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一百三十五章:看中

(22-)
  这一条修行路算是臣服,可惜此路并无真正强者,那九里境界的老修行者,已是此路最顶尖的战力之一,并且还是这条修行路某位高手的祖师。

  八部浮屠塔之外的修行路,大都如此。

  “若是有了行者之境,必定想着踏入八部浮屠塔之内潜心修行,或是离开这片土地,很少见到像城主那样的人,若是到了百里,那一定是另有图谋。”

  暮洛与花满溪又走过了几条修行路,基本上已经摸清楚了这八部浮屠塔之外的情况,不得不说,剑城十八剑子与那疯子一般的城主的确是另类,竟硬生生将一条修行路演化为了一脉宗门,举城飞天,一起得道,可谓神奇。

  “可是这样也无形之中触怒了八部浮屠塔的神威,毕竟,当初往生院就是专门镇压剑城的古庙宇,如今往生院破灭,虽然其中另有因果,可八部浮屠塔必定不会善罢甘休。”

  花满溪收服某条修行路,走到第三日,她已经开始学习甚至模仿暮洛的做法了,不得不说,这是一种很快提升修为的方式,更有一种莫测念力加身,令这位少女超凡脱俗,好似屹立在一众修行者之上。

  甚至比以前看起来更加漂亮了。

  当然,这一点除了暮洛无人发现。

  “时机未到,八部浮屠塔还无法出手,甚至连剑城化为云中剑宗,一剑飞天的事情都不曾知晓,不过细细算来,他们也快要知道了。”

  八部浮屠塔不知道?这绝不可能,如此大的事情,都惊动了西方玄鬼宗这等古老的百里宗门,他们甚至出手干预,害怕云中剑宗吞噬西方气运,而与剑城如此之近的八部浮屠塔怎么可能不知道。

  花满溪打死也不相信。

  可暮洛那淡淡的笑意,却令她不得不相信。

  某个时候女人很容易相信一个男子,至少眼前这位小十九在她眼中竟有一种无所不能的感觉。

  这种感觉往往很要命,暮洛未曾感受到花满溪对她目光的微妙变化,只是语气中带着淡淡沉重:“随我来。”

  血河奔流,尸骨起伏,一具具无名尸体顺着血河流淌,不知去往何方,来到这条死寂诡异的修行路,天地之间都似乎隐藏着淡淡悲伤与怨恨,绕是暮洛第二次到来,看见这惨状依旧胆寒,更别说花满溪一位女子。

  这位女子双眼震惊,面露骇然与惊恐。

  眼前的画面实在太空惊悚,一整条被死人淹没的血河,就这样静静流淌,换做凡人,早已被这惊世惨状给吓死。

  良久,这我女剑子才面露阴沉,低声道:“谁干的。”

  “这是当日那百里上人做的杀局,将剑城四周的修行路肃清,因果以奇门手段栽赃到云中剑宗之上,若是被他算计成功,便是一场灭顶之灾。”

  血河静谧流淌,暮洛与花满溪驻足良久,最终不忍惊动死去的亡魂,悄然离去。

  听闻这是一位百里上人做的时杀局,花满溪一时间沉默下来,对于行者而言,心中尚且有一丝正念,知道凡事有可为有不可为,哪怕是一些邪门行者,也不会丧尽天良,可到了百里上人之境,似乎变得无情无义了,这可是一整条修行路的生命,说杀就杀,绝无手软。

  “若是修行到了这一地步,是人是魔?”

  “不是人也不是魔,是十万九千里。”

  暮洛同样沉思,最终冒出一句花满溪不明所以的话,可旋即这女剑子反应了过来,点头认可。

  确实如此,十万九千里修行路,一路尽是妖魔鬼怪,无尽劫难,可谁又能想的清楚,也许自己也是这十万九千里修行路上的妖魔之一?

