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第六十五章 交流

(19-)
  傅乾看了眼扫描器上的进度,暗自叹息了一声,正准备用最基础的动作语言和面前这个白种人互动。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面前这个人突然惊慌失措的向傅乾大吼大叫起来,并且对着傅乾身侧不断用手示意。
  “?”傅乾见状自然转头看了一眼。
  “电巨霸价为强我单其我调!”面前人顾不得整理散落在地上的两个布块,慌慌张张的对着傅乾吼了一声,随后拔腿就跑。
  “呃,兄台,不必担心。”傅乾倒是丝毫不慌,向前跨了一大步,一只手按在了面前人的肩膀上。
  “温和企费给核物!”面前人双眼瞪大的看着傅乾,布满血丝的眼睛变得尤为显眼,仿佛带着绝望。
  “那是寒虎啦,有什么好怕的。”傅乾拍了拍面前人的肩膀,就转过身看着眼前这个狂奔而来的庞然大物。
  “你也太慢了,金鹰和我都早到了!”傅乾喊了一声。
  “吼!”寒虎自然很是不爽,劳资在地上跑了这么久,见面你就来嘲讽我,最关键的是你居然说我不如那个大鸟!
  寒虎吼完一声,就一个飞扑,将傅乾压在了身下。
  “无好丢诶配费合搜会梭!”裹着布片的家伙明显是把寒虎当成了一个敌人,从地上捡了一块石头就往寒虎的脑门上丢,随后撒腿就往外跑。
  “吼!”被冒犯的寒虎正想要去追,就被傅乾一把拖住了右前腿。
  “没事,你先在着待着,我好不容易碰到一个人,你就这样把他吓跑不太好。”说罢,傅乾就越过寒虎,迈开步子追了几秒,又是将手按在这个人的肩上。
  “兄台,都是自己人,别怕。”
  感觉到自己肩上又被按了一只手的人经过前面几次接触,自然是知道了这意味这什么,于是有些不自然的转过了头。
  “啊无号无害!”见傅乾没有事之后,这个人先是惊呼了一声,随后就探头看了看傅乾的身后。
  自然,两个在一起打闹的寒虎和金鹰被面前这个人看在眼里。
  “威会丢和我发色阿汗萨和富汗就饿纷纷!”将一切看在眼里的这个人仿佛看到李新世界,嘴里暗暗嘀咕着。
  “没什么好不可思议的,我就是那么拉风的男人!”傅乾拍了拍胸口,又拉着面前的这个人坐回了原地。
  这个人用石头丢寒虎吸引其注意力,想要救下傅乾的行为让傅乾将他的地位提高了许多,从一个过客变成了一个可以结交的人。
  毕竟对于一个人来说,能够有勇气向寒虎动手已经是不得了的,更何况还是为了救一个陌生人而失去了自己可能的逃生机会。
  傅乾扪心自问,自己的没有办法做到的,能够做到这种事情的人,敢于舍下命去救人,单单这一点就值得傅乾心怀敬佩。
  从空间储存设备里掏出压缩食品,又再装了一碗水,傅乾递给了面前的人。
  “大额复未发留我未夫。”可能是惊魂未定,也可能是世界观被刷新的缘故,面前这个人手有点颤抖的接过了这两样东西。
  “没关系,慢慢吃。”傅乾自己也就这水
  吃了一口压缩食品。
  见到了人,这就意味着附近至少能够有人生存,而且附近也会有让人生存下来的物资。所以傅乾现在倒是不怎么在意食物和水的消耗了,以自己空间储存设备里的东西,傅乾并不担心自己将来的食物是否会充足。
  傅乾又调试了一下身边的扫描器,看到可用进度还差百分之三十,默默的叹了口气。
  傅乾算一算也有一年多没有接触过其他人了,直到现在,傅乾心里还是有些激动的,虽说有了寒虎和金鹰的陪伴让自己不再孤身一人,但是内心还是很渴望能够和人交流的,即使傅乾在尽力避免这种想法的产生。
  傅乾坐在原地想了想,又从自己的空间储存设备里掏出一件厚实的外套。
  “你要穿吗?”傅乾将外套递了过去。
  “额发放舞放发未发而法为废。”结果傅乾手上的外套,面前这个人嘴里叼着压缩食物将身上的布块拆下来了三四块放在身边,随后就将外套穿了上去。
  “没看出来,你裹的布块还有这么多层,想要当木乃伊吗?虽然他们穿的是布条。”傅乾看到面前这个人身上即使拆掉了三块布依旧被布块包裹的严严实实,不禁吐槽起来。
  傅乾想到什么能让面前的人用的就拿出来递给面前的人,就这样,傅乾度过了半个小时。
  “滴!”傅乾身边的扫描器发出了完成的提示音。
  “诶?好了。”傅乾心里一喜,将扫描器从支架上取了下来,随后从空间储存设备里掏出了一个头盔,将其装在了头盔上。
  “你好?”傅乾对着面前的人挥了挥手。
  与此同时,傅乾头盔上的小音箱也传出了一阵声音。
  “未定物得放?”面前的人吓了一跳,从石块上站了起来,对着傅乾行了一个礼说道。
  不过傅乾听到的却不是这句话,而是:
  “大人-你好?”
