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85.千里寻夫(十一)

(4#)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www.66wxw.net,最快更新!无广告!
/strong乙戌君突然冲过来, 将图吞下了肚, 而后哈哈大笑, 状似疯癫。

宝禾先生一行人被眼前的变故惊得怔住了。

“你这畜生, 快把图吐出来!”刘子安大怒,一脚踹在乙戌君身上, 把他蹬了个跟头。

乙戌君趴在地上, 眼睛猩红地盯着刘子安,忽然呲着牙怪笑了两声, 慢慢爬起身来。

刘子安心觉不妙,下意识地向后退了几步。

然而,就是这一眨眼的功夫,乙戌君已然纵到他身旁,拿住他的双手,将他提起来打了个转,丢出火圈。

“啊!”方雪失声惊叫, 脸色惨白,一副摇摇欲坠的模样。

宝禾先生顾不得三七二十一, 抄起火把, 纵马冲出火圈,心想:“他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我也就不活了, 干脆让饿狼在大漠中将我撕成碎片, 一了百了!”而后, 便真的像不要命一般, 策马直冲入狼群之中,将刘子安提到了马上。

“先生……”刘子安喃喃地说了句什么,但宝禾先生并没有细听,伸手揪住两头扑上来的饿狼头颈,右腿在马颈侧一推,左腿在马腹上一捺,那马通人性,立即回头转身。

宝禾先生大喝一声,将两头饿狼向乙戌君掷去。

乙戌君见两头饿狼张牙舞爪地迎面扑来,心中大骇,缩身闪避。

宝禾先生就趁这个机会,一把揽住方雪的纤腰,双腿一挟,那马又腾空蹿出火圈。

乙戌君见宝禾先生一行人要跑,反手猛劈,将一头饿狼打翻,紧接着,向前俯身急冲,一把抓住马尾,用力后拉,要把马拉回来。

然而,他身子凌空,无从借力,那马又力大无穷,向前猛冲之际,反将他身子拖出了火圈。

乙戌君形似猿猴,一个筋斗翻上马背,正要有所行动,忽觉背后生风,知道不妙,又倒翻了一个筋斗。

宝禾先生手执匕首,向他后心刺出,只道必定得手,哪知这家伙天生有着动物般的敏锐,下意识地做出了躲避的举动,右脚在一头饿狼的头上一点,跃回了火圈。

宝禾先生见此虽有些遗憾但也没有恋战,纵马冲向狼群围攻的薄弱处,但见有饿狼扑上来,就挥一挥匕首,不是刺中饿狼的咽喉,就是削去尖嘴,真如砍瓜切菜一般,爽脆无比。

不过片刻功夫,宝禾先生一行人便已冲出重围,向西飞驰。

众狼不舍,紧随其后。

即使背上负有三人,马奔跑的速度也比群狼要迅速得多,转瞬便把群狼抛在了数里之外。

三人暂脱于难,狂喜之下,情不自禁地拥在了一起。

“咱们这也算是生死之交了!”刘子安笑道,“一起迷过路,一起杀过狼……话说回来,先生这次倒是一下子就找到我们了呢。”

“多亏了传送符。”宝禾先生坐在地上,一边喘,一边道,“不过,我还真没料到你们俩居然这么倒霉,被狼群给盯上了。一点准备都没有,差点跟你们同归于尽了。”

“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咱们仨倒是可以拜把子了。”刘子安道。

宝禾先生白了他一眼:“拜什么把子?我现在是你老师,跟你爹一个辈分,拜把子岂不是自降身价?”

刘子安耸了耸肩,没有说话。

“话说回来,你难道就不后怕吗?明明差点就被群狼给撕成碎片了。”宝禾先生见刘子安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不禁问道。

“怕什么?横竖先生会来救我啊!”刘子安理所应当地说道。

“那要是我动作慢了,或者,我打不过它们呢?”

“那就一起死啊。”

“我要是不想救你呢?”

“我、我可是你徒弟啊!”

“徒弟没了还可以再找,命没了可就真的没了……”宝禾先生道,随后又小声补充了一句,“所以,你要好好活着,别叫我为难啊。”

“什么?”刘子安觉得宝禾先生好像又说了句什么,但是他没听清。

“我是说,我就是管你管得太多了!”宝禾先生站起身来,直了直腰,道。

就在这时,方雪突然指着天边叫道:“叔叔,你快看!”

宝禾先生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半空中有一个黑点,停在那里一动不动。

“那是什么?”宝禾先生问。

“是一头鹰,我刚才眼瞧着它从这里飞过去,然后就停在半空中不动了。”方雪道。

“你别是眼花了吧?!”刘子安道,突然打了个喷嚏。

“你可别在这个节骨眼上生病啊!”宝禾先生叹道。

正说着话,那黑点突然开始移动,渐近渐大,果然是一头鹰。

方雪缓缓举起手来,理了一下被风吹乱的头发。

宝禾先生望着她白皙如玉的手,在白色的的衣襟前横过,突然醒悟,对刘子安道:“你看她的手!”

