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遇袭

(26+)
苏婉烟经过一天的惊险,内心再波涛汹涌也顾不得了,早已累倒在床上。

她还有何处可去呢?人如果执意起来总是会两败俱伤的,其实又何必。

昏昏沉沉的想了一会,苏婉烟便睡过去了。

“当家!要叫苏小姐下来吗?”下人请示唐胤。

“不用!等她醒了,你们再拿给她吃!”唐胤浑身散发着寒意,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吓得下边的人忙退下了。

江逸不禁羡慕在东南亚善后的山文,至少不用感受2015年的第一场雪,虽然比以往来得更疯狂些。”

餐桌上的菜都是迎合苏婉烟的口味做的。自从她来到唐家后,唐胤在很多细节上都由着她,江逸他们早已见怪不怪了。

只是唐胤自己也没发现面对苏婉烟时,从见到她那刻起,他就已经开始心软了。

气氛很沉默。连一贯活泼的江逸此时也小鸡啄米似的认真瞪着米饭吃。

呜呜,但愿小烟烟以后能听老大的话,那样才能长命百岁啊。而他也会消化好一点。

江逸可怜兮兮地看了一眼肖寒,谁知肖寒连个眼角都没给他。江逸的心情更灰暗了。

“东南亚那边怎么样了?”唐胤突然出声惊得江逸噎了一下,他顿时咳得满脸通红,唐胤不由冰冷地瞪了他一眼。

“当家,山文传来的消息说已经接管东南亚的势力了,而且也查出了幕后提供军火的人,就是尹家。”肖寒把山文传回的情况说给唐胤听。

江逸缓过来愤愤地说道:“我就说那些连ak弹药都是散放在箱子的家伙,怎么会有那么先进的武器。”

一般普通弹药,是以30发为一小纸包,若干纸包装一铁皮盒。2个铁皮盒装入一个木制弹药箱,这才符合科学做法。

而如果只把弹药散放在箱子中,会使枪弹相互间摩擦和磕碰,容易把弹壳表面的防锈材料磨掉,令它产生锈蚀,或者造成弹壳变形和弹头松动。而且也不利于防潮和长期储存。这个做法,也只有越南那样的发展中国家会这样做。

“那些军阀,一方面不敢得罪我们唐家,另一方面又找了尹家当退路。尹谦可是毒品生意也涉及的不少啊!”肖寒眼里流露出愤怒。

唐胤冷笑,从这一次开始两人算是正式开始交锋了。

“告诉他们,让毒品从东南亚消失!”

肖寒忙点头。

“嘿嘿,这次可真是打破了尹家的如意算盘了。东南亚的毒品市场那么大,尹谦肯定惦记了很久吧?老大一接手就直接掐住他的死穴了,同时这一举动也让老大的名气在道上更响了。”

肖寒难得的认同。

“当家,是否要再留意下尹谦的动向?”肖寒见唐胤依然沉着的脸便明白了。

唐胤可不是不还手的人!对于对手他会让他们见识到什么叫手段!

这几天苏婉烟都呆在唐家,休闲安逸。唐胤没有来找她,她心里悄悄松了口气。潜意识更是有意地躲着他,就连用餐时间唐胤都允许让人给她拿上去,所以两人基本碰面的时间极少。

感情里总会有一场牵一发而动全身的细腻。倘若见了就会受伤,那不如自伤。所以相见不如怀念!

有些人只是一面,就注定是要误终生的。

花园内,苏婉烟见天气晴朗便出来坐坐。品茶看书,这样的情景落在唐胤的眼里,让那双冰冷的眸子更寒了一层。

她用她的沉静拒绝了唐家的一切!

苏婉烟也感觉到了那抹让人无法忽略的气场。放下书寻着方向望去。

两眼对望,让唐胤真正感觉到她的温婉是属于另一个世界的,总有一天她会消失在这个年代。

强硬的逼近!但是此刻的唐胤终于有害怕失去的东西了。

快步走过去,唐胤一把抓起苏婉烟的手臂,“我警告你!哪天你要是敢擅自离开我,我一定会让你体会到什么是违抗我唐胤的下场,听清楚没有!”