  最终,暮洛与花满溪朝着此死掉的修行路跪拜,焚香三炷,悄然离去。

  之后几日同样如此,暮洛带着花满溪见识到了那百里上人的残忍手段,包括那一山洞的凄惨尸首,更是令这女子身躯颤抖,但大悲无泪,两人最终摇头离去,将这条修行路以行者剑气封锁,以免亡魂作恶,伤及无辜。

  “若是二师兄在,说不定有办法渡化这枉死的冤魂。”

  暮洛不觉想起了静心禅院的胖师兄,弥勒师兄哪怕是如今的暮洛回忆起来,依旧神秘的很,还有那长年睡觉的小师弟,更让暮洛嘴角泛起一丝笑意。

  “不知阿修罗如今到了何种境地,可能比得上这云中剑宗的四季歌来。”

  陡然之间,暮洛周身剑气凌厉起来,好似有一股怒意杀机升起,花满溪被身边少年的杀气惊住,可当她回过神来时,暮洛依旧是那个笑眯眯的小十九,不曾有一丝一毫的改变。

  看来这小十九身上可有不少的故事,花满溪微微一笑,倒是对着这少年多了几分兴趣。

  暮洛的确不知阿修罗究竟到了哪一地步,粗略算来,他与那位敌人已经有将近一年时间不曾见面,这一年他经历颇多,修行之路也更是走到了一个新的层面,可他更相信,那位以八部浮屠塔某一层命名的少年绝不可能泯然众人,下一次见面,少不得生死相斗。

  “我想到了以前的一位朋友,不知下一次见面是何时。”

  暮洛语气微妙,花满溪心思何其灵巧,这女剑子收敛对那百里上人的怨愤,笑道:“若是有机会,可将剑城十八剑子一起带过去瞧瞧,大家都交个朋友,若是还不行,也可让城主大人陪着一起去。”

  “多谢。”

  暮洛淡淡回应,可眼中的感激难以掩盖。

  确实,以他一人之力难以与阿修罗抗衡,尤其是他背离八部浮屠塔一年,这一年在外修行,他得到了很多,可也失去了不少,如今再回到八部浮屠塔,必定被阿修罗处处针对。

  甚至暮洛有所猜测,如今那位少年说不定已在八部浮屠塔内得到某些古僧传承,位列内院顶尖弟子之一。

  八部浮屠塔内院可不是一群吃斋念经的光头,说内院是西方真正的修行者也不为过。

  而且天底下的修行宗门不止云中剑宗一家。

  在外修行一年,他固然步入行者,可谁知道八部浮屠塔内的修行资源又有多么恐怖,暮洛眉头微微皱起,如今的他,依旧要积累自己的底牌与势力,否则未来的路将寸步难行。

  “咦,看来还真有大麻烦,小十九别怕,雷云宗可还在云中剑城内未曾离开,他们那位名宿貌似也很看中你。”

  花满溪越来越想知道究竟是谁能令这小十九上心了,可眼前暮洛的心思倒不在这上面,他将杂念摒除,道:“暂且不提这些,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不知花剑子可愿与我一起。”

  还不等花满溪开口,这少年便匆忙离去,好像还是第一次看见这小十九有了惊慌之色,花满溪一脸好奇,无声追了过去。

  “朋友?看来小十九也有树敌。”

  两人离去之后,空旷的大地上却传来一阵冷漠低语,一道剑气划破空间,一道傲然身影站在原本暮洛驻足之地,蓦然无言。

  普天黑白身为北方修行大族的嫡传血脉之一,自然有着属于他的骄傲,他期待能与十九剑子正面一战,之后再名正言顺的带走四季歌与花满溪。

  可时间不等人,北方越来越乱了,这位修行世家的大少爷冷哼一声,阴阳二剑反复逆转,最终还是那世家子弟的傲气占了上风,他朝着暮洛离去背影露出一丝微笑,语气中多了一丝认真:“也罢,除了李巍峨之外,多你一个不多,先助你除掉一切,还了云中剑宗的恩情,之后四季歌依旧归我。”

  不知为何,自从见到暮洛之后,普天黑白总觉得自己又发生了一些改变,第一次是遇到城主与李巍峨,两人皆能胜他,第二次是遇到花满溪,至于这第三次,便是遇到这小十九。

  当真奇怪,某位大少爷摇头连连,却不知一举一动皆被人看在眼中。

  “师弟,丑话说在前头,我的道童借你用了这么长时间,离开之时我一定要带走的,唉,这小道童也真是不乖,趁着我炼药的时候逃到你这里,还装模作样的当了个什么十九剑子了,真是顽皮,该打,该打!”

  清风男子醒来便以百里修为看见这一幕,那叫一个眼红,好在这百里上人的修为也显露在了脸皮上,什么叫做万人之上,人不要脸,必定万人之上!清风男子浑然不理会四面八方传来的鄙夷目光,一副老子就是说实话的表情,的确令人信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66wxw.net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66w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