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发作

(26+)
唐胤看着下人如此失态的走进来,脸色顿时阴沉的厉害。“慌什么!”

“当家,我拿早餐进苏小姐的房间就看到她躺在床上浑身抽搐不停,脸色看上去还很苍白。”

唐胤听完眉间瞬间暗沉,“你们是怎么照顾她的!”说完快步朝苏婉烟的房间走去。

一进门,就看见她身体痛苦的蜷缩在一起,一双手紧紧的揪着两边的床单,白色的床单有一半掉落在了地上,可想而知她挣扎的有多厉害。

微微抬眼看到唐胤的身影,苏婉烟眼眶一时间发热起来,身体躺在床上大喘着气,看着他无力的落下眼泪。

唐胤大步跨到床上一把把她紧紧抱在怀里,眉头皱得死死的,“你怎么了,快说!”

“唐胤……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可是好难受……骨子里就像有成千上万的蚂蚁在啃咬一样……我快受不了了……”说完就想浑身挠起来。

唐胤一只手紧紧的捆住她的双手,不给她乱抓。

“啊……你快放开我……我全身都好痒啊……求求你了……我要死了……”苏婉烟的神智突然变得巅狂起来,拼命想摆脱他的束缚。

唐胤手上只能越发的用力!她承受不住那样的折磨便狠狠的咬上他的脖子,久久不肯放开。唐胤由着她咬!

不一会血腥味充满了苏婉烟的口腔,她不得不松开口不停的干呕。

唐胤轻轻拂开挡在她面前的头发,抬起她的脸,“你怎么样了?”

苏婉烟呼吸变得异常急促,“好冷……有好多个你……在眼前晃来晃去……好晕啊……”

唐胤看着她已经开始溃散的眼神,整个人全身笼罩着强大的怒火,像要毁灭一切的模样。

“把江逸给我叫过来!”唐胤愤怒的大吼着。

“是!是!”下人慌忙跑出去。

江逸刚叮嘱完肖寒要好好休息一段时间,才出来就看到下人神色紧张的来找他。

“发生什么事了?”江逸一脸疑惑。

“江先生,不好了!苏小姐出事了,当家让您赶紧过去。”

江逸一听完忙跟了过去。

“当家,小烟烟怎么了?”一进去江逸就看到苏婉烟脸色苍白的被唐胤困在怀里。

“给我看看她到底怎么了!”唐胤心里似乎已经有了判断,就差江逸来证实了。

他顿时严肃起来,认真地检查了一遍苏婉烟的症状,结果让他大吃了一惊。

尹谦处。

“季,我说过你不能动她!你把我的话当做什么了!”

“当家,当时婉烟小姐带过来的时候已经失血过多了,那时候如果不给她吃那种东西根本就保不住她的命。”

“胡说!你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

“当时最有效的就是您研制出的这种特殊毒品,它有强效的止痛功能,可以让生命力流失厉害的人精神为之振奋,从而保持清醒的神智快速恢复过来。”

“难怪婉烟当时受了重伤脸色还能那么红润!只是你为什么不跟我说一声?”

“当家那么在乎婉烟小姐,所以能保全住她性命的事又怎么会反对。因此我就自作主张了。”

“一次半次是不会上瘾的。只是你下的剂量到底有多少?”尹谦质问着他。

“当家,我下了会让人上瘾的量。”

“你说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这种东西只有当家才能研制出来,外面根本就弄不到的。最重要的一点是对身体的伤害性不算大,但是上瘾性却是一般毒品的几倍。它没有解决的办法只有不断的服用下去。如果唐胤强行让婉烟小姐戒掉,那是在拿她的生命在开玩笑。”

“你是在挑战我的底线!”尹谦愤怒的看着他。

“当家,我说过了人总会有办法的。虽然婉烟小姐的心在唐胤那里,但是我们控制了她的人自然心也就留在这里了。”

“季,我也说过不喜欢自作聪明的人。”

“当家,如果再来一次我还是会选择同样的做法!”

尹谦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她距离上一次服用还有多久发作?”

“今天早上肯定要开始了。”

“我自己做的东西很清楚,如果没有及时服用婉烟大概是承受不住的。也只能让她继续吃下去了。”

“你现在去联系唐胤!”

“是!当家。”

江逸看着苏婉烟的神色就大概猜到是怎么回事了。只是望着老大那张冰冷的脸,只怕又是一场大发雷霆了。

“老大,正如您猜想的一样,小烟烟是被人服用了毒品,而且还是药效很大的毒品。连我都暂时分析不出是什么类型的。”

“有什么办法解决!”唐胤的怒火已经濒临火山爆发的边缘。

“一是戒掉;二是找出它的成分分析,辅助相对的药物治疗;三是……继续服用。您看,小烟烟是昨天刚回来的,那时都还没有什么异样,但今天早上就反应这么强烈了。她左不过才在尹家待了两天而已!可见这不是市面上普通的东西。”

“还有,小烟烟受了那么重的枪伤却能这么短时间快速恢复过来,只怕和这种东西脱不了关系。只是剂量问题显然是有人故意动了手脚。”同是医生,有些端倪手法还是看得出来的。

“尹谦竟敢让她服用这种东西!他想死我就成全他!”

“老大,关键还是得知道它的成分才好对症下药啊。毒品这种东西再怎么样也是对身体有伤害性的。”

苏婉烟此时模模糊糊得听着他们的对话却无法思考,她的脑海已经开始产生幻觉了。

“啊……唐胤……我好难过……脑袋很痛……像要炸了……”她又开始挣扎起来,唐胤怕抓她的手太久会弄伤她,只能紧紧的把她困在怀里。

“打镇静剂会怎么样?”

“老大,一般来说不能大剂量的注入,否则会引起休克甚至死亡的。小烟烟现在还只是挣扎,到了晚上只怕会更加的痛苦。只能先忍忍了。”

唐胤看着怀里虚弱的苏婉烟,紧皱着眉头,“我唐胤的人怎么会没用到被这种东西控制!我一定要让她戒掉!”

“老大,我很赞同您的想法!不过您得先有心理准备,强制性戒掉会危机生命的。所以我们要做好各种结果的准备!”

唐胤听完眉色深沉的看着怀里的人,她此时已经滴水未进大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