苏婉烟一脸不解地呆了一下,才感觉到手臂被抓疼了。回过神抬头看着一脸寒意的唐胤,无奈地说:“唐胤……你又对我霸道。你放开我好不好,你要讲理的。”

苏婉烟身上的温和总能让唐胤平息下来。

她感觉到唐胤身上的冷意降下来了,已经恢复了平静,心里不由地叹了口气。

其实唐胤不是急躁的人,只是遇上了苏婉烟总会不自觉的霸道。也许关心,则乱。

苏婉烟任由他抓着自己的手,柔和地看着他,“唐胤,你怎么了?”

“你不害怕?”唐胤紧紧盯着她的眼睛。

“唐胤,我知道你不会真的伤害我的。”

唐胤看着苏婉烟平静的表情,心里微微触动。如果他的人生还有最后一丝温柔的话,就是她给的了。

“苏婉烟,你只能是我的!不管你愿不愿意!给我记住了!”

她见他又开始强硬起来,目光不由地露出了哀求,“唐胤,你不可以这样的。”

“我唐胤说出的话没人有资格反对!”

“唐胤,我不愿意!”苏婉烟轻轻出声。为什么他总是强迫她呢?

唐胤愤怒地看着她,“苏婉烟,你敢!你就算是死,你也只能死在我手里,所以你没有选择权。”

苏婉烟不由地委屈起来,眼眶渐渐泛红。唐胤的眉头微微皱起来,紧抓着她的手不自觉地松开。冷哼了一声,唐胤便离开了。

苏婉烟见唐胤走远,无力地趴在石桌上,美丽的容颜显得蔫蔫的。

自从那天后,唐胤忙着东南亚的事经常很晚回来,苏婉烟本也恼他,一直别扭着。

江逸因为要跟在唐胤身边,所以苏婉烟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一个人在唐家闷闷的,遂决定出去看看。她来到这个年代之后就没有好好的逛逛。

“那个,苏小姐,您要是出去当家会责备我们的。”门口的守卫一脸为难。

苏婉烟原也不想让他们难做,可是自己又实在想出去透透气,便和善地与他们商量,“我让人跟着,这样可行?”

“这、这。那还请苏小姐抓紧时间,当家傍晚就回来了。”他们都清楚当家对苏小姐有多在意,也不敢太阻拦。

苏婉烟终于出来了,深深吸了一口空气,心里的沉闷一扫而光。后面四五个唐家人跟着,她让他们离得有一定距离,不然太惹人注目了。

对于这个年代的一切,她都觉得是新鲜的。走在街上看着那些有轮子的庞然大物快速地移动着,总会对比起自己的年代,真是大大的感叹。

她知道那叫车,唐胤给她坐过。

苏婉烟一路走,一路看,算是大开眼界了。不远处悄然出现的枪口缓缓地对准了苏婉烟的方向,“砰……”她惊恐地看着鲜血从胸口流出,还来不及惊呼就慢慢倒下了。

后面的唐家人见此快速反应了过来,惊慌地朝苏婉烟奔去,谁知还未来得及靠近,苏婉烟就被对方的人带上了车。

唐家人见此快步追上黑色轿车,一个扑上了车顶,一个滑进车底被拖着走。其他几个一边追,一边开枪射击车里的人。车里的人早有预备,手上的都是重武器。

“砰砰”声开始较量,两方追逐,“快!把背后追的人先解决掉!”

“啪”的一声,其中一个唐家人被打中大腿应声倒地,在地上打了个滚,顾不得伤口又开始追上去。距离渐渐拉开。

趴在车顶的唐家手下趁对方人不注意,把身体吊挂下去一枪击中了开车的人,车有一瞬间歪扭,差点和旁边的大车撞到了一起。

“妈的!给我开快点,把他摔下来。”开车的人伤口并不致命,一时间狂踩起油门。车顶的唐家人死死抓着车身,身体在风中摇晃起来。

车底的唐家人钻出来,迅速一边抓住车眶,一边跟着车跑。举起枪,“砰砰”两声,和对方一人同时中枪。两人缓缓倒下。

车里的人把人扔出去后脚下油门踩尽,“他被甩下来没有?”车里人探头一看,“靠!还在呢!”

“往车顶上开枪!顿时车里的人都把枪口对准上方,车顶被打成了筛子。唐家的人转变身体尽量往车顶旁边挪去,再次瞅准机会把身体倒挂下去,对方没给他机会,一甩,他没抓紧,就把他甩下去了。

对方开车扬长而去……

后面唐家人开车追上来,掉下来的人上了车,他们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的车走远了。

“快!马上回去禀告当家。”

此时躺在车里的苏婉烟鲜血染红了胸口的衣衫,生命力一点一点开始衰退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