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四百一十九节:最响亮

(28+)
十一点多已经不晚了,但是在今夜的星空之下,全国还有许许多多的人在这个点了还没有入睡。

他们或是在打牌、或是打麻将,或是呼朋唤友在KTV里喝酒唱歌,或是在往院子里搬烟花爆竹,就等零点开放了……

而从整个华国来看,最多的人还是在看春晚。

巫家仓就是其中之一,他正在新郑市的郊外、自己的老家客厅里看着春晚,旁边坐着他的父母。

他和陈婉娴一样,对春晚不感兴趣,也是奔着沈欢才专门守在这里看春晚的;他也和陈婉娴一样,对于沈欢的这个节目很满意,不停地被逗笑;不过和陈婉娴不一样的是,身为一个较为专业的文艺青年粉丝,他从这个节目里能看出来的东西比陈婉娴多的多了。

比如说,他从“特别好笑”这样一个外衣下,看出了一些沈欢这个小品为何如此好笑的深层次原因。

这应该是一个三幕式的喜剧小品,第一幕戏和第二幕戏之间的划分也很明显,以金山的出场为界线。

从笑点上来看,《卖拐》的第二幕戏和第一幕戏拥有天差地别的差距,造成这种现象的主要原因在于人物角色所构成的戏剧结构。

在第一幕戏中,只有沈欢和宋一两个人。两人身为夫妻俩,拥有共同的“卖拐”目标,是同一阵营,构不成对抗,没有矛盾冲突,而没有矛盾冲突、没有对抗,戏剧张力自然也是出不来了,第二幕戏则是不同。

在第二幕戏中,沈欢和宋一是想要卖拐的,是同一阵营,金山是他们想要欺骗的目标,是对立阵营,两者之间是构成对立、具有矛盾冲突的。有了矛盾冲突,在冲撞过程中,戏剧张力自然就出来了,也是第二幕戏中密密麻麻的笑点所在的根本原因。

各种喜剧因素的运用,只是第二幕戏中密集笑点的技术源头,这种人物设定、剧情走向,才是第二幕戏中密集笑点的根本原因。可是随着金山被沈欢成功忽悠了,《卖拐》进入到第三幕戏,问题就来了:金山被成功忽悠之后,从结构上来说,他就进入到了沈欢阵营,于是只剩下了一个阵营,对立不存在了。而对立不存在了,就又回到了第一幕戏的状况,笑点也像第一幕戏一样,难以构建了。

“你会通过什么方式去继续构建笑点呢?还是说,就这样任由第三幕戏回到第一幕戏的的状态?……”

巫家仓脑子里这样想到。

其实就算是第三幕戏重新回到第一幕戏的状态,光是靠第二幕戏,这出《卖拐》已经足够优秀、在今年春晚的这些小品里已经足够出挑了。但是所谓得陇望蜀,巫家仓还是忍不住期待沈欢能继续带给他新的惊喜,只不过光是靠他这个脑子去想,却是想不出在这种状况下还有什么办法能够让第三幕戏和第二幕戏一样精彩。

而在他这样想着的时候,舞台上的表演还在继续。

在成功把金山给忽悠瘸了之后,沈欢拉着金山坐了下来坐在长椅上探讨病情。

金山被忽悠瘸了的那条腿直勾勾地伸着,沈欢谎称自己也瘸了的那条腿同样直勾勾地伸在外面,和金山形成了轴对称,俩人光是坐下这一个动作,都不用说话,就让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又是笑了出来。

沈欢坐着就是跟金山唠:“拄上拐之后,你的两条腿逐渐就平衡了,一点一点也就好了。我当初,一个老头看出我腿有病,她就心疼钱,不让我看病,最后,残了,里头有钢板,回不过来弯。”

金山显得很惊讶:“这是条废腿啊?”

沈欢正要说话,宋一抢先蹲了下来,摸着沈欢那条腿很没眼力价地老实说道:“老头子,咱这是条好腿。”

沈欢似乎没想到自己媳妇儿会来这么一出,话都说不利索了,“你说啥捏?好、好腿谁拄拐啊!”

宋一辩解:“那拐不是打提前量的吗?”

同一时间沈欢也在抢话,想要不让自己这老实媳妇儿把实情说出来:“别蒙人了你就……”看样子恨不得把他这媳妇儿的嘴给堵上,还不停给眼色,偏生宋一完全看不出他的眼色,还在说。

两人话赶话,听着现场很乱,观众看着心不由提了起来,感觉立马要露馅,代入到了沈欢的立场上,不由自主地思索起来该怎么办才好,却万万没想到竟然是金山跑出来帮沈欢这个使劲儿蒙他的大忽悠解了围。

“哎呀,大姐你就别老跟着瞎搅和了行不行啊!”

金山这样大声说道,一脸着急,沈欢的表情有点懵、不知所措,似是没想到跑出来给自己解围的竟是这个羊牯,还强作镇定,宋一则是瞠目结舌,没想到自己好心反而被当成了驴肝肺。

这令人没想到的一幕和三位演员的精彩表演让春晚现场的观众们哈哈大笑起来,纷纷叫好,电视机前的观众们同样乐个不停,巫家仓则是一边笑,脑子里同时灵光一闪。

他明白了!

沈欢在第三幕戏中所采取的构建笑点的方式,是制作对抗阵营!

金山进入到了沈欢阵营之中从剧情进行角度上来看是不能变的了,少了金山这个对抗阵营是无法改变了,既然如此,他就干脆把宋一又给拎了出来,制造出一个新的对抗阵营来!

