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失控

(26+)
唐胤正在外面处理事情。唐家手下通过内部通讯渠道联系上了江逸,他听完顿时脸色大变。心里不禁权衡着:现在老大正和某国的部长谈着话,不太好去打扰,但是小烟烟在老大心里的分量有多重他们都清楚。

唐胤回头看见江逸犹豫不决的样子,皱眉问道:“什么事!”

江逸忙走过去低声在他耳边说,“老大,出了点事情!手下的人请您回去处理。”

唐胤听完似乎有预感般,整个脸色开始阴沉下来,就像海面前一秒还是风平浪静,忽然天色就卷积着滚滚乌云,带着毁灭性的袭来。

江逸担心起来!他之所以不敢明说就是怕老大会失控,所以还在想着对策。谁知老大对小烟烟敏感到这种地步,真是出乎了他的意料。这下问题真的严重了!

唐胤站了起来,对面的部长马上会意,识趣地说:“唐当家要是有事,那我们下次再谈。”

微微对他点了下头,唐胤就快步朝外面走去了。肖寒忙跟上去,偷偷拉住江逸,“发生什么事了?”

“小烟烟自己离开唐家,在半路中了枪伤被人带走了。”江逸小声地说着。

肖寒听完神色也跟着凝重起来,一边快步追上唐胤。

唐胤浑身寒意的坐到车里,双手紧紧握成拳头才微微遏制了想杀人的冲动。“回唐家!”

车子一进入唐家,就开始围绕出一种暴风雨即将来临的氛围。跟出去的那几个人一见当家进来,忙跪在唐胤面前请罪。

江逸注意着唐胤的表情,一边提醒到:“还不快把事情的经过和老大说一遍!”

“我们当时跟着苏小姐出去,走到半道的时候突然有一辆车靠近她,我们还没反应过来苏小姐就被他们打伤带上车了。他们是有备而来的,我们的人没能追上。”

唐胤听到苏婉烟还受了枪伤,身上的怒火更强烈了,“你们找死!谁给你们胆子带她出去的!”说完一掌拍在桌子上,顿时桌子裂开了两半。

“当家,是我们的错!”

“说!她到底伤哪了!”唐胤全身笼罩着一团浓浓的黑雾,夹带着血腥的气息。

跪着的人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伤在,胸口。”

唐胤顿时站起来,狂怒的把客厅所有能砸的东西都毁了,地上一片狼藉。全部的人呆在一旁,空气显得异常的安静。

“你们该死!要是她有什么事,我要你们全部陪葬。听到没有!”唐胤真得急了!

肖寒见唐胤已经到了濒临疯狂的状态,忙上前阻止他:“当家,我们先找到苏小姐要紧,现在需要冷静。”

唐胤正砸红了眼,见肖寒拦着顿时带着怒火一拳朝他打去,肖寒没有躲。唐胤的力度使他踉跄了好几步,站都站不稳,而脸上也瞬间红肿起来,嘴角流出了血丝。

江逸忙上前扶住肖寒,“老大,小烟烟现在受了重伤,所以得赶紧找到她确定伤势才行,这才是最重要的。”

唐胤听完开始冷静下来。脸色阴沉地看了一眼肖寒,江逸马上会意,忙帮他查看伤势。幸好唐胤手下留情了,否则肖寒就不止是流点血而已。

“那些人在现场有没有留下什么线索?”肖寒问着地上跪着的人。

“没有!”

“给我查!”唐胤冷冷开口。

尹家私宅。

尹谦看着手下带着苏婉烟进来,眸间闪烁着不知明的情绪。突然看见她胸口上的伤,温润的脸上瞬间染上了一丝寒意。

“当家,人带来了。”

“嗯!你们做的很好。”尹谦温和地笑着。

“这个女人可是唐胤的弱点,现在她在我们手上了,当家在东南亚受的憋屈总算能通过她在唐胤的身上讨回来。”

看着那张美丽的容颜因为受伤苍白着,尹谦手里慢慢把玩着枪,突然脸带笑意地问,“是谁打伤她的?”

