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79.千里寻夫(五)

(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www.66wxw.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strong果然如宝禾先生所料, 到了第二天早上, 那男子的伤竟已好了个七七八八。

“这药还真神啊!”那男子动了动胳膊道, “伤口居然还真的愈合了!”

“只怕是什么咱们不知道的仙药吧。”那青年道, 眼角眉梢抑制不住欣喜之情,“我就说那帮人看上去不一般。”

“只是, 这次就欠了人家一个大人情啊!”那男子叹道, “也不知道该怎么还。”

“我打听过了,他们此行是要去翡翠宫, 到妖市是为了拿到翡翠匕首。别的不敢说,在妖市这一亩三分地,咱们还是能说上两句话的。不如就帮他们拿了那翡翠匕首,还了这人情。”

“也好。”那男子点头道,“如此说来,倒是应该当面道谢才是。”

“昨晚他们听说这附近有个大湖,说是天亮了要去看看, 现在恐怕是在湖边吧。”青年笑道,抱过来一件冬天穿的厚衣服, “要不要去看看?”

“好。”那男子隔了半晌, 又道,“虽是艺高人胆大,但在这地界儿, 还是让他们收敛些为好吧。”

“不妨事的。”青年一面帮男子穿着外套, 一面道, “他们是五爷的朋友。”

“难怪呢。”那男子自嘲地笑了笑, 暗道自己杞人忧天。毕竟,除了自己,敢在这时候过来的人有几个是没点后台的呢?

收拾妥当之后,二人便往宝禾先生一行人昨日所说之处去了。沿途一片荒凉,更兼寒风阵阵,男子不明白宝禾先生一行人没事偏要来这地方看冰湖做什么。

“或许那冰湖暗藏玄机也说不定。”青年猜测道。

正说着,一个穿着颇为厚重的年轻人迎面走来,见到青年,远远地便打起了招呼。

“这是那位前辈的徒弟。心肠挺好的,但资质平平,心性也不甚稳重。”青年悄声道。

那男子皱了皱眉。说老实话,他最讨厌这种自己没什么本事又爱心泛滥的人了。

“不过,既然能被人赏识,恐怕他也有自己的过人之处吧。”男子低声道。

正说着,刘子安已行至二人面前,待看清了男子的面容,他露出了惊奇的神色。

“简直是太神奇了!”刘子安拍腿道,“像,简直是太像了!”

男子和青年被刘子安的举动弄得面面相觑,不明白对方究竟何意。

“话说回来,你们这一大早,也是过来看冰湖的?”刘子安问道。

“我们是来找你师傅的。”青年答道,“他现在还在冰湖那儿吗?”

“在啊。”刘子安搓了搓手道,“先生他天还没亮就拉着我过来看冰湖,看了一早上了还没看够呢。反正我是冻得受不了了,就先回来了。对了,你们有什么事要找先生吗?”

“没什么特别重要的事,就是来打个招呼。”男子道。

“打个招呼跑这么老远来?”刘子安摇了摇头,觉得这一个两个的都够有瘾的,“那你们过去吧,我回屋暖和一下,顺便补个觉。”

说罢,双方便道了别,各自朝着自己的目的地走去。

“那孩子的心思未免也太过纯良了些。”又走了几步,男子突然叹道,“倘若是仇家来寻,他这样岂不是将他师傅置于危险之地?”

青年知道男子这是在说刘子安,笑了笑,没有搭腔。

二人继续往冰湖的方向走去,沿途一片萧索之象,甚是荒凉。

“前辈,您这是要回去了吗?”还没到冰湖,青年就看见宝禾先生迎面走来。可能是四周的太过寂寥的缘故,那身影竟显得有些单薄。

“是啊,刚才那孩子嫌冷就先回去了。我有点不放心,跟过去看看。”宝禾先生答道,待走到二人跟前,看清了男子的面容,大为讶异,呆了半晌。

男子笑道:“小弟方才在路上遇到了兄台的高徒,他也如兄台这般面露讶异之色,难道小弟脸上有什么古怪吗?倒要讨教了。”

宝禾先生笑道:“”兄台有所不知,小弟有一个朋友,相貌和兄台极为相似。子安与我那友人也曾有过数面之交,是以感到惊奇。”

男子呵呵大笑,道:“兄台的那位朋友难不成姓刑?”

“果真姓刑。”宝禾先生答道,“兄台莫非与我那友人认识?”

男子沉默了半晌,道:“实不相瞒,在下也姓刑。”

“怕是本家吧。”宝禾先生笑道。

然而那男子摇了摇头,眼中流露出悲伤的神色。

“大哥小时候丢过一个弟弟。”青年解释道。

“这倒是巧了,要不回头去认认亲?”宝禾先生提议,“模样如此相像,即便是两个不相干的人,也要见见面才不会留有遗憾吧。”

“合该如此。”男子道,暗暗将宝禾先生的提议记在心上。

“那好,回头我给你画张图,告诉你路线。”顿了顿,宝禾先生又道,“既然这位兄台的伤已经好了,那妖市……?”

