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霸道的男人

(26+)
两人已经在外面站了很久。唐胤那只紧紧抓着她的粗糙大手隐隐传来的温度,和着那浑身不自觉散发出的寒意,都让苏婉烟感到无措。只是唐胤还是没有要放开她的意思,苏婉烟只能强忍着:这、这多伤风败俗啊。

无奈之至,她悄悄打量了下唐胤冷峻的侧脸:这个男人,怎么、怎么能这么霸道呢!但是她很清楚,一个普通人的身上是不会有震慑人的霸气流露的,所以这个人只怕也是一方的主导者,这一路过来大概也是不容易的吧。

像她的父亲之所以能坐到威震四方的将领位置,也是无数生死边缘拿命争回来的。他们身上倒是有一个共同点,都是不言苟笑的,给人很沉稳安心。毕竟高位者一个决策,短短瞬间就会牵连无数人的性命。

唐胤感觉到她探究的目光,低头强势地迎了上去。许是唐胤让她想起了自己的父亲,这一刻她竟能承受得住他的对视。四目相望,暗波涌动,唐胤陷入了她幽深的眸间。只有内心美好的人,才能目光清明透彻。她的眼睛能平息兵荒马乱年头的不安。

终是苏婉烟败下阵来。唐胤此时已退去了周身的寒意,整个人看起来毫无攻击性。她便温和的与他商量,“唐胤,你放开我好不好?我们进去吧。”

唐胤见她微微挣扎的小手,顿时怒意又起,“我碰你,你很不喜欢?”唐胤的世界不懂温柔,只有掠夺和强硬。只要他看上的人或东西就一定会抢过来!

苏婉烟理所当然的觉得男女有别,“唐胤,这样不好!以后请你别动不动的就对我拉拉扯扯,我们应该保持距离的。”

这个女人竟敢这样大胆!唐胤霸道地扳过苏婉烟的肩膀,用力捏住她的下颌,强迫她对视自己。“苏婉烟,是你先来招惹我!所以别妄想我能放过你。这辈子你只能跟着我,否则后果我怕你承担不起!”

苏婉烟被他吓住了!下颌传来的疼痛感清楚的提醒着她,这个男人绝对不是在开玩笑的。微微转过身背对他,她委屈极了:此人怎会如此蛮横!遇上他又不是她本意可以控制的。她不要理他了!随他去好了!

“你敢无视我!”唐胤见她根本不理会自己,捏着她下颌的手不禁加重了。

苏婉烟暗暗喊疼,终归不再强忍,眼圈渐渐的湿润,晕出一抹泛红。水波微漾,好不楚楚可怜。

“该死的!不许哭!”唐胤眉头皱得死死的。

苏婉烟的眼泪终于流下来,轻轻滴落在唐胤手上。他从来不相信这种没用的液体,但此时内心那座终年霜雪飘零的冰山,竟也有一丝动容了。

是不是总有一个机缘,让一个人带着眼泪来到这个沉默的年代打动你。让你不能承受它的轻,它的重。

“你!你不讲理!”苏婉烟用力挣开唐胤,落荒而逃。

唐胤望着那抹梦幻般的身影陷入深思:不管你是谁,都休想再逃开。

的戏文上说,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亦可以死,死亦可以生。

苏婉烟回到主屋,江逸见她眼圈通红大感诧异,忙招呼她来沙发上坐。“小烟烟,你怎么了?”

此时的苏婉烟情绪明显很低落。她内心是恼唐胤的,想着这些人不过同着他是一伙的,但居于礼貌还是轻轻摇了摇头,“我没事,江大夫不必担心。”

正在这时唐胤一脸阴霾的走进来,苏婉烟感觉到他眼光停留在自己身上,不禁双手紧紧的绞在了一起,很是不安。唐胤见此并未再说什么,转身便去了书房。

江逸见到这样的情景,便猜到了七八分。心里不禁无语:老大什么时候开始欺负女人了?从前他可是连看都不会看她们一眼的。

“小烟烟,老大是不是对你做了霸道的事啊?”江逸试探着。

苏婉烟略微犹豫了下,便鼓起勇气询问,“江大夫,唐胤是不是很喜欢和人拉拉扯扯的?”

江逸一脸黑线:要是哪个女人敢靠近老大说不定都会被他一炮轰灰了,更别说唐胤会去碰她们。

“小烟烟,老大对你不讲礼啦?”

“嗯!”苏婉烟满是无奈。

“咦!难道老大不排斥小烟烟。”江逸心想。

“那个,你是不是很怕老大呀?”

“嗯!我怕他。”苏婉烟老实说出心中的感觉。

果然是这样。要是老大哪天温柔了那才可怕呢!不过自家老大的事他还是不能袖手旁观的,不然老大何时才能抱得美人归啊。

“小烟烟啊,你别看老大那么强硬,其实老大从小也是没爹疼没娘爱的,你看他长得多···强悍啊。这是多不容易的事啊!”江逸顿时脑海狠狠恶补了下唐胤狂妄的脸,真没找出一处能说服唐胤有多可怜的地方:这真的越说,越觉得自己才是受害者呢。

江逸见苏婉烟脸上动容了,趁机再下一剂猛药,“我们三个一直跟着老大,鬼门关不知闯过了多少回。老大身上啊,大大小小的枪口伤疤数都数不清。正是因为这样的血腥世界,才造成了老大的强硬。”江逸难得认真起来。

苏婉烟听完便默不作声了。其实她又何必再说,她早已猜到了。只是对于唐胤的霸道她还是心有余悸。

嗡嗡声此刻响起,一架直升飞机直接停在唐家的草坪上。肖寒风尘仆仆的进来,带着寒意。

江逸看见他忙站起来朝他奔去,“小寒寒,你终于回来了。”一边伸手想拥抱他。瞬间苏婉烟还没看清肖寒的动作,江逸的头上已经被冰冷的枪口堵上。“你想找死?”寒透心的声音响起。

江逸垮着脸,一副早知道会这样的表情,“寒,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嗯!都搞定了。当家在哪里?”

“老大在书房,你进去找他吧。”

肖寒对苏婉烟点点头,便去找唐胤了。

“当家,刺杀您的人找到了。”肖寒恭敬的汇报情况。

唐胤顿时浮现出杀机,阴沉的脸满是血腥涌动。“有没有抓到活口?”

“没有。他们都是专业组织的杀手。我带人跟过去的时候明明都把他们打伤了,不料那些人都服毒自尽了。我看了下,是biadusu。”

“嗯!”唐胤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

“对了。当家,这是我从他们身上取下来的。”肖寒拿出一枚纯天然制作的水晶星星。

“让人去查了没有?”

“查了。这是巴勒莫那边黑手党最高层杀手的身份标记。”

“很好!”唐胤脸上露出一抹冷笑。

“只是可惜了,这么好抓住他把柄的机会就死无对证了。”肖寒咬牙切齿。

“给我回复东南亚那边,说我会考虑和他们合作的。”

“是!当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