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81.千里寻夫(七)

(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www.66wxw.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strong三人赶到拍卖场的时候, 拍卖会还没开始, 前来参加拍卖会的众人都三三两两地聚在一棵大梧桐树下面闲聊。

“铛!铛!铛!”突然, 不知从哪儿突然窜出来一个精瘦的汉子, 举起锣,卖力地敲了起来。旁边一个长得粉雕玉琢, 满头银发的小孩子, 向众人行着稽首。

“先生,前面是耍戏法的吗?”刘子安拽着宝禾先生的衣袖问道。

“或许吧。”宝禾先生不确定地答道, “阿雪,你觉得呢?”

“即使不是耍戏法的,应该也差不太多。”方雪张望了一下,答道,“毕竟是集市,如果没有这些卖艺人倒显得有些奇怪吧。”

刘子安看那边聚集的人越来越多,耐不住心痒, 不自主地就拉着宝禾先生的手往那边挤去。

只见那小孩子行完礼,又在地上来回翻了好几个筋斗, 结出满地冰霜, 煞是好看。

待到人人都拍手叫好时,敲锣的汉子才停了手,走到他们事先放在旁边的几桶水面前, 猛拍水面。水花瞬间激起数米高, 在空中形成一条水龙, 而后向那孩子飞去。

小孩子毫不慌张, 屏息凝神,朝着水龙的方向伸出双手。那水龙竟好像有意识一般,开始围着他的手盘旋。

“哈!”那孩子突然娇叱一声,紧接着水龙在空中猛地爆开,变为片片雪花,洋洋洒洒地飘落下来。

围观的人拍手称叹。

接着,小孩子向众人作了一揖,汉子用水凝出一个板凳,呼地扔出去,小孩子一个灵巧漂亮的翻身双手接住。众人又称好之际,他把板凳安放在地上,汉子又扔过来一张,他又接住,如是者,六张板凳叠起来,看着摇摇欲坠。汉子大声吆喝了几句听不懂的话,然后从衣袖里拿出一张小纸,点火焚了朝天一甩,再念几句,小孩子在板凳周围摇头晃脑打了几个筋斗,等他念完,露齿一笑,而后便双手攀着板凳,像爬梯子一般往上爬去。

“小心点啊!“有人喊道。

汉子抿嘴微笑不语。

那板凳的凳脚看着也就不到一尺长,六张叠起来,大概有有一人多高,小孩子稳稳当当地爬到顶上,蹦来蹦去的跳起舞来,几张板凳虽然有点晃动,但就是不倒。

“小小年纪竟然这么厉害?!”方雪惊叹道。

“可不小,硬要算下来,这孩子也已经好几百岁了。”青年不知何时来到他们身边,说道,“只不过这孩子有龙族血统,寿命本就长,因此看着不显大罢了。”

“啊,是你啊。事情忙完了吗?”宝禾先生跟他打了个招呼,问道。

“都忙完了,剩下的就等着待会儿分钱了。”青年道,神情看上去比先前轻松了不少,“大哥在里面占了座位,让我出来迎迎你们。”

这边正说着,那边耍戏法的汉子从地上的行囊里又取出一捆麻绳,口中念念有词。小孩子站在半空中,伸出手,他便将绳子一端抛了过去。小孩子接了,回头又往自己的头顶抛去。众人原本都以为那半空中什么都没有,绳子定会掉下来。但奇异的是,绳子抛上去,就那么竖直着垂在空中了。众人惊讶一呼,小孩子却顺着绳子往上爬去,快要到顶时,便双腿夹着绳子,双手松开朝地面众人乱舞。

汉子喊:“你可上天去折了王母娘娘的花下来,向诸位前辈讨赏啊!”

小孩子点了点头,继续向上爬了几步,到绳子的尽头,手中便拈诀朝空中虚晃了几下,汉子又在下面敲锣,那孩子就伸长手向天做出折花状,少顷,一朵连枝的白花应手而落。他放在口中咬着,再探手去摘,又有了一枝,便回头将这朵扔向地面,汉子接住,拿到近前去的众人眼看。

刘子安往前凑了凑,发现那竟是一朵盛开的白茶花,娇艳欲滴,花萼边还衬着一片绿叶。

“这个时节竟有茶花?!”他惊道。

汉子闻言微微一笑,并没有答话。

那孩子从板凳上翻越而下,落回地面时,口中仍咬的先前折下的那株白茶花。

“好!”众人掌声顿时如雷响动,纷纷从身上摸出一种指甲盖大小的发光小石子扔给他们。

刘子安也拼命地拍着手,可无奈身上并没有那会发光的小石子,又不好意思扔些黄白之物出去,看见他们把戏耍完了,就不自觉地往宝禾先生身后靠。

“这个是月光石,等级不高但好在没什么限制,因此常用来打赏。”青年见宝禾先生一行人看着那会发光的石头有些微微发愣,解释道,并从口袋里拿出几块交给他们,“把钱直接扔过去就可以了。”

