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东南亚之争【1】

(26+)
肖寒退下去之后,唐胤整个人都沉静下来,感觉就像血腥来临前的蓄发前奏。

不一会他的目光却开始变得深远,脑海里浮现出那个女人的身影,微微皱眉:这样的世界是否会超出了她承受的范围?只是不管她接不接受,他也绝没有要放她走的意思。他不需要太强的女人,听话就好。

苏婉烟被唐胤的霸道弄得整个人心神不宁,此时也没有了说话的兴致,便丢下江逸蔫蔫的回到二楼的主卧。自从她来了以后唐胤的房间便分给了她,唐胤搬去了隔壁客房。

苏婉烟环视了下房里的简约装饰风格,款步走到镜子前,里面的她还是从前模样,只是这样的清晰度如何是铜镜能相比的。到底一切还是变了。微微叹息,不禁对着镜前的自己发起呆来。

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来到这个年代就像是一场惊梦。她不知道是这样醒着接受好,还是梦魇到底罢了。

痴了一会,苏婉烟便歪在了床上沉沉地睡了过去。自从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后,这些天她总是辗转反侧,睡眠很浅。

唐胤冷着一张脸坐在餐桌前,下人忙会意,“当家,苏小姐在房里休息,我们并不敢去打扰。”

“叫她下来!”唐胤冰冷的声音响起。他的规矩,用餐时间一定要准时到位,谁也不能例外!

“是!我明白了。”下边人听到当家的话,忙上楼去请苏婉烟。

“叩叩叩”三下有礼的敲门声响起,听到声音苏婉烟从梦中悄然转醒,意识还处在浑沌中。外面的下人听到里面传来轻微的声响,忙歉意的说道:“苏小姐,打扰您休息了。当家让您下去用餐。”

苏婉烟方回过神,“有劳你了!我等会便去。”

“是!我先下去了。”

苏婉烟简单的洗漱了一把就慌忙下楼了:唐胤的霸道她是清楚的,如果不遵守他的规矩大概会惹他生气的。

唐胤见她下来了冰冷的脸才缓和了些。

此时的苏婉烟,一头浓黑的长发随意披散着,双颊因为刚睡醒而显得通红,连带着眼睛还残留下些许迷离,真是我见犹怜。

自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过来!”唐胤喊她。苏婉烟犹豫了下还是乖乖坐到他的旁边。

江逸坐在她对面眼睛都看直了。

唐胤眼里露出警告,江逸忙把目光收回来。对着唐胤嘿嘿傻笑:老大的人,他还没那个胆子动歪心思。不过,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

其实太美或太丑的事物都不是好事。福祸相依!只有当家这样的人恰好才能完全护得了苏小姐。山文在心里暗暗感慨。

一会大家见唐胤动筷了,才开始吃起来。

苏婉烟原想着:像唐胤这样的人大概是主次分明的,不料文先生他们竟是同他一起用餐的。看来唐胤对于下属并没有那么专制,难怪江大夫会那么随意,如果没有唐胤的放任他又如何能这般?

一个好的主导者是能够聚拢人心的。

“小烟烟,菜不和你胃口吗?”江逸看她对着一桌菜发呆,心里疑惑:难道古人吃饭前要默哀的吗?那以后要是看到他们杀人,她会不会跟在后面帮那些人超度啊?她不至于这么正常吧?

唐胤也把目光投了过去。苏婉烟忙回神,轻轻摇头。

“苏小姐,你要是有什么不习惯的地方都可以和我们说,我们唐家的人不是不讲理的。”肖寒难得一脸友善。

苏婉烟感激地看着他,“我会的。多谢!”