  很是疑惑的语气,估计是觉得傅乾突然能够和自己交流有点不敢相信。
  傅乾的眼里突然有了泪花,多么熟悉的语言,自己的耳朵已经期待许久了!
  稍微吸了吸鼻子,傅乾将头盔的固定装置调整了一下。
  “你好,我叫傅乾。”
  “大人-我-新德。”
  傅乾的耳朵里传来断续的三个词。
  毕竟采集的数据太过稀少,所以傅乾头盔的翻译装置并不能全数翻译出来。
  “新德,这是我的朋友寒虎,这是金鹰。”
  傅乾突然有些不知道说什么,于是先介绍起寒虎和金鹰。
  “呜~”
  “唳!”
  两个大家伙听到傅乾叫它们的名字,倒是在嬉戏的过程中稍作停顿,发声示意了一下。
  不过对于傅乾的话,新德倒是突然之间有些接受不了,被刷新的世界观再次在傅乾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出现了问题。
  “朋友?”新德很是难以理解。
  “对,我们一起经历了许多
  事情。”傅乾终于找到了一个能够说话的对象,心里仿佛有无数的话想说出口,但话到了嘴边,又变成了短短的一句。
  “傅乾-大人-特别。”
  “别在意这种东西,说起来,你为什么在这里。”傅乾对于这个世界一无所知,自然而然的开始了打听。
  “我------任务。”
  新德说了一长串的话,但是傅乾的翻译器由于信息量的匮乏,只能翻译出两个词。
  “我还不能听懂很多词。”傅乾摊了摊手,示意自己没听懂。
  “我-走-一起-任务。”新德听后想了想,于是语速缓慢的对着傅乾又说了一串话,这下倒好,有四个词在新德搭配上肢体语言后传入了傅乾的耳朵里。
  这怎么听得懂,傅乾拍着脑门,心里一阵MMP。
  算了,傅乾想了想,反正随着新德录入的数据增加,自己的扫描器能够翻译的词汇就会越来越多的,自己倒也不急。
  “新德,你是从哪个方向来的。”傅乾先是摊手示意自己还是没有听懂,随后又问起了新的问题。
  “那儿。”新德脱下手套后黑乎乎的手指指了指傅乾的右后方。
  “往那走能找到人吗?”
  有通!傅乾心里一喜,赶忙再问道。
  这下子轮到新德摊手了,翻译器自然不能将自己不会的词表达出来。
  “我们往回走。”傅乾也开始使用很简单的句子,使自己的话能够尽量完整的表达出来。
  “是-傅乾-大人。”新德又向傅乾行了一个礼,往自己来时的方向走去。
  ———————————————————再次出现的破折号,有没有很熟悉—————————————————
  傅乾自然不会想要让寒虎载着新德前行。
  在傅乾看来,寒虎是自己的伙伴,自己骑着寒虎是相互玩闹和帮助,但是要是让其他人骑着寒虎,那就是将寒虎当成代步工具了,这就和自己的想法完全不一样了。
  同理,金鹰也是如此,强大的它们追随自己是自己的福气,并不能将它们的好心好意当成理所当然,它们值得傅乾花全心去尊重。
  所以傅乾就和新德走在前面,而寒虎和金鹰就远远的跟着傅乾的步伐在后面打闹。
  刚好,趁着这段时间,傅乾一边了解着这个世界的概况,一边扩充着翻译器的数据库。
  一开始傅乾倒是并不能从新德的口中知道些什么信息,毕竟翻译器的词汇量实在是太少了。
  但是随着,新德大概知道傅乾能够说出自己听得懂的话的原因后,开始用最简单的词汇解释另一个新的词汇。
  于是在新德断断续续的讲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傅乾的翻译器终于算是可以用简单的词汇交流了。
  之后,自然是傅乾问,新德答的时间。
  傅乾从没有想过,和人交流是那么快乐的事情。
  新德从没有想过,和人交流是那么费嗓子和脑子的事情。

  https://www.66wxw.net/56_56716/2253483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66wxw.net。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66wxw.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