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消失

(26+)
唐胤陪着苏婉烟在床上躺了一个白天,她从最开始的吵闹变得嗜睡。一直到傍晚才醒过来。

一睁开眼,苏婉烟便觉得比白天的时候更加的难受,那种百爪挠心的感觉简直让她生不如死。

“啊……唐胤你快放开我……我生病了……你怎么可以不给我吃药……你不管我了是不是……冷……好冷啊。”苏婉烟整个人变得异常的急躁,双手胡乱地拍打着唐胤,神色一片恍惚。

唐胤只得把她抱起来,紧紧的困在怀里。苏婉烟滴水未进,脸色已经很憔悴了,整个人的状态看起来虚弱无比,唐胤知道她的身体开始撑不住了。

“叩叩叩……”三下有礼的敲门声响起。

“进来!”唐胤的声音透着冰冷。

江逸端着晚餐推门进去,山文跟在他后面。

“怎么是你送来?”

“老大,我们不放心小烟烟,所以来看看她怎么样了。”

“把东西放下!”

“哎!”江逸忙把手上的饭菜拿过去,放到桌子上。

“当家,您一直这样抱着苏小姐也不是办法,我看要委屈她一下,只能绑起来了。”

唐胤冷冷地看了山文一眼!

“老大,小烟烟到了晚上会发作的更加的厉害,到时候可能会做出自残的行为,这样做是对她有好处的。况且您也不可能一天二十四小时地抱着她不放啊。”

“我自有分寸!”唐胤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只是起身把苏婉烟抱下床,坐到了沙发上,唐胤固定住苏婉烟的身体,拿起汤匙给她喂起饭来。

无奈苏婉烟怎么都不肯配合,头动得厉害,直把饭弄的到处都是,就是吃不进去一点。

“老大,这样可能不行,小烟烟现在处于强烈渴望药物的状态,她所有的行为都是不受控制的。除非能让她得到解脱的方式,否则她会一直抵抗下去的。”

唐胤听完,转手便把食物放进了自己的嘴里,捏住苏婉烟的下巴直接喂给她。

苏婉烟抗拒着怎么都不肯吞下去,两人纠缠着,唐胤强硬的逼迫她咽下。

“咳……咳……”苏婉烟呛得满脸通红。唐胤继续着粗暴的喂食。她更加的反抗,开始狂躁地啃咬起他的嘴唇,两人嘴边都印下了血迹,但唐胤没有理会,一口接一口的让她吃完了才放开她。

一放开,唐胤的唇已经被咬得多处都破损了,鲜血直流。苏婉烟无力的歪在他怀里,眼泪狠狠地落下。她虽然行为不受控制,但还是能感觉得到的。

江逸和山文都别过了脸,不忍心去看。

一整宿,唐胤都紧紧抱着苏婉烟,可是晚上她的精神状态正处于亢奋期,整个人手脚并用地折腾着,好像这样才能让自己减少些痛苦。

但只要一个松懈,她不是用手抓伤自己,就是拿头到处去乱撞。江逸和山文都守在房里,下人也不断轮流替换着。只是这么多人还是无法预防苏婉烟随时的自残行为。

“把她绑起来!”唐胤终于看不下去了,她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又被自己抓出了几条血痕。

江逸接过下人递来的绳子,咬牙走到苏婉烟的面前,刚想动手,“把绳子给我!”唐胤寒冷的声音响起。

“老大,还是我来吧。”

“你敢违背我的命令!”

江逸只得把绳子递给唐胤,“把她拉到椅子上!”

江逸和山文忙上前想把苏婉烟扶过去,无奈她挣扎得更加的厉害,怎么都不肯过去。

唐胤看在眼里却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站在原地,也没有对苏婉烟使用强硬。

“小烟烟你听话,我们一起扛过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这样做也是为了你好!”

苏婉烟依然不肯配合,山文一狠心,“苏小姐,得罪了。”就强行和江逸把她拉了过去。

刚让她坐在椅子上,唐胤就连人带椅子用力地绑起来,苏婉烟挣扎着,“唐胤……你放开我……你这个坏人……我好难受……呜呜……脑袋疼……你不给我止疼……还对我不好……”

唐胤眉头紧皱着,抬手轻轻地拭去了她脸上的泪。坐在她旁边任由她哭喊。虽然做法是残忍了点,但是苏婉烟却没有再伤到她自己。

唐胤隔一会就给她松一下绑,怕绑的太久勒疼了她。

一场折磨里,一个人生不如死,另一个人却已经死过了一次。其实,牵连的何尝不是两个人。

第一天晚上在没有打镇静剂的情况下,苏婉烟总算在挣扎中缓慢的渡过了。天一亮,她就虚脱地瘫软在椅子上大口喘着气。唐胤拿过毛巾仔细的帮她擦着脸。

“老大,小烟烟头两天晚上对它的依赖性还不算太强,只是在寻找阶段。等过后就会强烈的爆发出来了,可能会比现在的行为更加疯狂,那时我们只能开始要辅助药物强行干预她狂躁的精神状态了。”

“你去做好准备!”

“是!”

到了第三天,苏婉烟一点东西都吃不下去了,即使吃了也还是吐了出来。她的身体迅速的消瘦下去,但是对药物的渴望却达到了一个高峰,疯狂的爆发了出来。有好几次她都差点把绳子给挣脱开,几个人上去都几乎控制不住局面。

她的眼睛一片通红,脸色极度的苍白,都已经两天没有吃进任何东西了,但是被药物引发的本能还是不停地挣扎着,整个人就像行尸走肉般不知道停止。让人看了心里很难过。

“给她打镇静剂!”唐胤大吼着。

江逸忙给她一针打下去,苏婉烟眼皮慢慢地闭上,手脚渐渐停止了挣扎,浅浅的睡了过去。

“老大,小烟烟因为没有进食身体已经虚弱了,我怕这样频繁的药物大量注入她体内,会对她产生更大的伤害。看来只能尽量减少甚至停用了,还是得让她恢复到自然状态下去休息。”江逸针对苏婉烟身体现状,改变了原来的提议。

“这样做会对苏小姐有危险吗?”山文慎重地问道。

江逸看了一眼唐胤,斟酌着说:“如果继续使用镇静剂,也是很危险的。”

唐胤的眉间始终一片暗色,算是默认了江逸的做法。

到了第六天,苏婉烟的身体已经是极致,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整个人看上去摇摇欲坠,嘴唇完全失去了血色。唐胤把她身上的绳子解开,轻轻地抱在怀里。

“小烟烟,你再支撑一天就好了,等熬过明天就解脱了啊。”江逸不断安慰着她。

苏婉烟已经没有精神去应答江逸了!

她抬起疲倦的眼神慌乱的寻找着唐胤,眼里流露出不舍,“唐胤……如果我熬不住了……你是不是还会记得我……曾经来过你的年代……你别忘……好不好……”说完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抓着他的手臂。

“没我的允许,你敢有事试试!”

“你还是那么的……不讲道理……就像初见时一样……”苏婉烟的声音已经微不可闻了。

“给我撑着!听到没有!”

“可是……我……累……了。”苏婉烟的手轻轻地垂了下去。

江逸忙上前查看,脸色顿时变得黯然失色,“老大……小烟烟她……心跳停了……”

苏婉烟的身体开始渐渐的透明化。她陷入了一片无尽的黑暗中,眼前突然出现了那条熟悉的空间隧道,一道光芒闪过,刹那间眩晕了她的眼……

哪来的就该回哪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