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逃脱危机

(26+)
苏婉烟瘫软在地上,望着眼前的火海大脑一片空白。

“嘭……嘭……”爆炸声还在继续萦绕耳边,大门处已经被熊熊火焰围住了,两人却还是没有看到任何人出来。

“江大夫……还有希望的……对不对……”苏婉烟眼睛已经蒙上雾气,急切的望着江逸,希望从他脸上能看到答案。

“小烟烟,当年老大还没坐上唐家当家这个位置的时候,被自己的亲兄长追杀在床上躺了几个月,他都能熬过来!这点危险对于他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所以老大一定会出来的!”

“也许,唐胤也只是血肉之躯而已。”

“老大在我们唐家人的眼里就是一个信仰!我们都是无条件相信他的!”

江逸停顿了一下,目光复杂的看着苏婉烟,“老大在高位掌管着无数人的性命,所以才造就了那样的铁腕强硬。老大有他自己的无奈!这次等他出来后你能不能一直陪在他的身边,老大人生中唯一的温暖,也许就是小烟烟你了。”

苏婉烟沉默着。

就在这时她终于听见脚步声在门口处响起。虽然里面的爆炸声还是不断,但是她依然能听出来是唐胤的。她的心跳开始变得急促,身体因为剧烈的震跳感而显得颤抖起来,整个人感觉要窒息了一般。

“都给我活着冲出去!”唐胤冰冷沉着的声音终于响起,伴随着猛烈的火焰和爆炸声,唐胤率先扛着肖寒扑了出来,后面的唐家人一个接着一个紧随在其后。

有几个唐家人因为扑出来的时候慢了几秒,身上的衣服碰到了火苗燃烧起来,于是快速就地打滚了几圈熄灭它。

虽然每个人出来的时候都是灰头土面的,显得很狼狈不堪。但是,活着就好!

苏婉烟第一个反应过来,抬起泪眼婆娑的眼睛直愣愣的看着唐胤,两人深深对望着,似乎都要把对方狠狠的刻在心里。

江逸见此忙上前接过肖寒,和着其他人缓慢的把他搀扶到车里。

“过来!”唐胤命令着。

苏婉烟的眼泪终于汹涌而下,挣扎着从地上站起来,可是腿一软又跌了下去。

“没用!”唐胤大步走过去一把把她扯起来,狠狠的抱着她。

苏婉烟也用尽全力的回抱他,“唐胤……你没事真的太好了……真的太好了……我好怕看不到你了……”

唐胤皱眉看着她梨花带雨的模样,“闭嘴!不准哭!”

苏婉烟无奈的看着他,这人怎么什么时候都是如此的不讲理呢。但还是乖乖的把眼泪擦干了,只是身体还是止不住的抽噎着。唐胤嘴角难得露出一抹笑意。

一把把她抱起来,“回唐家!”

“是!当家!”手下的人一瞬间整顿好,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严肃。这样的危机逃脱对他们来说根本就不值一提,所以无所谓悲喜。

车子浩浩荡荡的先后离开了。后面的房子还在噼里啪啦的燃烧着,最终撑不住强大的火势,完全塌陷了下去。

车里,苏婉烟担心的看着肖寒,“江大夫,寒先生怎么样了?”

“情况有点不好说!寒因为被重物直接砸中了上半身,胸前的肋骨都断了好几根,我要马上回去给他手术。不过,我对自己的医术还是有信心的!所以他不会有生命危险的。”

苏婉烟紧紧抓着唐胤的手,听到江逸的话终于放松了些。

车子一回到唐家,从东南亚赶回来的山文忙迎了上来,“当家,您没事吧?”

唐胤冰冷的点了下头。

这时山文才发现肖寒受伤了,沉稳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担忧,“寒怎么了?”

“冰块,不用担心,我一定会治好他的!还有,你去拿解药给老大和小烟烟服用了,其他人也都中了失能性毒剂,你去安排吧。”江逸说完便让人扶着肖寒进去,准备给他手术。

唐胤抱着苏婉烟走向大厅,山文担忧的紧随着他。

很快,山文让下边人安排好了一切,就拿了解药亲自来给唐胤。

“给她服!”唐胤冰冷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

“当家您还是服下吧,我马上就给苏小姐准备。”

唐胤听完冷冷的看了山文一眼,他忙会意,“苏小姐那您先服吧。”

她无奈的看着唐胤,人家明明对他好意都不领情呢。

“文先生,我来吧。”苏婉烟温和的说道。山文忙把药递给她。

“唐胤你护着我,我又怎么会有事呢?况且我真的一点都没有感觉到不适,所以不用吃了。但你不能辜负别人好意的。”

“你敢不听我的话!”唐胤怒声道。

“我、我没有。”苏婉烟委屈的把药放到嘴里,她是真的没有感觉到不舒服嘛,为什么还要吃药呢?又不是什么好的。

“呐,我吃了哦。”苏婉烟见唐胤还是没动桌上的药,心里暗暗轻笑,到底还是习惯了大家当家做派的范。

于是她忙拿起桌上的药伺候他吃下了。还细心的帮他把脸上的黑色脏东西擦掉,唐胤都由着她。似乎不知不觉间她自己都没感觉到有多亲密。

山文早就见怪不怪了!当家对苏小姐真的是不一样的。不过想起她的话,还是有点疑惑。

“苏小姐,失能性毒剂对你真的没有产生任何不适吗?”奇怪了,要说当家那样的身体没什么事还说得过去,可苏小姐那么柔弱怎么可能呢?不过看着精神倒真的不错。

“嗯!我的身体一点影响都没有,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唐胤听她说完,眉头微皱。太违规常理的事未必是好事!

“以后你给我好好在这呆着!没有我的同意哪都不准去,听到没有!”

苏婉烟忙点头。唐胤霸道的把她扯进怀里!

“你去看看肖寒怎么样了!”

山文恭敬的退了下去。

此刻,尹谦已经收到手下的汇报,知悉了唐胤并没有死,他的心里莫名就松了一口气。

“真可惜!那么大规模的爆炸竟然也让唐胤走掉了。”

“季,唐胤不是一般人,所以我也预想过这个结果。”

“可是属下不甘心啊!”

“来日方长!我和他有的是时间较量!其实这样也好,至少婉烟安全了。”

“当家还是很惦记婉烟小姐的!”

“但她是属于唐胤的。”

“当家,这可不一定!”

“你这话什么意思?”

他只得娓娓道来。尹谦听完脸色大变。

第二天,唐家下人从未出现过如此慌乱的时候,“当家……苏小姐她……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