“当家,是我!”其中一人回答着。

“不错!我应该赏你什么呢?”尹谦故作思考。

“当家,这是我分内的事。”

“砰……”一声枪响,那个男人惊讶地捂着胸口,痛苦地看着尹谦。

尹谦吹吹枪口还在消散的烟雾慢条斯理地说:“真可惜,还差几厘米就打中你的心脏了。”

其他人见此忙跪下。“当家,我们错了。”

“记住!我不喜欢自作聪明的人。”尹谦即使是动了杀机,脸上也还是一副儒雅的模样。

“季,跟我上去。”尹谦一把把苏婉烟抱起来就朝楼上走去。

“她怎么样了?”尹谦看着床上的苏婉烟心里微动:世上竟有长得如此美丽温婉的女子。

“当家,这位小姐失血过多,情况有点不好说。”

“不管用什么办法都要把她救活了。”

“是,当家。”

苏婉烟一直在昏睡中。她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很多人,很多画面闪过,最后定格在那一枪,一想起那个情景她的身体不禁反条件紧绷。

“唐胤!”苏婉烟大喊一声,猛然睁开眼。尹谦见她醒来眼里的欣喜毫不隐藏。

“你醒了。伤口还痛不痛?”尹谦一脸柔和。

苏婉烟迷茫地看着尹谦,才注意到这里不是唐家,这个房间也没有唐胤身上那股熟悉的气息。不由地警惕起来。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尹谦赶紧安抚着她。

苏婉烟胸口隐隐作痛,脑海一团混乱,突然间想起他是唐胤的竞争对手。

“我大约见过您,您是尹先生吧?”苏婉烟的语气很疏离。

尹谦见她还记得自己,俊朗温润的脸上露出高兴的神色。

“婉烟,我们的确见过。”苏婉烟见他直喊她的名字眉头轻皱,和唐胤的表情简直如出一撤。

“请问尹先生把我抓到这里,有何意图?”

尹谦眼里流露出一抹复杂。“婉烟,我的目标只是唐胤。他从前没有弱点所以不好对付,但是现在有了,就是你。”

苏婉烟一脸平静,“尹先生,您言重了。”

“婉烟,是你小看了自己。”

“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我和唐胤亦是如此。”

尹谦惊讶地看着苏婉烟,“如果是这样,我收回刚才的话!不如你就留在这里,我怎么都比唐胤那根木头温柔的。”

苏婉烟见桌上放着一杯水,便挣扎着起来,一把把水倒在地上,便又躺下了,脸朝里面。

尹谦便知道,这个女孩没有表面那么柔弱。

见她体力有点不支了,尹谦便俯身想帮她掖好被子,苏婉烟敏感地听到细微的动作,出声阻止,“尹先生,男女授受不亲,请您自重。”

尹谦只好住手,望着她的后背无奈地说:“那你先好好休息!我就不打扰了。”

轻微的关门声响起,苏婉烟一直提着的心终于放下来。卸下伪装,她不禁露出惊慌来。

唐胤,你在哪呢?人在脆弱的时候,潜意识第一个想起的总是习惯依赖的人。

也许,你只是和他一面,你就给他机会霸道了。人和人真的好难说!

尹谦走下楼,手下一见到他便汇报,“当家,一切都布置好了。”

“嗯!”尹谦满意地点头。

“当家,唐胤真的会来吗?”

“季,他会来的。那样的女孩一旦见了就放不下了。”

“要不要在那个女孩药里放些轻微的安眠药以防万一?”

“季,没我的命令谁都不准动她!你只负责把她治好就行。”尹谦眼里露出警告。

“是。我明白了。”

苏婉烟睡了一天精神已经好了很多,可是在尹谦他们面前还是一副昏昏沉沉的样子,尹谦就没再派人看着她了。

半夜苏婉烟悄悄打开房门,见四下没人,便蹑手蹑脚地走了出去。走廊一片漆黑,苏婉烟慢慢摸索着,一步一步顺着扶手来到了一楼。轻轻地躲到柱子后面观察了一会,大门就在不远处了,就在苏婉烟刚想抬脚跑过去的时候,听到背后传来的声音,一时间让她全身都凉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