们没见过的,于是一家人特别喜欢何一情。就这样何一情在这过了大半年,渐渐的自己的怨气就淡了。心想:“我可能就是一个过平凡生活的命。注定一辈子是得不到想要的。”

直到…;…;

酷x匠网fv首●_发%_

“喂,一情姐姐快过来看啊!你看我今天在河里打到了什么?”何一情十分厌恶别人叫她何姑娘。因此就让别人直呼她名字,可是人家觉得叫的太生疏,就取其次,称呼她一情了。

“哦!长生,我一会儿就过去。”何一情凉完衣服,来到长生身边,没想到长生早上出去打鱼,竟带回来了一只…;…;

“狐狸!怎么会有狐狸?”何一情面色一冷。

“姐姐,怎么了,你看这只狐狸多好看,不如我把它送给你玩吧!”

见何一情面无表情,长生挠了挠头发,顿了顿又道:“既然一情姐姐不喜欢,那我就把它皮扒了拿到市上去卖了吧!”

听到要扒皮,何一情皱了皱眉,即使不喜欢也不能杀了它。

“长生,你还是给它伤口擦点药,把它放了吧!”

“啊!这么好看的狐狸怎么放了啊!”

“好看!越是好看的就越是危险!”何一情转身离开。

本以为能给何一情一个惊喜谁知道,反而惹人家不开心。看看手中的狐狸突然眼睛一转,“一情姐姐,你给我备两个馒头,我一会儿去镇上卖鱼!”

长生背着东西出门去了。

“哎呦,你说我怎么眼皮老是跳啊跳的!不会有什么事吧?”

“没事的奶奶!,长生每天都去镇子上,不会有事的。”

“嗯,是我想多了,诶,我说一情啊,你看你整天穿着我原先的旧衣服,不如我再给你做件新的。你说你才多大啊!应该好好拾掇拾掇。”

“没事的!我看这几件衣服挺好的。不用麻烦了。”何一情这才想起,自己居然不记得自己多大了。

已经是深秋时节,天黑的早,此刻天边已经燃起了火烧云,“长生怎么还没回来!时辰不早了!”

“别担心了,要不我去找他回来!”

“那可麻烦你了一情,小心点,早些回来啊!”

“嗯。”

何一情还从来没上过镇子,心中莫名的抗拒。深秋风特别的大,何一情脸上带了个布巾。走到镇子上时,好多摊贩已经收拾东西回家了。何一情来不及仔细浏览,快步走向卖鱼的摊贩,谁知走了不远就看见长生在那路边蹲着。

“长生,你怎么还不回家?”

“咦,一情姐姐你怎么来了?”长生冲着何一情傻傻一笑。

“你怎么了?你的脸怎么…;…;”

“没事,我就是摔了一跤?”

“别骗我了…;…;是谁把你的…;…;”

说着何一情正欲察看长生脸上的红印子。只听见身后传力一个极其不悦耳的声音。

“哎呦喂!我说你这小屁孩怎么还在这里!难道你还准备把又脏又臭的死鱼卖出去吗!哈哈哈!”

几个地痞无赖围了过来,何一情看见长生身体一抖,回过身来看着这群无赖。

“你们怎么欺负一个小孩子?”

“呦呦呦!这是谁啊?怎么,我们收保护费的,没收到,你送我只狐狸犒劳一下不应该吗!”说着领头的无赖似要动手去扯何一情脸上的面巾。何一情这才看清那人怀里果然抱了只狐狸,正是白天长生捡的那只。

心想“狐狸果然是害人精!”

“你既然拿了狐狸为何还要来为难他?”何一情挡在长生身前。

“瞧你说的,这狐狸才值几个钱?他还欠我多着呢!不如你替他还!”

“你们…;…;”

“哎呦喂!谁谁谁…;…;谁拿东西扔的老子!”

“是我!”

银铃般悦耳的声音从痞子身后传了过来。光是听这声音,就让人心脾顺畅,只是这回换作何一情浑身一震,果然那抹熟悉的红色出现在人群之中。

“你是谁,敢碰老子,我看你是活的…;…;”

见到来者如此好看,痞子们一时看的痴了,忘了自己被打的事。

“小荷,不要多语,这几位小哥,我们看你怀中的狐狸不错,可否卖于我们?”何一情一抬头虽然看见的是陌生的脸,但听声音就知道那是谁。

见到如此,痞子才回过神来,二人商谈好价钱,将狐狸卖给火荷等人。临走时那人曾回过头来,只是看了眼何一情,然后转身离去。

“哼!果然是冷血动物。”何一情冷冷的一笑。转身拉起长生准备离开。谁知这堆痞子竟还不放过他们。

“呦!这是要去哪,咱们的事还没解决呢!”

“哼!你们把我的狐狸卖了那么多钱,现在还不放过我们,你们真是太无赖了!”长生气愤的指着痞子头吼道。

何一情见势不妙,突然抄起鱼筐扔向痞子头。拉起长生向城外跑去。

眼见快被追上了,突然一匹马半路杀了出来。差点撞在痞子头身上。何一情一抬头,只见一个身着白衣的男子,看不出年龄,因为对方戴了个黑色斗篷。

何一情站在他下面,隐约间看见他面上还带了张银色的面具,不过单看着身形,就知道一定有副好皮囊!

此人居高临下的看着何一情,何一情的心竟莫名的一跳。不过在这逃命时刻,谁还顾得上这些。那些痞子也是这么想的,绕过马身就要去抓何一情。谁知刚伸出的手就被一只剑鞘给挡住了。

还没抬头,那个人一脚踹了过来,痞子头四仰八叉的倒地,面子不挂,立刻掏出家伙,准备干架。谁知面具男根本没打算动手,突然又冒出了个身材高挑的男子,身手十分敏捷,三下五除二,全部倒地。刚解决完,一回头,面具男早就骑马离开了。

何一情拉着长生一路没敢停留,面巾也跑掉了,快到城门时还看见面具男骑着马从她们身边经过。那人似乎还回过头来。

终于两人安全到了家。

“长生,我去拿药,你等着!”

“唉!我说长生,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卖个鱼,还挂了一脸彩回来!来来来我看看。”

“没事!我说奶奶,这点小事不值一提!别担心了。”长生随便把东西一丢,跑去找何一情上药去了。

“一情姐姐,你可千万不要生气啊!我其实是想卖了狐狸,然后给你买些首饰。你看你长的那么好看,干嘛不像镇上那些女孩子,多打扮打扮?”

见何一情仍毫无反应,索性跑过去扯了扯她的衣袖。见她神色恍惚。只得细声道:“一情姐姐,你怎么了?”

良久。何一情才缓过神来。看着长生,轻叹了口气,“家里没什么药了,我到山上采些去。”

“不用不用,这点小伤没什么事的。”

“那你想以后都肿着脸出门?岂不是没有小姑娘看上你了!”

“啊!那我跟你一起去吧。我熟悉地形。这方圆八百里那都有我的印记。就连…;…;就连鸟儿都认识我!”

何一情无奈的摇了摇头,“你看你腿也伤的不轻吧!我看跑路的时候,你可是一瘸一拐的。你还是在家等着,我去去就回!”

实在拗不过,只好乖乖在家呆着,不过,长生家有一条大黄狗,名叫大黄,何一情就带着大黄,提着油纸糊的灯笼出门了,秋夜的风格外的凉。只是何一情早已不觉冷热,甚至在这漆黑的树林里也不觉得害怕。

生亦无可恋,死亦无可惧。

  https://www.66wxw.net/36_36415/12939467.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66wxw.net。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66w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