刘子安瞧了瞧方雪的手,道:“没什么啊,挺好看的。”

“她的手当然好看,而且由于肤色白,横在衣襟前简直分不清什么是手,什么是衣服。”

“嗯?”刘子安觉得宝禾先生有点反常,不明白他为什么莫名奇妙地突然关心起了女人的手。不过,不管是什么原因,这让他十分不爽,即使被欣赏的对象是他们的“生死之交”。

方雪听他们谈论自己的手,脸羞得通红,忙把手缩到袖口里,低头不语。

“那只鹰是停在一座白色的山峰上啊!咱们到了!”宝禾先生激动道。

刘子安恍然大悟:“啊!不错,不错!那边的天也是奶白色,跟山峰一样,所以就看不见了。”

“那鹰是黑色的,所以就看得清清楚楚。”宝禾先生补充道。

方雪这才明白,他们谈论的是那座古城,问:“那咱们还有多久能到那儿?”

“咱们先往那个方向走,等太阳再偏西,看影子就知道具体的路程了。”宝禾先生道。

三人继续上路,又奔了片刻,果见前面出现了一条黑影。那影子越来越长,像一个巨人躺在沙漠之上。

“大概还有十几里。”宝禾先生估算道。

“那很近了啊!”刘子安喜道,“保不齐天黑的时候就能到了!”

方雪也面露喜色,恨不得插上翅膀,立刻便与瑞郎相会。

然而,自古有句老话,叫做“好事多磨”。那山峰虽似触手可及,但这最后的几里路竟是异常地曲折难行。

此处的地势与他们先前走过的地方大不相同,遍地黄沙中混着粗大的石砾,丘壑纵横,怪石嶙峋,坐骑几乎没有落蹄之处。

三人行得数里,一眼望去,山道竟有数十条之多,不知哪一条才是正路。

“这么多条路,怪不得人们要迷路呢。”语毕,刘子安脸色突变,又道,“旁人过来尚且迷路,更何况有先生在?!呜呼哀哉!”

宝禾先生没有理他,道:“我记得图上好像说进城的路是……‘左三右二’?或者是……‘右三左二’?”

“先生,你能不能有个准话?”

“我这不是在想吗?!图被吃了,我有什么办法?!”

正说着,忽听万狼齐嚎,凄厉漫长,声调哀伤。

三人闻之只觉毛骨悚然。

方雪道:“它们哭得这样伤心,也不知是为了什么……”

“还能为了什么?饿呗!”刘子安接话道。

“快走吧,现在是子夜,群狼停下来对月长嚎,只待叫声一停,便会立刻发足狂奔。”宝禾先生道,“‘左三右二’,那么就先走左边第三条吧。”

“那要是你记错了,前面是绝路,再退回来可就来不及了!”刘子安道。

“那咱们就死在一起!”宝禾先生发狠道。

“好!叔叔,我信你!咱们走吧!”方雪点头。

刘子安听到“咱们死在一起”这句话,胸口一阵温暖,眼眶忽地湿了,也不再多说什么,翻身上马,同意了宝禾先生的方案。

路径越走越狭,两旁石壁林立。

“真晦气,跟墓地似的。”刘子安嘟囔道。

“这不刚好嘛,一会儿咱们死了,都不用立碑,直接往路上一躺就行了……”

“呸呸呸!说什么丧气话?先生你不是最乐观的吗?”

“开个玩笑罢了……”

“这一点都不好笑!”

又走了一阵,三人右边出现了三条岔路。

“得救啦!得救啦!”方雪大喜。

三人精神一振,催马走上第二条路。

然而,这条路不知多久沒人走过了,有些地方的草长得比人都高。还有些地方完全被沙堆阻塞,三人下马牵引,费了好大的劲儿才将马拉过沙堆。

宝禾先生和刘子安搬了几块大石头,放在沙堆上阻挡狼群。

行不过数里,方雪忽地惊叫了一声,刘子安定睛细看,原来是一堆白骨。

宝禾先生让二人呆在马上不动,自己下马查看,只见那骸骨之中光亮闪耀,竟有不少珠宝玉石。

宝禾先生回到马侧,同二人说明情况,叮嘱道:“一会儿无论看到什么宝贝,咱们都不要拿,找到人就赶紧走。”

刘子安笑道:“先生,你怕那些鬼不让咱们出去是不是?”

宝禾先生道:“你就答应我吧。”

刘子安听他柔声相求,先是一愣,随即忙道:“我一定不拿珠宝,你就放心吧!”心想:有你在我身边,全世界的珍宝加在一起也比不上。

方雪也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她只是来找人的,再多的金银财宝在她眼里也只不过是过眼云烟,不过是看看罢了。