宝禾先生闻言点了点头,向青年道过谢后便拿了两块月光石扔了过去。方雪和刘子安也各拿了一块,只不过后者扔过去打赏了而前者则把这石头偷偷留了下来。

“回头见到了瑞郎就把这个送给他,也让他高兴高兴。”方雪心道。

见众人打赏得差不多了,小孩子便又朝四周拱了拱手,然后双手一晃,不知施了什么法术,那些小石子便悉数不见了踪影。

“走吧?”宝禾先生轻笑道。

“嗯。”刘子安点头,任由宝禾先生牵着他的手走,但又有点舍不得,回头去望。那孩子的眼神正好跟他撞在一起,微微一笑。刘子安一慌,忙把头转了开去。

拍卖会是在一座老戏楼里,表面看上去不大,但内里却另藏乾坤,雕梁画栋,华美异常。

刘子安以前没来过这地方,心里不免有些忐忑,但又不好表现出来,只得硬着头皮往里走,但脸色实在是难看。方雪也是惴惴不安的样子,紧跟在众人身后,低着头,好像犯了错的孩子一样。

“放轻松点,左右不过是场拍卖嘛,又不是上战场。”宝禾先生安慰道。虽也是头一回来,但他倒是一副泰然自若的模样。

青年很明显经常来这个地方,熟门熟路,不一会儿就领着他们来到了角落里的几个座位坐下,然后一边聊天一边等。

不得不说,青年选的这个座位就是好,既不容易被发现,又可以纵观全场,离出口还近,简直是杀人夺宝的风水宝地啊!

看着门口的人进来了一波又一波,众人一边嗑着瓜子,一边对进来的人品头论足。什么这个指间有蹼,一看就是水里来的;那个头发火红,身上隐隐散发出热浪,应该是火属性的精灵……

渐渐地,宝禾先生发现青年和他大哥的脸上的表情变得有些微妙,话也少了不少,于是问他们怎么了。

“今天恐怕有场恶战啊!”刑大哥道,脸上的表情莫名有些兴奋。

“何出此言?”宝禾先生问。虽然从一进来他就已经做好了随时开打的准备,但说心里话,他还是希望能用和平的方式得到那把翡翠匕首。

“你猜我刚才看到谁了?”青年神秘兮兮道。

“谁?”

“赤豹。”青年轻声道。

“赤豹?”宝禾先生一愣,问道,“是巫山旅舍的那个赤豹吗?”

“可不就是他嘛!要知道,他可是山鬼大人的使者啊!”刑大哥的屁股都坐不住了。

“那家伙的名头那么大?”刘子安奇道。在他看来,赤豹根本就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嘛!

“当然了!若是没有宝物问世,他是不会来的!”刑大哥激动道。

“我看,他八成是冲着那件东西来的。”青年摩拳擦掌道,神情中隐隐有些得意之色,“毕竟,谁都知道山鬼大人与那位大人是故交,肯定不希望他的手稿流落在外。”

宝禾先生听得云里雾里,也不知道二人在说些什么,干脆不再听,一心一意地关注起戏台上的动向。

很快,台上被摆上了展示台,台下的噪声也越来越大。宝禾先生猜测,拍卖会应该快要开始了。

这时,一个身材姣好,金发金眼,头上顶着一对三角形兽耳的女妖走上台,对四周说道:“拍卖会马上就要开始了,闲杂人等请迅速离场。”

“果然,什么都得看门面啊。”刘子安上下打量了一下台上那姑娘,啧啧道。

“没见过这么好看的姑娘吧?瞧你眼睛都快贴人家身上去了。”宝禾先生打趣道。

“才没有。”刘子安辩解道,“先生就比她好看的多。”

“胡闹。”宝禾先生摇头笑道,但也没继续在这个问题上深究。

“各位,现在开始走货。您可瞧好了,过了这村可就没这店了!”过了半晌,见场内的人少了多半,那女妖便又说道。

紧接着,众人手中便凭空出现了一个巴掌大小的铜铃。

“这是什么?”刘子安好奇地问道,刚想拿起来摇一摇,就被刑大哥给按住了。

“兄弟,这铃可不能随便摇!”刑大哥一脸惊魂未定地说道,“摇了就代表这东西你要了。现在拍卖会还没开始,你这会儿摇铃,就是要包场的意思啊!”

刘子安吓得忙松开了手。

“切!”台上的女妖瞥了一眼刘子安,嗤笑了一声。

刘子安有点懵,看了看四周,见一切正常,于是压低声音问道:“诶,那小丫头该不会能听见咱们说话吧。”

“这是当然。”青年道,“在这儿干活,要的就是眼力和耳力。”

“那咱们先前的谈话……”刘子安心里突然有了种不好的预感。

“自然也是听得到的。”青年有些诧异地看了刘子安一眼,不明白他为什么脸突然只见红了又白,白了又红。

“咱们先前可是有说过要抢东西的事啊。”刘子安小声道。

“怕什么?”青年知道了刘子安的担心之后,哈哈大笑,道,“放心吧,来这儿的每一个人,都是抱着这样的想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