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受伤

(26+)
“我……我能承受得住的……”苏婉烟也有自己的骄傲!她一直在唐胤面前总觉得存在感是那么的弱、那么的低、也那么的没用,所以她才拼命的学习。如果只是因为一点痛就大呼小叫,她会怪自己的。

“你是不是想让自己的手废掉!”唐胤的怒火燃烧起来。

“我、我不知道会那么严重的。”苏婉烟有点委屈!唐胤这个坏人,总要凶巴巴的。

“小烟烟,这真的不是小事哦!下次有什么不舒服的一定要说出来,千万不要自己硬抗着,否则很容易出事的。”

“嗯!我知道了。下次不会了!”

“现在你尝试下动动手指,看会不会痛?”江逸和善地看着她。

苏婉烟微微弯曲了一下手指顿时就觉得疼痛不已,不禁轻喊出声。

“小烟烟,问题可能有点严重了。”江逸担忧到。

“我真的没想到会变成这样的。”苏婉烟低下头。

唐胤狠狠地瞪着她,“下次你要是想找死我就成全你!”然后一把把她抱起,朝医疗室走去。

苏婉烟把脑袋埋到唐胤脖间,用脸轻轻蹭着他,带着些许的撒娇。唐胤见此冷冷哼了一声。

江逸见唐胤正在爆发状态中,便很有眼色的赶紧跟了上去,就怕一不小心就祸殃池鱼。

“老大,我给小烟烟简单检查了一下她手指的表面,觉得并未有什么不妥。但是她手指有轻微的下垂感,只能用仪器看一下才能得出结论。”江逸心里隐隐不安着。

唐胤始终冷着一张脸!苏婉烟的心里也开始担忧起来。

“小烟烟,别太担心!没事的哈。”江逸一边等待片子出来,一边安慰着苏婉烟。

“江大夫,我的手会不会以后都不能动了?”苏婉烟脸上带着一丝失落。

“怕什么!”唐胤霸道地搂紧她,脸上一副平静,苏婉烟看着他心里莫名就安心下来。这个现代好像有很多在自己年代无法治好的病,都可以解决的。

“你放心啦,老大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所以我就得拼上老命,也要把我的医术全部挥发出来。”

苏婉烟被江逸的话逗笑了,轻轻倚在唐胤怀里平静下来。

大家等了一会,片子终于出来了,江逸拿来一看,眉头顿时微皱起来。“老大,结果在我意料之中。小烟烟的手指在内部出血了,手指关节性损伤,有点麻烦了。”

唐胤眸色紧了紧,脸上的温度顿时下降的厉害。

“怎么会这样?”苏婉烟看着唐胤,眼里闪过一丝无助。

“我猜想是小烟烟你在练习的时候枪把没有握紧,导致枪在猛烈的跳动下,枪把直接撞击到手指的关节,次数多了就造成了这样的损伤。”江逸解释道。

“那、那该怎么办?”苏婉烟慌乱地求助江逸。

“现在只能先给你冷敷处理,把血止住先。然后过两天再把你的手指局部进行固定,把错位的地方纠正过来,并配合上热敷。这段时间你要避免强烈的指节活动,一直到手指恢复为止。”江逸给出专业的意见。

“嗯!我知道了。”

说完苏婉烟又倔强地看着唐胤,眼里带着哀求。“唐胤,等我好了,我不想放弃练习!”

“有什么等你好了再说!”唐胤眉头紧皱着,强硬的否决了她。

“苏小姐,您还是先养伤吧。您的努力我们都能看到的,别太勉强自己。”山文沉稳的脸上出现一丝动容。

自从苏婉烟跟着唐胤之后经常大伤小伤的不断,但是她并未抱怨过。看着她那么柔弱的外表,内心却是如此坚韧,唐胤的这些手下渐渐的都开始对她改观,心里很是敬重。

“好!”苏婉烟答应着。内心的想法却还是没有改变!她必须要凭着能力得到别人的认可,那样才能真正有资格名正言顺地站到唐胤的身边,而不是一直当个毫无用处的人。

“小烟烟,你的伤真的不能疏忽,因为它已经疼了这么多天了,程度算是严重的。你得把心思放到治疗上,其他事还得放放。况且,你的手指有过损伤之后,不注意可能还会复发的。所以你的想法还得看恢复的效果如何。”

“我一定会好好配合江大夫你的治疗的!”

江逸看着苏婉烟,心里暗暗无奈。跟着老大久了,小烟烟身上的倔强和老大真是如出一撤呀。

唐胤见结果已经出来了,见到旁边围着这么多人,眉头微皱着一把把苏婉烟抱回了主卧,江逸随后也拿药跟了上来。

“老大,这是给小烟烟冰敷用的,然后这些药粉随后再撒上。还有哦,这段时间手指是绝对不能碰水的,一定要注意的。”

“啊……”苏婉烟小声惊呼道,“那、那个……”她脸上羞红的没有说下去。江逸眼里闪过一丝笑意。

“小烟烟要按我说得做哦,不然伤口好不了的。如果没什么事,老大那我先下去了。”江逸说完忙闪了。

唐胤冷着脸给苏婉烟处理伤,她小声地问道,“唐、唐胤,江大夫的话你没有听到对不对?”

“你所有的事我都会亲自动手,包括洗澡。”唐胤没有带任何情绪地说道。

苏婉烟听完,脸轰得一声焦得透透的。头低得不敢看唐胤一眼。

唐胤给她上完药后,一把抱起她就往浴室走去,苏婉烟挣扎着,“唐胤,我、我可以不要洗澡吗?”

“不洗澡不准上床睡!”

“唐胤你霸道。”苏婉烟轻声指责他。

唐胤没有理会她的反抗,一把撕开她的衣服就给放到了浴缸里。苏婉烟无措极了!她虽然知道唐胤是个正经人,脑袋里绝对不会有任何的不好想法,但是这样光着身子在男人面前,她真是无地自容了。

唐胤自顾自的没有任何表情就单纯给她洗着。苏婉烟真心觉得他把自己这么多年来的礼教人生观全部推翻了,她不知道该拿唐胤怎么办了。

过了一会,就在苏婉烟羞得快要眩晕时,唐胤拿来浴巾一包裹,就把她抱回了床上。苏婉烟一躺上去,马上深深地把脑袋藏到被子里。

“别扭什么!”唐胤语气依然和往常一样。

“你……你……”苏婉烟闷闷地出声。

“不准闹!给我睡觉!”唐胤强硬的命令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