“寒啊,你的人性终于滋滋的冒出来了。”江逸调侃他。

肖寒一记眼刀飞去,江逸再次躺倒。

苏婉烟看着他们一来二往的,那种一起出生入死的感情她能感受到。

吃了半碗饭,苏婉烟还是无法消除唐胤强大的存在感,于是兴趣缺缺地放下筷子,“我吃好了,你们慢用。”便出去了。

唐胤的脸顿时冷了下来。江逸忙打圆场,“老大,小烟烟肯定是吃不惯这个年代的东西,等她适应了就会好的。”

唐胤听完脸色还是冰冷,江逸等人不敢再说什么。突然冰冷的声音响起,“问她爱吃什么!以后照着给她做!”站着的下人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忙回道:“是!当家。”

桌上三人都暗暗在心里讶异。

一会大家见唐胤出去了,便也各自忙去。江逸随后出来见到坐在沙发上的苏婉烟神色紧张,唐胤也在一旁面无表情。

“小烟烟,老大刚才让人给你留了饭菜哦,饿了记得叫下人去拿。”江逸笑嘻嘻地走过去坐下。

苏婉烟很惊讶,刚想说话,唐胤却突然开口,“你到底在赌什么气!”

苏婉烟吓了一跳,怯怯地说:“我,我没有。”

“抬头看着我!”唐胤怒火中烧的吼着。江逸和苏婉烟刷刷抬起头。“以后你再敢怕我,我就把你扔出去!听到没有!”

苏婉烟正不知所措。肖寒从里屋捧着电脑走出来,顾不得僵硬的气氛,“当家,尹当家找您。”

“打开!”

“是!”肖寒按下电脑键。苏婉烟见到一个儒雅俊秀的男人出现在那个叫电脑的东西里面,真是令她惊讶极了。

尹谦也注意到了唐胤身边的女人:很美!是给他的第一感觉。食之,色也,这是男人的本性。

苏婉烟见他对自己微笑,出于礼貌也回以一笑。尹谦有点惊讶。唐胤见此却是大怒,用力把苏婉烟扯进怀里,把她的头惩罚似得按在了自己的胸口。尹谦不舍的把目光收回。

“哎、唐胤你……”

“闭嘴!”唐胤用手按着她的头不给她乱动。

“啧啧!唐胤你对女人真是粗鲁啊!怀里的小家伙不如你跟我吧,我可比他温柔多了。”

肖寒嘲讽出声,“尹当家,你在杀人的时候脸上也是这么温柔吧。”

尹谦耸耸肩,不置可否。

唐胤阴沉着脸,冷冷看了尹谦一眼,“有话快说!”

“唐胤,听说你前段时间遭人暗杀,作为你友好的竞争对手来关心你一下。人抓到了吗?”尹谦一副悠闲模样。

“谁是幕后主使心里清楚!”江逸看着他。

“凡事都讲证据,记得别冤枉错人了。”尹谦露出一抹高深莫测的微笑。

江逸暗暗咬牙。

“唐胤,听说你要和东南亚那边的军阀合作,野心挺大的嘛。”

“我的事你没有资格插话!”

“呵!那祝你好运了!小家伙,期待和你的再见!”

“关掉!”唐胤暴怒的声音响起。肖寒忙切断画面。

苏婉烟被唐胤霸道地按在怀里,呼吸间全是他的气息,她整个脑袋都慌乱了,身体更是僵硬得不敢动。

“该死的!你竟敢对他笑!”唐胤把苏婉烟放开就是一通大吼。

苏婉烟终于可以呼吸了。本来浑沌的大脑听到他霸道的话顿时清晰起来。她也恼了,扭过头不理他。

“下次再让我看到你对男人笑,我就把你扔出去!”

苏婉烟嘟囔着,小嘴动了动,“那我也不对你笑。”

“你敢!”

“你不是男人?”

唐胤凶狠地瞪了她一眼,“我除外!”

苏婉烟何曾遇到过这样的人,真真无奈极了。“唐胤,你这个不讲理的坏人!”声音带着她独有的婉转温柔,听上去倒更像撒娇。

唐胤冷哼了一声。

江逸和肖寒听到这里嘴角都憋着笑。

也只有小烟烟敢这样说老大,老大还能纵容她,而没有惩罚。

老子说,上善若水,厚德载物。弱水,千年被人认为是最无用的河流,却也能击倒无坚不摧的大船。

强硬的人,又如何能拒绝一场柔情似水。

“肖寒,吩咐下去!明天前往东南亚,这个女人也跟去。”唐胤说完就走了。

“小烟烟,明天你就能见识到这个世界到底是被什么主导的。”江逸一脸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