如此一来,金山和沈欢走到了一个阵营中,宋一成为了第二阵营,这样就有了新的对抗和戏剧张力,从而能在这样的一个基础上继续构建笑点!而不会重新落回到第一幕戏的窠臼中去。

而把宋一拎出来也并不显得突兀,因为通过第一幕戏和第二幕戏,宋一的人物形象特点已经很明显了,是一个跟沈欢有区别的,善良老实的媳妇儿。因此,让宋一站在“不忍骗人”的立场上成为第二阵营,是一件水到渠成的自然的事,并不会显得突兀。

这种润物细无声的前期铺垫,这种自然转换,这种流畅丝滑……这让巫家仓深深感受到一种戏剧的结构美感。

而在《卖拐》的舞台表演上,金山明显已经被忽悠傻了。

沈欢欲擒故纵地说要把拐送给金山,金山却是非要给钱,沈欢也“只能”顺坡下驴,问了一下金山的鞋子价格后,要了个二百五“意思意思”,金山赶忙就在全身上下赶紧摸起钱来,看样子比沈欢这个“要钱”的还要着急,这傻愣愣的模样让台下和电视机前的观众们又是哈哈大笑。

可惜金山身上带的钱不多,摸了半天也就摸出个一百多块来。

沈欢看样子显然不满意,还往金山的口袋看了一眼,之后拿着钱不吭声,似在想办法,他那老实媳妇儿宋一劝道:“就拿着吧,要多少是多啊。”顺手就从沈欢手里接过了钱。

沈欢闻言,突然很愤怒地就对宋一吼了起来:“要什么自行车啊?要啥自行车!”

宋一都懵了,表情很亮眼,早已彩排过无数次的镜头也适时切了过来,继而她双手一摊,“我没说要自行车!”

沈欢不听她解释,继续愤怒,“你咋这么样捏!”

宋一很委屈,继续解释:“你说的要自行车。”

沈欢继续愤慨指责她,“别说了,你跟人要啥自行车?”

那头的金山却是点醒了,赶紧去搬自行车,嘴里还说着“对对对”,立马把自行车给搬了过来……

春晚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们都笑傻了,陈婉娴坐在沙发上抱着肚子,笑得都直不起腰来了,脑子里满是沈欢那句无比愤怒的“要啥自行车!”不断回荡。

这句话太魔性了,她感觉自己这辈子都忘不了了。

沈欢这家伙也太秀了,还有宋一,她那懵逼的表情实在是太好玩了,哈哈哈哈……

而在舞台上,沈欢看到金山真把自行车搬了过来,满脸苦恼地道歉:“见笑啊,这媳妇儿我也管不了了,你说,就跟人要自行车!你说……”

他说的跟真的一样,仿佛真是宋一要的自行车,宋一则是都急得跳脚了,最后竟然又是金山站出来给他们俩口子化解矛盾,真心实意地劝道:“大哥,大哥你别老生气,我觉得我大姐这句话说的还是有道理的。你说像我这腿脚,基本就告别自行车了。”语气中满满的无奈和遗憾,情真意切地一塌糊涂,显然是真觉得自己告别自行车了。

春晚现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们刚才那一拨还没笑过去呢,这一波却是紧跟着又来了,让大家伙儿再度乐得直不起腰来。

面对金山的诚心诚意,沈欢只是说着“好”,宋一却是良心发现,果断出手,抢上一步终于对金山吐露了实情:“你赶紧拿回去吧,推回去!不要信,他这是在坑你呢!”

却没想到金山完全不听劝,看表情反而是把她当成了阶级敌人,义愤填膺地道:“你这是在坑我!”

“我就纳闷了!同样是生活在一起的俩口子,做人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捏!”

宋一好几次想说话,却是被他气得话到了嘴边也出不来,最终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春晚现场则是爆发了到目前为止最响亮的起哄叫好声、哈哈大笑声和掌声,电视机前刚刚缓了一下的观众们,则是又笑得东倒西歪。

这一幕委实是太戏剧化以及有喜感了。

沈欢却是处变不惊,随着一声“兄弟、架拐!”把拐送到了金山手上。

金山的表情和刚才面对宋一时截然相反,激动不已,无语凝噎,拄着拐、跟沈欢紧紧握手,“大哥!……”却是不知该说啥,最后憋出一句:“缘分呐!”

他那情真意切的样子,又是引起笑声一片。

待把金山送走,宋一于心不忍,忍不住埋怨起沈欢来:“你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沈欢却是不以为然,“过啥分?他还要谢咱呢!”

话语刚落,已经拄拐走远的金山回头喊道:“谢谢啊!”

在观众们再一次的笑声中,在宋一于心不忍的张望和欲言又止中,金山终于下了台,观众们看到这里,才发现这个小品要结束了,纷纷鼓起掌来,却没想到还没完。

“瞅啥呀!”

沈欢看宋一那模样,搡了她一下,“你咋心疼了咋地?”

宋一不说话,沈欢一招手,“走,换个地方。”

宋一的情绪表现得很好,刚骗了人的内心不安、对于自己老头子的埋怨烦躁等情绪都交织在脸上,略有些不耐烦地问道:“还干啥去啊?”

沈欢比划着说道:“找个腿脚不好的,把自行车卖他!”说着,一踢脚撑,推着车就走。

这始料不及的话让台下观众们边笑边大声叫好,也意识到这个节目到现在是真正结束了,掌声雷动起来,全场掌声无比热烈,表达着他们对于这个节目的喜爱。

而此刻的散场掌声和叫好声,也是今晚整个春节联欢晚会到目前为止所有形式的节目中最响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