“今天晚上就能去。”见宝禾先生有些愕然,青年解释道,“之所以说妖市难找,是因为好多人都不知道妖市的入口和妖市本身其实是分开的。而咱们所住的那家客栈,恰好便是妖市的入口之一。”

“所以才会有那么多客人来来往往吧。”宝禾先生点了点头道。

青年闻言一愣,心道:这每日来来往往的妖怪虽然不少,但为了安全起见,大多数都会想方设法地隐藏自己的气息,除非是等级差距悬殊,否则应该是看不出来的啊。

不过,由于不知道宝禾先生的来历,他也没有细说,只是含含糊糊地应和了两声。

就这样,双方结伴回到了客栈,约定好见面时间之后,便分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先生,你动作好慢啊。”宝禾先生一推开房门,就看见刘子安在那里百无聊赖地坐着,“我都睡醒一觉了。”

“刚才在路上碰见了先前与你交手的青年,聊了两句。”宝禾先生道,把在外面穿的外套脱下来,搭在椅背上。

“对了,你有没看见跟他同行的那个人?那长相,简直了,跟刑公子长得一模一样!”刘子安兴致冲冲地说道。

“看到了,不过也没有很像吧。”宝禾先生擦了擦手,从盘子里拿了块点心,“应该没有你和柳子涵像。”

“先生你又提这个。”刘子安不满道,“你又没见过柳子涵,怎么知道我们长得像不像?”

“都经过那么多人印证了,还能有假?而且,你当初自己不是也承认了吗?还跪下来叫爹了。”宝禾先生笑道,伸手又拿了一块点心。

刘子安撇了撇嘴,没再说话。

“怎么,说恼了?”宝禾先生伸手揉了揉刘子安的头,道,“别闹别扭了,今天晚上去妖市,准备一下。”

“去妖市?是要收拾行李吗?”刘子安问道。

说实在的,虽然他觉得这客栈怪怪的,但旅行了数日,好不容易有了个正经的落脚之处,他还真不想这么快就离开。

“不用收拾行李。”宝禾先生道,“妖市的入口就在这客栈之内。”

说完,宝禾先生的手第三次伸向了点心盘子。

“先生…...”刘子安一把抓住宝禾先生的手腕,“你都快吃一盘了!”

“这不是没吃早饭嘛。”宝禾先生悻悻地收回了手,佯作淡定地说道,“而且,作为徒弟,又是提前回来的人,没有准备好早饭是你的失职。我没有责怪你,你怎么反倒说起我来了?”

“那怎么办?要不我去厨房帮你看看还有什么吃的?”刘子安有些脸红道。

“算了,反正再等一会儿就到中午了,这次就先饶过你。”宝禾先生打了个哈欠道,“我先去补个觉,你去问问阿雪晚上要不要跟咱们一起去。”

“好,一会儿吃饭了我再来叫你。”刘子安应下了,但临出门前还是不忘吐槽,“早知如此,当初何必那么早起呢?”

“此言差矣。”宝禾先生眯着眼睛答道,“冰湖日出的美景不可多得,错过了会觉得遗憾的。”

“如果代价是大冬天的在寒风中冻一宿的话,那我情愿遗憾。”

“所以你成不了一个优秀的旅行作家啊,缺少发现美的眼睛。”

“我又为什么要当个旅行作家啊?想想就觉得辛苦。”

“那你为什么要跟着我到处跑?”

刘子安一下子语塞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或者说,太知道是为了什么了。

“因为……”

刘子安这边还在纠结着该如何回答宝禾先生的问题,那边却已传来了浅浅的鼾声。

刘子安松了口气,但心里也觉得有些落寞。

“或许,你根本就不在意我心里是怎么想的吧。”他心道,默默退出了房间。

宝禾先生这一觉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等他醒来时,天虽然还没黑,但日头已然西斜。

都已经这个时候了?!

宝禾先生吃了一惊,忙起身下床,拉开门,刚好与站在门口的刘子安打了个照面。

“先生,你可算醒了!”刘子安喜道,“你要再醒不过来,我就要给你吃桂实了!”

“怎么回事?”宝禾先生问道。

“你不是让我中午的时候来叫你吗?我叫了好多次,可你就是不醒,还嘟嘟囔囔地说着些什么,可把我给吓坏了!”说着,刘子安的声音里竟带上了一丝哭腔。

“我都说什么了?”宝禾先生回忆了一下,完全想不起来梦里的内容。

“谁知道呢,反正不是咱们平常说的话。”刘子安虽然记得那奇怪的发音,却重复不上来,“应该是什么方言吧。”

宝禾先生点了点头,心道自己恐怕是这段时间太累了,所以睡得死了些,说了些梦话。很显然,他并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对了,去妖市的事准备得怎么样了?阿雪跟咱们一起去吗?”

“准备得差不多了.阿雪说去。”刘子安答道。

然而,虽然当着先生的面他说准备得差不多了,但实际上却也并不清楚到底要准备些什么。

“左右多带点钱应该就够了吧。”他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